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八一章 心乱如麻

第八八一章 心乱如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清菡一怔,但立刻就道:“好,我告诉你,之前.....之前我和你接近,是因为受了太夫人的吩咐要盯着你,所以.....所以才会亲近。我是你三娘,对你只有爱护,不可能有男女之情。”

    齐宁眼睛不眨,盯着她迷人眼眸:“你确定你没有撒谎?”抬手指着外面道:“三娘,外面就是菩萨,难道你要当着菩萨的面撒谎?”

    顾清菡娇躯轻颤,忽地抬起双手捂住面庞,颤声道:“你不要逼我好不好?你......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呢?”

    齐宁见她成熟的娇躯轻轻颤动,情之所至,猛地上前去,一把抱住顾清菡,顾清菡大惊失色,急忙挣扎,双手拼命去推齐宁,齐宁力气极大,将她柔软的娇躯搂在怀中,顾清菡一时间根本挣脱不开,骇然道:“齐宁,你想干什么?”

    齐宁却不吭声,只是抱着怀中绵软的娇躯,闭着眼睛,从顾清菡发丝间散发出来的清香沁人心脾,胸膛被顾清菡紧绷的胸襟顶着,这让齐宁不自禁喘气急促,心脏更是砰砰直跳,仿佛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顾清菡却是用力挣扎,但她柔弱少妇,又岂能挣开齐宁的拥抱,低声呵斥道:“快放手,宁儿,别胡闹!”心里还真是有些突突,暗想这小子一直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如今老太太已经人事不知,这小子除掉了最大的障碍,再无顾虑,说不定就真的要对自己动手了。

    齐宁却知道如今的顾清菡是处在情感矛盾时期,他能感受到顾清菡对自己定然有着男女情愫,但碍于身份,不敢表露出来,如今太夫人成了活死人,顾清菡在这矛盾的情感之中挣扎的就会愈加剧烈。

    他深知自己只要表露出一丝一毫的退缩,那么顾清菡必然会决然地与自己划清界限,自己只有表现得主动,与顾清菡纠缠不清,以后或许才能有机会。

    他既然深知这一点,便不会错过,抱着顾清菡,对顾清菡的话充耳不闻,只是轻声道:“三娘,不要动,好好听话,让我好好抱抱你!”

    “你.....你下流!”顾清菡双颊绯红,又羞又恼,双臂往前撑,要推开齐宁只是齐宁却宛若石雕一般,她就算用足了气力,齐宁也是纹丝不动,顾清菡却是香喘吁吁,心知强行挣开绝无可能,低声哀求道:“宁儿,快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我。”

    齐宁犹豫了一下,还是紧紧搂着,轻声道:“三娘,我不想伤害你,可是更不想失去你,我绝不放你离开。”

    顾清菡羞恼交加,咬着嘴唇,又挣扎了几下,这天气本就颇为炎热,顾清菡身材丰腴,极容易出汗,片刻间就已经是香汗淋漓,她知道自己气力小,这样僵持下去,根本不能挣脱,耐着性子轻声道:“宁儿,三娘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也要为三娘想想。三娘这些年对你们齐家也算有些苦劳,你.....你总不能让三娘太为难,好宁儿,你先松开,咱们.....咱们好好说话。”

    她软语轻言,更是让齐宁心中喜欢,凑在顾清菡耳边道:“三娘,我说过,无论有什么困难,我都要让你做我的女人,不管你怎么说,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顾清菡面带冷霜,冷哼一声,道:“那你将三娘当成什么?玩物吗?齐宁,你....你让我太失望了。”

    “我心里敬重你,绝无亵渎三娘之心。”齐宁轻声道,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顾清菡,挑明真相,两人便无任何亲缘关系,两情相悦也就没有任何心理上的阻碍,但此事事关重大,一时间却也不敢轻易出口。

    顾清菡虽然面带寒霜,但被齐宁紧紧搂着,还是脸颊泛红,扭动腰肢,哀恳道:“宁儿,你都要大婚了,这种时候,绝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对不住你三叔,你也不能对不住西门姑娘。你现在是锦衣候,以你的身份和地位,以后无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得到,看在三娘为你们家操劳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放过三娘吧。”

    齐宁摇摇头,轻声道:“三娘,天下女人再多,可是我心里有了你,就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搂着顾清菡那绵软的娇躯,齐宁心神悸动,本来搂在后背的一只手,却是不自禁往下滑过去,到了顾清菡那纤细的腰肢上,随即又往下移动,顾清菡娇躯一颤,失声道:“不行!”加大气力挣扎:“小混蛋,你.....你快放开,你再不放开,我.....我真的要恼了.....!”她知道仅仅是威胁对齐宁未必有用,声音微缓:“咱们好好商量。”

    齐宁凝视着顾清菡娇美的面庞,又看着她迷人眼眸,顾清菡却是不与齐宁目光对视,眼眸闪绰,齐宁轻叹道:“三娘要和我商量些什么?”

    顾清菡咬着唇瓣,想了一下,才道:“你先松开,咱们商量一下这事儿该如何解决。”

    “那你先看着我眼睛。”齐宁道:“你连我眼睛都不看,我又如何知道你是诚心商量?”

    顾清菡心下有些恼,但形势所迫,担心这小混蛋得寸进尺,犹豫一下,终是抬起汪汪水眸瞧着齐宁眼睛。

    她美眸儿刚与齐宁眼睛对上,就有些慌乱,齐宁眸中柔情似水,面上带着轻笑。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一个人的眼睛里,完全能够读懂对方的心思。

    顾清菡是个成熟的女人,更是个聪慧的女人,齐宁眼中的柔情,她又如何读不懂?女人在情感方面本就是异常的灵敏,能够敏锐地捕捉到男人对自己的感受,从齐宁眼中,顾清菡却是看到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那种深深地爱慕。

    顾清菡心中一跳,她眼眸之中本来充满了慌乱,但是看到齐宁眼中那似水柔情,不知为何,却是平静许多,勉强笑了一下,这一笑却是风情万种,随即秀眸之中又闪过一丝迷茫,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娘,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的,否则上次你不会将那丝帕交给我。”齐宁柔声道:“丝帕我一直带在身上,就像三娘每天在我身边一样。”

    顾清菡闭上眼睛,轻声道:“宁儿,你.....你可能是误会我了,我.....我送你丝帕,其实.....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心儿乱跳,却不知该怎么说,她本是个极精明的少妇人,在侯府这些年,就算遇上再棘手的事情,也能够处理的游刃有余,可是偏偏这时候却脑中有些混乱,不知该如何应对。

    “只是什么?”齐宁轻笑道:“三娘说不出来了?”

    “宁儿,你仔细想想,我们现在就像是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悬崖。”顾清菡轻叹一声,语重心长道:“我们若是......若是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又如何面对西门姑娘?我.....我死后又如何面对你三叔?”

    齐宁低声道:“我心里有数,我正在想办法让我们光明正大在一起,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平时我们小心一些,就不会有事的。”

    顾清菡霞飞双颊,羞恼地轻啐一口,愠怒道:“小心?怎么小心?这种事情,又如何小心?难道......!”一咬嘴唇,抬眼瞟了齐宁一眼,恨声道:“难道要让我偷偷摸摸和你.....和你那样吗?不行,绝对不行,就算是死,我也不那样做,就算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也不做那种事,你.....你快些收手吧。”

    “三娘,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齐宁苦笑道。

    顾清菡瞪了他一眼,恨声道:“理解你?你这坏东西,还好意思说这种话。我怎么理解你?你无非.....无非就是想着......!”心跳厉害,低头道:“反正男人都是那德行,我才不听你话,你.....你休想!”

    齐宁看着顾清菡娇美面容,那秀美的鼻尖上,露出细密的汗珠来,知道这少妇人正自紧张,低声道:“三娘,我现在向你保证,只要你不同意,我.....我绝不那样对你,除非有朝一日你自己愿意,我们两才......!”

    “不会的,不会的,没有那一天。”顾清菡脸颊更红,羞恼轻叫:“我说没有那一天就没有那一天,反正你休想,你自己早些悬崖勒马,趁早收了那心思,不要再.....再想着我,宁儿,你听话好吗?”

    齐宁皱起眉头,微恼道:“三娘,你怎么就说不明白呢?反正你也别怪我,要怪就只怪你自己生的太好看,我这辈子都放不下你。”

    “现在.....现在你就会说好听的。”顾清菡俏脸晕红,美目流波:“真要是.....真要是那样了,你就会变成另一个人......!”话一出口,却感觉自己口误,这句话万不该说,想要收却已经收不回来。

    齐宁何等机敏,一听这话,心下顿喜,急道:“三娘,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对天立誓,不管发生什么,我对你绝不会变,若是违背誓言,那......!”还没说完,顾清菡已经抬手按在他嘴唇上,瞪着他道:“不要胡乱赌咒,我又不稀罕你赌咒。”

    齐宁却已经顺手握住她柔滑的玉手,含笑道:“三娘是答应了吗?”

    “答应什么?”顾清菡美眸一转,“我只答应先帮你将婚事办好,至若我离开齐家的事情,回头再和你商量。你先松手,我还有事情要和你说。”

    齐宁将她语气已经软了不少,心中欢喜,虽然不舍,还是松手,反正这美少妇又跑不掉,低声问道:“三娘还有何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