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六章 邪魅

第八五六章 邪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齐宁猜到小妖女擅自行动,很可能反受其害,此时看到小妖女被反绑在床上,心下冷笑,暗想好在段清尘并未逃离,今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人逃了。

    但此时却又感觉有些棘手。

    他见识过秋千易的武功,那自然是一流高手,但齐宁自思以今时今日自己的武功,即使与秋千易对上手,也未必落於下风。

    四大圣使之中,他无法断定谁的武功最强,但却确定这段清尘的武功绝对比不上秋千易。

    段清尘耽于声色,但凡有此癖好,定然会对武学修为有着极大的影响。

    习武之人以身体为根基,许多人为求得武功更进一步,甚至严格禁欲,而段清尘放浪不羁,纵欲伤身,若是他的武功高过了秋千易,齐宁却是万万不行。

    他自思以自己的武功,即使拿不下段清尘,也足可以将他缠住,一旦惊动周围的人,巡城官兵定会赶来,到时候段清尘也就无路可逃。

    但此刻小妖女落在了段清尘的手中,一旦自己破门而入,段清尘必然就会以小妖女作为要挟。

    齐宁现如今和秋千易关系良好,互相合作,自然不能不顾秋千易的面子而置小妖女的生死于不顾。

    他一时间倒也不好轻举妄动,只是盯住了段清尘。

    段清尘一边晃着酒杯,一边将眼睛在小妖女身上扫动,看上去十分的惬意,悠然道:“青涩是青涩了一些,不过含苞未放也自有她的味道。”轻轻一笑,道:“小阿瑙,你胆子好大,竟敢向我屋里施放迷药,跟了老毒物这些年,你就学会这个?”

    小阿瑙在床上挣扎,只是周身都被困住,根本无法起身。

    “雕虫小技,实在是贻笑大方了。”段清尘一口将杯中酒饮尽,这才起身走到桌边,拿起酒盏,又往杯中添了半杯酒,这才回去重新坐下,靠在椅子上,双腿张开,一副悠闲自得模样,轻笑道:“你段叔叔在圣教待了那么多年,教中众人的那点家底,我又岂能不知?老毒物半生心思都放在毒药上,我对他素来提防,若是今日他亲自前来,我或许还会忌惮几分,你这小东西跑过来,竟对我施放那等过家家的迷药,实在是太小看你段叔叔了。”

    船头那边依然是歌声袅袅,段清尘的声音不算大,但却刚好让齐宁听得十分清楚,换作从前,齐宁未必能听明白,但他如今内力异常充沛,感知力绝非常人能比。

    齐宁心中叹气,知道小妖女又是故技重施,肯定是偷偷跑到这里来,然后往顶舱里面施放迷药,这种手段,前两天还曾对自己用过。

    自己都不曾着了这小妮子的道儿,久经江湖的段清尘又岂会中套?

    他想也能想明白,段清尘发现有人施放迷药,便将计就计,将小妖女引入进去,尔后突然出手,制住了小妖女。

    小妖女施毒的本事虽然还算马马虎虎,但武功实在是差劲的很,对付一些寻常之辈或许还能凑合,但要对付段清尘这般角色,那还是差的太远。

    小妖女扭动身体,奈何口中被东西堵住,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你是否想告诉我,我若动你一根汗毛,圣教就会将我碎尸万段?”段清尘轻笑一声:“如今你段叔叔已经是圣教的公敌,圣教上下都想取我性命,害的你段叔叔东躲西藏,如同不见天日的耗子一样。”叹了口气,继续道:“所以我无论对你怎样,结果都只是一样,你说是不是?”

    小妖女瞪着段清尘,似乎要用目光宰了他。

    段清尘依然是晃荡着酒杯,悠然道:“你在这里,老毒物自然也在附近。只可惜你现在在我手里,只要你在我手中,别说是老毒物,就算是教主亲自来了,那也不敢对我怎样。”哈哈一笑,身体微微前倾,道:“小阿瑙,你可知道,这次你来看段叔叔,可是帮了我大忙,你段叔叔这阵子正在发愁,外面那么多敌人都要取我性命,我该如何自保,现在有你在我手里,我可终于能够高枕无忧了。”

    小妖女口里勉强发出“呜呜”之声,段清尘笑道:“你是想知道段叔叔的心思?哈哈,无妨,自今而后,你段叔叔会将你一直带在身边,我生你生,我死你死,所以段叔叔有什么秘密,都不会瞒你。”站起身来,走到床边,在床沿坐下,目光在小妖女身上游动,声音变得异常柔和:“叔叔告诉你,回头叔叔会放风出去,让他们知道你在我手中,如此一来,他们投鼠忌器,绝不敢找我麻烦。最要紧的是,有你在手中,就等若是皇帝手中的玉玺,以后我就算让圣教帮我做些什么棘手的事情,那位教主大人也不敢不从。”

    齐宁皱起眉头,心想段清尘这倒有些自以为是了。

    黑莲教主对小阿瑙十分照顾,甚至暗中收了小阿瑙为徒,这倒是不假,但这一切也不过是黑莲教主顾念旧情,看在太阴长老为圣教而死的份上,这才对他的遗孤多有照顾。

    可是段清尘若想因此而利用小阿瑙控制黑莲教主,实在有些痴心妄想。

    天下五大宗师,那都是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这些人的武功都进入化境,一个个自然也是心高气傲。

    他亲眼见过剑神北宫连城和东海岛主莫澜沧,这二人都是出尘脱俗孤高之辈,在他们眼中,只有他们操控世人命运,自然不可能由世人操控他们的命运。

    黑莲教主既然与他们同样处于巅峰,自然也是不甘人下之辈。

    黑莲教高手如云,这些人都是拜伏在教主脚下,教主又岂能因为小妖女而任由段清尘驱使?

    “或许那位教主大人顾忌你性命,将教主的位置让给我也未可知。”段清尘伸出一只手,轻轻放在小妖女腿上,小妖女立刻挣扎起来,段清尘轻笑道:“小阿瑙,你又不听话了?段叔叔刚才说过,你要是乱动,我可要点你穴道了。段叔叔点穴的功夫很是厉害,不但可以让你不能动弹,而且还可以让你痛不欲生,你师父总告诉过你这些?”

    小妖女闻言,身体果然静下一些。

    “当年段叔叔为了修习点穴,找了不少人,有几处穴道点下去,能够活活让他痛苦而死。”段清尘含笑道:“所以你要听话,要乖,你只要听段叔叔话,段叔叔自然好好待你。”大手轻轻掀开小阿瑙的衣裾,就露出小阿瑙白嫩嫩的小腿来。

    小阿瑙生长于苗疆,苗疆女子都喜欢穿短裤,而且如今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小阿瑙外面虽然乔装打扮成小公子的样子,但内里也只是穿了一条小短裤,所以衣服掀起来,白嫩嫩的小腿儿立刻便显露出来。

    “果然是白白嫩嫩。”段清尘啧啧赞叹道:“年轻就是好。你段叔叔也见过不少年轻姑娘,但像小阿瑙这样白白嫩嫩的还真是一个也没有。”端起酒杯,饮了一口,才继续道:“等段叔叔成了教主,到时候圣教上下就唯我是从,我想踩谁就踩谁,不错,第一个就是老毒物,那老东西多少年来一直和我过不去,回头我可要好好收拾他。”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黑莲教主都未必会因为小阿瑙饶你性命,你还在这里异想天开,竟然想着利用小阿瑙让黑莲教主让出位置,看来这家伙纵欲过度,连神智思维也有些不清楚了。

    他大手在小阿瑙小腿上抚摸,小阿瑙虽然畏惧,却还是扭动身体,想要躲闪,段清尘轻笑道:“怎么,你是不是担心段叔叔真的会收拾老毒物?你若是不愿意,让我网开一面放过他,段叔叔也听你的。小阿瑙,段叔叔有个好主意,一定要说给你听听,等段叔叔成了教主,你就跟着段叔叔,段叔叔让你做教主夫人,只要你伺候好段叔叔,以后圣教的生杀大权,段叔叔都可以听你的,你说妙不妙?”

    齐宁这时候却已经是握紧了寒刃,暗想这段清尘如果真的要对小妖女有所侵犯,自己即使投鼠忌器,却也要出手了。

    到时候就算害了小妖女性命,总也好过让小妖女遭受段清尘凌辱要强。

    他运气在手,只待段清尘得寸进尺,便破窗而入。

    段清尘将杯中酒饮尽,这才起身走过去,将酒杯轻轻放在桌上,转过身来,伸了个懒腰,他肌肤白皙,身材也是不赖,样容俊秀,而且有着吸引女人的独特邪魅之气,也难怪采荷会对他死心塌地,受他摆布。

    “你可知道,多少年来,我最大的两个梦想是什么?”段清尘轻轻叹道:“本来我以为这两个梦想今生都无法实现,但现在看来,却也不是没有希望。”背负双手,缓步靠近窗边,微微底下身子,轻笑道:“这第一个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成为黑莲教主,尔后统御苗家七十二洞,自立为王。”

    齐宁心下冷哼,却听段清尘继续道:“这个愿望现在看来,未必不能实现。这第二个愿望,便是你的母亲!”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