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六九章 试探

第八六九章 试探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面露微笑,颔首道:“听说褚侍郎一直都在忙,所以特地过来看一看。”

    褚明卫恭敬道:“下官未能出迎,还请侯爷海涵。只是这两日下官一直都在调阅卷宗,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端倪。”

    “端倪?”齐宁道:“什么端倪?”

    褚明卫却抬手道:“侯爷,屋内安静,不妨进屋说话?”又吩咐道:“还不看茶?”

    有人立刻去倒茶,褚明卫则是领着齐宁到了内房,请齐宁落座后,褚明卫才道:“侯爷有所不知,淮南王谋反后,有人往刑部送来一份名单,检举那些人都是淮南王的余党。”转身去到桌边,取了一份文函过来,呈给齐宁:“侯爷请过目!”

    齐宁接过文函,这时候茶水送上来,褚明卫接过,放在齐宁手边,齐宁扫了几眼,窦馗首当其冲便在名单之中,便是连武乡侯苏禎的名字也在其中。

    “这是谁送过来的?”齐宁将文函递还给褚明卫。

    褚明卫接过,放回桌上,这才过来道:“这是有人匿名检举,到底出自何人之手,下官并不知道。不过连同这份名单送过来的,还有不少证据,都是用一只包裹包着丢在了刑部大门前。”

    “哦?”齐宁不动声色:“都是谁的证据?”

    “若是那些证据确定可信,这名单之中至少有七八人可以判处死刑。”褚明卫轻声道:“不过只有物证,没有人证,所以还要仔细调查。这些证据之中,有几桩案子当初是由刑部经受过,检举证明这几起案子背后有那些官员的身影,所以下官调阅之前发生过的相关案卷,看看是否能从中发现端倪。”

    齐宁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如此,那褚侍郎可查出些什么?”

    “正在调查之中。”褚明卫轻声道:“本来调查淮南王谋反之案,是由达奚大人主理,但是......!”微微一笑,才继续道:“眼下由下官经手,下官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幸好皇上旨意下来,由侯爷前来主理刑部,一切自有侯爷来做主了。”

    齐宁见褚明卫说话的时候和和气气,倒也不让人反感,他对此人并不了解,今日自己前来刑部赴任,刑部大大小小的官员表现的都十分冷淡,齐宁却也不知是因为褚明卫有吩咐才导致,还是刑部官吏们自发地对自己表现的失礼冷淡。

    “既然褚侍郎在调查此案,那就不必再转手他人了。”齐宁端起茶杯,微笑道:“本官虽然蒙受皇恩,前来刑部理事,但初来乍到,对刑部并不熟悉。褚侍郎是刑部的人老人,以后凡事还请多多指教。”

    “岂敢岂敢,侯爷言重了。”褚明卫立刻道:“侯爷年轻有为,若非如此,皇上也不会将如此重担交付在侯爷肩上。”微一沉吟,才低声道:“侯爷有吩咐,下官自然尽力而为,只是......此事涉及到的官员不在少数,有些官员还是朝堂重臣,办案之际,不知侯爷可还有什么示下?”

    齐宁一听,立刻知道褚明卫的意思。

    追查淮南王一案,非比寻常,一个不慎,就会掀起惊天大案,动摇朝纲,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司马家正是想借这次机会清除异己。

    虽然朝中都知道齐宁似乎是有心想要保全淮南王的余党,但齐宁是否真的要在这件事上与司马家死磕到底,许多人还是心存疑虑。

    如今齐宁执掌刑部,对于这件案子的态度,也就表露出齐宁真正的心思,褚明卫看似随便一问,实际上就是在试探齐宁最后的决定。

    齐宁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微微一笑,道:“本官对此案的详情还不了解,也并无什么吩咐。不过朝廷有法度,皇上有旨意,如果当真能查出有人参与到淮南王叛乱事件中,自然是严惩不贷。”吹了吹茶沫,微笑道:“但是如果证据不足,那也决不可轻举妄动,毕竟刑部是执掌生死刑名大事,非同小可,若真的在本官手底下出现冤假错案,那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侯爷所言极是。”褚明卫十分恭敬道:“公正廉明,这才是办案之道。”轻叹道:“若都守住这几个字,咱们刑部也不会出现冤案了......!”

    “冤案?”齐宁神色一凝:“褚侍郎,莫非咱们刑部出现过很多冤案?”

    褚明卫反应过来,急忙道:“没有没有,侯爷,下官的意思是说,只要守着侯爷的道理,咱们刑部就不会出现冤案,并无其他意思。”

    齐宁见褚明卫目光古怪,也不追问,微微点头,道:“本官今日过来,本想是和大伙儿见一见,不过看到大家手头上都在忙碌,也就不好召集大伙儿了。”顿了一下,才问道:“达奚冲何时能够回衙门?”

    “下官去探望过,达奚大人伤势还未痊愈,不过休养一阵子也就能够恢复如常。”褚明卫道:“不过个把月之内,应该是无法办差了。”

    齐宁道:“你找人去给达奚冲传个话,三日之后,本官要在衙门里点卯,任何人都不得缺席,到时候就算是抬,也让人将他抬过来。”

    “啊?”褚明卫一怔,但还是恭敬道:“下官定会派人传话。”

    “好了,褚侍郎好好当差吧。”齐宁起身笑道:“既然都忙,本官就不在这里给你们添乱了。”也不废话,转身就走,褚明卫愣了一下,但迅速跟在后面,一直送了齐宁出门。

    齐宁今日只是到刑部转一转,看看情况,刑部官吏们的反应,倒也是出乎齐宁的预料。

    他本以为自己赴任刑部,那些官员即使不是热情欢迎,但至少面子上也会对自己恭恭敬敬,现在看来,自己倒是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

    且不说他在刑部没有任何根基,就是锦衣齐家,在刑部的影响力也是微乎其微,锦衣齐家的势力从来都不曾渗透进入刑部衙门之中,对刑部大小官吏来说,齐宁就是一个陌生人,完全不在刑部系统之内。

    齐宁深知刑部的人脉盘根错节,自己虽然贵为侯爵,但想要凭借侯爵之名就能够轻易控制住刑部,那也是痴心妄想。

    回到侯府,却瞧见门外停着一辆马车,刚一进府,迎面就碰上韩家三老太爷,胖胖的六爷齐松跟在边上,韩总管则是陪着送出门来,撞见齐宁回来,齐松眼睛一亮,急道:“侯爷,你可回来了。府里说你去了刑部衙门,我们还以为你要到夜里才回来,所以.....!”

    齐宁与西门战樱的婚事,让锦衣侯府与齐族的关系得到了些许缓和。

    齐家兄弟在齐族张罗着,倒也是给齐宁凑出了一万两银子来,再加上三老太爷这阵子为了齐宁的婚事一直往西门家跑,虽然齐宁知道他们无非是趋炎附势之心,但毕竟也算是帮自己做了些事情,倒也不似之前那般冷冰冰,大婚之前,总还有许多事情要让这些人帮忙,含笑道:“三老太爷过来了?衙门里也没什么事,所以早些回来。”

    三老太爷依然是微仰着头,即使早已经在心里对齐宁妥协,但面上却还是摆出长者的姿态:“有了差事,就该好好办差,切不可疏忽大意。”

    齐宁微微一笑,齐松似乎觉得老爷子这时候对齐宁说这话有些不合时宜,赔笑道:“侯爷,父亲今日过来,是想和你说一声,婚期已经定了下来。父亲请人看了日子,又和神候商定好,将日子定在了九月初八。”

    “九月初八?”齐宁算了一下,道:“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那时候天气最好,不似现在这般炎热。”齐松笑道:“九月鹰飞,天高气爽,正是好时节,而且留给咱们的时间足够,可以好好准备。虽然婚事不会铺张浪费,但咱们齐家毕竟是名门望族,该要的脸面还是要的,有些讲究的地方,咱们也不能马虎。”

    齐宁笑道:“这就有劳诸位族中的前辈和兄弟了。”耸肩道:“要什么花费,其实我也拿不出来,你们去账房里支取就好。”

    三老太爷也不多言,抬步就走,齐松跟出几步,却还是停下来,转身走到齐宁面前,谄媚笑道:“侯爷,有点小事还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六叔也不必如此客气。”

    齐松听齐宁叫他“六叔”,眉开眼笑,道:“是是是,自家人,我就不客气了。是这么回事,如今你不是当了刑部尚书吗?你看看,那衙门里可有什么空缺的位置,六叔想着要是有合适的差事,能不能让我也去刑部跑跑腿?”

    齐宁道:“你想去刑部当差?”

    “其实一直想找个差事。”齐松叹道:“不过一直也没有什么门路。”压低声音道:“侯爷若是能给六叔在刑部安排个差使,那些必要的花销,六叔这边还是能拿的出来。”

    齐宁知道,锦衣老侯爷和齐景在世的时候,虽然都是手握重权,但却还得没有怎么提拔自己族中的人,即便是今日,秦淮军团也没有几个是齐家的子弟。

    齐松才干平庸,齐景在世之日,想要得到齐景提拔也是痴心妄想。

    齐宁微笑道:“刑部有没有合适的差使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六叔难道懂得刑名断案?”

    “这个.....!”齐松尴尬笑道:“六叔不懂那些,但刑部那么大的衙门,也未必所有人都要懂这个,总有些差事不必去审讯问案。是了,刑部不是经常抓人吗?要不让六叔带着兵丁抓犯人,六叔觉得挺合适?”

    齐宁心下不屑,暗想就算带兵抓人,那也要一身好功夫才成,但也不说破,含笑道:“我现在也不能答应你,不过记着这事儿就行,若真有适合你的差事,到时候叫你过去当差就是。”

    齐松更是欣喜万分,眉开眼笑道:“好好好,那六叔就等你好消息。侯爷,你放心,这次婚事,六叔保管给你办的漂漂亮亮体体面面,让所有人都挑不出理来。”也不多说,喜滋滋地告辞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