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八九六章 刑堂争锋

第八九六章 刑堂争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声音并不大,但却足以让众官心下凛。

    韦御江忽地上前步,跪倒在地,朗声道:“卑职定不负部堂大人厚望,尽心办差,守法如天!”

    齐宁含笑点头,便在此时,却听外面传来阵骚动,又听人大声道:“都让让,让让!”

    韦御江起身来,回身瞧过去,只见到聚集在堂外的人群都已经散开,让出了条路来,随即就看到四名青衣男子抬着副担架进来,担架上躺着人,正是刑部左侍郎达奚冲。

    齐宁只瞥了眼,便回到位子上坐下,担架抬进大堂,左右官员却都是纷纷向达奚冲行礼,神色看上却也都是甚为敬畏,齐宁看在眼里,便知道这达奚冲与曹森大大不同,达奚冲在刑部的威望和势力,绝非曹森个司审能够相提并论。

    担架抬进大堂之后,达奚冲抬抬手,四名青衣男子便将那担架小心翼翼放下,两名男子扶着达奚冲坐起,后面跟上人,塞了只凉靠放在达奚冲腰后。

    达奚冲远望着已经坐下的齐宁,拱手道:“侯爷,下官.....身体不适,无法行礼,还请莫怪。”他声音冰冷异常,在场众人都知道,前番达奚冲带人去往淮南王府,却被齐宁当众顿痛殴,那日过后,今天是第次进刑部衙门。

    这达奚冲和锦衣候自然是深仇大恨。

    “怎么?达奚大人的伤势还没好?”齐宁含笑道:“找个好大夫瞧瞧,别净找些行脚大夫给你开狗皮膏药。”

    达奚冲脸上划过愤怒之色,忍着怒气道:“多谢侯爷关心。”

    “达奚大人,今日本官点卯,你迟到了快两个时辰,可有什么要说的?”齐宁淡定自若道:“莫非是不想见本官?”

    “有伤在身,直没有进衙门。”达奚冲道:“这副担架临时打造,所以来晚了些,侯爷要是降罪,下官自当领罪。”

    “情有可原。”齐宁颔首道:“你先等下,本官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声音冷,道:“先前是那些人迟到,都站出来。”

    那些迟到的官员本来都是站在堂外不敢入内,这时候听得齐宁冷喝,都是犹豫,反倒是那些站在他们身边的官员唯恐殃及池鱼,纷纷往边上靠,将那十多名迟到的官员隔了开来,这十多名官员心知避无可避,无可奈何,只能个跟着个站了出来,进了大堂内,纷纷跪倒下去。

    齐宁扫了眼,才问道:“前任尚书钱饶顺在职的时候,你们是否也是未能如时进入衙门办差?”

    众官员都是低着头,不敢说话。

    “本官不会独断专行。”齐宁缓缓道:“你们之,如果有人确实有急事在身,而且向刑部衙门递上了请假的条-子,本官可以按照实情,先进行调查,然后再作处置。”看向褚明卫,道:“楚大人,达奚冲这几天在家里休养,衙门里大小事务自然由你总揽,若是有人因其他事情无法赶到衙门,是否要向你递上假条?”

    褚明卫恭敬道:“回禀部堂大人,按照刑部衙门的章程,若有人不能赶到衙门办差,确实需要事先向衙门里说声,下官也确实管着这摊,需要经过下官的批准,才能奏效。”

    “这就好说了。”齐宁微笑道:“这十几个人,你都熟识,其有谁给你上过假条,你现在交给本官。”

    “回部堂大人,三日前部堂大人吩咐过,今日要例行点卯,衙门里的大小官员,不得有人缺席。”褚明卫道:“衙门里总共只有两人向下官请示,因为家有事,询问是否可以今日请假,只是因为部堂大人之前的吩咐,下官并无批准。”瞥了跪在地上那十多名官员眼,道:“不过那两人并不在其。”

    “如此说来,这些人都并非请假在先,而是擅自离职?”齐宁正色问道。

    褚明卫道:“若在办差时候,不在其位,确实属于擅自离职。刑部衙门上差时辰是卯时三刻,旦超过这个时辰,便算是擅自离职。”

    “擅自离职,按照朝廷的律法,该当何罪?”齐宁问道。

    褚明卫道:“回部堂大人话,若是擅自离职,轻则罚俸,重则免官,要依情势而定。”

    齐宁含笑道:“如此说来,今日本官若是罢免了他们的官职,他们也挑不出理来?”

    “若因擅自离职而导致差事出现严重后果,必当罢免官职。”褚明卫道:“如何发落,还是由部堂大人决断。”

    那些跪在地上的官员个个都是变了颜色。

    众官员都知道,这种事情,说大并不大,可是真要存心理论追究,说小也绝对不小,实际上刑部衙门里几乎每天都有官员或多或少迟到片刻,但这事儿衙门里也从来没有人真正去追究过,自从大楚建立以来,各司衙门也从没有任何名官员是因为迟到而丢官免职。

    但谁都知道,如果有人确实较真,那么在当差时段不在其位,确实属于擅自离职,而擅自离职也确实有法可依,只不过从来没有人将这当回事而已。

    可是今日这小侯爷竟似乎真的要在这件事上做章。

    这些官员姗姗来迟,无非是想给齐宁下马威,让齐宁知道刑部并非那般容易控制,刑部官员也自有体系,说到底,也是想让齐宁在这刑部衙门做事谨慎小心些,谁也没有觉得会因为此事而受到重责。

    齐宁笑道:“先前我就说过,刑部衙门是执掌刑名律法之所,如果连自身都无法严守律法,又有何资格去惩处他人?”指着那些官员道:“既然是擅自离职,那就是说你们也确实不想在这边干了。”向堂下的沈廉道:“沈廉,即刻将这些人的名字记录下来,本官现在就写道折子呈进宫......!”朝着那群人挥挥手:“你们可以走了,既然不想来,从今日起,都可以不必来了,朝廷是否会给你们养老抚恤的费用,我也不知道,但你们在刑部办了这些年差,我尽力向朝廷为你们争取就是。”

    此时不但是那些跪在地上的官员,两边官员也都是耸然变色。

    齐宁三言两语,便要罢免十几名刑部官员,而且这其有不少都是刑部的高官,如此轻易便要将这些人罢官免职,实在是前所未有之事。

    可是齐宁要罢免这些人的官职,偏偏是合乎朝廷的法度,虽然各司衙门历来没有因为迟到片刻就将官员罢官,而且次就罢免十数人,但没有发生过却并不等于不可以发生,朝廷律法白纸黑字有记录,随时都能将律拿上来。

    达奚冲也是愣在旁,猛然道:“且慢!”

    齐宁瞥了他眼,问道:“怎么?达奚大人要为他们求情?”

    “也并非求情。”达奚冲沉声道:“侯爷,自我大楚立国以来,从无此等事情发生过。这些官员都是刑部的要员,最少也在刑部待了五六年,全都是刑名高手,而且俱都办理过无数案子,为朝廷也是立下过汗马功劳。”身体坐正,高声道:“侯爷今日句话,就要罢免这么多人,是否.....太过儿戏?”

    他气颇足,倒也不像起不来身的人。

    齐宁身体前倾,伏在案上,问道:“儿戏?达奚大人觉得本官在这刑部大堂是在儿戏?我说的话,你是听不明白?那我再重复遍,刑部要执掌刑名,首先要自行遵纪守法,刑部之,无论是谁触犯了律法,都要严加惩处,现在我可说的清楚了?”

    达奚冲道:“话虽如此,可是.....如今正值非常之时,旦这些官员俱都被罢免,刑部那么多的差事,要交给谁去办?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刑名高手,短时间内,根本无人可以替代。”

    “非常之时?”齐宁淡淡笑:“你说的非常之时是什么意思?”

    “侯爷自己明白。”达奚冲大声道:“淮南王谋反,如今刑部正在追查淮南王余党,这是皇上和镇国公交待下来的大案,淮南王谋反案尚未完全彻查明白,这当然是非常之时。”

    “淮南王余党?”

    “不错。”达奚冲道:“淮南王在皇陵叛乱之后,镇国公就发下了公,令刑部衙门彻查此案。钱部......钱饶顺被罢官,下官那几日暂理刑部诸事,接到了朝廷的公函,立刻调人彻查此案。”盯着齐宁眼睛,倒也没有惧色:“下官从刑部调出来的都是精明能干之人.....!”回手指着跪在自己身后的那干刑部官员:“他们便是下官委派调查淮南王谋反案的主干,侯爷今日要罢免他们,是否要再考虑下?”

    齐宁“哦”了声,含笑道:“如此说来,刑部明知道有人触犯刑律,还要考虑到其他细枝末节,然后并不依照刑律发落?”

    “刑律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我大楚朝野稳定,不要生出事端。”达奚冲冷哼声:“如今这些官员彻查淮南王谋反之案,正是要保证国家稳定,侯爷罢免他们,无人能够接替他们做下去,岂不是要因此而乱了朝局?”盯着齐宁眼睛道:“侯爷如果实在要惩处他们,下官也不能违抗,但还是请侯爷去和镇国公商量番,权衡轻重,再做决断!”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