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八四章 小酌

第八八四章 小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秀娘称呼齐宁为“主人”,却是让齐宁心下一跳,这时候看到这小美人乖顺地跪伏在自己脚下,身上却是生出一阵异样之感,也没让秀娘起身,凑近轻声问道:“你从今以后,当真对我唯命是从?”

    秀娘抬头看着齐宁,神色坚决:“奴婢这条性命是主人赏赐,必将用这条性命侍奉主人。”

    齐宁哈哈一笑,轻声道:“你若真的好好效忠主人,主人一定不会亏待你,可是如果你是在和主人玩手段,最后倒霉的不但是你,就连令狐煦也跟着你倒霉的。”

    秀娘却并不言语。

    齐宁想到秀娘刚说过要与从前的人事全都断绝,自己提及令狐煦,她自然不会有反应,轻声道:“既然如此,你就去佛堂照顾那位太夫人吧。记住,没有我的吩咐,除了三夫人和送饭的冰巧,其他任何人靠近,你都要立刻阻止。”

    秀娘道:“奴婢谨遵主人之令。”起身来,转身便要离开,齐宁却道:“你等一下!”

    秀娘转过身来,恭恭敬敬站在齐宁面前,齐宁打量两眼,问道:“你刚才说可以为我做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我还没听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秀娘低下头,脸颊微红,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主人......现在需要吗?”

    “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是一个女人该做的。”齐宁气定神闲。

    秀娘咬了一下嘴唇,终是过去关上窗户,这才走到齐宁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过去要解齐宁衣衫,齐宁抬手拦住,含笑道:“你说的女人该做的,便是如此吗?”

    秀娘脸颊晕红,低声道:“主人,奴婢.....奴婢还是清白之身,并没有......!”

    “那就先保住你的清白之身。”齐宁微笑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为我立下大功,我可以给你赏赐。”凑到秀娘耳边,轻声道:“让你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秀娘脸上现出羞赧之色,齐宁这才道:“你可以先退下了,好好照顾太夫人。”

    秀娘恭敬一礼,转身退了下去,看着秀娘离开的背影,齐宁叹了口气。

    这是近在口边的美食,自己只要一张嘴就能吃到,不过眼下的时机并不合适,而且对于秀娘是否真心效忠于自己,齐宁却还是要观察一番,毕竟秀娘宣誓效忠还真是有些突兀,齐宁还真看不出是真心还是假意。

    齐宁又往齐峰那边去了一趟,齐峰昨夜被捏断了腕骨,剧痛钻心,昨夜实在难忍,一直在边上照顾的李堂实在不忍看下去,壮着胆子让丫鬟往唐诺那边讨些止疼的药,本来只是想减轻齐峰的痛苦,孰知唐诺问明情况之后,却是连夜给齐峰配了治疗骨伤的药。

    齐峰得了唐诺疗伤药,这几个时辰下来,那种痛楚早已经缓和,而且遵照唐诺的嘱咐,只要休养上十天左右,腕骨就能恢复如常。

    齐峰最担心的就是腕骨断裂后会留下后遗症,以后对自己的身手大有影响,他如今是侯府的侍卫统领,若是身手不比从前,难免会让手底下的侍卫们心中不服,得知用了唐诺的疗伤药后腕骨能够恢复如常,自然是欢喜不已,心中对唐诺更是满怀感激。

    齐宁昨夜击杀牛头,也还真是幸亏齐峰带人利用弩箭助了一臂之力,部下有功,齐宁自然是出手大方,不但抚慰一番,更是私下赏了三百两银子昨晚助阵的三人。

    昨晚的事情,齐宁交待过不得对外透露,所以府中知道齐峰受伤的人寥寥无几,就算知道的也只以为是齐峰练武时候扭伤。

    李堂昨夜并未巡夜,没有见到佛堂发生的事情,但心知蹊跷,不过齐峰既然没说,他也不去多问,侯门深似海,这种世家大族之内许多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齐宁本来是安排齐峰调查卓仙儿那边的事情,卓仙儿忽然间消失,这让齐宁心下担忧,但齐峰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无法去找寻卓仙儿,但明知卓仙儿下落不明,齐宁自然不能不管,好在李堂办事也算是个周全的人,便让李堂去负责找寻卓仙儿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来报。

    天黑之后,齐宁便遵守与田夫人的约定,径自往田家过去。

    他对田家已经是轻车熟路,而田家的人也都知道,如今田家药行风水生气,生意做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顺利,归根结底是因为攀上了锦衣候这棵大树,有锦衣齐家的撑腰,田家药行想不发财也难。

    夫人邀请小侯爷偶尔过来吃饭,众人也不多想,只以为夫人是要加强与锦衣齐家的关系,所以才会向小侯爷示好。

    攀附权贵,那是许多商人立足的手段,谁都不觉得夫人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毕竟田家药行里里外外如今也有近百号人,这帮人也都是指着药行吃饭,如果能够有锦衣齐家这棵大树保护,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齐宁到了田家,自有老管家领着齐宁往后花园去,齐宁心下更是奇怪,暗想难不成这美妇人真的想通了什么。

    到得后花园拱门前,老管家恭敬道:“侯爷,夫人已经在琴室那边准备好了酒菜,夫人说侯爷喜欢安静,老奴就不送进去了。”

    齐宁微微颔首,进来后花园,十分熟悉地穿过假山花丛,远远便看到了池子边的琴室,寝室里亮着灯火,齐宁轻车熟路走过去,到得门前,见琴室的门虚掩着,犹豫一下,还是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屋门“嘎吱”打开,紫装素裹的田雪蓉打开了门来,见到齐宁,露出笑容道:“侯爷,快请进!”拉开了门让到边上,齐宁微微一笑,背负双手进了琴室,田夫人犹豫一下,还是将屋门轻轻关上。

    齐宁瞥见屋中摆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摆着瓜果酒菜,味道如何暂且不知,但样式确实很精致,这美妇人显然是花了心思,田雪蓉关上门,已经扭着腰肢从后面上来,笑道:“侯爷,天热,我做了几个小凉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侯爷的胃口。”

    齐宁笑道:“我还以为夫人请我过来,是大鱼大肉款待。”

    美妇人瞟了齐宁一眼,眼波横流,风韵动人,道:“侯爷大富大贵,每天都是锦衣玉食,大鱼大肉只怕早已经吃腻了,所以我这边才想着给侯爷换换口味。侯爷要是不喜欢,我现在去给你做大鱼大肉。”

    齐宁见美妇人似笑非笑,眼波横流的样子,只觉得确实是柔媚动人。

    “客随主便。”齐宁耸耸肩:“都已经准备好,就不要再烦劳了。”盘膝在方桌边的蒲团坐下,抬手道:“夫人也坐吧。”

    田夫人娇美一笑,在齐宁对面坐下,齐宁问道:“令嫒的眼疾现在如何?是否好了许多?”

    田夫人露出感激之色道:“唐姑娘妙手回春,就是活菩萨,芙儿现在已经好了许多,能够看清楚东西了,唐姑娘说再有个三两月,芙儿的眼疾便可以痊愈了。”顿了一下,才道:“其实.....其实我一直很感激侯爷,如果不是侯爷相助,只怕......!”

    齐宁摆手笑道:“别说谢字,我和夫人是什么关系,再说谢字就见外了。”

    田夫人脸一红,心想我和你能有什么关系,至少还没亲近到不必说谢字吧,但这话怎敢说出口,伸出雪白的玉臂,拿起酒壶,身体前倾,为齐宁酒杯斟上酒,齐宁端起酒杯,道:“夫人忙到现在,我先干为敬!”正要饮下,田夫人脸色微变,急道:“侯爷......!”

    齐宁一怔,见田夫人脸色很不自然,心生疑窦,放下酒杯,问道:“夫人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我......!”田夫人勉强一笑,看了齐宁酒杯一眼,终是道:“侯爷,我.....我下个月可能要去一趟东海那边。”

    “东海?”

    “侯爷还记得,唐姑娘之前给的药方之中,有治疗肠游的方子。”田夫人道:“南方罹患肠游的人很多,特别是东海那边,所以.....!”

    “哦,我记起来了,夫人好像说过,准备在东海建设药坊,直接在东海那边生产药物。”齐宁笑道:“这是好事,是否有什么困难?”

    “我派人去了那边,不过东海那边有自己的商会,派过去的人回来说东海商会非要我亲自去和他们谈。”田夫人轻叹道:“否则作坊就不能开工。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无非是想和我谈红利,我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之后,下个月就过去看一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太过分......!”

    “夫人是想让我出面?”齐宁微皱眉头,虽然他愿意在力所能及又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帮助田夫人,但事涉到商会,自己作为朝廷官员如果明面上卷入进去,似乎不大妥当。

    “不不不!”田夫人急忙摆手道:“这事儿侯爷万不能出面。商人有商人的规矩,若是.....若是侯爷出面,即使真的让他们不敢与我为难,可是.....可是以后他们定会在暗中做手脚,而且......而且所有的商会到时候都会说田家药行是......!”却是没有说下去。

    齐宁微微颔首,明白田夫人的意思,心想你这妇人倒也理智。

    他知道每一行有每一行的游戏规则,商人亦是如此,如果田雪蓉借助权势之力破坏了游戏规则,以后在商界也就不好混下去。

    “只要条件合理,也大可以和他们谈谈。”齐宁微笑道:“如果实在欺人太甚,你回头再和我说,我再给你想办法。”端起酒杯道:“来,夫人,我借花献佛,这杯酒祝你下个月一路顺风,带回来好消息。”

    田雪蓉忙道:“侯爷,你......!”

    “夫人怎么了?”齐宁这时候已经意识到什么,不动声色,端着酒杯道:“夫人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田雪蓉一咬嘴唇,轻声道:“侯爷......侯爷能不能过来.....过来抱抱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