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七九章 匪夷所思

第八七九章 匪夷所思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恩威并施,逐出了监视自己的几个人,却又对众人许下承诺,让众人精神为之一振。

    等到众人散去,顾清菡才急道:“宁儿,太夫人.....太夫人到底怎样了?”她知道其中必有蹊跷,一时间却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齐宁却瞥见韩寿在旁边欲言又止,向顾清菡轻声道:“三娘等一下,我待会儿带你去见太夫人。”向韩寿道:“韩总管,你随我来。”进了堂内,韩寿犹豫一下,也跟着进了去。

    齐宁还没坐下,韩寿已经道:“侯爷,老奴.....老奴要向你请罪!”便要跪下去,齐宁却是伸手拖住他手臂,轻声道:“老总管不必多言,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是侯府总管,太夫人让你注意我平日的动向,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韩寿一愣,随即苦笑道:“老奴虽然.....虽然觉得太夫人这样做也不是很好,但她老人家既然吩咐,我也不能抗命。但是侯爷放心,老奴.....老奴虽然遵太夫人之命盯着侯爷,却从无在太夫人面前说侯爷一星半点坏话,老奴......!”

    “我相信。”齐宁微笑道:“老总管,你在侯府这么多年,是侯府的老人,我能理解你的心境。不过太夫人中了风,躺在床上已经不能起身,以前的事情,咱们就不必再提。自今而后,你好好协助三夫人处理府内的事务,等你干不动了,你若愿意,继续让你的子嗣来侯府当差,只要我在,你们总有碗饭吃的。”

    韩寿长叹一声,道:“侯爷重情重义,老奴......!”苦笑一声,才低声道:“侯爷,我知道你一直想知道夫人的事情,老奴知道的也实在不多,只是......!”

    齐宁知道他口中的“夫人”必定是柳素衣,精神一振,低声道:“老总管知道我娘的事情?”

    韩寿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齐宁柔声道:“你放心,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你知道什么,尽管告诉我。”

    “侯爷,当年夫人临盘在即,大将军还在前线。”韩寿压低声音道:“夫人生产那夜,太夫人带人亲自守在那里,而且......当时还请了大光明寺的高僧前来祈福。”

    “大光明寺高僧?”齐宁一怔,低声问道:“可知道是哪位高僧?”

    “老奴还记得,当时来了两位大师,一个叫净空大师,一个法号是净尘。”韩寿回忆道:“两位大师佛法都很是高深,特地前来侯府为夫人祈福。”

    “净空?净尘?”齐宁脑子一转,大光明寺十三僧,除了主持空藏大师齐宁记忆深刻,对这两人却也是颇为熟悉。

    净尘大师在大光明寺的地位仅次于空藏大师,但是暮野王从大光明寺逃脱之时,偷袭净尘大师,导致净尘大师圆寂归天,而净空大师则是大光明寺空明阁的首座,空明阁是大光明寺精英聚集之所,亦可见净空大师在寺内的地位。

    韩寿点头道:“那天晚上,我们这些侯府的下人都不得接近夫人的院子,除了老夫人和两位高僧带来的和尚,就只有两名接生婆。”

    齐宁微微颔首,也不说话,凝视韩寿,自是让韩寿继续说下去。

    韩寿四下里看了看,见到顾清菡在院子里若有所思,离得还远,更是凑近齐宁身边,压低声音道:“老奴还记得那天晚上子时时分,夫人的院子里忽然传出了打斗之声,但谁也不敢靠近过去看发生何事,打斗声没过多久就停止,那天晚上太夫人一直待在夫人的院子里,到次日一早,那两名接生婆才出来......!”

    “后来如何?”

    韩寿苦笑道:“老夫人出来之后,立刻吩咐侯府总管准备丧事......!”又解释道:“当年的侯府总管是邱总管,是邱毅的父亲。”

    齐宁皱起眉头,他来到侯府的时候,邱毅已经是侯府总管,但与三老太爷等人勾结在一起,欲图让齐玉上位,阴谋败露之后,便被齐宁逐出了侯府,只是柳素衣刚刚生完孩子,侯府喜迎麟儿,太夫人却让准备丧事,实在是匪夷所思。

    “老奴对此事十分的清楚,只因为邱老总管当时吩咐老奴的差事,就是去准备棺材。”韩寿低声道:“老奴很是奇怪,记得当时还问给谁准备棺材,邱总管说夫人因为难产,虽然保住了孩子,但.....但夫人却过世。”

    齐宁神色更是凝重,韩寿只以为齐宁在悲痛柳素衣的过世,低声道:“太夫人十分着急,要让夫人尽早入殓,而且还吩咐府里不要对外大肆张扬,老奴心里想着真要给夫人置备棺木,总要贵重的木材方可,从选木到打造,最快也要三五天的时间。但邱总管吩咐老奴一天之内就要准备好棺木,而且.....而且还说不必计较棺木好坏,只要差不多就成,老奴.....老奴没有法子,只能尽可能地找了一副还算凑合的棺木。”

    “太夫人迅速将.....将我娘入殓了?”

    “只隔了一天的时间。”韩寿道:“我们将棺木抬进夫人的院子,是大光明寺两位高僧将夫人入殓。”

    “是光明寺的和尚入殓?”齐宁一愣,虽然他知道丧礼之上,和尚会做法事,却并未听说过和尚负责入殓。

    为死人入殓,这种事情很有讲究,也很有忌讳。

    但专门有一类人称为入殓师,他们负责将死者的尸首入殓棺木之中,据说入殓师有专门的驱邪的的法门,并不会因此而沾染邪气。

    柳素衣难产过世,却由和尚来入殓,这事儿怎么听着怎么诡异。

    “是。”韩寿点头道:“但太夫人不让将此事传扬出去,还嘱咐说,说要是对外说一个字,就......就割了舌头!”韩寿眼眸中显出一丝惊怕,显然对太夫人也是十分的畏惧。

    齐宁温言道:“老总管不必担心,你说的每一个字,出你之口,入我之耳,绝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韩寿叹道:“侯爷,其实.....其实老奴这一大把年纪,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见到侯爷对夫人的事情一直很关心,而.....而知道当年事情的人也不多了,老奴只担心若是不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侯爷就一直被蒙在鼓里。”

    “知道的人不多?”齐宁低声问道:“是了,老总管,你刚才说,当年给我娘接生的两个稳婆......!”

    “侯爷,你找不见她们的。”韩寿轻声道:“那件事情发生过后,那两名稳婆就下落不明,自此之后再无音讯。”

    齐宁一怔,韩寿低声道:“最古怪的是,夫人入殓后,太夫人并无为夫人设下灵堂,更没有对外宣布夫人过世的消息......!”神情凝重:“老奴私下里问过邱总管,邱总管也很是奇怪,只说太夫人告诉他,夫人年纪轻轻难产过世,那是福薄,若是设下灵堂引人祭奠,还会伤了后人的福分,所以才没有摆设灵堂。”

    齐宁此时却想起当初向百影也对他提及过此事。

    向百影曾说锦衣侯府对外确实是说柳素衣是因为难产才过世,向百影与柳素衣当年交情不浅,以姐弟相称呼,柳素衣过世之后,向百影曾想进府祭奠,却被阻拦,连遗体都不曾见到。

    齐宁心知柳素衣难产而死,虽然太夫人嘱咐不要大肆张扬,但堂堂锦衣候夫人过世,自然也是纸包不住火,终究还是被人所知,向百影当年混迹在京城,而且丐帮消息灵通,他知道此事,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向百影要去祭奠过世的柳素衣,锦衣侯府却阻止入府,多少还是不近人情。

    “老总管,我娘下葬的时候,是否也没有多少人知道?”齐宁低声问道。

    韩寿却是摇摇头,苦笑道:“侯爷,老奴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下葬,更不知道葬在哪里。”

    齐宁一怔,惊讶道:“你不知道?”堂堂锦衣候夫人下葬,侯府中的人竟然不知何时下葬,齐宁愈发觉得匪夷所思。

    韩寿忙解释道:“夫人过世后第三天,大将军就从前线赶了回来。大将军回来,只以为是夫人生下了孩子,要摆酒宴庆贺,谁知道......!”摇了摇头,沉默片刻,才继续道:“棺木一直停在夫人的院子里,也没人敢过去,大将军回来之后,只待了半个月便即回去前线,等大将军离开,老奴才知道夫人已经被安排送出了侯府下葬,可是何时下葬,下葬在何处,不但是老奴,就连侯府其他的人也不知。”

    齐宁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难以言喻的诡异,处处不合理。

    “从那以后,侯府上下没有人敢再提及夫人的事情。”韩寿低声道:“太夫人对此最是忌讳,所以老奴也从来不说一句。侯爷。老奴所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事儿,老奴一无所知。”

    齐宁微微颔首,柔声道:“老总管,你今天告诉我这些,让我很高兴。”向门外瞧了一眼,见到顾清菡还在外面等着,轻声道:“回头再找你说话,我先和三夫人去看太夫人。”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出了门,阳光之下,顾清菡婀娜多姿,齐宁上前去,轻笑道:“三娘久等了。”

    顾清菡朝屋里瞧了一眼,低声道:“你和韩总管鬼鬼祟祟说些什么?还怕我知道?”

    “我只是让他以后多帮着三娘,凡事都听三娘的主张。”齐宁看着顾清菡娇美白皙的脸庞,低声道:“三娘既然知道太夫人中风了,怎地没有先过去瞧瞧?是怕她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