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零章 夜会佳人

第九一零章 夜会佳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半夜时分。

    如果是其他地方官员发生意外,自然还轮不到齐宁亲自前往调查,但这一次出意外的却是东海水师都督,这已经不仅仅是澹台家的大事,而且亦是楚国的大事。

    齐宁自然能够听出来,司马岚话风之中,倒并不想由自己去调查此案,但澹台老侯爷却明显十分坚持。

    齐宁也敏锐地意识到,这一次澹台炙麟之死,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东海水师群龙无首,如此一来,东海水师必将迎来一场极大的震荡。

    从宫里出来之后,齐宁并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往西门神候所在的闲乐居过去。

    西门无痕虽然是神侯府的神候,但如今在神侯府的时间越来越少,倒是经常待在闲乐居内,而且老神候的身体看起来也大不如前。

    闲乐居地处偏僻,齐宁来到闲乐居的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他不能确定西门无痕是否已经知道了澹台炙麟自尽的消息,毕竟此事在第一时间就封锁了消息,并无对外扩散,但神侯府神通广大,西门无痕即使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不足为怪。

    闲乐居内一片宁静,西门无痕似乎已经睡下,齐宁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敲了门。

    敲门声在夜间十分的清脆,隔了好一阵子,才听里面传来声音道:“是谁?”却是一个姑娘的声音,齐宁立时便听出是西门战樱的声音。

    当日在皇宫比武过后,齐宁便再无见过西门战樱,如今已经很有一些时日,而且按照楚国的风俗,定亲之后,男女双方不宜私下里相见,是以齐宁这阵子也并无私下找过西门战樱,但今夜前来闲乐居,自然也是避不开。

    齐宁犹豫一下,才道:“战樱,是我!”

    屋里先是一阵沉寂,片刻之后,齐宁才听从门后传来声音道:“你你来做什么?已经很晚了!”

    “那个神候在不在?”齐宁轻声道:“我有急事要见神候!”

    “爹已经睡了。”西门战樱在门后低声道:“要不要不你明天一早过来。”

    齐宁心想方才议事的时候,无论是皇帝还是澹台老侯爷都是希望自己尽快动身,自己也就空出一天的时间来处理手头上的事物,后日便要启程,还真没有时间来来回回,想了一下,才轻声道:“我知道神候歇下了,不过!”顿了一下,还是道:“罢了,那你也早点歇着,我明天抽时间再过来。”

    他心想事情再急,半夜三更将西门无痕叫起来,终究还是不妥,转身便要离开,没走出几步,听得“嘎吱”一声,屋门却是被打开,齐宁停下步子,回过身去,只见到屋门拉开了半扇,西门战樱就站在门边上,也没有说话。

    齐宁左右瞧了瞧,也不废话,身形一闪,已经轻手轻脚钻了进去,西门战樱顺手关上门,回过身来,便见到齐宁就在自己身前,两人近在咫尺,西门战樱心下一跳,后退了一步,齐宁这时候借着月光打量,见得西门战樱穿着一身极为宽松的青色丝裙,云鬓微乱,显然是刚刚起身来,但这般看上去更显俏丽。

    西门战樱习武多年,身体的线条自然比之普通姑娘更为立体,美好的身体裹在丝裙之中,曼妙动人。

    看到齐宁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过,西门战樱脸颊微烫,齐宁却还是忍不住低声道:“战樱,你好像又漂亮许多。”

    “你你就喜欢胡说。”西门战樱被齐宁一夸,心中却是一阵欢喜,有些羞涩道:“半夜三更你跑来做什么?”

    齐宁故意走凑近一些,低声道:“我过来瞧瞧自己的媳妇,总不会有罪吧?”

    “还还没成亲,不是你媳妇。”西门战樱低下头,不敢看齐宁。

    齐宁看到平日里英姿飒爽的西门战樱一副羞涩之态,别有动人风味,不禁伸手过去,握住她手儿,西门战樱吃了一惊,便要挣脱,低声道:“你你别乱来,爹爹还在。”

    齐宁心想这倒不是开玩笑,要是被西门无痕瞧见自己半夜三更跑来占他女儿便宜,自己未必有好果子吃,对那位老神候,齐宁还是颇为忌惮,松开了手,西门战樱见状,唇边忍不住泛起笑意,白了他一眼,低声道:“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倒不是害怕。”齐宁低声道:“我只是耐心好,反正再过一些时日,你就是我媳妇,到时候我想怎么牵你就怎么牵你,想怎么亲你就怎么亲你!”

    西门战樱听他说的不堪,一咬牙,低声道:“还说?你要是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可喊爹爹出来了。”

    齐宁嘿嘿一笑,低声问道:“战樱,神候睡着了吗?我真有急事要找他。”

    “什么急事要半夜三更跑来?”西门战樱蹙眉道:“这几天爹爹身体又不大好,我要找大夫他也不让,真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办。”

    “神候病了?”齐宁皱眉道:“还没好吗?”

    “有一阵没一阵。”西门战樱眉宇间显出担心之色,轻叹道:“前几天夜里,还还吐了血!”

    齐宁吃了一惊,以西门无恨的修为,还会吐血,可见其却是病的很重。

    但齐宁也知道,武功再高,那也是血肉之躯,并非神仙,免不了生老病死,西门无痕如今年事已高,身体衰弱,那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但重病至此,却不请大夫瞧病,还真是奇怪。

    见西门战樱一脸担忧,齐宁柔声道:“战樱,神候武功了得,身体不同常人,就算有病在身,假以时日细心调养,一定会康复过来。”

    西门战樱轻嗯一声,轻声道:“你帮我劝劝爹爹,我每次让他找大夫过来,他都说那些大夫医术不成,连他自己都治不了的病,那些大夫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幽幽道:“爹爹这一生太过自傲,从不求人,如今年纪大了,还不服输,连生病了也不让大夫瞧。”

    “神候英雄一辈子,自然不觉得生点小病就要找人。”齐宁轻叹道:“战樱,你也别太担心,我回头好好劝劝他。”

    西门战樱点点头,这才低声道:“你这么晚过来找爹爹做什么?”

    齐宁犹豫了一下,才道:“其实是关于咱们两个婚事。”

    西门战樱脸一红,低头道:“这阵子不都是你家那位三老太爷过来商议吗?你你自己跑来做什么?”心想别人成婚都是由媒人前后张罗,也用不着你这位新郎官亲自出马吧。

    “战樱,你可知道,东海那边出了大事。”齐宁神情凝重起来。

    “大事?东海?”西门战樱疑惑道:“什么大事?”

    齐宁看西门战樱反应,心想西门战樱看来是真不知道澹台炙麟已死,却也不知道是西门无痕故意隐瞒,还是连西门无痕也没有得到情报。

    齐宁也不隐瞒,将澹台炙麟自尽一事告之,西门战樱花容失色,吃惊道:“澹台都督自尽了?这这怎么可能。”

    “朝廷也觉得此事大有蹊跷,所以!”齐宁欲言又止。

    他心里很清楚,对西门战樱来说,如今或许正沉浸在将为人妻的喜悦之中,这一阵子两家一直都在张罗着这门亲事,好事将近,如果这时候告之自己将要前往东海调查,或许会让西门战樱很是失望。

    西门战樱却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问道:“那那朝廷是否派你前往东海?”

    齐宁一怔,心想西门战樱倒是聪明,苦笑道:“我刚刚到宫里过来,今晚澹台老侯爷单独和我说话,他的意思是这次澹台都督自尽,事有蹊跷,只能由我前往东海祥加调查。而且朝廷担心澹台都督过世之后,东海的局面会出现动荡,朝廷如今正在筹备北伐事宜,一旦东海有变,必然会阻扰朝廷的北伐大计,甚至错失一统天下的良机!”

    西门战樱眉宇之间果然略带一丝失望,却还是道:“你是你是刑部尚书,东海发生如此大案,派你前往那也是那也是理所当然。”

    “战樱,咱们很快就要成亲了,可是在这当口!”齐宁心中有些愧疚。

    西门战樱却是勉强一笑,低声道:“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国事为大,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你置之度外,反倒不是你了。你去往西川,出使东齐,最后都是马到功成,这次这次去往东海,也一定会顺利查清真相。”

    西门战樱如此体贴,齐宁心总更是内疚,伸手轻轻揽过西门战樱,抱入怀中,西门战樱怔了一下,却还是任由齐宁抱住,齐宁柔声道:“战樱,这次去东海,我会很快将事情办完,等我回来,咱们立刻成亲。”

    “你你好好去。”西门战樱低声道:“爹爹身体不好,我要留在他身边照顾,这次这次不能陪你一同过去,你自己在外面要多加保重,反正反正我等你回来就是。”

    齐宁更是将西门战樱柔软的身躯抱紧,月光幽幽,情意绵绵。

    “我去叫爹爹。”片刻之后,西门战樱才轻轻推开齐宁:“你去东海,一时半会赶不回来,只能改变婚期,这事儿这事儿要和爹爹说。”

    “嗯。”齐宁点头道:“今晚我过来,就是想和神候商议此事,看看能否将婚期推迟个把月。”

    西门战樱微点螓首,低声道:“你等一等,我去看看。”径自去西门无痕屋里,齐宁在院内等待,寻思着待会儿如何向西门无痕说明才妥当,片刻之后,却见西门战樱匆匆过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齐宁急忙上去,问道:“神候醒了?”

    “没有!”西门战樱焦急道:“他他不在屋里,人不在了!” (https:)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