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九三章 刑部风云

第八九三章 刑部风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当然明白,司马岚看似推心置腹,实际上却是暗含警告。

    司马岚扳倒了淮南王,却迎来了锦衣齐家作为对手,虽然锦衣齐家在朝中的势力远不能与司马家相提并论,但谁都不会忘记,锦衣齐家统帅秦淮军团数十年,在没有完全剥离锦衣齐家与秦淮军团的关系之前,即使是权倾朝野的司马家,那也不敢对锦衣齐家轻易动手。

    而且如今天下的局势有变,北汉发生内乱,也确实是楚国北上的极佳时机,这一点满朝文武都是看得清楚,司马岚不可能看不清楚。

    司马氏当然希望找机会扳倒锦衣齐家,从而独掌朝政,但司马岚更加明白,锦衣齐家不同于淮南王,想要扳倒锦衣齐家,并非容易的事情,而且一旦真的发生大冲突,楚国必将面临一场同室操戈的血腥厮杀。

    拥有军方背景和手握黑鳞营的锦衣齐家,绝非淮南王能够相提并论。

    一旦楚国发生内乱,那么北上伐汉的大好良机也将错失,谁也不知道错过这次机会,将是否还会有下次机会。

    司马岚固然想要权倾朝野,但毕竟是三朝老臣,格局也不可能仅限于楚国,他的目光,势必也要放眼北方。

    如果当下能够与锦衣齐家保持和平,甚至为了北伐之业,能够让锦衣齐家唯司马氏马首是瞻,那自然是最后的结果。

    齐宁自然听出司马岚话中的意思,司马岚也确实是希望以北伐为由,让锦衣齐家跟随在后。

    如果司马氏当真停止在楚国内部的倾力争斗,将心思放到北伐之事上,齐宁倒并非不愿意配合,但齐宁心里非常清楚,如果司马氏不借着北伐之事在朝中扩张势力排除异己,那反倒就不是司马氏了。

    齐宁言辞之中,也向司马岚透露出了信息,如果司马氏果真是为楚国北伐开疆扩土,锦衣齐家自当配合,但如果另有图谋,锦衣齐家却也不会作壁上观,任由司马氏在朝中指驴为马。

    两人话带机锋,各自都表明了立场和态度。

    但齐宁却也知道,楚国也确实要开始筹划北伐事宜,毕竟北汉三为皇子为了争夺皇位刀兵相向,战乱一起,北汉必将分崩离析,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动荡之中,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对出来说是求之不得,楚国君臣绝不可能错失如此机会。

    东齐使团的离开,也让皇帝大婚持续多日的喜庆氛围渐渐淡下来。

    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乎实力,这个道理齐宁比谁都清楚,自己要在朝中立足,不是要靠与皇帝又多亲近,而是自己手中究竟掌握了多少实力。

    秦淮军团虽然一度是锦衣齐家手中最大的王牌,但风云变幻,如今秦淮军团虽然依旧与锦衣齐家有着莫大的渊源,但秦淮军团的实际控制权却已经不在锦衣齐家的手中,锦衣齐家如今唯一抓紧的力量,就只能是新建不久的黑鳞营。

    如今皇帝找到机会,让齐宁入主刑部,齐宁当然不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要将刑部衙门牢牢控制在手中,只要能够有刑部这张牌在手里,配上黑鳞营,那么司马家对锦衣齐家就更是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司马家想要在朝中排除异己,也将会因为锦衣齐家控制刑部变的十分棘手。

    点卯这日,齐宁一大早就直奔刑部衙门,他已经搞清楚,六部衙门的官吏们都是要在卯时三刻进入衙门办差,所以卯时刚过,就已经坐在了刑部衙门的正堂。

    刑部是执掌刑名之所,刑部大堂自然也就显得十分威严,齐宁到了大堂,坐在堂椅之上,靠着闭目养神,从一开始就是一言不发。

    卯时三刻前,刑部七司衙门不少官吏已经纷纷来到了正堂内外,最早赶过来的正是上次齐宁见过的刑部主事沈廉,其后刑部右侍郎褚明卫也是早早赶到,齐宁不动声色,每进来一人,便扫上一眼,督捕司司仆廖震以及那晚在秦淮河见到的韦御江也都在人群之中。

    到得卯时三刻,大堂内已经站了大大小小三四十人,分两边站定,齐宁从官服看出来,刑部七司的主司之中,倒也有大半已经到来,不过秋审处司审曹森却不见踪迹,刑部左侍郎达奚冲亦不在人群之中。

    “沈主事,现在什么时辰了?”齐宁坐正身子,看向沈廉,含笑问道。

    沈廉忙站出来拱手道:“回禀侯爷,刚过卯时三刻!”

    “侯爷?”齐宁含笑道:“我坐在这里,只是侯爷吗?”

    沈廉一愣,但他显然是个极为精明之人,忙道:“是是是,卑职疏忽,回部堂大人,已经过了卯时三刻!”

    齐宁微微颔首,扫了一眼,才道:“三天之前,本官就已经有言在先,今日要点卯,而且告诫过,就算是家里房子着火了,都要给本官如时赶到。”目光犀利,问道:“褚侍郎,刑部的人是否都已经到了?”

    褚明卫也是扫了一眼,这才出列道:“回禀部堂,除了出京公干的人,留京大小官吏几乎都到了,大概还有十来人或许是途中耽搁了。”

    参与点卯的自然是刑部的官吏,下面的狱卒倒是不必前来点卯,刑部有大小官吏共计一百三十六人,此时大堂内外,也确实有上百之众。

    “沈主事,有谁没到,立刻记录在册,给本官呈上来。”齐宁往后靠过去,闭上眼睛道:“我们等着!”

    众人面面相觑,沈廉怔了一下,但很快便取册在手,检查官吏,过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将名册呈上来,齐宁伸手接过,随便翻看了几下,将名册丢在桌上,依然靠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片刻之后,褚明卫才拱手道:“部堂,是否派人去催一催?”

    齐宁也不睁眼,只是抬手随便挥了挥,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说明白,众官员都是发怔,褚明卫却已经回过身,低声向沈廉吩咐道:“派人去将那些人都找过来。”

    “褚大人,达奚大人那边......?”

    “也派人去催。”褚明卫低声道:“便说部堂大人在衙门里等候,谁也不得缺席。”

    沈廉答应一声,匆匆退了下去。

    等沈廉分派人出去之后,回到堂内,却听到一片肃静的大堂之内,竟然响起了呼噜声,堂内的官吏们都是面面相觑,而呼噜声正是从齐宁那边发出来,沈廉望过去,瞧见那位小侯爷竟然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

    沈廉靠近到褚明卫身边,低声道:“褚大人,这......?”

    “都等着。”褚明卫气定神闲,淡定自若道:“今天是部堂大人第一天点卯,人没到齐,自然是要等下去的。”

    沈廉微微点头,也不多言。

    一时之间,刑部大堂便出现极为荒诞的一幕,刑部尚书坐在大堂呼声四起,而大堂内外上百官吏却都是立而不言,谁也不说一句话。

    过了好片刻,终于又有几名官员姗姗来迟,看到衙门内的阵势,几名官员脸色都是微变,却还是硬着头皮往前面去,到得门前,踌躇不前,却也不敢往大堂里进去。

    有些官吏瞧着这几名姗姗来迟的官员,眼眸都是滑过幸灾乐祸之色。

    秋审处司审曹森到得刑部衙门的时候,已经是辰时二刻,比规定的时间迟到了将近一个时辰。

    一大清早,上百官吏因为有人迟到,硬生生地在大堂内外站立等候,心中难免有怨言,固然埋怨这位小侯爷的苛刻,却也责怪这些迟到官员连累大家。

    曹森来到堂外,见到众人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并无丝毫愧疚之色,反倒是大摇大摆进到堂内,过去站在了督捕司廖震身边,一副没事人的模样,不少人都是微微皱眉,便在此时,却听得呼噜声戛然而止,众人急忙瞧向齐宁,却见到小侯爷已经坐起身来,双臂举起伸了个懒腰。

    曹森瞥了一眼,神色淡定,齐宁扫了一圈,目光停在曹森身上,含笑道:“曹司审什么时候到的?”

    曹森出列道:“回禀侯爷......!”还没说完,沈廉在那边咳嗽了两声,意在提醒,曹森瞥了一眼,依然继续道:“卑职昨晚复查一些案子,亦知道子时时分方才歇息,今早起来晚了些,未能及时赶到衙门,还请侯爷责罚!”

    齐宁微笑道:“如此说来,曹司审昨晚还真是辛苦了。”身体微微前倾,似笑非笑道:“那么曹司审昨晚是在何处复查案件?又复查了哪些案件,结果如何,不知能否当众说来?”

    曹森一怔,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卑职.....卑职是在自己家中查阅案件,案件繁多,卑职.....卑职回头整理出来,再呈给侯爷。”

    “家中?”齐宁摸着下巴,看向褚明卫,问道:“褚大人,刑部衙门是什么时辰放班?”

    “回部堂大人,常例而言,若不是当夜当值,酉时可以离开衙门,如果有要案要审理,可能要滞留在衙门里。”褚明卫恭敬道。

    “那昨日秋审处可有什么要案?”

    “据下官所知,秋审处昨日并无大案要处理。”

    齐宁微微点头,盯着曹森,含笑问道:“如此说来,曹大人昨天是在酉时离开衙门,一直公干到夜里子时时分?”

    曹森眼角微跳,却还是道:“正.....正是如此!”

    齐宁脸上依然带笑,道:“曹司审,本官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好好回忆一下,昨晚酉时离开衙门,你是否真的回到府里,一直公干到子时?不要急着回答,慢慢想,本官既然等了你一个时辰,就不会在意多等片刻,想好了再回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