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二章 夜行女

第八七二章 夜行女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跪趴在树杈上的女人寂然无声,齐宁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她意欲何为,这时候倒也担心惊动了那女人,屏住呼吸,尽可能不让她发现。

    不过他的内力如今极其深厚,而且运气法门更是得到向百影亲自指导,那女人的身手看起来虽然还算不错,但显然距离启宁还有些距离,始终不曾发现正在齐宁的眼皮子底下。

    佛堂始终没有一丝动静,齐宁寻思距离子时还有半个多时辰,难不成这女人会一直在这里盯下去。

    正自寻思,却忽地瞧见那女人抬起一只手臂,手上一扬,也不知道掷出什么东西,去如流星,落在了院落中,院内便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齐宁知道这是夜行女故意试探,心中有些恼怒,暗想今晚秋千易要如约前来,若是这夜行女事先打草惊蛇,引起对方的警觉,只怕会给秋千易的行动造成难度。

    随即又想,这夜行女今夜试探佛堂,说来倒也不能说是坏了自己的事情,说到底自己让秋千易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牛头马面,看看那两个家伙究竟是否就在太夫人身边,若是能够借此机会查出那两人的底细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这夜行女试探佛堂的目的又在何处?此女对佛堂又存有什么意图?

    院内并无任何动静,齐宁正想瞧瞧夜行女是否还另有行动,却忽地看到那夜行女轻轻站起身来,抬头往上看,齐宁却是反应迅速,已经掩身到树干后面,那夜行女并无瞧见齐宁,却是双足一蹬,整个人已经轻盈跃起,手臂一勾,抓住了上面的树杈,一个翻身,已经极为轻巧地攀上了树杈。

    齐宁屏住呼吸,那夜行女根本没料到自己身后有人,看也没有看后面,依然是趴了下去,撅起腴臀,透过树枝缝隙往下面看,这时候齐宁就在她身后三步之遥,月色幽幽,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地撒射下来,月光洒射到那夜行女身上,更是让她腰低臀翘的姿势分外撩人。

    齐宁虽然呼吸轻匀,但毕竟两人近在咫尺,那夜行女也是极为警觉之辈,片刻之后,那夜行女似乎察觉到什么,跪趴在地上回过头来,还没等那夜行女看清楚状况,齐宁早已经如同夜郎一般扑了上去。

    夜行女大吃一惊,想要动作,但她的武功距离齐宁是在有不小的距离,而且齐宁这一下子唯恐惊动佛堂那边,所以行动是异常迅速,没等那夜行女做出任何动作,已经从后面压在那夜行女身上,一只手绕过去紧抱住那夜行女胸口,另一只手中的寒刃已经顶在了夜行女的脖子上,低声道:“莫动,动一下就没命了。”

    那夜行女浑身一僵,一时间根本不敢动弹。

    齐宁抱她胸口的手臂极紧,隐隐感觉手臂上柔软一片,很有弹性,立时醒悟,自己手臂刚好勒在夜行女的胸脯上,从手感来看,尺度不小,他故作不觉,压低声音道:“自己抬起手,摘下面套,千万不要耍花样,我是好人,匕首却不知好歹。”

    那夜行女心知生死存亡,此时受制于人,倒也不敢反抗,抬起手臂,将自己的头套摘了下去,一头乌发便即散开,齐宁低声道:“转过头来,不要耍花样。”手中握紧寒刃,直待夜行女一有动作,立刻刺进脖子。

    这种生死时刻,他倒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情。

    那夜行女犹豫了一下,终是慢慢扭回头来,此时她跪在树杈上,上半身被齐宁手臂勒起,腴臀后翘,刚好被齐宁腹间盖住,这姿势可说是暧昧至极,此刻扭转头来,借着淡淡的月光,齐宁终是看清楚了夜行女的面孔。

    这张脸样容秀美,杏眼琼鼻,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眸中也带着惊惧之色,齐宁看见这张脸,吃了一惊,失声道:“秀娘!”

    这半夜三更前来探查佛堂的夜行女,竟是齐宁从东齐带回来的侍女秀娘。

    齐宁从东齐离开的时候,东齐国相令狐煦本是要送齐宁两名美人返回楚国,齐宁斟酌一番,最终只带回了秀娘。

    从一开始,齐宁就对令狐煦慷慨赠送美人心存怀疑,是以秀娘来到锦衣侯府之后,齐宁一直很少和她接触,更不必说将她收入房中,只是让府中好生照顾,暗中却也让齐峰派人注意这东齐美人的动静。

    不过秀娘来到侯府这阵子时间,倒也是低调得很,平日里也如同府里其他的丫鬟一般,并不显得特别,而且私下里与丫鬟素兰的关系似乎不错。

    齐宁忙于外事,此外知道太夫人派人监视自己之后,对锦衣侯府的归属感大大减弱,更是无心去管秀娘,甚至都忘记还有这样一个东齐美人在府内,这时候发现窥视佛堂的夜行女竟然是秀娘,当真是吃惊不小。

    但他迅速便想到,令狐煦赠送自己一个美人,本就不会存有善意,秀娘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他心中奇怪,暗想秀娘为何会来窥视佛堂?令狐煦派秀娘进入锦衣侯府,难道与佛堂有干系?

    秀娘瞧见是齐宁,眼中惊骇之色微微弱了些,眼眸颤动,楚楚可怜,咬了一下嘴唇,才轻声道:“候.....侯爷!”

    齐宁轻声冷笑,压低声音道:“半夜三更,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没.....没什么!”秀娘不敢看齐宁眼睛。

    齐宁身体微微伏下,凑近秀娘耳边,低声道:“令狐国相让你进入锦衣侯府,到底是为了什么?”说话间,手中寒刃更是微微往秀娘肌肤顶了顶,只是这寒刃吹毛断发,那是锋利无比的宝器,这轻轻一顶,却已经戳破了秀娘吹弹可破的肌肤,鲜血便即从肌肤里溢出来。

    齐宁倒是没有察觉,但秀娘却已经感觉到自己流出血来,娇躯一颤,却闭上眼睛,却是一言不发。

    齐宁轻叹道:“你是不想说?”

    “奴婢知道侯爷不是坏人。”秀娘闭着眼睛轻声道:“秀娘并无加害侯爷之心,而且.....而且此事与国相也并无干系。”

    “你这话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吧?”齐宁闻着从秀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这时候感觉腹部贴住的腴臀饱满温暖,低声道:“我并不喜欢让女人为难,可是如果女人让我太过为难,我也从不会客气。”

    秀娘咬着嘴唇,并不说话。

    “你只是令狐煦的一颗棋子,不必为他死心塌地做什么。”齐宁低声道:“告诉我他派你前来究竟是为什么,我可以让你安然无恙离开,还可以给你一笔足以让你后半生不必发愁的报酬。当然,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可以保证你在锦衣侯府也能安然无恙,一切只要你实话实说。”

    他感受到秀娘身体的柔软,心想如果这小娘子当真做一个侍奉丫鬟,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秀娘却兀自是一言不发,齐宁心知既然能被令狐煦派出来,这秀娘自然是经受过严格的训练,想要这般轻易就能问出答案,自己也就太小瞧了令狐煦。

    “秀娘,我其实真的不想让你遭受太大的折磨。”齐宁轻叹道:“可是你是东齐人,如今在楚国侯爵府中窥探,这已经不是你我之间的事情,而是楚国和齐国之间的争端。如果你非要如此倔强,我只能将你送到神侯府,神侯府的手段,你可能不知道,但我保证如果你被送到神侯府,一定会将所知的全都吐出来。”

    秀娘娇躯一颤,显然也是知道神侯府的手段,却还是道:“侯爷,你.....你杀了我吧!”

    齐宁摇摇头,秀娘睁开眼睛,楚楚可怜,想了一下,才道:“侯爷,奴婢并无害你之心,令狐国相也绝无害你之心。”忽地抬手,只往自己嘴唇凑过去,齐宁却是早有防备,手臂一紧,勒住秀娘胸脯,握刀的手往前一格,已经挡住了秀娘的手,低声喝道:“你要自尽?”这时候已经看到,秀娘的指尖,赫然有颗药丸。

    秀娘扭了一下身体,翘臀在齐宁腹间摩擦了一下,搞得人心痒痒的,齐宁低声道:“你这又是何苦?我并无说要杀你,你也不必急着去死。”忽地压低声音道:“别动!”

    秀娘一怔,眼角余光却是瞧见齐宁正盯着一处,顺着齐宁的目光瞧过去,却见到夜色之中,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外,此刻轻盈跃上了墙头,随即身形一展,宛若一头老鹰般从墙头飞掠而出,竟是没有发出一丝动静,落在了院内。

    秀娘眸中显出惊讶之色,齐宁却是神情冷峻。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九溪毒王秋千易。

    齐宁此刻伏在秀娘身上,两人都是盯住秋千易,只见到秋千易环顾一周,随即轻步往佛堂过去。

    秋千易显然是听从了齐宁的提醒,一声黑色袍子罩住身体,还系了面巾蒙住脸,但他身形轮廓太过特别,齐宁对他熟悉的很,只看他背影和走路的姿态,便确定是秋千易无疑,此时距离子夜尚有小片刻,这九溪毒王显然是提前到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