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一章 月下魅影

第九一一章 月下魅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有些吃惊,急忙往西门无痕屋里去,西门战樱立刻加快步子在前面带路,到得西门无痕屋前,屋门敞开着,里面没有点灯,西门战樱进到屋里,指着床铺道:“你看,爹爹不在。”

    闲乐居本就是处十分简单的住舍,西门无痕虽然是堂堂帝国神候,但生活却算得上简朴,屋里十分简单,那张简单的木床上放着条毯子,齐宁走过去,见到毯子随意地散在榻上,床单有些褶皱,显然是不久前刚刚睡过人。

    “神候什么时候睡下的?”齐宁皱眉问道,又迅速过去点着了油灯,四周观望,两扇窗户都是关着。

    “我爹平日里生活都很有规律。”西门战樱道:“没事的时候,他戌时过,就会入房歇息,戌时三刻之前,定然会睡下。这些时日他身体不好,睡得更早,到戌时定上床歇息。”

    “今天晚上也是?”

    “吃过饭后,爹爹在画室里待了会儿,戌时刚到,我便去叫他,他也就洗洗睡下。”西门战樱道:“我睡下之前,还专门过来看过,那时候爹爹睡得正沉。”

    “现在快到子时,也就是说个多时辰前,神候还在这里。”齐宁伸手摸了摸床单,尚有余热,微微颔首:“神候离开确实不久......!”往屋门瞧了眼,问道:“战樱,你进来的时候,屋门是关着的?”

    “掩着的。”西门战樱道:“我在门外叫了两声,屋里没有声音,所以推门进来,就看到床上空空如也,爹爹没了踪迹。”

    齐宁四下观察,屋内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却瞧见床角的椅子上搭着衣衫,走过去拿起,看向西门战樱,西门战樱走过去接过,蹙眉道:“这是爹爹白天穿的衣衫,晚上洗过之后,就放在这里。”

    “也便是说,神候并没有离开太远,否则不会不穿衣衫出去。”齐宁皱眉道:“我们分头找找。”

    西门战樱脸焦急,急忙和齐宁分开找寻,齐宁想着西门无痕是不是半夜三更睡不着跑到画室里去,但画室那边并未点灯,西门无痕总不能在黑暗之作画,却还是过去瞧了瞧,将画室里里外外找了圈,却根本没有西门无痕的踪迹。

    齐宁心更是奇怪,西门战樱也是找了圈,这闲乐居并不大,就宛若普通的民居,几间屋子而已,片刻功夫便将里外都找遍,看到西门战樱脸焦急,齐宁安慰道:“不要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西门战樱却是想着西门无痕掌理神侯府多年,虽然位高权重,但当年为了震慑江湖,确实也使出过铁血手段,江湖各大帮会对这位神候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不少人与西门无痕结下仇怨,视为眼钉肉刺。

    如今西门无痕年事已高,精力早已经不能与当初相提并论,西门战樱只担心会有仇家在这种时候趁机找上门,对西门无痕不利。

    可是又想到西门无痕终归是神侯府的神候,威势犹在,又有谁敢吃熊心豹子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爹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西门战樱口重复着,只是在安慰自己,齐宁心知西门战樱现在心境,轻轻将她揽入怀,柔声道:“神候武功了得,又是朝廷命官,不会有人敢对神候不利。战樱,以前可发生这样的状况?”

    西门战樱摇头道:“从来都没有。”

    “那.....神候最近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齐宁轻声问道:“他可对你提起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西门战樱想了想,摇头道:“并没有提起过什么,我.....我要去神侯府,找二师兄他们......!”西门无痕突然失踪,十分意外,西门战樱担心则乱,这时候只想着尽快通知神侯府的人,让他们共同找寻。

    神侯府在京处处都有眼线,调动起神侯府的人,自然很快能找到西门无痕。

    “不要着急,再等等。”齐宁慎重道:“我们还不能确定神候真的失踪,这时候通知神侯府那边,很可能适得其反,会引起那边的骚动。”神情略显凝重,东海那边澹台炙麟自尽,若是连西门神候也突然失踪,那事情可就大不简单。

    “我听你的。”西门战樱这时候只能依靠齐宁,身体发软,依偎在齐宁怀。

    齐宁轻轻搂着西门战樱,扶她到院内的张小椅子上坐下,明月在天,四下里片宁静,齐宁倒了杯水,捧给西门战樱,西门战樱六神无主接过,却也不喝,忽然想到什么,忙道:“是了,爹爹.....爹爹最近精神很不好,前几天.......!”想了想,欲言又止。

    齐宁立刻问道:“战樱,到底发生什么?”

    “爹爹.....爹爹前几日吃过晚饭,正在画室里作画,忽然......忽然倒地不起。”西门战樱道:“他当时看起来十分痛苦,全身.....全身发烫,就像火烧般,我要去找大夫,却被爹爹拉住,隔了好阵子,爹爹才恢复过来。”

    “那神候可有说过他到底哪里不舒服?”

    西门战樱低下头,沉默了小片刻,才道:“爹说他之前连门内功,但.....但伤了内脉,所以......可是他不让我对外说,只说并无大碍,只要调养阵子就不会有大事。我爹既然说没事,我.....我就没敢多问,而且连我爹自己都无法调息,普通的大夫自然也不能治疗。”

    “原来如此。”齐宁微点头道:“那你说神候最近精神不好,又是什么缘故?”

    “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西门战樱轻叹道:“他现在很少去神侯府,神侯府的事情都交给了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其实.....其实神侯府的人心里都知道,爹年纪大了,精力大不如前,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将神候的位置交给大师兄。”

    齐宁心想这倒是有迹可循,之前让轩辕破统帅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本就是要给轩辕破立威受赏的机会,现在西门战樱这样说,看来西门无痕果真是有要传位的打算。

    “爹经常坐在院子里,什么也不说,就那般呆呆地坐着。”西门战樱满是担心道:“我先前早上去神侯府,他就坐在院子里,等我回来,他还是坐在原来那地方,连姿势也没变,坐就是整天,我问他是不是吃过饭,他也答不上来,迷迷糊糊......!”

    齐宁皱起眉头,暗想难道西门神候竟然开始患有老年痴呆?此等精明过人的人物,如果当真老年痴呆,那可实在是令人唏嘘。

    “他有时候精神很好,容光焕发,而且说话也和从前样,看不出有什么不对。”西门战樱若有所思道:“可是....可是有时候气色就变得很差,整个人也毫无精神,我在他边上说话,他甚至都听不清......!”不禁抓住齐宁手臂,担忧道:“你.....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宁也是有些诧异,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暗想难道是间歇性老年痴呆?他倒是知道,有些老人患有间歇性老年痴呆,时好时坏,正常的时候能说能笑,可是旦患病,就像走了魂儿样,宛若游魂。

    “这几天情况如何?”

    “前几天他发作之后,这两天的精神便很差。”西门战樱道:“今天下午,又在院子里坐了下午。”说到这里,眼圈已经有些泛红。

    齐宁伸手搭在她香肩上,柔声道:“战樱,不要担心,切有我在。”

    西门战樱轻轻点头,猛地抬头看向齐宁身后,齐宁怔,觉得事情不对,立刻回头,月光之下,便瞧见自己身后不过三四步远,人背负双手长身而立,身墨色衣,头发没有梳过,披散开来。

    齐宁吃了惊,他如今的武功早已经不是当初可比,四周若有异动,很容易就能察觉出来,可是那人什么时候出现,自己竟是毫无察觉,月下魅影,让人发毛。

    “爹!”西门战樱立刻站起身来,喜极而泣,跑上前去抓住那人手臂:“爹,你去哪里了?我找不见你,可担心死了。”

    齐宁也转过身,这时候已经看清楚,那人正是自己和西门战樱找了小半天的西门无痕。

    “神候!”齐宁上前两步,拱了拱手。

    西门无痕看了齐宁两眼,这才轻拍西门战樱,柔声道:“没事,爹爹晚上睡不着,出门在外面的小巷子散散步。都这么大人了,怎么有事情就哭,被别人知道,羞也不羞?”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显得十分慈祥。

    齐宁心想自己过来的时候,闲乐居前门是被拴上,难道西门无痕出门散步,还要翻墙出去,但这话自不能问出口。

    “小侯爷怎么这么晚过来了?”西门无痕微笑道:“还有半个月你和战樱便要成亲,按照礼法,你们这种时候不宜相见。”

    西门战樱只怕父亲误会,急忙解释道:“爹,他.....他有事要找你。”

    “哦?”西门无痕笑道:“刚巧老夫也睡不着,你来的正好,战樱,你去炒两个菜,我邀请小侯爷喝上两杯。”

    西门战樱见西门无痕神情柔和,放下心来,向齐宁使了个眼色,齐宁微点头,西门战樱这才去厨房,齐宁本想说不必,但细细想,是没有阻止,见到西门无痕已经往大堂去,当下也跟了过去,到得大堂,西门无痕已经点上油灯,齐宁上前看了西门无痕眼,见他虽然披头散发,但是面色红润,目光锐利,气色竟然是极好,根本看不出有病在身。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