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四章 屠牛

第八七四章 屠牛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齐宁心知事态紧急,这时候也管不得秀娘,霍然起身来,身形如猿,跳落下树杈,动作灵敏,随即身形一展,宛若老鹰般落在了墙头上。

    他知道自己这时候若是再不出手,秋千易很可能要糟。

    齐宁突然出现在墙头,还是让院内几人微微吃惊,马面连续出腿攻向秋千易,而牛头却已经扭过头来看向齐宁这边,齐宁却是神情冷峻,从墙头飘落下去,低声喝道:“好大胆子,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锦衣侯府。”

    秋千易瞧见齐宁出现,差点骂出声来,好在他反应极快,知道这时候一旦破口大骂,就等若是向牛头马面承认自己识得齐宁,今夜的局势未明,秋千易心存谨慎,更何况马面攻势凌厉,也无暇去管齐宁。

    月光之下,齐宁看到那牛头面朝自己,心想这人倒也奇怪,实在想要挡住面容,蒙住面孔也就是了,何必在脑袋上扣一个牛头。

    齐宁突然出现,自是让牛头马面十分意外,齐宁扫了一眼,指着牛头沉声道:“你们擅闯锦衣侯府,意欲何为?”往牛头靠近过去,牛头却似乎对齐宁颇为忌惮,齐宁往他靠近,他便往后退了两步。

    齐宁深知牛头未必是在武功上对自己有所忌惮,而是忌惮于自己的身份。

    虽然太夫人派人监视自己的行踪,但自己如今毕竟是锦衣候,这牛头马面是锦衣侯府的秘密护卫,没有太夫人的吩咐,牛头马面自然不敢对锦衣候动手。

    齐宁心中明白这一点,底气更足。

    他心下只觉得可惜,暗想这牛头马面武功了得,如果老太婆真的将这两人交给自己,自己手底下有两大高手听从吩咐,那却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只是这两人定是对太夫人忠心耿耿,而老太婆显然也不可能将他们交到自己的手中。

    齐宁连连逼近,牛头连退几步,忽地抬起手,声音嘶哑:“侯爷还是离开这里。”

    齐宁冷笑道:“这是锦衣侯府,你们这几个刺客闯入侯府,竟敢让本侯离开,真是颠倒是非。”猛地欺身上前来,探手去抓牛头,低喝道:“还不束手就擒。”

    牛头却是闪开身形,并不还手,只是闪躲,齐宁心知这牛头有顾忌,更是连续出手,牛头左闪右躲,齐宁出手一招比一招快,却是将牛头逼的连续后退。

    牛头被齐宁拖住,秋千易面对马面一人,压力顿减,虽然被牛头在后肩拍了一掌,但此刻却也能够勉强顶住马面。

    牛头见得齐宁连连攻来,偏偏自己无法还手,只能道:“侯爷,我不是刺客......!”

    “还在狡辩。”齐宁此刻并无使出真功夫,只是用了向百影传授的推山手,低喝道:“你若不是刺客,就该束手就擒,让本侯辨个明白。”

    牛头一时也不知如何解释,只是觉得齐宁的武功倒也是稀松平常,对自己并无太大威胁,任由齐宁一拳一拳打出,自己只是闪躲,低声道:“侯爷,我们先拿下真正的刺客,回头再向你说明白。”

    他既不敢与齐宁动手,又不想一直与齐宁纠缠下去,显得有些焦急。

    齐宁打出一招,显出狐疑之色道:“真正的刺客?谁是真正的刺客?”

    牛头抬手指向秋千易,道:“那是潜入侯府的刺客,侯爷待我先擒下那人。”

    “你说他是刺客?”齐宁一副怀疑之态:“你打扮成这样,还说别人是刺客?”

    牛头道:“回头我自会向侯爷解释,还请侯爷稍安勿躁。”

    齐宁停了手,牛头后退一步,拱手道:“多谢侯爷,待我先拿下刺客。”转身向秋千易掠去,齐宁却跟上道:“我帮你们一起拿下他。”几乎是贴在牛头身后,那牛头握拳便要向秋千易打过去,猛地感觉身后劲风忽起,便知事情不妙,扭头过去,见到齐宁如影随形跟在自己身侧。

    他正要说什么,却觉得眼前一花,本来跟在自己身侧的齐宁一个闪身,竟是突然不见,牛头一愣,猛地觉得身后寒气袭来,这牛头反应倒也是迅速无比,赫然一个扭身,想也不想,一掌拍出,随即却感觉掌心一阵剧疼。

    原来齐宁跟在他身后,趁着他放松警惕,一个移步闪到他身后,二话不说,手中的寒刃已经照着牛头后背直刺过去。

    牛头反掌拍来,刚好迎上了齐宁的寒刃,这寒刃吹毛断发锋利无比,牛头武功虽是不弱,但血肉之躯如何能够挡住如此利器,手掌顿时便被寒刃刺穿。

    牛头吃了剧疼,恼怒至极,低喝一声,一股劲气喷薄而出,牛头被贯穿的那只手竟是忍着剧疼向前,令那匕首穿透自己手掌,五指内拢,便去抓齐宁的手。

    齐宁神情冷峻,知他意图,不等他五指抓下来,猛地将那寒刃抽出,牛头掌心血肉模糊,鲜血直流,却已经抬起另一只手,照着齐宁打过来。

    齐宁斜步滑过,那牛头却似乎是被激怒,不依不饶,连连出手,刚猛至极。

    牛头攻势凌厉,齐宁却已经是转攻为守,面对牛头这般高手,齐宁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轻慢,逍遥步法早已经是走出来,在牛头边上忽左忽右,牛头虽然出招凶狠,但一时间却也奈何不了齐宁。

    齐宁先前看到牛头马面与秋千易比斗之时,就感觉这二人的招式颇有些熟悉,此时与牛头交手,那种感觉更加的明显,眼见得牛头又是连续拍出三掌,齐宁脑中灵光一现,猛然想到什么,失声道:“是......大光明寺!”

    这一声突如其来,攻势极猛的牛头听得齐宁之言,却是为之一怔,攻势一顿,齐宁好不容易抓到这机会,早已经凭借逍遥行绕到牛头左后侧,手起刀落,寒刃已经对着牛头的背脊狠狠扎了下去。

    牛头被齐宁一句话惊了一下,却又没有想到齐宁真要出手是如此迅猛果断,反应过来之时,那寒刃已经扎进了他背脊,深没其中,他只觉得剧痛钻心,一声低吼,手臂横里便挥向了齐宁。

    他剧痛之下,再加上愤怒无比,这一挥可说是使出了全力,齐宁便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劲气扑面而来,心知不妙,想也不想,足下一蹬,手上已经从牛头背后拔出了寒刃,身体借着这一蹬之力,飘开数步之遥。

    牛头被刺中背脊,剧痛钻心,齐宁心中此刻却也是惊骇无比。

    他并非惊骇于牛头武功的威力,而是牛头武功的来路。

    方才那一瞬间,齐宁却是终于想起来,牛头的武功套路,竟是像极了大光明寺的武功路数。

    当初他上紫荆山疗伤,恰逢赤媚白羽拜访大光明寺,亲眼见识过大光明寺的武功路数,当日连斗三阵,前两阵都是大光明寺的僧侣出手,其中第二场更是净空大师亲自出手应对赤丹媚。

    赤丹媚是东海弟子,武功了得,净空大师对阵赤丹媚,并不敢轻敌,也是全力以赴。

    齐宁那时候好不容易见到顶尖高手的对阵,自然是全神观看,虽然净空大师和赤丹媚的武功招式齐宁不可能全都记住,但有些招式却还是留有影像,今日瞧见牛头马面招法有些熟悉,一开始还没有想起来,等到与牛头交手,却突然想起来,牛头不少招式竟与净空大师的路数十分相似,这才脱口而出。

    孰知这一句话却是让牛头瞬间分神,自己也正好借机重伤了牛头。

    只是他心下兀自骇然,暗想难道这牛头马面竟果真是出自大光明寺?若当真如此,实在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大光明寺竟然会派出高手隐匿在锦衣侯府,听从太夫人的调遣?牛头马面的武功不低,齐宁见识过大光明寺十三僧的武功,这两人的武功甚至不在大光明寺十三僧之下,若果真是大光明寺的人,在寺中的地位绝对不会太低,又怎可能隐身在锦衣侯府任由一个老婆子差遣?

    齐宁心中疑云顿起,牛头却是被这一刺完全激怒,忍着剧疼,便要往齐宁冲过来,便在此时,却听得“嗖嗖嗖”之声响起,声音又快又急,齐宁却是看到,从不远处的墙头之上,竟有迅疾的箭矢往牛头射过来。

    牛头也听到箭矢从背后射来,转身过去,双臂挥动,灰袍翻滚,爆射过来的劲矢俱被劲气打开。

    齐宁这时候已经看到,不远处的墙头上,出现数道人影,都是端着弩箭,连续不断向牛头射过来。

    箭矢如电,连续不绝,逮着牛头不放,牛头背脊被刺,鲜血直流,这时候挥臂打开箭矢,背后的血液流淌的便更快,齐宁这时候也不管到底是什么人突然杀过来,见到牛头后背大空,想也不想,如同猎豹般在此扑上前,手起刀落,匕首照着牛头的后脖子狠狠地扎入进去。

    这一下齐宁毫不留力,再加上寒刃的锋利,刀刃便从牛头后脖子完全没入进去,牛头浑身一僵,双臂一软,这时候数支劲矢噗噗噗打进牛头身体,更有一支奇准无比地射进了牛头的心脏之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