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零九章 重担临身

第九零九章 重担临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澹台煌缓缓站起身来,齐宁虽然心下吃惊,却还是迅速伸手过去搀扶。

    “去见皇上吧。”澹台煌轻声道:“皇上会下旨意,如果锦衣候确实不想去,皇上和老夫都不会为难。”

    齐宁皱眉道:“老侯爷,为何会想到让我去东海?”

    “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身处事外,而且也只有你有资格去调查。”澹台煌缓缓道:“你是刑部尚书,这件案子自然要交给刑部去调查,除你之外,你以为有谁能够在东海将这件案子查下来?”

    齐宁一愣,澹台煌目光深邃,饶有深意道:“除你之外,老夫也信不过别人,昨晚老夫想了许久,这一趟只能有劳锦衣候前往。”

    齐宁陡然间想到今日在金刀候府的遭遇,隐隐明白过来,白天去往金刀候府,恐怕是澹台老侯爷对自己的试探,也许是自己在金刀候府表现的没有让老侯爷失望,澹台老侯爷这才确定了最终人选。

    “老夫不会强人所难。”老侯爷缓步往御书房过去,边走边道:“你马上就要成亲,这时候劳烦你前往东海,定然会耽搁你的婚期,如果你确实觉得这一趟实在为难,老夫会请求皇上另派他人。”

    齐宁知道老侯爷既然在宫中单独找自己出来说话,那已经是心意已决,认准了要让自己前往东海调查此案。

    金刀老侯爷久经波浪,思虑自然周全,他既然要让自己前往,自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否则今夜也不会对自己说出这么多话来。

    明知自己大婚在即,老侯爷却还要提出这个建议,这中间的缘由当然不会太简单,而且老侯爷方才那几句话,都是暗有所指,不好直白说出来,齐宁却要揣摩一番。

    “若是皇上和老侯爷觉得此事非要我亲自前往,晚辈自然责无旁贷。”齐宁正色道。

    澹台煌停下脚步,看了齐宁一眼,目光深邃,齐宁一时间根本无法从他的眼神看出他心中所思,只见到老侯爷微微点头,并不再多说一句。

    两人回到御书房,这边司马岚显然也和隆泰商议了好一阵子,见到金刀老侯爷回来,司马岚立刻起身来。

    司马岚如今位居镇国公,爵位上比之金刀老侯爷还要高出一级,但这位老国公对金刀候却始终表现得十分尊敬。

    齐宁扶着老侯爷坐下之后,老侯爷才叹道:“皇上,澹台炙麟身死,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在有人发现他身死之前,派出一员干将即刻前往。这些年来,有东海水师坐镇,东海那些心怀不轨之徒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澹台炙麟自尽的消息一旦传扬开去,有些人很可能会趁虚而入,引起东海之乱,所以必定要有一员大将镇住东海,以防不测。”

    隆泰微微颔首,道:“老侯爷,朕与镇国公刚刚也在商议此事。东海韩族尚有根基,若是其中有贼心不死之辈,很可能会趁机动乱,所以朕和老国公的意思,也是立刻派人前往。”从御书桌上拿起一份折子,扫了一眼,道:“这道加急文书之中,禀明澹台都督自尽身亡,但老国公却以为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司马岚正色道:“老侯爷,澹台炙麟的为人,我也是颇为熟悉。他继承了老侯爷刚强性情,当年就算是身陷绝境,也从无轻生之念,此番突兀自尽,与他的性情大是违背,我觉得定要细细调查,搞清楚其中真相。”

    “老臣方才与锦衣候已经有过商议。”澹台煌看了齐宁一眼:“锦衣候年少有为,思虑缜密,而且如今掌理刑部,如果能劳烦锦衣候走这一趟,必然可以查出一些端倪来。而且锦衣候出自锦衣齐家,锦衣齐家是我大楚军功世家,军威在身,宵小之辈也不敢轻举妄动。”

    司马岚微微颔首,道:“锦衣候倒也是合适的人选。”

    “锦衣候,老侯爷举荐你前往东海调查此案,你意下如何?”隆泰看向齐宁询问道。

    齐宁起身拱手道:“澹台都督意外过世,定然会对东海的局势大有影响。如今北汉动乱,我大楚正在筹备北伐事宜,如此关头,我大楚内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状况,所以东海之行,势在必行。”看了澹台煌一眼,才继续道:“承蒙老侯爷和老国公看得上,若是皇上以为臣可以担当此任,臣自当遵旨前往。”

    “不过锦衣候即将大婚,这个时候前往东海,是否会耽搁今以后的婚事?”司马岚道:“锦衣候,离你的婚期似乎也很近了。”

    齐宁颔首道:“有劳老国公挂念,婚期是定在了八月十八,也就半个月时间了。”

    “此行东海来去的路上也要十日左右,半月之内,锦衣候只怕来不及赶回来。”司马岚微皱眉头:“定下的婚期,若是轻易改动,恐怕不大吉利。”

    齐宁摇头道:“老国公不必有此担心,国事为重,东海发生如此大事,皇上若有旨意,我只能改掉婚期,另择吉日。”

    澹台煌颔首道:“如此可是难为锦衣候了。”

    隆泰看向司马岚,问道:“老国公,既然锦衣候愿意改变婚期,另择吉日,你看是否就让锦衣候担当此任?”

    司马岚道:“既然锦衣候以国事为重,那么此行锦衣候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好。”隆泰点点头,向齐宁道:“锦衣候,朕下旨,令你前往东海调查澹台炙麟自尽一事,此外注意东海的动静,绝不能让东海发生动乱。朕也会尽快和朝中大臣商议,确定接替澹台炙麟的人选,在确定新任水师都督之前,东海那边就交给你。”

    齐宁上前一步,恭敬道:“臣领旨!”又道:“臣还有一事相求,请皇上准允。”

    “哦?”隆泰道:“何事?”

    “臣对东海并不熟悉,可说是人生地不熟。澹台都督过世,情况不明,扑朔迷离,臣也不知道东海那边到底发生什么状况。”齐宁正色道:“调查此案,可能涉及到许多方面,而且如果真的有人趁机作乱,臣也要当机立断作出应对,但臣并无权调动东海那边的兵马,所以!”

    “锦衣候是要东海水师的调动权?”司马岚立刻问道。

    齐宁摇头道:“不是东海水师的调动权,而是整个东海郡兵马调动权,包括东海刺史手中的兵马以及东海各级衙门的所有兵马。”

    司马岚皱起眉头,金刀候却已经道:“皇上,如果澹台炙麟之死果真是另有缘故,老臣相信背后已经有人开始在东海准备作乱,此番委派锦衣候前往东海,调查澹台炙麟之死为次,稳住东海的局势才是重中之重。”

    “老侯爷言之有理。”隆泰微微点头。

    “正如锦衣候所言,如果东海突然发生动乱,锦衣候又无权调动东海兵马,东海水师亦没有领兵之将,那时候东海各路兵马便是一团散沙,必将各自为战。”澹台煌神情严肃:“所以锦衣候拥有调兵之权,确实是理所当然。”

    隆泰看了司马岚一眼,司马岚颔首道:“皇上,老侯爷所言极是,一旦东海出现变乱,朝廷也无法迅速调集兵马过去,只能依靠东海屯兵平乱。名不正则言不顺,老臣以为,可以给锦衣候颁下一道旨意,一旦东海陷入乱局,锦衣候可以酌情调动东海的兵马。”

    齐宁不动声色,司马岚的话风他自然是听得明白。

    司马岚虽然同意齐宁可以调动东海兵马,却有前提条件,那便是东海发生了变乱,否则依然是不可轻易调兵。

    “锦衣候,朕就给你这道旨意。”隆泰也不犹豫,提笔写了一道密旨,加盖了玉玺,这才递给齐宁:“一旦东海发生动乱,你可以凭借这道旨意,节制东海各路兵马。”

    齐宁上前去,双手接过,小心翼翼放入怀中,司马岚在旁道:“锦衣候,老夫直言,东海之地非比寻常,想必你也知道,当年平定东海,虽然诛杀了自立为王的韩静霆满门,但是韩族是东海望族,根深蒂固,太宗皇帝宽仁为怀,对东海一直怀柔为主。这些年来,朝廷对东海也一直是施行怀柔国策,再加上澹台都督统领水师坐镇,这才让东海平安无事。”

    齐宁微点头道:“我明白。”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在东海调用兵马。”司马岚正色道:“你是大楚侯爵,前往东海已经会引人注目,一旦轻易调兵,很可能会让东海人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看向澹台煌,不失敬意道:“老侯爷,你对东海那边最是熟悉,是否是这个道理?”

    澹台煌道:“镇国公所言不差。锦衣候,韩家是东海望族,而东海诸多豪强士绅与韩家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朝廷对东海采取怀柔之策自然没有错,但韩家对我大楚也未必真心臣服。虽然多年过去,但韩家对朝廷一直心存戒心,如果轻易调动兵马,很可能会引起韩家和诸多豪绅的警惕,另生是非,所以你千万要谨慎行事。”

    齐宁拱手道:“皇上,老国公和老侯爷放心,此行东海,我必当谨慎行事。”心中寻思,听这两位老臣所言,东海那边,确实不简单,自己接下了这副担子,还真是要小心谨慎,容不得半点疏忽。 (https:)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