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三章 险境

第八七三章 险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千易步伐沉稳,缓步靠近佛堂,忽听得几声怪叫,似乎是乌鸦的叫声,不知从何传了出来,那乌鸦的叫声来的十分突兀,秋千易常年行走江湖,自然是经验丰富,这突如其来的乌鸦叫立时让他警觉起来,双手抬起,停下步子,四下观察。

    乌鸦非吉祥之鸟,乃凶兆之象征,莫说大富大贵之家,便是平民百姓,对乌鸦也并无什么好感。

    是以京城几乎难觅乌鸦的踪迹,齐宁也从不曾见过锦衣侯府有乌鸦出现。

    这乌鸦叫声突然出来,齐宁立时警觉,秀娘此时被齐宁压在身下,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秋千易察觉四周并无异样,也是艺高人胆大,继续往佛堂过去,便在此时,齐宁居高临下,却陡然瞧见,就在佛堂的屋顶,一道身影凭空冒出来,真如同鬼魅一般,一眨眼间,已经站在了屋檐顶上。

    月光幽幽,借着月光,齐宁却是看到,那身影全身上下卷着灰色的袍子,脖子以上,竟赫然是一个牛头。

    那牛头惟妙惟肖,牛角弯曲,极其逼真,如果不是齐宁早就知道牛头马面的存在,突然遇到如此打扮之人,定是会大吃一惊。

    他心下微凛,暗想顾清菡所说的牛头马面果然存在,而且正如自己判断,牛头马面确实就隐匿在太夫人的身边。

    他暗自庆幸之前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借了秋千易的手来一探虚实。

    秀娘这时候自然也瞧见了牛头出现,花容微微变色,齐宁这时候已经凑近秀娘耳边,压低声音道:“你一直在这边刺探佛堂,是否就是担心有这样的人物存在?”

    秀娘却并不言语。

    秋千易何等人物,那牛头出现,秋千易立刻察觉,他根本不做犹豫,右手一挥,月光之下,数点寒星直往那牛头打了过去。

    齐宁知道秋千易用毒了得,这时候见他打出暗器也是犀利无比,心想黑莲教圣使,毕竟不是泛泛之辈。

    那牛头却也悄无声息,双臂一展,足下一蹬,已经从屋顶直扑下来,那几点寒星往他身上打过去,牛头身在半空,也是袍袖一挥,本来已经近在咫尺的几点寒星顿时便被打开,齐宁看在眼里,心知对方这一手显露而出,便已经证明这牛头的内力实在不弱。

    牛头既然出现,齐宁却是寻摸着那马面又在何方,目光扫动,却并无发现马面的踪迹。

    牛头从天而降,直往秋千易扑过来,秋千易动作迅速,斜身闪过,等那牛头落下来,早已经是一掌向那牛头拍了过去。

    牛头身手了得,并不闪躲,抬手格挡,亦是一拳打了出去。

    一时之间,牛头和秋千易你来我往,都是出手迅疾。

    秋千易和牛头素不相识,双方也不可能手下留情,一交上手,便都是全力以赴,每一招都是取人性命的狠招,院内劲风呼呼,但两人却是沉默无声,秋千易夜入佛堂,自然是不想惊动任何人,那牛头却似乎也不想惊动其他人。

    两道身影在院内你来我往交缠,片刻之间,已经交手了数十招,秋千易固然武功了得,那牛头的身手也着实不弱,一时间僵持不下,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齐宁微皱眉头,他虽然早就猜到太夫人身边的牛头马面绝非善茬,但牛头竟能与黑莲教圣使之一的秋千易斗个旗鼓相当,还真是出乎齐宁的预料。

    秋千易虽然最擅长的是用毒的功夫,但拳脚功夫也绝对不弱,丢在江湖之上,那也绝对是一流高手,这牛头能与秋千易武功不相上下,再加上那马面,那太夫人身边就等若是有两名一流高手。

    江湖上的各色人等多如牛毛,但是武功真正达到一流高手境界的却是为数不多,身边拥有两大一流高手护卫,也难怪太夫人稳坐泰山。

    而且这只是齐宁所知的两大高手,除了牛头马面之外,太夫人手中是否还掌握有其他高手,齐宁却是一无所知。

    这时候看到月光下牛头与秋千易交手丝毫不处下风,齐宁心下很是骇然,暗想如果之前是自己轻举妄动潜进佛堂,真要是面对牛头马面两大高手,取胜的希望实在不大。

    他虽然利用齐宁的身份在锦衣侯府待了许久,而且对府中上下似乎都已经熟悉,但他心里一直都很清楚,锦衣侯府真正的隐秘,他根本不曾触及到,太夫人从一开始,就并没有将锦衣候府真正交到自己手中。

    锦衣齐家是大楚立国的功勋之一,而且数十年来,一直掌握着兵权,是军方的头号世家。

    血战沙场,尸横百万,锦衣齐家两大侯爵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而结下的仇怨,自然也是多如牛毛。

    此外作为大楚军方的擎天之柱,锦衣齐家在帝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敌国北汉对锦衣齐家始终存有畏惧,所以无论是为了寻仇,还是为了除掉楚国的军方支柱,男丁身在前线的锦衣侯府,自然一直都是处于高度的警备之中。

    以锦衣侯府的护卫能力,应付普通的刺客或许还能够称职,但是要应付那些顶尖刺客,却绝非易事。

    北汉九天楼内高手众多,当真要是派来五大神君中的人物,侯府的侍卫就未必能够察觉。

    毕竟连小妖女阿瑙都能够潜入侯府而不为所查。

    侯府的家仆奴婢们自然觉得侯府是铜墙铁壁,但侯府的当家人自然知道侯府的漏洞在何处,齐宁一直都相信,以锦衣齐家当年如日中天的地位,定然会在侯府秘密安排一些高手护卫府邸,就正如皇宫之内,隆泰身边有宫廷剑客向天悲一群秘密护卫。

    他现在很清楚,这群人确实存在,而且都掌握在太夫人的手中,但老太婆却从未对自己提及这一点,如果当真将锦衣侯府的权柄交到自己手中,将自己当成是锦衣侯府的主人,那么老太婆就不可能不将这个秘密告知自己。

    秋千易显然也没有想到锦衣侯府竟然有如此高手,这时候想要闯进佛堂已经是不得,更棘手的是牛头死死缠住,这时候想要脱身也不容易。

    齐宁心知老毒物这时候心中只怕已经咒骂起自己,眼见得秋千易被缠住,齐宁却也并不轻举妄动。

    牛头虽出,马面未见,不见马面,齐宁实在不敢轻举妄动。

    “侯爷,他们.....到底是谁?”秀娘见得两大高手如同幽灵般在院内比斗,诧异万分,这时候忍不住低声问道。

    齐宁心想你自己都没有老实交代,这时候还有心思问我问题,也不回答,忽地感觉秀娘娇躯一动,低声道:“又有人来了!”

    齐宁却也已经瞧见,这时候屋顶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如同牛头方才出现一般,也是来的异常突然,那人也是套着一件灰袍在身,脖子上是一个马头,虽然明知那是故弄玄虚的怪异头罩,但见到马面出现,齐宁还是微微吃惊。

    马面出现之后,也不犹豫,双臂一展,如同老鹰般从屋顶飘然而下,也是向秋千易扑过去。

    齐宁皱起眉头,心知事情不妙。

    秋千易与牛头武功在伯仲之间,如今马面杀来,合牛头马面二人之力,秋千易必然会落於下风,莫说安全撤退,只怕连性命都堪忧。

    牛头马面的存在,乃是侯府机密,这两人既然出手,就绝不可能让秋千易活着离开。

    马面飘然而至,却是连连出腿,腿法凌厉,秋千易面对两大高手的合攻,连退数步,但牛头马面配合的默契之至,一前一后,一拳一脚,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虽然口里都没有发出声音,但攻势却都是刚猛至极。

    齐宁居高临下俯瞰,对三人交手看的一清二楚,这时候看到那两大高手的出招,说来也怪,竟隐隐感觉有一丝丝熟悉。

    这种熟悉感连齐宁都觉得有些诧异。

    齐宁在此之前,自然从无见过牛头马面出手,今夜是头一次见到,他也并非对这两人的武功路数十分熟悉,只是这两人有时候配合出手之间,那招式竟是让齐宁有似曾相识之感,似乎在此之前确实见过。

    眼见得秋千易的情势不妙,齐宁心下倒是颇为着急。

    瞧眼下的情势,秋千易想要安然脱身已经是不可能,可若当真死在这里甚至是被牛头马面生擒,那后果更是麻烦。

    虽然齐宁觉得秋千易应该不会将今晚的行动告诉第三人,但却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万一小阿瑙知道秋千易的行动,又不见秋千易返回,到时候秋千易死在侯府的消息必然会传到黑莲教,齐宁如今和黑莲教关系到不算太差,万一因此而导致黑莲教将自己视为头号大敌,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而秋千易要真是被牛头马面生擒,那事情就更加麻烦,谁也不能保证太夫人不会从秋千易问出事情的真相,一旦秋千易告之是自己派他夜探佛堂,那太夫人定然会将矛头对准自己,那就真正是天大的麻烦,自己眼下所获得的一切,都未必能保得住。

    所以秋千易绝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落入牛头马面之手。

    齐宁寻思之间,却瞧见秋千易左挡右支之间,却被牛头瞅了个空隙,一掌拍在了秋千易的后肩,秋千易踉跄窜出几步,身形晃动,而马面却根本不给秋千易喘息之机,飞起一脚,直往秋千易踢了过去。

    牛头马面的武功刚猛十足,而且没有太多的花架子,出手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人配合默契,每一招都是攻敌要害,宛若机器一般。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