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六五章 誓言

第八六五章 誓言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疑惑道:“我的事情?毒王,这是什么意思?”

    秋千易道:“方才老夫的话你没有听见?你以为段清尘的娇女泪是糊弄人的吗?他曾经也好歹是圣教的色使,手段还是有些的。这娇女泪他花了多少工夫下去,老夫岂能在这转瞬间就能破解?”

    齐宁本以为秋千易一番吩咐,又备浴桶又备冰块,甚至往浴桶之中添了药物,应该是大功告成,孰知却并非如此。

    “小诺儿跟随了黎老头那些年,医术还算是能够登上台面。”秋千易道:“这娇女泪若是普通,小诺儿自己也便解了,何需等到老夫出手?”

    齐宁急道:“毒王说接下来是我的事情,难道......?”

    秋千易似笑非笑道:“这就看你有没有救她之心了。不过你们都是青春年少,这种事儿对你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他声音虽然不大,却也不小,后面卓仙儿听得此言,已经明白其意思,秀眉微蹙。

    齐宁犹豫了一下,见秋千易似笑非笑模样,察觉到什么,低声道:“毒王,人命关天,这时候还是不要开玩笑。”

    “嘿嘿......,小侯爷是有艳福不知道享用。”秋千易低声道:“罢了,既然如此,老夫实话对你说。无论老夫用了什么法子,若没有男人相助,小诺儿终究是无法彻底除毒,虽然倒也不必真的男女欢合,可是你却还需要助她一臂之力,才能让她转危为安。”

    齐宁听说不必行鱼水之事,微微宽心。

    这倒不是说齐宁对唐诺毫无感觉,只是唐诺素来冷秀,而且性情质朴,齐宁对她心存敬重之心。

    他见到其他绝色美人,心中总会有些涟漪,无论是顾清菡还是赤丹媚,又或者田夫人,遇到那等美人佳丽,作为一个男子,自然而然地会在内心深处生出一股子冲动甚至占有欲,这是人之常情。

    只是齐宁对唐诺却素来以礼相待,唐诺性情纯合,质朴善良,齐宁敬重她为人,对她却是从无生出任何的非分之想。

    今日唐诺身处困境,齐宁自然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助她转危为安,可是若想之前帮助依芙那般,非要在迫于无奈之下要了她身子,却是齐宁实在不愿意做的事情,只觉得这样对唐诺的伤害实在是太大。

    这时候听秋千易说不必那般,这才放心,低声请教道:“我该如何助她?”

    “要解催情毒,说到底,还是要男人的味道。”秋千易怪异一笑,凑近到齐宁耳边,低语几句,齐宁皱起眉头,问道:“非要如此?”

    “除了与她欢合之外,这已经是唯一的方法。”秋千易道:“比起她的性命,这也不算太过为难吧?”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候唐诺已经坐入了浴桶之中,脖子以下都已经没入水下,只露出螓首来。

    她脸颊晕红,双目紧闭,仙儿站在浴桶边上,俏脸上也显出担忧之色。

    秋千易背负双手转过身,向卓仙儿道:“你们可以出去了。”

    仙儿看向齐宁,齐宁犹豫一下,点点头,仙儿盈盈一礼,这才带着丫鬟出门去,秋千易瞥了齐宁一眼,轻声道:“法子我教你了,要不要救她,你自己选择。”也不多言,背负双手,身形一闪,已经是迅速出门去,出门之时,袍袖一甩,却是将房门带了上。

    齐宁微一沉吟,苦笑摇头,缓步走到浴桶边上,他知道唐诺此事一丝不挂,不敢往浴桶里看,走到浴桶边蹲下,瞧着唐诺俏脸,轻声问道:“唐姑娘,你现在感觉好一些吗?”

    唐诺眼睛微微睁开,看上去神智已经恢复不少,轻轻点头道:“多谢你!”

    “唐姑娘,毒王说即使这样,你体内的毒也无法解除。”齐宁凝视着唐诺眼睛,双手抬起,搭在浴桶边缘:“你可听过娇女泪?”

    唐诺却并无说话,却是将自己双手从水中拿出,犹豫一下,这才伸过来,轻轻搭在了齐宁手背。

    齐宁一愣,随即便觉得唐诺的小手宛若火烧般滚烫无比,又见到唐诺那双清澈的眼眸正看着自己,美丽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瑕疵,齐宁轻轻一笑,双手转过去,握住了唐诺的小手。

    他知道唐诺虽然看起来淡定,但身体却兀自遭受着极大地折磨。

    “多谢你......!”唐诺又说了一声,却是闭上眼睛,齐宁犹豫了一下,微微起身,脑袋缓缓凑上前去,也不敢往下看,毕竟下面就是唐诺身体,浴桶里的水清澈见底,只消一眼,就能将唐诺身体窥个干净。

    唐诺脸颊如同充血一般,嫣红一片,齐宁再不犹豫,凑近过去,嘴唇帖在了唐诺的唇上。

    唐诺却似乎早知道要接触催情毒必须有此一关,并无抗拒,只是和齐宁相握的手却更加紧了。

    秦淮河上发生人命案子,自然让人们先是一阵惊慌,但刑部的人迅速将尸首打捞起来,尔后让人运走,又抓了几个人去了刑部衙门,本来有些嘈乱的河面,没过多久也就静了下来,今晚的人命案子非但没有让在秦淮河上猎艳的人们一哄而散,反倒成了众人议论的话题。

    还没有到后半夜,所以没过多久,秦淮河上依然响起了莺歌燕舞之声,一桩人命案很快也就被风花雪月所淹没。

    卓仙儿站在二楼船头,月光如水,幽幽洒落下来,河水泛波,波光粼粼。

    听的身后脚步声响,卓仙儿回过头,见到齐宁正缓步走过来,柔美一笑,轻声道:“那位姑娘......?”

    “不妨事了。”齐宁走过来,握住了卓仙儿的小手,和她并肩立于船头,望着依然在穿梭往来的画舫,轻声道:“仙儿,今天可要多谢你了。”

    “仙儿没帮什么忙,侯爷不要这样说。”仙儿侧过头,看着齐宁脸颊:“侯爷,其实......!”顿了一下,终是嫣然一笑,道:“没什么。”

    “你想说什么?”齐宁见仙儿欲言又止,双手抬起,扶住仙儿双肩转过来,凝视仙儿柔媚的眼眸:“和我还有什么不方便说吗?”

    仙儿犹豫一下,低下头,轻声道:“侯爷.....侯爷今天说....说我是你的女人,你.....你真的这样想吗?”说到这里,脸颊晕红。

    齐宁一怔,凑上前在仙儿额头亲了一下,柔声道:“那仙儿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呢?”

    仙儿抬起头,眼波如水,柔情无限,轻声道:“侯爷待仙儿好,仙儿.....仙儿当然愿意伺候侯爷的。”

    “我已经安排人为你赎身。”齐宁道:“他这两天就会去办,用不了几天,你就可以离开秦淮河。我让人置办了宅子,你先去住着,你放心,我既然说过这样的话,总不会失信于你。”

    仙儿抬手轻抚齐宁脸庞,柔声道:“侯爷待我这样,已经让仙儿很开心。其实......侯爷不必这样做的。”

    “仙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话?”齐宁轻声道:“又或者遇到了什么难处?”

    “没....没有!”仙儿立刻道:“侯爷不用为仙儿担心。”低下头,沉默片刻,才幽幽道:“侯爷,你是大楚国的侯爵,仙儿......仙儿只是秦淮河上的歌姬,如果.....如果和你走的太近,我害怕有人会说你闲话。”

    齐宁哈哈一笑,道:“说我闲话?仙儿,你怎会如此想,我愿意和谁亲近,就和谁亲近,既然是帝国侯爵,难不成连这样的自由都没有?就算有人说闲话,我又岂能在乎。”

    “仙儿只是不想因为我,让侯爷为难。”卓仙儿柔情似水:“侯爷,如果......如果有一天仙儿不见了,你会不会有时候会想起仙儿?”

    “不见了?”齐宁皱起眉头:“你要去哪里?为何会不见了?”

    “我.....我只是随口说说。”仙儿低头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我真的不见了,侯爷会不会很快就将我忘记了。”

    齐宁顺手将仙儿揽进怀中,轻声道:“傻姑娘,你觉得我是那般无情之人吗?你要是真的不见了,我会找遍天底下每一个角落,总要找到你,一年找不到,十年,二十年,你总是逃不过我手掌心。”

    仙儿螓首依偎在齐宁怀中,似乎是要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更加贴近齐宁,幽幽道:“十年?二十年?想念一个人真的会那么久吗?我只知道,恨一个人,可以十年二十年地恨下去,可是从没有想过,爱一个人会爱多久。”

    齐宁搂着仙儿,手掌轻抚仙儿香肩,声音柔和:“十年二十年的恨,只会带来痛苦,要摆脱痛苦,就要有爱,尝试着爱,就能够化解心中的恨,爱会给人带来快乐,会让人觉得生活充满希望。仙儿,你没有想过爱一个人会爱多久,等你真正爱上了,就知道很可能是一辈子。譬如我,你爱上我,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仙儿轻笑一声,道:“那好,仙儿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你了,你说可以爱一辈子,仙儿便看看是否真的能有一辈子。”螓首从怀中拉开,微抬头,迷人眼眸看着齐宁眼睛,秀美中带着一丝娇媚:“你说过我若不见了,你会找遍天下每一个角落,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你可不许骗人!”

    齐宁抬起手,肃然道:“如果有一天仙儿忽然离我而去,我会找遍天下每一个角落,让她无处可逃,若违此誓,天地不容!”

    ------------------------------------------------------------------

    ps:今晚八点,微信公众号公布田夫人番外领取方式,关注“锦衣沙漠”即可获知,有兴趣的兄弟可以前往关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