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五九章 勾魂

第八五九章 勾魂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一直在追查京城疫毒究竟谁是幕后真正的操盘手,此时听得唐诺询问,更是屏住呼吸,只盼段清尘透出真相来。

    只听到段清尘哈哈一笑,道:“小诺儿,你也太高看你段叔叔了。金蚕蛊毒只在阴阳界那边才有,而阴阳界是老毒物的地盘,他对金蚕蛊毒视若珍宝,你段叔叔还没那么大本事从阴阳界盗得金蚕蛊毒。”

    齐宁微皱眉头,心想段清尘这般说,也就是不承认京城疫毒是他所为。

    不过当年疫毒在京城蔓延的时候,齐宁倒也是从神侯府了接到有关金蚕蛊毒的来龙去脉。

    金蚕蛊毒出自一种极为稀有的毒虫,名为金蛊虫,金蛊虫本身就已经带有毒性,但金蚕蛊毒却只是以金蛊虫为引,配有诸多毒药,此毒普天之下也只有秋千易所居住的阴阳界才拥有。

    据闻阴阳界地势险要,若无一等一的轻功,根本不可能潜入到阴阳界盗走金蚕蛊毒。

    时至今日,就连秋千易也无法断定究竟是谁从阴阳界盗走了金蚕蛊毒,齐宁知道仅黑莲教而论,也只有洛无影的轻功或能有此能耐,但鬼使洛无影自然不可能盗取金蚕蛊毒栽赃陷害黑莲教。

    虽然齐宁对段清尘的武功深浅并不清楚,但秋千易从未猜测过金蚕蛊毒是被段清尘所盗,由此亦可见段清尘的轻功实在是稀松平常。

    “金蚕蛊毒在京中荼毒生灵,也是因此事让神侯府召集了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唐诺显然也想弄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你技既说想要利用八帮十六派对付黑莲教,此事又如何不是你所为?”

    “小诺儿,段叔叔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段清尘笑道:“我若是有此难耐,也就不用忍气吞声那么多年。”他面带柔和笑容,凝视着唐诺:“想要诛灭黑莲教的人可不在少数,我只是顺手帮忙而已,各取其利。”

    唐诺一直冷着脸,问道:“那谁是幕后真凶?”

    段清尘微笑道:“小诺儿,你可还记得你小的时候,段叔叔给你做过一个风筝?你打小就沉默寡言,不喜欢说话,段叔叔那时候对你很是疼爱,担心你不说话心里闷得慌,所以到了秋天的时候,段叔叔就亲手为你做风筝.......!”

    唐诺只是盯着段清,并不说话。

    齐宁心里有些奇怪,暗想段清尘为何突然说到风筝的事情上,只听段清尘的声音异样的柔和:“那时候你喜欢蝴蝶,段叔叔就花了三天的功夫,一点点给你做出来,你告诉我,你看到那蝴蝶风筝的时候,心里可高兴?”

    唐诺轻轻道:“我很欢喜。”

    “是啊,小诺儿很欢喜。”段清尘语气更是温和:“小诺儿拿到风筝,我就带着你去到山坡,教你如何放风筝,那时候你说段叔叔待你好,还让段叔叔每年都给你做一只风筝,段叔叔当时如何答应你?”

    齐宁心想段清尘忽然提及往事,莫非是晓之以情,想让唐诺回忆起当年的情分,今日便放他一遭。

    唐诺一直抬起的手臂缓缓放下,轻声道:“段叔叔答应我说,直到我出嫁前,每年都会给我做风筝,还说一年做一个样,绝不重复......!”她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完全没有方才那种冰冷语气。

    “小诺儿听段叔叔答允之后,很是高兴。”段清尘却缓缓将匕首从小妖女喉间拿开,慢慢站起身来:“段叔叔还记得,小诺儿坐在段叔叔身边,因为心里高兴,还凑过来在段叔叔的脸上亲了一下,是不是这样?”

    “段叔叔人好,给我做风筝,我心里欢喜,所以亲了段叔叔一下。”唐诺直直看着段清尘,似乎也沉浸在回忆之中,轻声道:“第二年段叔叔没有忘记,在我生日那天,给我做了一只大风筝,我还记得那是一只大蜈蚣......!”

    “对对对......!”段清尘缓缓走向唐诺,柔声道:“生日那天,许多人都送小诺儿生日礼物,段叔叔还记得,秋千易那老毒物送了小诺儿一只鹰鹞子,可是小诺儿只喜欢段叔叔的礼物,还让段叔叔带着你放风筝......!”

    “我不喜欢鹰鹞子,我喜欢风筝......!”唐诺握着匕首的那条手臂已经垂下去,呓语般道:“只有段叔叔的礼物才让诺儿欢喜......!”

    齐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心想唐诺是个极为精明的姑娘,这种时候段清尘提及往事,绝非是为了叙旧情,定有图谋在其中,以唐诺的心思,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更应该警觉起来,可是唐诺的反应,却完全出乎齐宁的预料。

    唐诺竟似乎因为段清尘的几句话,就对段清尘疏于防备。

    段清尘一步步往唐诺靠近过去,柔声道:“段叔叔喜欢小诺儿,小诺儿想要什么,段叔叔都会帮着小诺儿,小诺儿,你说段叔叔好不好?”

    “段叔叔是好人。”唐诺呓语般道。

    “段叔叔现在很寂寞。”段清尘那温和的声音就似乎带着魔力一般,充满了别样的邪气:“小诺儿既然说段叔叔是好人,愿不愿意陪着段叔叔,给段叔叔解解寂寞?段叔叔会好好待小诺儿,让小诺儿像放风筝的时候那样开心快乐。”

    “小诺儿听段叔叔话,愿意陪着段叔叔......!”

    “天气很热,小诺儿为何不将衣衫脱掉?”段清尘柔声道:“脱了衣裳,小诺儿便很凉快,好不好?”

    齐宁脸色骤变,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唐诺并非是疏于对段清尘的戒备,而是段清尘不知道用了什么花招,让唐诺陷入了神志不清的状态。

    他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候段清尘距离唐诺尚有四五步距离,却拉开了与小妖女的距离,齐宁再不犹豫,足下猛地一蹬,“噗”的一声,已经破窗而入,厉声叫道:“唐诺,快醒过来!”

    这一声厉喝宛若雷霆一般,段清尘脸色骤变,回过头来,看到齐宁身影已经向他冲过去,他立时向唐诺扑去,唐诺却被齐宁这一声厉喝拉回神智,这时候段清尘已经距她近在咫尺,唐诺花容未变,但反应着实迅速,左手一样,数点寒星往段清尘打了过去。

    段清尘见得寒星袭来,急忙闪身躲避,这时候齐宁已经扑向段清尘身后。

    段清尘一看齐宁身法,就知道齐宁武功了得,他根本不做犹豫,低喝一声,只往唐诺方才破开的窗户冲过去。

    齐宁心知这家伙要逃,也不多想,足下生风,追了上去。

    段清尘一个纵身,破窗而出,齐宁冷喝道:“今天你走不了了。”如影随形,也破窗而出,尾随其后。

    唐诺这时候回过神来,似乎明白什么,便要追上去,瞧见小妖女兀自被绑在床上,一蹙秀眉,飞身上前,出手迅速,用手里的匕首割断了小妖女身上的绳子,又从小妖女口里逃出堵她嘴的物事。

    小妖女脸上满是泪水,哭道:“阿姊,我被点穴道了,他.....他点了我穴道!”

    “哪几处穴道?”

    小妖女当下说了,唐诺连续出手,将小妖女身上穴道解开,小妖女身体一动,立马翻身起来,咬牙切齿道:“阿姊,杀了那狗东西,我定要将她碎尸万段。”这时候却听到外面一片嘈杂之声。

    唐诺也无暇理会小妖女,迅速从那破窗窜出,这时候却不见了两人的踪迹,跑到船舷边,却见到对面一艘画舫上,一群人正往船舷这边跑来,有人更是对着湖面指指点点。

    采荷这艘画舫上的客人们也已经簇拥在二楼船舷边,唐诺已经听到有人大声道:“是从楼上跳下来的,一个人光着身子,两个人都跳进去了。”

    段清尘从顶舱破窗而出,他知道自己对唐诺的手段已经被破除,而且一眼就看出齐宁功夫了得,心下发寒,只以为黑莲教的人都已经追拿过来,他若手中兀自控制着唐诺姐妹中的任何一人,便都可以用来挟持,但齐宁突然出现,段清尘回头再控制小妖女已经是不成,本想拿住唐诺,谁知道唐诺瞬间清醒后,反应速度实在太快,暗器打出,段清尘无从接近,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逃脱。

    十里秦淮河,段清尘只想着跳入河中之后,伺机脱身,孰知齐宁跟在后面,如影随形。

    段清尘跑到船舷边,那是想也不想,光着身子奋力从顶层直接跳入到了秦淮河中,齐宁好不容易发现段清尘的踪迹,又岂能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脱身,也是根本不做犹豫,直接跟着跳入了秦淮河内。

    唐诺居高临下,扫动河面,见到河面泛着水花,却也判断出两人从何入水,她秀眉紧蹙,微一犹豫,终究是跃上船舷,握紧匕首,宛若一条美人鱼般,一个鱼跃,空中一道美妙的弧线,也往那秦淮河中跳了下去。

    四周顿时发出一片惊呼之声,便是岸边也有一大群人簇拥到河边,想看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

    ps:最后两天了,年度盘点最佳作品投票还希望大家继续坚持到底,投锦衣春秋。继续向兄弟们求月票!感谢sky北平你好、仗剑金陵、后备008、老虎与老师、书友40683821、richielee诸位好兄弟的慷慨捧场,破费你们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