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八八章 呼图克图

第八八八章 呼图克图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喇嘛显出吃惊之色,急道:“我做的这些,和呼图克图无关,和.....和古象王国更无关系。”

    齐宁看他反应,显然也是忌惮楚国会与古象王国为敌。

    古象王国地处青藏,虽然有逐日法王这位大宗师,但毕竟地广人稀,资源却又匮乏,实力与中原强国自然是无法匹敌。

    “呼图克图是谁?”齐宁有些奇怪。

    喇嘛一愣,闭上嘴巴,却不说话,齐宁冷笑道:“你尽管闭口不言,这件事情你若是说不清楚,我就只能将你送交朝廷。你既然在这里布下陷阱害我,自然也是筹划许久,对我的情况十分了解。那你应该知道,如今我已经执掌了楚国的刑部衙门,将你带到刑部衙门审讯,只要朝廷知道你是古象王国的人,这件事情就会引起两国的纷争,如果你想看到事态那样发展,咱们不妨就那样走下去。”

    “呼图克图就是贡扎西。”喇嘛终于道:“用你们中原的话说,就是圣者的意思。贡扎西是古象王国四大呼图克图之一,是专门侍奉逐日神庙的圣者!”

    “逐日神庙?”齐宁微皱眉头:“是逐日**王的神庙?”

    喇嘛道:“不错,逐日神庙就是为**王所修建的神庙,是我们古象王国朝圣之所。”

    “那你又是什么人?”齐宁问道:“你也是逐日法王的弟子吗?”

    喇嘛肃然道:“**王是神的使者,法力无边,难道是谁都有资格成为**王的弟子?呼图克图是法王的弟子,我们是神庙的使者.......!”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多,顿了一下,才道:“我是神庙里的格古,叫做哲卜丹巴,你要问罪,都冲着我哲卜丹巴来就是,我愿意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一切后果。”

    “格古?”

    “格古是神庙的僧官,用你们的话说就是铁杖。”哲卜丹巴盯着齐宁眼睛:“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现在可以杀了我。”

    齐宁笑道:“这几句话你就觉得都交代了?哲卜丹巴,既然你自己都知道级别不够,那就该知道这件事情至少要由贡扎西出面来和我谈。他现在人在哪里?”

    “你见不到他。”哲卜丹巴道:“呼图克图已经回了大雪山,要向法王禀报发生的一切事情。”冷哼一声:“那件东西是**王派我们取回,却被你们盗走,**王知道此事,一定会爆发雷霆之怒,也一定会给你们惩罚!”

    “你们?”齐宁皱眉道:“你口中的你们又是谁?”

    哲卜丹巴道:“当然是接触过珠子.......!”他差点脱口而出,却及时止住,将后面的话生生噎下去,齐宁心下好笑,暗想你既然都已经怀疑是我盗走了盒子,这时候却又不敢说出是什么,这脑子也实在是够奇葩,直接道:“珠子?什么珠子?”

    哲卜丹巴犹豫一下,还是闭嘴不言。

    “哲卜丹巴,我现在只奇怪一件事情,你说东西是被我所盗,还说我是为了挑拨你们和北汉的关系,那么证据何在?”齐宁叹道:“事关国事,那可不是张嘴就能胡说。”伸出手:“你若有证据,现在就拿给我看,如果当真能证明此事与我有关,我也不废话,就和你一起去大雪山向逐日法王解释!”

    哲卜丹巴张了张嘴,却没能立刻说出话来,犹豫一下,终于道:“不是汉国人,就是你们,呼图克图说这件事情很可能是我们误会了汉国人,中了楚国人的圈套,他既然这样说,那自然不会有假。”

    齐宁一愣,奇道:“你说的证据,就是贡扎西的猜测?”

    “他是呼图克图,说的就不会有错。”哲卜丹巴语气坚定:“呼图克图说了,那珠子很可能是落在你的手里。”

    齐宁叹了口气,道:“你们拿不出任何证据,仅凭猜测,就能确定东西是被我所得,你们那位**王若是知道这事情,恐怕七窍生烟了。”

    “七窍生烟?”哲卜丹巴显然是没听过这话,问道:“什么是七窍生烟?”

    齐宁冷笑道:“就是要被你们活活气死。”心里微安,他只以为哲卜丹巴找上自己是因为有确凿的证据,现在看来,就像当初他们认定珠子是被北堂风派人所盗,凭的全都是自己的猜测。

    “我们没有带回珠子,自然是该死。”哲卜丹巴道:“回到大雪山,我自然是要献出生命向**王请罪。”盯着齐宁道:“不过你拿了**王的珠子,**王也绝对不会饶过你。”

    “如此说来,你们**王会亲自出山来找我?”

    哲卜丹巴道:“法王自然不会下山,但是贡扎西回去之后,法王就会派出四大呼图克图来找你,你跑也跑不了的。”

    “你是在威胁我?”齐宁冷笑一声,“你这次谋害本侯,就算你们古象王国的人不找过来,我们也会找过去。对了,四大呼图克图是吧,你放心,我会一个个找上他们。”

    “你是承认珠子是被你拿走了?”哲卜丹巴睁大眼睛。

    齐宁道:“你哪只耳朵听我承认拿走了珠子?哲卜丹巴,你胁迫女人,还要在这里设圈套害我,传扬出去,你们**王的名誉一定会扫地。嘿嘿,逐日法王座下的人,竟然胁迫弱小,这真要让天下人评评理。”

    “我.....我只是吓唬她们,没有.....没有真的想害过她们。”哲卜丹巴立刻着急,辩解道:“我只是想确定珠子是不是被你拿走。”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齐宁道:“难道你觉得我会将珠子带在身上,等我被你的药物迷倒之后,任你搜我的身?”

    哲卜丹巴道:“当然不是。我......!”他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是闭上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说不出话了?”齐宁冷笑道:“胁迫女人,暗中下毒,鸡鸣狗盗.......,哲卜丹巴,你干的这些好事都是贡扎西让你做的?不错,应该就是了,你是贡扎西的属下,敢这样胆大包天,自然是受到贡扎西的指使。”他将脚从贡扎西身上收回来,站起身道:“我现在就去叫人将你带去刑部衙门,然后连夜向皇上奏明此事,皇上应该会先拍一名使臣前往你们古象王国质问此事,问问你们古象王国是否可以胁迫女人暗中下毒......!”

    哲卜丹巴身体不能动弹,眼中却显出焦急之色,叫道:“我......我不是有意的,这与贡扎呼图克图没有关系,都是我.....都是我自己要做的。”

    “你尽管这样说。”齐宁冲着他一笑:“别人信不信,那我可不知道了。你没有证据证明珠子是被我所盗,但你胁迫女人暗中下毒却是被我抓了个正着,我这边有人证物证,看你如何狡辩。”他说完这番话,抬步便走,哲卜丹巴连连眨眼睛,急道:“等等,等等,我有话要说!”

    齐宁心下暗笑,这哲卜丹巴虽然布下了这个圈套,但如今看来,倒也不算心机很深的角色,无非是有点小聪明而已,他停下脚步,也不回头,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贡扎西.....贡扎西确实让我留在楚国的京城暗中盯着你。”哲卜丹巴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道:“他让我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被你发现.......!”

    “贡扎西是这样吩咐你?”齐宁转过身,冷笑道:“只怕未必吧!”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哲卜丹巴道:“本来.....本来我也没有想过招惹你,可是.....可是我想立下大功劳!”

    “大功劳?”

    哲卜丹巴道:“贡扎西说你是楚国的侯爵,身边一定有很多高手,那珠子别人得到也许不知道有什么用,可是.....可是如果被你得到,很可能会被你所用。”

    齐宁心想你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那幽寒珠现在确实已经融入我体内,但却故意做出疑惑之色道:“被我所用?那又是什么意思?”

    哲卜丹巴显然真的担心因为此事而让古象王国蒙羞,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那珠子是从海蚌之中取出来,有......有很厉害的药效,所以.......!”他心里似乎很矛盾,又想解释清楚,又不想说的太明白,含糊道:“反正.....反正你要是得到它,现在定然已经用过了,你要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也容易。”

    “证明清白?”齐宁故意问道:“如何证明?”

    哲卜丹巴道:“我不说,你要是想知道,现在解了我穴道,我一查就知道。如果是我错了,我会向你请罪,任由你处置,而且......而且会向法王禀明,洗脱你的嫌疑。”

    齐宁笑道:“你是在耍花样,我不会上当。”心下却是暗暗吃惊,心想这喇嘛看样子并非说谎,只怕他当真有法子检验自己是否用过幽寒珠。

    这时候忽然明白,哲卜丹巴设下今夜的圈套,很可能是等自己被药物迷晕之后,出手检查自己是否使用过幽寒珠,一旦真的被他查出幽寒珠已经融入自己身体,这喇嘛只怕就要将自己带回大雪山了。

    哲卜丹巴却是一本正经道:“我不耍花样,只要让我查一下你的手少阴心经和手少阳三焦经,珠子是否为你所得,便会一清二楚,你敢不敢让我查?”

    -------------------------------------------------------------------

    ps:在老丈人家,连续两天吊瓶,鼻涕直流,头晕脑胀,起床都成问题,停了两天,没开电脑。今天终于好点,好不容易写出一章,先发出来,实在对不住大家。明天一大清早还要出发回老家,开不了车,老婆开车,明天黄昏到家,我车上歇歇,恢复的可以,明天晚上一定会更,再次向大家道歉,我也想多写一点,身体实在不争气!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