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八二章 邀约

第八八二章 邀约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清菡瞅了太夫人那边一眼,才压低声音道:“宁儿,马厩失踪的那两个人,是否就是......就是牛头马面?”

    齐宁心知顾清菡心思聪慧,自然早就猜出来,微点头道:“应该就是他们了。三娘,你当初闻到他们身上有味道,却记不起是什么味道,现在看来,就是马厩里的臭味。”

    “你这样一说,似乎真的是这样。”顾清菡不动声色整了整衣衫,低声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三娘不用担心,牛头马面从这世上彻底消失,谁也无法再找到他们。”齐宁知道顾清菡心中最恐惧的便是牛头马面,柔声安慰道:“自今而后,你不必怕任何人,有我在,凡事不必担心。”

    顾清菡心想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但好不容易把话题转过来,自然不好说出口,轻声道:“那你可知道牛头马面的来历?”

    齐宁心想还是不要告诉她太多,若是告知牛头马面可能与大光明寺有渊源,这美少妇只怕又要寝食难安了,含笑道:“三娘可知他们来历?”

    顾清菡摇头蹙眉道:“我也从不去马厩,虽然知道府里有这两个人,但也没见过几次。只知道他们在府里很多年。”

    “九溪毒王从他们武功的路数看出来,他们从前只是浪迹江湖的武夫,想来是被侯府雇用来守卫,不对外亮明身份。”齐宁劝导道:“这两人无声无息消失,也不会有人关心,三娘不用多想。”

    顾清菡叹了口气,才道:“那.....那你以后准备如何待她?”

    “三娘觉得该如何?”齐宁反问道。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祖母,虽然.....虽然以前有不对的地方,但.......但血脉至亲,以后还是好好照顾着吧。”

    齐宁心想老子和她可没有什么血脉亲情,却也知道顾清菡内心柔软,点头道:“她人事不知,以后派人每日喂她吃些东西也就是了。不过这院子不要让别人过来,三娘也不能一日三顿都照顾着,对了,三娘身边那个叫冰巧的丫头是否可信?”

    顾清菡点头道:“她跟我多年,是我身边的心腹丫头,可以信任。”

    “三娘以后就安排她每日照顾一下就好。”齐宁道:“反正不让她饿死就是了。”他语气十分冷淡,顾清菡微蹙秀眉,随即幽幽叹口气,齐宁轻声问道:“三娘是否觉得我对她太过冷漠?”

    “我也说不好。”顾清菡苦笑道:“你这样对她,总是....总是有缘由的。”犹豫一下,才低声问道:“宁儿,她.....她有没有对你提过你母亲?”

    齐宁摇摇头,叹道:“从她口中,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母亲的事情了。”心里却是想着,柳素衣是在生产那晚便即难产而死,当时在场的人寥寥无几,两名稳婆已经下落不明,齐宁总觉得那两名稳婆很有可能是被杀人灭口,而当时在场的两位高僧,净尘已经被暮野王所杀,如今存活在世的,也只有太夫人和净空大师。

    老太婆如今变成了活死人,放眼天下,如今知道那夜到底发生什么的,便只有大光明寺的净空大师。

    本来齐宁与柳素衣并无血缘关系,柳素衣是生是死,与他也并无太大的干系,但一路走下来,无论是琼林书院的卓青阳还是丐帮帮主向百影,甚至是苗家大巫,却似乎都与柳素衣颇为熟悉,而且卓青阳和苗家大巫提到柳素衣的时候,都是讳莫如深,让柳素衣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向百影提及当年的事情,却也是让齐宁似乎与柳素衣拉近了距离,对于那个神秘的侯爵夫人,齐宁却是充满了好奇心。

    最为紧要的是,齐宁深知柳素衣身上很可能牵涉到锦衣侯府极大的秘密,他来到这个世界,既然已经拥有了当下的一切,自然不会轻易放手,无论是眼下的地位还是权利,都让他能够在这个世界活的很好,而在新的世界活得舒坦,自然是他的追求,所以他既然抓住了锦衣侯府,就绝不会轻易松开。

    要将这样一个世家大族掌握在手中,自然是要尽可能地去了解它的一切,外人所不知的秘密,他却需要知道,当年围绕着柳素衣发生的那件怪事,齐宁敏锐地感觉事关重大,如果有机会解开当年的谜团,他自然是十分乐意的。

    齐宁若有所思,顾清菡却只以为齐宁是因为想念母亲心中惆怅,柔声道:“宁儿,你娘若是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好,也一定很开心,不要太难过。”

    齐宁微微一笑,轻声道:“三娘说话,总是能让我心里的烦恼尽去,有三娘在身边,我自然过得很好。”

    顾清菡心知不妙,忙岔开话题道:“这佛堂让我不舒服,咱们.....咱们还是先出去吧。回头我让冰巧每天过来照顾太夫人。”再次瞅了那边一眼,不再多言,扭身便往门外去,脚步极快,齐宁心知顾清菡担忧什么,回头也是瞥了那老太婆一眼,唇边挂起一丝冷笑,随即也出了门。

    两人并不在佛堂多留,出了佛堂院子,两人对视一眼,齐宁神色淡定,顾清菡却有些尴尬,但一想到太夫人如今人事不知,牛头马面也已经尸骨无存,自己多年以来最大的心病已经消除,心中却也是感到一阵轻松。

    “宁儿,我听他们说,你已经去了刑部当差。”见到齐宁只是看着自己微笑,顾清菡有些拘谨,勉强笑道:“天已经不早了,新官上任,可别耽搁了公务。”

    齐宁笑道:“再过两天我才去刑部点卯,这两天皇上大婚,我也正好歇息两天。”眼眸一转,低声道:“三娘,我现在也没什么事,要不我去你屋里陪你下棋?”

    “不用不用。”顾清菡急忙摆手:“我不下棋,我.....对了,我还要去账房,这阵子一直没去过问府里的事情,今儿个正好.....正好去账房看看账目。”转过身,急匆匆边走,齐宁叫住道:“三娘!”

    “啊?”顾清菡思绪复杂,脑中有些混乱,答应一声回过头来,齐宁冲着左边指了指:“账房在那头,三娘几天没去忘记了?”

    顾清菡脸一红,心下有些着恼,瞪了齐宁一眼,却是妩媚动人,一个扭腰,往账房方向匆匆而去。

    齐宁看着顾清菡妖娆多姿的背影,轻叹一声,喃喃道:“难度再大,你终究是我掌中之物,三娘,你是逃不了的。”

    回到正厅,叫过一名家仆,吩咐道:“去找一下从东齐过来的秀娘,让她到我屋里一趟,我有事情找她。”

    家仆答应一声退下,齐宁正要回自己院内,刚出门,却见到不远处一道美妙的身影正走过来,凤钗步摇,身着一件宽领纱罗衫,锁骨半露,里面是一件蔷薇色的艳丽抹胸,缠腰紧裹,衬与抹胸勒出丰满的胸脯,肤光胜雪,白晕晕的晃人眼睛,行走之际,腰肢扭动,丰姿冶丽,正是田夫人。

    楚国女性的衣着虽然算不得开放,却也并不保守,便是顾清菡平日的穿着,也是庄重中不失轻便。

    这一身衣衫,将田夫人成熟腴美的娇躯裹在其中,却也是熟美动人。

    田夫人一只手牵着田芙,看到齐宁,美艳的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加快步子迎过来,还没靠近,就笑道:“侯爷在府里?”说话明快干脆,透着一股子干练,浑然不似与齐宁单独相处时候的拘谨。

    齐宁心中暗笑,这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环境和心境的变化,完全能够让女人演绎出不同的风情韵味来。

    “夫人是带田姑娘来找唐姑娘吧?”齐宁含笑道:“唐姑娘在院子里,不过这两天身体略有不适,也不知道是否好些,你过去先瞧瞧。”

    那夜唐诺中毒,虽然齐宁助她解毒,但她腰间毕竟受了一刀,身体总是有些损伤。

    “唐姑娘身体不适?”田夫人一愣,忙道:“那.....那我先去看看唐姑娘,今天不会烦劳唐姑娘。”让田芙向齐宁行了一礼,牵着田芙手正要离开,忽然想到什么,低声向田芙说了两句,田芙眼疾日渐恢复,性子也好转许多,十分温顺点头答应,却是独自一人向唐诺院子那边去。

    田夫人等田芙离开,这才走过来,轻声道:“侯爷,其实......其实我今天也是来找你的。”

    “哦?”齐宁含笑压低声音道:“夫人有事要吩咐?哦,是不是.......!”左右瞧了瞧,低声道:“曲谱整理出来了?”

    “还....还没。”田夫人目光有些闪绰,轻声道:“还要几天,只是.....只是想问侯爷一声,你.....你今晚是否有空?”

    一个美艳的妇人询问一个男人晚上是否有空,这让小侯爷心中一跳,忙道:“有,有,有,夫人,这两天我都很闲,你......?”

    田夫人见齐宁答应的如此爽利,脸颊一热,低声道:“侯爷要是有空,晚上我做几个小菜,侯爷赏光去小酌两杯?”

    “没问题。”齐宁想也不想,笑眯眯道:“夫人亲自下厨,我哪能不赏光,天黑之后我就过去。”

    “那.....那我回去早些准备,侯爷.....侯爷晚上过去就是。”田夫人脸一红,盈盈一礼,转身加快步子便追着田芙过去。

    齐宁看着田夫人那摇曳生姿的美妙背影,心中却有些奇怪,暗想这美妇人每次和自己相处之时都是紧张兮兮,就好像自己每次都想要占她便宜一样,怎地今天一改往日,却是主动邀请自己去小酌?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

    女人心,海底针,总是让人猜不透,不过花前月下,和这样一个美妇人对月小酌,却也是颇有情趣的事儿,齐宁倒是欣然领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