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七章 扑朔迷离

第八五七章 扑朔迷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齐宁听到这里,顿时更加留心,心想段清尘忽然提到小阿瑙的母亲,难不成此人竟对小妖女的母亲也生出过非分之想。

    小妖女的母亲,自然就是太阴长老的妻子,太阴长老与段清尘同属黑莲教,也算是兄弟情分,此人若果真对太阴长老的妻子也生出过非分之想,那秉性当真是卑鄙低劣到极点。

    表面上与你称兄道弟,背后却想着给你戴绿帽子,此等人渣,齐宁从来都是十分鄙夷。

    “你自然还记得你母亲。”段清尘轻叹道:“那时候你虽然还小,但也到了记事的年龄。你可记得,当年你母亲可算是苗疆第一美人,苗家七十二洞,可没有一人能及得上你母亲-美貌。”

    齐宁听他提到苗疆第一美人,脑中立时便想起两个人来。

    一个便是陆商鹤的夫人夙影,夙影风华绝代,齐宁那次瞧见陆夫人第一眼,便惊为天人,传言说夙影夫人是西川第一美人,实至名归。

    第二便是在苍溪苗寨上水洞见过的苗家大巫。

    苗家大巫亦是有着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美,齐宁虽然只在苗寨日月峰见过苗家大巫一次,但那出身脱俗的影像兀自在脑海中留存,心想苗家大巫已经是美貌绝伦,莫非小妖女的母亲比苗家大巫还要美貌?又或者因为苗家大巫隐身在日月峰,世人并无见过,所以才将苗家大巫排除在外。

    但从小妖女的样貌却也可以看出来,其母定然是一位美貌异常的女子,否则也生不出如此漂亮的女儿来。

    段清尘似乎沉浸在当年的回忆之中,声音柔和:“当年圣教招揽人才,你父亲找上我,你段叔叔从来都是独来独往,不愿意受拘束,本来没有想过加入什么圣教,可是那次见到你母亲也在其中......!”轻叹一声:“你可知道,见到你母亲第一眼,你段叔叔就浑身酥软,心里只想着,若是每天能看到你母亲,莫说加入黑莲教,就算进鬼门关我也在所不惜。”

    他说话之间,伸手抚摸在小妖女脸上,“你这小妮子虽然长相不差,也算是个美人,但比起你母亲,还是略逊一筹,也就六七分相像.......,你身上毕竟还留着你父亲的血,若是你母亲当年和我好了,生下的孩子必然是绝世容貌。”

    齐宁心想如果仅从遗传学来说,段清尘这话倒也不算太夸张。

    如果阿瑙的母亲当真是苗疆第一美人,拥有惊人的美貌,再配上段清尘的相貌,生出一个漂亮的孩子倒也是大有可能。

    齐宁虽然并不喜欢阿瑙的性子,但凭心而论,小妖女的容貌确实美貌,虽然年纪还小,尚未完全长开,但已经是个美人胚子,再过几年,必有足以迷惑男人的本钱,以如此容貌,段清尘尚觉得不及其母,由此可见,阿瑙之母确实是极品美人。

    “我对你母亲朝思暮想,可是她却瞧不上我。”段清尘叹道:“最后反倒跟了你的父亲,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嫉恨你父亲?”他声音陡然变得冰冷起来:“如果你的母亲跟了我,后来也不会死,如今还好好活着,哼,段叔叔今日告诉你,你一直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他其实是被你父亲所害。”

    小妖女此时挣扎的更为剧烈,如同小虾一般身子一拱一拱,段清尘皱起眉头,陡然之间探手出去,点了小妖女身上几处穴道,小妖女顿时便无法动弹,段清尘叹道:“段叔叔本想好好和你说话,可是你不乖,可别怪段叔叔。”

    齐宁总觉得段清尘很可能会透露一些黑莲教不为人知的隐情,只是握紧寒刃,并不轻举妄动。

    段清尘在床沿坐下,缓缓道:“对了,还有一个秘密,我今日也顺便告诉你。当年你父亲被杀,黑莲教许多人都说是被玄阳所杀,你也一直以为玄阳才是你的杀父仇人,是也不是?”

    齐宁心下一凛。

    这事儿他几天前也刚好从小妖女口中知晓,当年黑莲教内乱,玄阳欲图谋害黑莲教主夺取教主之位,却被识破,落荒而逃,黑莲教主便即派出太阴追拿,孰知太阴一去不返,只有平日所用兵器被送回了黑莲教。

    于是黑莲教便认定太阴是被玄阳所杀,其中真相如何,齐宁却也无法辨别。

    这时候听到段清尘提及太阴之死,更是屏住呼吸,只听段清尘冷笑道:“玄阳为人谦和,对圣教素来忠心耿耿,教主当年只等他逃离之后才说他欲图篡位,到底真相如何,到如今还是个谜,玄阳到底有没有篡位之心,为何教主欲要杀他而后快,这也是多年来我一直想闹清楚的真相。”

    齐宁心想难道当年玄阳篡位竟然是被冤枉?

    段清尘那时候还是黑莲圣使,在教中地位不低,但听他的言辞,竟似乎对当年玄阳叛乱的真相也并不清晰。

    如果玄阳并无叛逆之心,黑莲教主为何要栽赃陷害,那岂不是自斩臂膀?四圣使都已经算是出类拨萃的人物,在他们之上的玄阳太阴两位长老当然更是了不得的人物,黑莲教主诬陷手下得力干将谋反,那也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只是如果玄阳当真有谋逆之心,又被教主所识破,玄阳又如何能够从西陲之地脱身?

    西陲是黑莲教的势力范围,黑莲教主有是当今天下神一般存在的大宗师,又岂能让叛教之徒轻易逃脱?

    小妖女此前说起此事的时候,齐宁便感觉其中十分蹊跷,如今段清尘提及此事,更是让齐宁感觉其中扑朔迷离。

    “玄阳为人洒脱,黑莲教之中,我佩服的只有三个人。”段清尘似乎憋在心里的话一直无从宣泄,压抑太久,此番竟然对小妖女并不隐瞒:“第一个自然是教主,他武功进入化境,位列当世五大宗师之一,我便再过十辈子在武功之上也不可能达到他的修为。”冷笑一声,道:“那本就是怪物一般的存在,只是我对他的钦佩,也仅在武功上而已。”

    小妖女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听他说话。

    段清尘继续道:“这第二个佩服的人,就是你父亲。”段清尘道:“你父亲深谋远虑,思虑周全,智慧过人,我是及不上的。虽然我嫉恨你父亲占了你母亲,但对他的才干,我还是十分佩服。”微微顿了顿,才道:“这第三个人,也就是玄阳了。”

    齐宁心想这三人都在你之上,你佩服这三人,倒也没有什么稀奇。

    “玄阳为人洒脱,重情重义,算是一条光明磊落的好汉子。”段清尘叹道:“他待人和善,虽然在教中地位仅次于教主,但平日里和普通教众也能混在一起喝酒吃肉,而且他还教人识文断字,凡事也从不斤斤计较,正因如此,教中上下对他都很是爱戴,便是我也喜欢和他在一起。”

    齐宁暗想连段清尘都如此夸赞一个人,看来那位玄阳长老的人格魅力确实非同小可。

    “玄阳与你父亲素来和睦,两人虽然并无义结金兰,但是谁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胜过亲兄弟。”段清尘叹道:“我甚至觉得,一旦你父亲有危难,玄阳可以不惜自己的性命也会为他排忧解难,所以当年听说是玄阳杀死了你父亲,我实在是难以置信。”冷哼一声,又道:“就算两人真的动手,玄阳杀了你父亲,他也不可能让人将你父亲用过的兵器送回去,那等若是在羞辱你父亲,此等事情,我很难相信玄阳会做得出来。”

    这时候从船头那边忽然传过来一阵欢呼之声,琵琶声已经停了下来,段清尘也不再说话,只听到那边又是一阵叫嚷声,片刻之后,琵琶声又再次响起,齐宁知道采荷定然是再弹一曲。

    琵琶声响起,段清尘才继续道:“那件事情异常蹊跷,我一直在怀疑,是否教主觉得玄阳太阴二人在教中威望日大,会对他形成威胁,所以才设下了圈套,先栽赃玄阳叛乱,然后暗中杀死玄阳,又故意派你爹追拿玄阳,又故技重施杀死你爹,继而铲除与玄阳亲近的那些教众,如此将黑莲教牢牢控制在手。”微一沉吟,若有所思道:“如此一来,也不会担下擅杀教众之名!”

    齐宁微皱眉头,心想段清尘这样想也是一种解释,但其中最大的破绽就是黑莲教主是大宗师,又怎会对自己手下两大高手心存忌惮,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又如何会觉得两大长老能对他形成威胁?

    舱内一阵沉寂之后,段清尘终于道:“罢了,说了这么多,段叔叔也只是想让你知道,那位教主可不是什么好人。”手托下巴,凝视着小妖女:“你母亲的姿容天下无双,当年可不只是我对你母亲爱慕有加,据我所知,那位教主大人对你母亲也不是没有意思......!”

    齐宁心下一凛,眉头一紧,暗想难道黑莲教主也对阿瑙之母生出了心思?

    “只是他贵为教主,又是天下五大宗师之一,只想让人将他当做神一样敬奉着,这种凡人的情爱,他自然不敢表现出来。”段清尘含笑道:“但是段叔叔知道,男女这种事情,越是压抑,那种感觉就会越强烈,你母亲死了,你是她留下的血脉,教主收你为徒,也不是因为顾念旧情,依我之见,无非是因为你身上有你母亲的影子,所以他才会将你当做宝贝一样另眼相看,小阿瑙,你现在可明白了?”

    小妖女无法动弹,更不能说话,齐宁却才想到小妖女心里此刻只怕也是震惊无比。

    “所以如果我用你的性命要挟那位教主大人,他害怕失去你母亲在这世上的影子,很可能就会俯首听命。”段清尘悠然道:“若果真如此,我第一桩心愿自然得尝。这第二件心愿,当年一直想得到你母亲,却最终未能如愿,如今你身上有你母亲的影子,得到了你,也就等同于得到了她,所以这桩心愿段叔叔今晚也能如愿以偿了。”

    ----------------------------------------------

    PS:感谢hic、鼎力水平仪、月光纯白、书友26784426、跳舞的丶梵谷诸位兄弟的破费打赏,老兄弟老面孔,感谢你们!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