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五章 宰马

第八七五章 宰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牛头后脖子上被扎入一刀,心脏中了一支劲矢,这都是眨眼间的事情。

    马面与秋千易缠斗不相上下,这时候瞥见这边的状况,却是丢下秋千易,如同一片黑云般,直扑向齐宁。

    齐宁感觉劲风袭来,立时从牛头脖子里拔出寒刃,撤步便闪。

    马面速度比牛头刚快,说到就到,双手成爪,源源而出,齐宁一时也不敢轻易硬接,连续后退,马面连抓七下,但齐宁逍遥步法乃是闪躲的绝妙功夫,马面招招落空,而且齐宁闪动之间,始终与马面相隔尺许。

    墙头上那几道身影却都是端着弩箭对着马面,但马面始终与齐宁身形交错,那几名箭手投鼠忌器,一直不敢放箭。

    马面步伐也是极为迅速,但齐宁的闪转腾挪委实精妙,马面始终追他不上,但齐宁一时间却也摆脱不了马面,这时候感受到马面招式的刚猛,心里已经确定,牛头马面即使不是出自大光明寺,也必然和大光明寺有着极深的渊源。

    秋千易方才被牛头马面两人合攻,更是被拍了一掌,又勉强支撑小半天,其实体内气血已经颇有些紊乱,这牛头马面的内力是纯阳之气,刚猛至极,虽然只是中了一掌,却也足够秋千易难受半天。

    这时候马面丢下他去追齐宁,秋千易好不容易得了喘息之机,立刻站立当地调息,却也不去管齐宁。

    他按照齐宁所言,半夜跑到侯府佛堂来,本以为从佛堂取走一只手珠乃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谁知道却碰上了两大高手,险些将性命丢在这里,心中有些着恼,这时候见到齐宁被马面逼的连连后退,心下稍微舒畅。

    墙头上箭手始终觅不见出手的机会,又见齐宁似乎处于下风,便瞧见一道身影从那墙头上跳下来,拔出一把佩刀,叫喝一声,竟是直往马面冲了过去。

    齐宁看得明白,从墙上跳下来助阵之人正是齐峰。

    他这时候已经明白,侯府夜间有人巡逻,虽然佛堂这边的动静不大,但终究还是有声响传出去,夜巡的侍卫定然发现了动静,齐峰如今已经取代段沧海成了侯府的侍卫统领,自然会带人前来一看究竟。

    锦衣齐家是军方大佬,侯府里有几支箭弩,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齐峰自然不可能见过牛头马面,瞧见这两个家伙稀奇古怪,自然以为是刺客闯入侯府,当机立断射杀了牛头。

    此时看到齐宁身陷困境,立时跳下来救援,也算是忠肝义胆了。

    马面连连出手却伤不得齐宁分毫,反倒是瞥见齐峰握刀向自己冲过来,牛头被杀,马面悲怒交加,这时候却是丢下齐宁,反是向齐峰扑过来。

    齐宁见状,心下一凛,他知道齐峰的武功远及不上马面,沉声道:“齐峰退下。”

    但马面的速度委实太快,眨眼间已经到了齐峰面前,齐峰见得身影扑来,二话不说,挥刀便砍了过去,马面不闪不躲,反倒是探手过来,大刀还没有砍刀马面,马面左手已经如同鹰爪般抓在齐峰的手腕子上,便听得骨裂之声响起,齐峰惨叫一声,腕骨竟是被马面抓裂,手里的大刀脱手而落。

    马面一招得手,却似乎也不想要了齐峰性命,一腿踢出,踢在齐峰的腹间,齐峰整个人便已经直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一切都是转眼间发生的事情,齐宁想要阻止也是来不及。

    他知晓牛头马面是太夫人的心腹,今夜早就存了杀意,杀死牛头之后,便知道接下来必然要除掉马面,这时候见得马面伤了齐峰,杀意更浓,欺身上前,一拳击出,马面侧身闪过,正待出手,却发现齐宁又是一招极为古怪的路数打了过来。

    马面再次躲过,但齐宁接下来的招式却是源源不断,而且一招比一招奇怪,却偏偏都是攻敌要害的妙招。

    马面连续闪躲,终是失声道:“丐帮的功夫!”

    齐宁此时施展出来的却正是丐帮镇帮绝学醉梦九式,此门功夫乃是集丐帮武学大成,虽然玄妙莫测,但招式之中,却是带着浓厚的丐帮武学味道。

    齐宁见得马面辨识出丐帮功夫,心知此人确实是见多识广。

    他既然亮出了醉梦九式,便没想过让马面活下去,招式连绵不绝,那马面虽然也算是一流高手,但面对丐帮镇帮绝学,又如何应对得住,最为紧要的是齐宁在内力之上实不弱于马面,配上这丐帮绝学,马面只片刻见就已经应付吃力,虽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但却已经落入下风。

    齐峰被打飞在地,从墙头迅速跳下一人来,过去查看齐峰的伤势。

    秋千易这时候运气收工,这才看向齐宁那边,见得齐宁将马面逼得连连后退,不由大感吃惊。

    他当初从神侯府救走小阿瑙,那次也与齐宁交过手,当时齐宁只能依靠诡异的步法闪躲,根本不是自己的敌手,那次若非向百影出手相救,齐宁只怕已经死在秋千易的手里。

    可是短短几个月之后,这小子的武功却是突飞猛进,着实让秋千易大吃一惊。

    马面与秋千易武功在伯仲之间,如今齐宁与马面对战,竟是处于上风,也就等若是齐宁的武功也在秋千易之上,几个月有此进步,又如何能让秋千易不惊。

    武学之道,在于循序渐进,便是那些走捷径之道的邪门功夫,却也并非短时间内便能速成。

    只是秋千易却不知,齐宁学会**神功之后,并不需要自己长年累月修炼内力,而是取他人之力为己所用,更加上齐宁体内有一股莫名其妙出现的寒冰真气存在,极其有效地将他体内杂乱的内力融为一体,形成了一股强悍的纯阴真气,不知不觉中,齐宁的内力修为已经是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此刻他施展出来的醉梦九式,又是丐帮的镇帮绝学,种种机缘便导致了齐宁的武功突飞猛进,令人难以置信。

    马面出手重创齐峰,齐宁怒不可遏,再加上他本就起了杀心,是以攻势异常凌厉,一开始施展醉梦九式还略有些生涩,但是三十多招过后,越打越顺畅,他悟性惊人,甚至已经隐隐体会到醉梦九式之中的精髓。

    马面被逼得几乎透不过气来,秋千易目光深邃,猛听得“砰砰”两声响,随即便见到马面身体蹭蹭蹭直往后退,竟是背对秋千易退过来,秋千易方才遭受牛头马面合攻,受了一掌,心中本就怨怒,这时候见得马面背对自己退过来,想也不想,右手挥出,数点寒星从背后直袭马面。

    秋千易研究毒术数十年,性情阴鸷,这用毒本就是阴暗之术,所以倒也根本不在乎什么光明正大,说偷袭便偷袭。

    马面虽然处于困境之中,却也还是察觉到背后劲风袭来,他虽然不知秋千易底细,但对方从背后突施暗箭,却也不敢置之不理,骤然回身,运气挥臂,想要震开暗器,孰知秋千易这一次却是全力以赴,劲力十足,这马面的内力并不比秋千易高明,一挥之间,虽然让暗器的速度略减,却并无改变方向。

    马面心下微惊,而齐宁却早已经趁此机会欺身上来,鬼魅一般,一圈重重打在了马面的背脊上,这一拳雄浑有力,马面身体不禁往前两步,正迎上那暗器,这时候要闪躲根本来不及,“噗噗噗”数声,秋千易打出的暗器尽数打进马面身体。

    马面站定身子,身子晃了晃,这时候秋千易却是摆开了架势站在马面身前,齐宁却是站在马面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将马面夹在中间。

    马面被暗器打入身体,只是瞬间就觉得体内不对劲,心知暗器上有毒,这时候若是能迅速运气阻挡毒性蔓延,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但此刻两大高手一前一后夹住,马面又如何能有机会运气必毒。

    马面霍然转身,面对齐宁,沉声道:“侯爷,你......!”只吐出这几个字,齐宁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再次欺身上前,连出数拳,马面连退三步,猛地感觉心口一阵巨疼,头晕目眩,心知是毒性发作,骇然万分,想要叫出声,却发现喉咙里已经发不出声声音来。

    齐宁方才杀了牛头,这马面与牛头是一伙,秋千易自然看出齐宁也必然要取马面的性命,所以出手狠辣,那暗器上乃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平常人只怕瞬间就毙命,马面虽然内力颇深,但终究还是没能坚持多久。

    他头晕眼花之际,齐宁已经飞起一脚,重重踢在了马面的腹间,就如同马面方才一脚踢在齐峰的腹间一般,马面身体顿时也被踢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马面在地上微微挣扎两下,这时候毒性已经笼罩心脏,只有出的气,却无法吸气,抽动数下,便不动弹。

    齐宁走到马面身边,确定马面已死,回头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牛头尸首,这才微微舒了口气。

    他看向秋千易,向秋千易递了个眼色,暂不多说,目光如电般投向佛堂,自始至终,那佛堂大门都是紧闭,齐宁心知老太婆定在其中,也不急着进去,奔到齐峰身边,见齐峰脸色惨白,皱眉担心道:“伤势如何?”

    齐峰喘气道:“侯爷,我.....我没事,我们护卫不周,让.....让刺客闯进来,罪该万死。”

    齐峰这等侯府光明正大的侍卫,当然不知道锦衣侯府还有牛头马面这样的人物,只以为这两个诡异无比的家伙定时潜入侯府的刺客。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