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零八章 自尽

第九零八章 自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国东海水师大都督澹台炙麟过世,这是齐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事情,从金刀老侯爷口中得知此事,齐宁骇然不已。

    澹台炙麟正当壮年,武将出身,而且东海如今也没有任何战事,澹台炙麟突然过世,齐宁第一个念头便是澹台炙麟很可能是患疾病而死,神情凝重,轻声道:“老侯爷节哀顺变!”心想澹台煌不愧是百炼成钢的沙场老将,澹台炙麟过世对金刀澹台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无论是在情感上还是在实力上对澹台家可说是极为沉重的打击,但澹台煌自始至终却表现得十分淡定,可见金刀候对自己情绪的掌控异常的了得。

    他当然理解澹台煌现在的心境,作为金刀澹台家的世子,被金刀候寄予厚望的澹台炙麟过世,从情感之上,无人可以比及澹台老侯爷心中的痛苦,此刻澹台煌依然能够镇定,无非是其过硬的毅力在支撑而已。

    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为何今夜司马岚和澹台煌会同时来到宫里,皇帝甚至将自己也召入宫内。

    澹台炙麟之死,对金刀澹台家自然是极沉重的打击,对楚国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楚国组建水师开始,就一直是归属于澹台家统帅,澹台炙麟在东海水师大都督的位置上不下十多年,可说是东海水师的顶梁柱,要在楚国找一名水军将领替代澹台炙麟的位置,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

    北汉发生内乱,楚国这边已经开始布局谋划,筹备北伐的事宜,北伐的主力自然是秦淮军团无疑,可是一旦北进汉国,必然缺少不了一支水军作为策应辅助,如今楚国和齐国结为盟国,齐国也愿意调动水军配合楚国的攻略,但楚国却绝不可能完全将水上命脉全都交到齐国的手中。

    齐宁其实也早想到过,一旦真的需要水军之时,即使齐国水军作为水上主力,楚国也必然会调动东海水师配合作战,组成楚齐两国联合水军,一来是为了增强水军力量,更主要的则是制约齐国水军,否则如果将水上路线全都交到齐国水师的手中,等同于让一个人拿着刀在自己背后跟随,十分凶险,楚国君臣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但偏偏在这当口,澹台炙麟突然过世,自然会对北伐的军略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像。

    “昨天夜里,东海那边快马送来密函。”澹台煌缓缓道:“炙麟在东海水师都督府闭门自尽,发现之时,人已经死了。此事事关重大,沈凉秋立刻封锁了消息,不让此事传出都督府,尔后派人快马加鞭将消息送了回来。”

    “自尽?”齐宁又是大吃一惊:“老侯爷,澹台都督他是.....自尽?”

    澹台煌并不解释,继续道:“但这种事情瞒不了太久,炙麟素日与水军将士同甘苦,每个月有大半个月会在战船上,如果多日没有出现,必然会让军中生疑,甚至会引起东海的动乱。”

    “老侯爷,沈凉秋是何许人?”

    澹台煌道:“沈凉秋的父亲年轻时候就与老夫结为金兰兄弟,沈凉秋八岁的时候,就被老夫收为义子,他性情侠义,与炙麒性情颇为相似,年轻时候,与炙麒性情相投,也是结为了金兰兄弟,炙麒病逝之后,沈凉秋离开了军中三年,四处游历,回来之后,老夫便让他跟随了炙麟。”

    “原来是老侯爷的义子。”

    “炙麟调往东海担任水师都督的时候,点名让沈凉秋跟随。”澹台煌声音平缓:“沈凉秋才干出众,深通兵略,与炙麟相得益彰,两人情同手足,如今沈凉秋在东海水师担任副都督一职,这些年来帮了炙麟不少。”

    齐宁微微点头,东海水师是金刀澹台家的势力范围,水师将领自然也是澹台家的亲信,沈凉秋与澹台家渊源深厚,自然是亲信之人,而且事发之后,此人迅速封锁消息,没有向外泄露,处理十分得当。

    齐宁想了一下,又问道:“老侯爷,澹台都督过世,令人伤痛,只是老侯爷为何会担心东海那边会出现动乱?”

    澹台煌看了齐宁一眼,才道:“太祖皇帝起兵之时,长江以南纷乱异常,北堂天武称帝之后,南方不知天高地厚擅自称帝的贼寇不下十余人,各霸一方。”顿了顿,才继续道:“太祖皇帝驾崩之时,南方还是四分五裂,太宗皇帝继承太祖皇帝的大业,继续征伐,所向披靡,到最后唯有两股势力负隅顽抗,一股便是西川李弘信,另一股便是东海韩家。”

    西川李家与楚国的争斗,齐宁自然是一清二楚,毕竟当年就是锦衣老侯爷统兵攻打西川,到如今锦衣齐家还与西川苗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东海韩家他却是知之甚少。

    但他也能够想象出来,当年天下大乱,中原大地四分五裂,北堂一族攻占洛阳之后,精力都用在平定北方,争雄南方的太祖皇帝也不过是荆州太守,实力并非最强,各路豪雄自然是图谋霸业,群雄逐鹿,乱成一片。

    一个王朝的建立,自然是踩着无数敌人的尸骨走过来,楚国建立,荡平多少敌手,那也不消多言。

    这东海韩家自然大楚立国道路上的一支劲敌。

    “东海太守韩静霆也算是一方雄才,霸占东海,我大楚用了足足一年多的时间,才平定东海,拿下了古蔺城!”澹台煌神情肃然:“韩家是东海大族,支脉众多,太宗皇帝每攻略一地,以安抚为主,所以韩家除了一部分人被处以斩刑,还是有许多人存活了下来。”

    齐宁明白过来:“老侯爷是说一旦水师有变,东海韩家很可能会生乱?”

    “当年老夫统兵兵临城下,韩静霆苦守月余,最终主动求和,而且提出他自尽交城,换取韩族支脉能够活下去。”澹台煌娓娓道来:“当时只要再强攻几日,古蔺城必然城破,但韩静霆主动求和,老夫自然是要向太宗皇帝请旨。太宗皇帝宽厚仁和,准许了韩静霆的条件,所以除了韩静霆一门,其他韩族旁系并未加以惩处。”顿了顿,才继续道:“东海水师屯兵于东海,一个重要的缘故,也便是戒备韩族生乱,好在这些年韩家的人倒也是老实规矩,并未擅动,不过对他们不可不防。”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天下没有一统之前,对所降之敌从宽发落,那也是时势所致,否则楚军每攻一地便即大加杀戮,固然会让人心生恐惧,但却也难以真正让人拜伏。

    齐宁想了一下,才低声道:“老侯爷,恕晚辈斗胆,澹台将军统领东海水师,干系重大,他怎会自尽身亡?”

    一个从铁血之中走出来的悍将,却莫名其妙自尽,便是齐宁也很是想不通。

    “老夫征战几十年,所经战阵无数,几个儿子也多年跟随在老夫身边。”澹台煌缓缓道:“锦衣候,老夫有一个问题,想向你请教!”

    “老侯爷尽管吩咐,请教不敢当。”

    “身处绝境,四面强敌环伺,生死悬于一线。”澹台煌凝视齐宁眼睛:“此种情况下,会有三种情况发生。第一种便是心存绝望,却又不想为敌所杀,横刀自尽。第二种,神魂俱裂,胆战心惊,为求苟活,向地方屈膝求降。最后一个选择,虽然身处绝境,却斗志不减,拼力一搏,虽死犹荣。”顿了一顿,问道:“若果你是在那种情况下,你会如何抉择?”

    齐宁一愣,见得澹台煌神色肃然,犹豫了一下,才道:“老侯爷,如果没有到那种时候,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也许我会拼死到底,也许我会横刀自尽,但是......却绝不会屈膝求降。”

    澹台煌微微颔首:“你说的不错,不到那种时候,很难知道自己到底会如何选择。你是锦衣齐家的子孙,自然不会向敌手求降,我澹台家的子孙,却只会有一种选择。”

    “哦?”

    “炙麟征战沙场多年,遭遇到的陷阱不在少数,老夫方才所说的绝境,他至少遇见过两次,但两次都是奋力拼战,死里逃生。”澹台煌道:“澹台家的子孙,没有想过求降,甚至不会去想着自尽,只要有一口呼吸,一定会拼杀到底,这是澹台家的家风,否则便不配为澹台家子孙。”

    齐宁知道澹台煌这番话不是信口而言,那是经过无数铁血得到的证明,心中顿时肃然起敬。

    澹台煌微抬头,望着黑色的苍穹,缓缓道:“澹台炙麟即使到了绝境,也绝不会将刀锋抹向自己的脖子,锦衣候,你是否明白老夫的话?”

    齐宁神情凝重,点头道:“老侯爷是说,东海送来消息,澹台都督自尽身亡,但这并不是事实,澹台将军之死,另有缘故。”

    “老夫已经飞鸽传书,现场不得破坏分毫,澹台炙麟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到了那里,就会看到事情发生时候的场景。”澹台煌缓缓道:“老夫希望你查出澹台炙麟真正的死因,不要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齐宁一愣,心下一凛,吃惊道:“老侯爷,您是说......我要去东海?”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