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零章 失踪

第八七零章 失踪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心头好笑,见得马车离开,这才向韩总管问道:“三夫人这两天可吃东西了?”

    “回侯爷话,吃的不多,但比之前要好些。”韩寿回道:“不过这些日子三夫人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都没怎么出院子,府里琐碎之事,三夫人也都是让老奴处理。”左右看了看,凑近齐宁身边低声道:“侯爷,三夫人也不让请大夫,府里的事情也不怎么管,这......!”欲言又止。

    “韩总管,你想说什么?”

    韩寿犹豫一下,才道:“老奴看着三夫人这些天精神不好,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又或者遇到了什么难事?老奴不敢多问,侯爷.....侯爷倒不妨问一问。”

    齐宁自然知道顾清菡的心病是什么。

    之前顾清菡只以为齐宁不知太夫人的安排,倒还能够平静自如,但自打晓得齐宁明白真相后,情绪一直都很不稳定,每日里惶恐不安。

    齐宁却也能够理解。

    这锦衣侯府虽然不小,但终究也只是一座府邸,太夫人是这座府邸真正的主人,府邸到处都有可能是太夫人的眼线。

    顾清菡显然是担心太夫人已经知道她和自己私底下的暧昧不清,作为一个女人,顾清菡为此胆战心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齐宁微皱眉头,心知此时若不解决,顾清菡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心里有些郁闷,暗想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婆子既然能让自己如此被动,实在是有些丢人。

    他知道要控制太夫人,首先要解决牛头马面,否则轻举妄动很可能带来极其严重的后果。

    牛头马面必然是侯府中人,而且就在太夫人附近,虽然也留下一丝蛛丝马迹,但齐宁却不敢轻下判断,一旦判断错了对象,立马就会被真正的牛头马面所警觉,如此一来,局面就更加的危险。

    但是此事终不能久拖不决,毕竟顾清菡每日承受的压力齐宁能够想象得到,他可不想顾清菡因为此事而郁郁寡欢。

    正自寻思,忽听外面传来声音道:“齐宁!”

    齐宁一愣,心想这年头还有人敢直呼自己名字,回头一看,只见到侯府大门外一名锦衣老者正往府里来,守在门前的侍卫正要阻拦,齐宁看到来人,已经挥手示意侍卫退下,含笑道:“秋前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来者正是秋千易,齐宁不好当着其他人面直呼他为毒王。

    秋千易一身富家翁的打扮,不苟言笑,进了门来,也不废话,和齐宁一起到了大堂,齐宁令人上茶,秋千易开门见山道:“找你帮个忙。”

    齐宁一愣,随即笑道:“毒王神通广大,还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帮忙?段清尘不是已经伏诛了吗?接下来该当是毒王相助我才是。”

    “找寻陆商鹤,我自然不会忘了。”秋千易道:“小妮子是在成都府丢了陆商鹤的老婆,老夫这两天就会启程回川,到时候定会在成都先查找他老婆的下落。”顿了一下,才轻声道:“段清尘虽然死了,但还没有接受圣教的惩处,我要带他的尸首回朝雾岭。”

    “带尸首回去?”齐宁心想从京城到西川道路遥远,这天气炎热得很,只怕走出没两天尸体都臭了,但又想到秋千易手段高明,只怕可以用药保住段清尘尸首不必腐烂,微微颔首,道:“毒王都安排好了?”

    秋千易一吹胡子,瞪着眼睛道:“尸首在你手里,老夫如何安排?”

    齐宁哈哈一笑,段清尘的尸首如今在刑部,齐宁交给了刑部督捕司看守,也就等若是在齐宁手中,含笑问道:“毒王是想让我将尸首交给你?”

    “昨晚赶到现场的时候,尸首已经在刑部人的手中。”秋千易道:“老夫自然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夺走尸首,那也是给你难看。本来老夫要去刑部抢走尸首也不是什么难事,但顾及你的面子,所以过来和你商量。”

    齐宁心里很清楚,段清尘的尸首如今定然是在督捕司的严密看守之中,以秋千易的胆量,跑到刑部抢尸首倒还真不是问题,毕竟这老家伙当初连神侯府都敢闯进去,但要在刑部夺走尸首,必然要和督捕司的人厮杀一场,这自然是要惹下大祸。

    前番擅闯神侯府,给了神侯府口实,集结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重创了黑莲教,秋千易自然知道若是再从刑部劫走尸首,只怕又要惹出一场大祸。

    秋千易与皇帝有过面对面的接触,而且黑莲教一直也不曾真正的反抗过朝廷,一旦抢夺尸首,那就是明摆着要和朝廷对着干,秋千易即使有那样的身手,却也不得不掂量后果。

    “刑部的人应该在验尸。”齐宁道:“尸首交给毒王,其实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眼珠子一转,微一沉吟,才低声道:“不过我这边也刚巧有一件事情要麻烦毒王,不知道赌王能否出手相相助。”

    秋千易皱起眉头,心想这小侯爷倒是会做买卖,问道:“何事?”

    齐宁招招手,示意秋千易凑近耳朵,秋千易微皱眉头,却还是凑过来,齐宁凑近他耳边低声道:“我想让毒王帮我取一件东西。”

    “取件东西?”秋千易有些疑惑:“什么东西?”

    齐宁轻声道:“锦衣侯府的佛堂之内,有一件物事,藏在佛龛之中,是一串手珠,里面藏着个秘密......!”

    “手珠?”秋千易更是疑惑,也是用极低的声音道:“佛堂藏着手珠?那又如何?怎么,难道你是要让老夫去帮你取手珠?”

    齐宁低声道:“那串手珠的秘密,太夫人并不想让我知道,可是我又很想知道.......!”

    秋千易扭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齐宁,压低声音道:“你是让老夫在你府里帮你偷东西?”

    “毒王不要说得这么难听。”齐宁笑道:“是取不是偷。”

    “你到底要搞什么鬼?”秋千易狐疑道:“齐宁,你这不是给老夫设下什么圈套吧?”他毕竟行走江湖多年,只觉得这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齐宁肃然道:“毒王如今和我是友非敌,我又怎会给毒王下圈套?说句实在话,毒王的江湖经验和身手,又有几人能给你设套?”

    秋千易微微颔首,道:“你知道就好。”想了一下,才道:“这不是什么难事,什么时候动手?”

    “今晚就可以。”齐宁道:“不过毒王千万记住,无论成与不成,都绝对不能让别人认出你。”

    秋千易傲然道:“说句不客气的话,你这锦衣侯府,老夫来去自如,府里的那帮侍卫根本发现不了老夫的踪迹。”

    齐宁心想你若是没这本事,老子还用不上你,轻轻笑道:“毒王连神侯府都不放在眼里,又何况是区区锦衣侯府。”

    闯入神侯府,这本就是秋千易颇为得意的事情,这时候齐宁提及此事,秋千易难免还是有几分得意,道:“倒也不是这样说。只是你们锦衣侯府的侍卫武功平平,老夫稍加小心,他们根本察觉不到行踪。”低声问道:“今晚什么时候动手?”

    齐宁道:“今晚子时,毒王准时动手,一旦得手,先离开侯府,回头再和毒王碰面。”

    “也好,到时候你将段清尘的尸首交给老夫,老夫将手珠交给你,一物换一物,两不相欠,倒也是公平合算。”秋千易起身来,忽地想到什么,看了齐宁一眼,问道:“听说你现在执掌了刑部,刑部的人会甘心听你号令?据老夫所知,之前那位刑部尚书是被你拉下马。”

    齐宁一愣,旋即笑道:“毒王现在也对政事很关心吗?”

    秋千易摇头道:“朝野之事,素来与老夫无关,老夫也不关心。只是论资排辈,刑部尚书按理来说也轮不上你,你年纪轻轻,如何让他们服气?”

    齐宁道:“毒王,你是黑莲教圣使,驭下的手段自然了得,其实我还真想向你请教,这刑部的人若是不服我,有什么法子没有?”

    “不服?”秋千易哈哈一笑,眸中寒光一闪:“杀人就好,杀一儆百,从来都是最好的法子。”背负双手,再不多说一句话,缓步出门而去。

    齐宁起身看着秋千易背影消失,才叹道:“若是像你说的那般简单,事情倒容易了。”出了门,瞧见不远处一名家仆,招手叫过来,问道:“齐峰去了哪里?”

    “峰哥一大清早就出门去了,说有事情要办。”家仆恭敬道。

    齐宁“哦”了一声,忽地想起自己交代齐峰去安排为卓仙儿赎身的事情,心想齐峰应该去了秦淮河。

    一想到卓仙儿,便想到她秀中带媚的迷人眼眸以及那柔软的娇躯,便不禁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齐峰回来之后,让他来见我。”心想好不容易空下来,自己正好练练功夫,可别因为朝廷里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耽搁了自己修习武功。

    回屋练功到中午,用过午饭,回屋正准备将向百影传授的醉梦九式勤加修炼,齐峰却是匆匆过来,齐宁见他一脸凝重,问道:“是去了卓姑娘那里?”

    齐峰点点头,道:“侯爷,仙儿姑娘不见了!”

    “不见了?”齐宁奇道:“什么意思?”

    “今天一大早,我按照侯爷的吩咐,去卓姑娘那边商谈赎身的事情。”齐峰轻声道:“可是到了那边,卓姑娘却不在船上。船上的人说,卓姑娘一直没有从房里出来,于是我就在船上等着,有人去叫卓姑娘,没过多久,就下来说卓姑娘不在屋里,然后找遍了整艘画舫的每一处角落,没发现卓姑娘的一丝踪迹。”

    齐宁皱起眉头,暗想难不成卓仙儿是半夜三更被皇帝召进宫去?隆泰对卓仙儿的琴技十分的欣赏,秘密召进过宫中,但如今正是大婚期间,小皇帝和皇后如胶似漆,这种时候,按理来说绝无可能从秦淮河召一名歌姬入宫。

    “船上没人知道卓姑娘下落?”齐宁皱眉道:“可有少了什么东西?”

    齐峰摇头道:“除了卓姑娘不见踪迹,其他的东西都好好留在船上。是了,他们还说卓姑娘的床上收拾的好好的,似乎......卓姑娘昨晚并无在船上歇息过!”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