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六七章 走马上任

第八六七章 走马上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仙儿与黑袍发生的事情,齐宁自然是不知,当夜回到侯府,确定唐诺并无问题,这才回屋歇息。

    虽然唐诺转危为安,但齐宁心情却算不得愉快,他一心想要从段清尘身上挖出陆商鹤的下落,如今段清尘被灭了口,陆商鹤的下落更是难以寻觅,不免有些郁闷。

    次晨早早起来,洗嗽之后,便带了两名随侍直往刑部衙门去。

    隆泰已经将刑部交给了他,如今既然已经执掌一部,自然还是要看个究竟。

    刑部衙门座落在距离皇城不远的明阳街,这条街上多得是朝廷的诸司衙门,齐宁到得刑部衙门之前,瞧见刑部门头上一块黑匾,上面提着“明察清廉”四字,左右两根门柱上挂着烫金字的对联,六名刑部衙差分左右站定,手按佩刀刀柄,倒也是显得十分肃穆。

    齐宁下马来,身边随从已经大声道:“锦衣候驾到,快进去通禀!”

    一名刑部守卫立刻跑去禀报,没过多久,齐宁便瞧见稀稀落落四五名官员正往这边过来,当先一人四十出头年纪,身形偏瘦,看到齐宁,加快步子,上前躬身道:“下官刑部主事沈廉拜见侯爷!”

    他身后几名官员也一起向齐宁行礼。

    齐宁微皱眉头,问道:“刑部如今是谁在主事?”

    “回禀侯爷,是左侍郎达奚大人。”沈廉恭敬道:“不过达奚大人这几日身体不适,一直在府里养伤,今日也未能来衙门办差。”说到这里,微微抬眼看了看齐宁。

    齐宁心想看来老子上次真的是出手太重,打的达奚冲到现在都无法出门,问道:“刑部右侍郎是何人?”

    “是褚大人。”沈廉道:“不过褚大人眼下正在办案,无法出迎,还请侯爷见谅。”

    齐宁犹豫一下,才问道:“宫里的旨意是否颁过来?”

    “侯爷是说皇上下旨由侯爷主理刑部的旨意?”沈廉声音平和:“回禀侯爷,昨日旨意就已经颁下来,大伙儿也一直等着侯爷前来赴任。”

    齐宁本以为行不还没有接到旨意,只以为今日是自己突然来访,所以才有这么几个官员出迎,现在看来,事情却并非如此。

    旨意既然颁布,那么刑部大小官员自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主理刑部,今日自己头一天前来衙门,按照道理来说,就算刑部不搞点欢迎仪式,至少衙门里的官员也都该出来迎接,可一眼扫过去,只有寥寥数名官员,甚至带头来迎的只是一个刑部主事。

    齐宁心下顿时便有些不痛快,但却不动声色,含笑道:“本官今日是头一天来当差,诸位多多照顾才是。”也不废话,背负双手,径自往衙门里去。

    他并不自称本侯,而是以本官自称,那自然是告诉众人,自己进入刑部衙门并非是以爵位来说话,而是以刑部主官的身份呆在这里。

    进了衙门,那几名官员却都是向齐宁拱手道:“侯爷,卑职尚有公务,先请告退!”几人甚至不等齐宁多言,便已经纷纷退下,最后只剩下刑部主事沈廉留在了身边。

    齐宁皱起眉头,瞥了沈廉一眼,沈廉却是谨小慎微,齐宁目光投过来,沈廉立刻弓着身子,显得异常谦恭,脸上微带一丝赔笑。

    “看来今天衙门里很忙,莫非是有什么要案?”齐宁背负双手,往刑部衙门正堂过去。

    沈廉跟在身边,小心翼翼道:“回侯爷话,刑部掌理天下刑名,事务一向都是十分的繁忙。最近发生淮南王谋反一案,圣上已经下旨由刑部好生查办,所以......衙门里大小官员目下都在办这事儿。”

    齐宁停下脚步,背负双手回过头来,似笑非笑道:“都在办淮南王谋反一案?好得很,本官也是得到皇上的旨意,要彻查此案。沈主事,你来说说,你们是准备怎样办理此案,好让我学习学习。”

    沈廉一愣,但马上笑道:“侯爷,此案本来是由达奚大人负责侦办,达奚大人休养之后,眼下是由褚大人负责主持,所以如何侦办此案,都是由褚大人示下,卑职只是遵从吩咐就是。”

    “原来如此。”齐宁心想看来这沈廉倒是个老滑头,也不动怒,微笑道:“本官初来刑部,诸事不明,沈大人介绍一下如何?”

    沈廉忙道:“回侯爷,刑部目下设有督捕司、秋审处、减等处、提牢厅、赃罚库、赎罚处和律例馆七司。在籍官吏有尚书一人,侍郎二人,主事四人,另有各司主官二十一人,令吏二十八人,书令吏七十六人。合计官吏是一百三十六人,另有刑部衙卒两百八十人,整个刑部衙门上上下下,有四百多号人。”

    齐宁心想这刑部衙门也算是臃肿了,仅刑部一个衙门就是四百多人,六部衙门加起来那可是两三千人。

    如今楚国只是半壁江山,而且还不算其他各司衙门,若完全统计下来,建邺京城的官吏实在是一个极其庞大的队伍。

    秦淮大战过后,楚国元气大伤,国库空虚,但却还要养着如此庞大的管理队伍,也难怪户部总是喊穷。

    “今日在刑部七司当差的有多少人?”齐宁一边走一边问道,这时候却不往大堂去,瞧见左侧有一面大石碑,绕过那石碑,顺着一条青石小道往前行。

    沈廉见齐宁并不进大堂,有些诧异,但也不敢多说什么,跟在身后,小心回道:“这几日因为淮南王的案子,褚大人有过吩咐,谁也不得请休,除了个别出门在外公干的官员,衙门里还有上百人。”

    “上百人都在忙,这挺好。”齐宁瞥见边上有一处大院子,挂着匾额,写着秋审处,知道这就是刑部七司之一,背负双手便即过去,沈廉加快步子,在旁道:“侯爷,不如先去大堂喝杯茶,等他们都停下手里的差事,再去面见侯爷?”

    齐宁根本不做理会,径自进了院内,院内一圈青砖白瓦房,他也不出声,听得一间屋内传来声音,轻步移过去,走到窗边,见窗户敞开着,屋内却有五六名官员簇拥在一起,围成一个圈子,一个个目不转睛,谁也没往窗边看一眼。

    齐宁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搞什么名堂,轻步进到屋内,一群人兀自不觉,等齐宁靠近到边上,才发现几名官员围着一张桌子,桌子中间放着一只大口青釉缸,里面两只蟋蟀正斗得不亦说乎,几名官员都是睁大眼睛看着激斗的蟋蟀,根本没人在意齐宁靠近过来。

    沈廉跟在齐宁身边,脸上微微变色,故意咳嗽几声,一开始也没人注意,等沈廉连咳了七八声,一人才扭过头来,看到沈廉,笑道:“沈大人,赶紧过来瞧瞧,胡大人今儿个带来了他的黑将军,看样子有些能耐......!”

    沈廉却是连使眼色,那人见沈廉挤眉弄眼,有些奇怪,往边上瞥了一眼,见一名年轻人就站在自己边上,倒是从不曾见过,并不认识,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他这一问,其他几名官员才回过神来,纷纷扭头看向齐宁。

    齐宁面带微笑,也不言声,却见一名官员上前两步,跪倒在地:“卑职秋审处司审曹森,见过侯爷!”

    其他官员一听“侯爷”二字,也不多管,纷纷下跪参拜,齐宁扫了一眼,笑道:“都起来吧。”

    众人俱都起身,齐宁瞥了沈廉一眼,含笑道:“沈诸事告诉我说,衙门里诸位大人都在忙着办差,我心里好奇,就随便过来看看。”瞧了那蟋蟀缸一眼,微笑道:“大伙儿都喜欢这个把戏?”

    司审曹森笑道:“侯爷,我们秋审处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找些乐子放松放松,毕竟每桩案子都人命关天,马虎不得,若是一直紧绷着,反倒容易办错了差事。其他衙门出现了差错,多少还有补救的机会,咱们刑部那却不成的。”

    “原来如此。”齐宁笑道:“一大早进了衙门,诸位大人就觉得十分辛苦劳累吗?”

    曹森笑道:“这是秋审处的规矩,我们习惯了这样,玩乐一小会子,各干各的差事,这些年下来都是如此。”

    “规矩?”齐宁微微颔首,道:“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俗话也说得好,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刑部衙门,自然也有自己的规矩,既然是规矩,总不好破坏,你们继续玩就是。”抬手道:“请!”

    众官员面面相觑,曹森却是一笑,招手道:“侯爷都放话了,大伙儿斗完这一场就好。老卢,今儿个你的黑将军要是赢了我的大青头,我城西那套宅子就送了给你。要是我赢了,你们家那套茶具可要交出来。”

    几名官员神情有些尴尬,齐宁却是微微一笑,一言不发,转身出了门。

    沈廉跟在齐宁身后出了门,有些尴尬道:“侯爷,秋审处素来都是这样,不过他们从未耽搁过该办的差使。”

    “无妨,我初来乍到,只是和大家见见而已。”齐宁面不改色,面带微笑:“对了,褚大人在哪里?既然他暂时主理刑部事务,我也该见见他,向他请教请教。”

    沈廉忙道:“侯爷请这边走,褚大人正在律例馆那边。”

    “带路!”齐宁背负双手,看起来颇为轻松,沈廉十分恭敬在前面带路,穿堂过厅,齐宁却是发现,刑部的官差们瞧见自己,只是远远向自己行礼,却并不靠近分毫。

    ----------------------------------------------------------------------

    ps:感谢沙漠脑残粉、mu咕噜两位兄弟慷慨地赏了舵主,感谢老虎与老师、way桂木桂马、后备008、雪安娜、richielee、老罗3319、书友54798576、缘不逢烟雨时、卖妖孽的小清新、混日子的狮子王、书友54520240、输入6个汉字、hanniu66、太湖神钓诸多兄弟的破费捧场,感谢你们的支持!

    田夫人番外尚在领取中,还有两天就会解散群,没有领取的及时领取,关注微信公众号“锦衣沙漠”可获得领取的方式!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