>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二章 百鬼夜行

第八五二章 百鬼夜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茶馆不大,共有两层,在秦淮河岸沿街的铺面中显得十分不起眼,而且河岸边酒肆如云,装点的也大都富丽堂皇,所以这茶馆的生意算不得有多好。

    齐宁进到茶馆之时,茶馆内竟然连一个客人也没有。

    不过齐宁心里也清楚,这是丐帮用来打探消息的一个小窝点,倒并不在意有没有客人,茶馆内拢共也只有三个人,除了茶馆的掌柜,便只有两名伙计。

    齐峰领着齐宁进屋之后,茶馆掌柜看到齐峰,立刻对齐宁透出尊敬之色,使了个眼色,一名伙计已经出了门去,那掌柜走到楼梯边,向齐宁微微点头,齐宁示意齐峰留在楼下,这才过去,径自上了楼。

    齐宁深知这里既然是丐帮的地方,那么自己根本不用担心被人盯梢,四周必然有丐帮的眼线,一旦有人鬼鬼祟祟盯着自己,早就被丐帮弟子发现,而且以他的武功,寻常之人根本不可能跟踪他却不被他发现,而武功比他高令他难以发现的高手,也不可能做这等尾随跟踪之事。

    茶馆虽然不大,但好在整洁干净,到了楼上,便瞧见靠窗的一张桌边坐着一人,那人一身灰色布衣,看起来十分寻常,并不起眼,丢到人堆立刻就会被淹没,显然是听到了脚步声,齐宁刚出楼梯口,那人已经起身来,盯着齐宁。

    齐宁见那人身形瘦长,其貌不扬,正是灰乌鸦,冲着灰乌鸦点点头,微微一笑,灰乌鸦却已经上前来,二话不说,向齐宁深深一躬,齐宁却已经扶住,含笑道:“身子可好些?”

    灰乌鸦肃然道:“白舵主已经告诉在下,是阁下出手相救,这才让我死里逃生。”

    “你倒不用客气。”齐宁示意到桌边坐下再谈,一边走一边轻声道:“你本就是为我办差,出了事儿,我总要尽些心的。”

    “我拿了你的银子,自然要为你做好事情。”灰乌鸦道:“买卖公平,谁也不欠。接下了买卖,无论生死,都与你再无干系,你救了我的命,就是另一桩生意,以命换命,这条命既然为你所救,也就是你的了。”

    齐宁笑道:“果然是好汉子。”

    “混在江湖,若是不遵守这些规矩,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灰乌鸦叹道:“其实算起来,我应该欠你两条命。”

    “哦?”齐宁走到桌边坐下,示意灰乌鸦也坐下,这时候楼梯响起脚步声,那掌柜已经端着刚沏好的茶上来,拿起茶壶给两人倒好茶,一句话也不说,径自退下,灰乌鸦这才在齐宁对面坐下,道:“如果不是与你有约,我自然是要拿段清尘的银子为他办事,现在我才知道,那帮影耗子都是为淮南王效命,皇陵变乱,参与此次行动的影耗子全军覆没,我若是参与其中,现在也只是一具尸首。”

    齐宁哈哈一笑,道:“这样说来,有时候弃暗投明还真的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你是明是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灰乌鸦十分干脆道:“在我的眼里,没有什么好人坏人。”轻笑一声:“人活在世,都只是为了生存下去,任何手段对自己有利,在自己眼中就是明。”

    齐宁点头道:“一针见血。我喜欢你这样的性子,不错,为了生存下去,各施手段,胜则为王败者为寇嘛。”

    “白舵主说你要见我,我就来了。”灰乌鸦看着齐宁眼睛:“我说过,这条性命归你,你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齐宁微微一笑,伸手入怀中,取出一沓子银票,放在灰乌鸦面前,灰乌鸦怔了一下,齐宁道:“这是一万两银子,算是我们合作的开始,以后只要办好差事,我会尽力供应你们所需。”

    “你们?”灰乌鸦敏锐察觉齐宁所言蹊跷,皱眉道:“我们是指谁?”

    齐宁道:“今天是你一个人,也许明天就是两个人,需要多少人,是你的事情,要你们做什么,就是我的事情。”

    灰乌鸦一时间不明白齐宁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齐宁盯着灰乌鸦眼睛,问道:“你知道我是谁?”

    灰乌鸦摇了摇头。

    “我叫齐宁。”齐宁道:“我的父亲,曾经是秦淮军团大将军!”

    灰乌鸦脸色骤变赫然起身,失声道:“你.....你是锦衣候?”一脸的匪夷所思。

    齐宁按了按手,示意灰乌鸦坐下,灰乌鸦一脸震惊,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楚国权贵锦衣候,他混迹江湖,影耗子说起来只是一群躲在黑幕下的杀手而已,这群人在江湖上可说没有任何地位,也不为江湖主流所容纳。

    在江湖人的眼中,这群人就已经算是十分卑贱,更莫说在王公贵族的眼中。

    灰乌鸦作为工具为人卖命,极少与真正的达官贵人接触,可眼前这人竟是楚国四大世袭候之一的锦衣候,那也绝非普通的达官贵人所能相比,灰乌鸦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齐宁,不会有错。”齐宁微笑道:“我还记得上次和你约定的时候,和你说过,一旦你能将事情办好,我可以给你一个真正光宗耀祖的好机会,我说过的话,从不会失信。这次你的差事办的不错,所以我也该履行自己的诺言。”

    灰乌鸦回过神来,叹道:“原来你是侯爷,我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看了桌上银票一眼,神情凝重起来,对方拿出的银子越多,就代表着要办的事情风险越多,但既然欠了齐宁一条命,灰乌鸦心中想着无论能不能办好,顶多一条性命而已,不再犹豫,直接将那沓子银票收入怀中,道:“侯爷让我做什么?”

    齐宁道:“我需要眼睛,需要耳朵,而我认为你最适合成为我的眼睛和耳朵。”

    “眼睛?耳朵?”灰乌鸦兀自不解。

    “我是朝廷的官员,身在朝堂,总会有许多是非,也会有许多敌人。”齐宁倒是很直白道:“有人不想看到我活的很好,我也同样不想让我的敌人活的比我舒服。”

    灰乌鸦微微颔首。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齐宁看着灰乌鸦眼睛:“所以要让我的敌人对我无法形成威胁,同时又能找到机会让他们活得不舒服,我就要随时掌握他们的动静,现在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灰乌鸦点头道:“明白,侯爷是想让我盯住你的朝敌,他们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必须要让你知道。”

    “和聪明人说话,总是很舒服。”齐宁微笑道:“丐帮的耳目灵通,但他们不是我的人,而且有些人丐帮也不敢涉入进去。”指了指自己鼻子:“我需要的是我自己的人,对我绝对的忠诚,就如同是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侯爷觉得我可以信任?”灰乌鸦问道。

    齐宁道:“如果说我对你完全信任,你不相信,我也不会相信,但是在目前来说,我愿意相信你,也觉得你算是值得信任的人。”

    灰乌鸦十分痛快:“百鬼夜行,这种事儿对我来说不是太困难。”

    “说得好。”齐宁笑道:“百鬼夜行,我需要的不仅仅只是你一个人,因为我的敌人很多,所以我的眼睛要看到许多人,我的耳朵也需要听到许多事,我需要百鬼!”

    “要找一批那样的人,需要时间。”灰乌鸦道:“但是我会尽快找到,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找到的每一个人,都值得信任。”

    “我不需要信任他们,信任他们是你的事情。”齐宁道:“我只需要信任你一个人便可以,你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灰乌鸦点头道:“完全明白。”

    “我能保证的是能够让你们衣食无忧。”齐宁道:“而且我还可以保证,如今虽然你们身在黑暗之中,但是到了合适的机会,我会让你们从黑暗之中走出来,过上你们想要的生活。”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含笑道:“当然,只要我活着!”

    灰乌鸦并不废话,道:“侯爷需要盯住哪些人?”

    齐宁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了过去,灰乌鸦接过,上下扫了一遍,闭上眼睛,随即起身走到油灯边上,将纸张放在灯火上,很快,那张纸就烧成灰烬,齐宁眼中显出赞赏之色,至少灰乌鸦这样的行为显得很专业,也很聪明。

    “一旦开始行动,我会每个月将他们的所作所为禀报侯爷,他们每顿饭吃的是什么,晚上和几个女人睡在一起,我都会详细禀报。”灰乌鸦肃然道:“如果有特别的情况,需要立刻向您禀报,我该如何做?”

    齐宁站起身,屋角,靠窗的地方挂着一盏灯笼,齐宁伸手摘过,走到中间那扇窗户,将灯笼挂在窗下:“我暂时会在刑部公干,从侯府去往刑部衙门,会从这里经过,灯笼挂在这里,如果我在京城,当天这个时候,我会过来与你相见。”

    灰乌鸦点头道:“明白了。”起身来,拱拱手,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忽地回头,问道:“夜鬼如何?”

    “夜鬼?”

    “这群人总要有个名字。”灰乌鸦道:“夜行如鬼魅,自今而后,只为侯爷效命。”

    齐宁想了一下,含笑道:“很好的名字,夜鬼!”

    灰乌鸦再不多言,转身而去。

    齐宁看着灰乌鸦离开,这才走到窗边,居高临下俯瞰长街,他目光如电,这时候从楼上向下望,远处的景色更是尽收眼底,酥软的莺歌燕舞之声从秦淮河上飘过来,让人浑身上下软绵绵的,纸醉金迷的秦淮风月,自有它让人迷醉之处。

    齐宁伸了个懒腰,正准备离开,陡然之间,眉头一紧,却是见到楼下的街上,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缓步而行,齐宁眯起眼睛,立刻就认出来,那身影竟然是唐诺。

    --------------------------------------------------------------------

    PS:圈子里还差几十个关注就能破千,恳请没有关注圈子的兄弟姐妹关注一下。纵横小说APP里面有个圈子版块,找到锦衣春秋的圈子既可关注,谢谢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