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九零章 依靠

第八九零章 依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哲卜丹巴虽然设下了今晚的圈套,但齐宁这时候却也知道,此人或许会玩弄一些小手段,但却并非是工于心计之辈,自己只要稍加试探,就从他口中掏出了东西来。

    两大宗师同时受伤,这当然不是小事,齐宁只盼能从这人口中得到更多消息,不动声色道:“你说逐日法王用千年雪莲换取珠子,我到现在还不能相信。逐日法王何等人物,岂能被人所伤?”

    “这......!”哲卜丹巴道:“当然不会有人伤到**王。”

    “这不就是了,既然无人能伤到**王,**王又如何受伤?”齐宁轻笑道:“你在这里杜撰故事,不但诅咒**王受伤,连带东海岛主也被你诅咒,嘿嘿,他们真要知道有人背后如此诅咒他们,还能有你好果子吃?”

    “**王......!”哲卜丹巴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虽然心机不深,却也不是蠢笨之辈,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冷笑道:“我不说,我知道你想做什么。”

    齐宁笑道:“你说不出来?”

    “不是说不出来,是我不告诉你。”哲卜丹巴硬着脖子道:“你想怎样就怎样,休想我再多说一句。”紧闭嘴巴,再不言语。

    齐宁又故意试探两句,这家伙显然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打定了主意,一言不发,这等人一旦铁了心,真要套出话来反倒是不容易了。

    齐宁若有所思,此刻他要取哲卜丹巴的性命可说是易如反掌,伸一根指头便可做到,但他并非鲁莽之辈,心里很清楚,哲卜丹巴虽然不是什么要紧人物,但他终究是逐日神庙的人,常言说得好,打狗还要看主人,此人背后的靠山是大宗师逐日法王,要动弹逐日法王的人,确实要掂量掂量。

    贡扎西下令哲卜丹巴留在楚国京都,一旦哲卜丹巴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边的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齐宁,若是逐日法王全力要调查真相,齐宁觉得想要掩饰也并非易事。

    他并不想轻易得罪一位大宗师,更何况与逐日法王结仇,就不仅仅只是他与逐日法王的恩怨,而是关乎到楚国与古象王国的关系,目前楚国与古象王国虽然谈不上交好,但也绝非敌国,北方有强敌虎视眈眈,齐宁倒不想因为眼前此人而导致再添敌国。

    但是就此放过哲卜丹巴,那自然是更不可能,谁知道放走哲卜丹巴后,此人还会闹出什么花样,而且将此人抓在手中,有了今日之事,以后倒也不矢为一个与古象王国谈判的筹码,毕竟逐日神庙的格古那也算是一号人物,此人竟然设计加害楚国侯爵,无论拿到什么地方说,古象王国那边都不占理。

    而且齐宁很清楚,这哲卜丹巴心里必定还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今日不张口,并不代表明天不张口,先将此人控制在手中,慢慢盘讯,未必不能多获取一些东西。

    他主意已定,便不多言,蹲在哲卜丹巴身边,似笑非笑看着哲卜丹巴,哲卜丹巴被他的笑容弄得浑身发毛,有些惊恐道:“你......你要做什么?”

    齐宁含笑道:“你不是说要杀便杀吗?我成全你就是。”猛地抬手,往哲卜丹巴脑袋斜切过去,速度快极,哲卜丹巴还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齐宁掌刀切昏过去。

    齐宁看着昏过去的哲卜丹巴,略一沉思,这才出了门,瞧见田雪蓉就在不远处,坐在水池边的一块石墩上,此时正呆呆看着池水发愣。

    齐宁走到她身后,田夫人都不曾察觉,齐宁心知这妇人今晚必然是受了不小的惊吓,爱怜心起,伸手轻轻搭在夫人的香肩上,田夫人却是娇躯一震,吃了一惊,扭过头来,花容失色。

    “别怕,是我!”齐宁看到夫人一脸惊恐,有些内疚,竟是在夫人身边坐下,这石墩不小,两人坐在上面并不拥挤,夫人瞧见是齐宁,脸色才和缓一些,却还是心有余悸道:“侯爷,那....那人他......?”

    “不用担心。”齐宁柔声道:“夫人,今晚让你受惊了,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遭受这场惊吓。”

    夫人轻叹一声,抬手撩起腮边青丝,女人味十足,苦笑道:“侯爷安然无恙就好,我.....我就怕那人伤了侯爷。”

    齐宁温和笑道:“只是一个小毛贼,和我们齐家有些仇隙,所以才会如此。不过这次以后,他就再也为恶不得,你放心就好。”又问道:“田姑娘那边?”

    “没事。”夫人摇头,勉强一笑:“多谢侯爷关心。”

    齐宁借着月光,看她熟美的容颜,想到今夜她主动提醒自己有陷阱,心中还是十分欣慰,轻声道:“今天多亏夫人提醒,否则就要着了这小毛贼的道儿,夫人算是救了我一命。”其实他现在已经知道,酒杯中下的药,无非只是迷药而已,毕竟哲卜丹巴在没有确定自己真的盗走幽寒珠之前,还真没有胆量害了堂堂楚国侯爵的性命,而那种迷药对齐宁来说实在是毫无威胁,就算喝上十杯八杯,那药物也不能起丝毫作用。

    但他这般说,却也是让田夫人心里好受一些。

    果然,田夫人听齐宁这般说,眉宇间还是显出一丝丝欣慰,轻声道:“侯爷.....侯爷对我有大恩大德,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帮别人谋害侯爷。”

    齐宁听她这样说,恨不得抱着她亲上一口,但这妇人刚刚受过惊吓,齐宁也不好鲁莽,微笑道:“夫人这样说,只是因为你心地善良。这世间恩将仇报的人也不在少数。”

    “你待我好,我....我自然要待你好。”夫人轻声道,一阵清风吹过,拂起她腮边青丝,柔美异常,齐宁一时情动,竟是情不自禁伸过手,握住了夫人的一只柔荑,夫人柔荑软滑,却有一些发凉。

    夫人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想要挣脱,齐宁却已经轻声问道:“还怕吗?”

    齐宁声音柔和,夫人本来要挣脱得手停了下来,不知为何,这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被齐宁有力的手握住,却让自己泛起一阵安全感。

    她一直独立支撑着田家药行,举目四望,没有她所能依靠的人,周围的全都是依靠她的人,所以无论环境如何恶劣,她都只能硬挺坚持下来,一个女人顶着一个产业,维持着几十口人的生计,其中的艰辛,也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却也是无人可以诉说。

    但这一刻,她却陡然间涌起一阵奇怪的感觉,就似乎是在无力的时候,身边忽然出现一个有力的臂膀将她撑了起来。

    “没....没事了。”夫人任由齐宁握着自己的柔荑,感受着或许只是片刻间的依靠,露出一丝笑容:“先前.....先前屋里看不清,我.....我担心你出事,所以好害怕,可是.....可是看你安然无事,就好多了,现在.....现在已经不怎么害怕了。”

    齐宁用自己手中的温度去温暖夫人的玉手,轻声道:“你很坚强,也很勇敢,换了别人,未必就敢告诉我真相。不过以后你记着,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边上,不用害怕,天大的事情,我都会帮你挡住。”

    “我.....!”夫人心下一阵感动,想要说什么,这时候却又不知该怎么说,那双美丽的眼眸凝视着齐宁,这时候忽然发现,齐宁虽然看起来还很年轻,但那双眼眸却是老练犀利,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那种眼神不会给人丝毫稚嫩和轻浮感,反倒会给人一种安全和踏实的感觉。

    对田雪蓉这样的熟美妇人来说,最吸引她们的正是男人身上那种成熟踏实的感觉。

    齐宁这时候也是凝视着夫人那双美丽的眼眸,那双眼眸此时却显得十分的宁和,也十分清澈,月光之下,这双魅力的眼眸配上美艳的脸庞,确实是让人心神悸动,四下里一片幽静,两人一时间都没有移开目光。

    齐宁轻柔地握着夫人的柔荑,不知不觉中,身体忽然缓缓往前凑近过去,嘴唇也往夫人娇小的香唇凑近过去,夫人这一次并无躲闪,只是轻轻眨了一下眼睛,而齐宁很快就将嘴唇贴在了夫人柔软的唇上。

    夫人的猜香唇如同香糯一样,柔软而温暖,四唇相触一刹那,夫人绵软娇躯不禁微微轻颤了一下,而齐宁却已经十分自然地环手揽住了夫人的腰肢,轻轻往自己这边用力,将夫人的香躯贴近过来。

    齐宁的吻,轻柔无比,夫人似乎已经陷入其中,没有做出任何的抗拒,腴美娇躯也是贴在齐宁身上,一只玉手甚至已经搭在了齐宁的手臂上,只等到齐宁想将舌头探入进夫人的樱口之中,夫人似乎才醒转过来,猛地伸手将齐宁推开,急急站起来,面红耳赤,转过身背对齐宁,娇躯轻轻颤动。

    齐宁也站起身来,到得夫人背后,双手抬起搭在她香肩上,柔声道:“对不起,是.....是我鲁莽了!”

    “不.....不是!”夫人不敢回头,微低螓首:“这.....这不怪侯爷,是.......!”想到自己竟然鬼使神差没有任何抗拒地与齐宁接吻,一颗心砰砰直跳,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臊红了半张俏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