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三章 护花使者

第九一三章 护花使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似乎明白什么,但却又不是很清楚,若有所思。

    “澹台家如果失去了东海水师,等到老侯爷过世,当年威风赫赫的金刀澹台家就会一蹶不振,甚至会落得任人鱼肉的下场,老侯爷当然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西门无痕轻声道:“所以老侯爷腾出时间来,就是要借用你去往东海的时间,找出一名可以维护澹台家利益的人选去往东海赴任。”

    齐宁问道:“神候,你是说金刀候已经有了人选?”

    “老侯爷千算万算,绝不会算到澹台炙麟会突然过世,落得白发人送黑发人。”西门无痕轻叹道:“澹台炙麟正当壮年,在东海水师有着绝对的威望,朝廷就算不想让东海水师一直姓澹台,却也不敢动弹。”盯着齐宁问道:“如果你是金刀候,在此之前,可会考虑接替澹台炙麟的人选?”

    齐宁苦笑摇头。

    自己的儿子好端端地掌控着东海水师,身强力壮,金刀候又怎可能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突然离世,更不可能会考虑谁来接替澹台炙麟。

    “澹台炙麟的死,突如其来,金刀候也是猝不及备。”西门无痕道:“我知道老侯爷心中伤痛,但这种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丧子之疼,对他来说,布置东海水师接下来的事宜才是大事。”淡淡一笑,道:“镇国公已经派了司马常慎去往秦淮军团,澹台老侯爷又如何不担心司马岚故技重施,趁此机会派出自己人去接替东海水师都督一职。”

    齐宁完全明白过来,点头道:“神候这番话,让我醍醐灌顶,现在终于明白了。”随即皱眉道:“那澹台老侯爷为何坚持让我去东海?”????西门无痕笑道:“你该问你自己,为何会如此轻易答应去东海?你的心思无非有二,其一,金刀候主动请你去往东海,你担心拒绝之后,金刀候心中不满,会让你们两家的关系走的更远。其二,你也是担心司马岚会抢着派人前去,借此机会控制东海水师。”

    齐宁叹道:“如此说来,金刀候让我前往,也是掣肘司马家?”

    “满朝皆知,你和司马家针锋相对,有你在东海,司马家想要趁这个机会控制东海水师自然是不可能。”西门无痕道:“有能力阻止司马家趁虚而入的人物,眼下恐怕也只有你锦衣候才能做到,只要司马家无法插手进去,澹台老侯爷就有时间挑选出合适的人选,他也一定会想尽办法让自己挑选的人坐上东海水师大都督的位置。”

    西门无痕知无不言,并没有隐瞒,将其中关窍娓娓道来,齐宁心中却是颇为感激,暗想虽然两家的婚事还没有成,但这老丈人却已经开始出手指教,尽起老丈人的本分。

    西门无痕端起酒杯,两杯酒下肚,老神候的面色更是红润,齐宁心想这老神候下午还是呆坐在院子里不言不语,如今却是思维敏捷,倒是有些不可思议。

    “神候,我后日便要动身,明日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下去,所以今晚就要向您老人家道别了。”齐宁起身来,深深一礼。

    西门无痕道:“既然有机会去东海看一看,也不是什么坏事。”微微一笑,道:“也许澹台炙麟真的是被人谋害,到时候真的能查出一些端倪来,也未必不会有变数。”

    “变数?”

    西门无痕也不多言,微一沉吟,才问道:“此番你带多少人过去?”

    “从刑部带上几个人前往专职办案,此外从黑鳞营调动一些人手跟随前往。”齐宁回道。

    西门无痕微微颔首,道:“这不是江湖帮派事务,神侯府不便插手,只能由刑部衙门去公干。”顿了一顿,才道:“不过你心里做好准备,东海水师之中,恐怕有不少人对你没什么好感。”

    “哦?”齐宁一怔,随即笑道:“神候是说当年两家的芥蒂,到如今还没解开?”

    “事到如今,金刀候未必会在意什么,但是东海水师之中,不少人都是金刀澹台家的嫡系,这些人可是眼看着你们锦衣齐家当年盖过了金刀澹台家的风头,若是看见你,想起当年的事情,多少还是会有些怨气的。”西门无痕端杯一饮而尽,提起筷子津津有味地夹了一粒花生米。

    太祖皇帝时候,金刀澹台家是第一战将,威风八面,但太宗皇帝继位之后,锦衣齐家后来居上,在军方的势力迅速超过了金刀澹台,而且许多建立功勋的机会,也都被锦衣齐家所有,齐宁心知当年的芥蒂只怕现如今还没有完全解开。

    夜色深沉,齐宁也不好在闲乐居久留,辞别了神候,过去又和西门战樱说了几句话,在西门战樱的不舍之中,离开了闲乐居。

    次日齐宁到了刑部,交代了一些事务,又挑选了几名刑部官吏随行,却并不告知要往何方去,更没有将澹台炙麟身死一事公开。

    此外又派人去了黑鳞营,点了兵将,吩咐次日早上在京城南门外等候。

    出使东齐没有多久,又要往出远门,顾清菡自然是担心,对她来说,齐宁每一次出门,都让她牵肠挂肚,生怕出些什么意外。

    齐宁可以对别人隐瞒行程,但对顾清菡自然没有什么隐瞒,一开始也没有向她透露澹台炙麟之死,但经不住顾清菡再三追问,只能说了,他知道这事儿瞒不了多久,只怕自己抵达东海的时候,消息已经传开。

    顾清菡也是吃惊,但这等大事,她也不好多问,连夜帮齐宁收拾好行囊,又叮嘱齐宁在外万事小心,齐宁听着顾清菡絮絮叨叨,心中却是充满暖意。

    到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田夫人却是亲自带着田芙来到府里,见到齐宁,有些不好意思道:“侯爷,我让芙儿在这边待上些日子,有唐姑娘照顾着,身体恢复会快一些。”又拿了两张银票出来:“这这是在府里的花销,你!”

    齐宁叹了口气,先不接银票,让人带了田芙去唐诺那边,等田芙离开,这才道:“夫人这是寒酸我吗?”

    田夫人来的时候就知道齐宁绝不可能收下银票,但自己却要做出来,这时候听齐宁这样说,更是不好意思,尴尬道:“侯爷,我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

    “你要真是想要感谢我,路上就多照应我一些。”齐宁笑道。

    田夫人眨了眨美丽的眼眸子,疑惑道:“照应?侯爷,你我不明白!”

    齐宁瞧见左右无人,故意逗道:“夫人出远门,路途遥远,我实在放心不下,想了一天,觉着还是陪夫人往东海去一趟,也好保护夫人。”

    “啊?”田夫人大吃一惊,随即惶恐道:“侯爷,不不用,真的不用,我哎呀,这怎么能行?”一时间手足无措,脑中一片混乱,心想齐宁是堂堂锦衣候,自己身份何等卑微,岂能让小侯爷护送自己去往东海。

    齐宁看她手足无措样子,更是好笑,轻声道:“夫人不愿意我陪同你前往?”

    “不是,不是,可是!”田夫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左右看了看,不见人影,理了理头绪,才低声道:“侯爷,真的不用,你贵人事多,怎能怎能因为我耽误公干?那那绝对是不成的。”见齐宁似笑非笑模样,还是忍不住问道:“侯爷是在是在说玩笑话?”

    “我说话言出如山,怎会玩笑话?”齐宁笑道。

    田夫人半信半疑,便在此时,韩总管忽然出现在门外,向齐宁禀道:“侯爷,三夫人说那边气候潮湿,您未必适应,她让您去唐姑娘那边讨两副药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还有,三夫人问你是骑马还是坐马车,要是坐马车,今晚就把马车套上,行李都放在马车上。”

    齐宁道:“坐车去吧,行李放在马车上就行,三娘在做什么?”

    “三夫人在厨房,她要亲自做些点心,好让侯爷带在路上。”韩总管道:“侯爷要坐马车,那老奴现在就吩咐人去套车。”也不多言,退了下去。

    田夫人一脸愕然,她本来还将信将疑,只以为齐宁是在逗弄她,这时候才知道齐宁当真是要出远门,心中顿时波涛翻滚,也说不上是什么感受,既有为难,亦有感激,却又多了羞赧。

    她本就喜欢多想,这时候知道齐宁要去东海,还当真以为是要护送自己,心中直跳,毕竟她也清楚,以齐宁的身份,就算是朝中的达官贵人,那也没有资格让他护送,自己一介草民,又怎有如此殊荣?

    小侯爷主动请缨,当然不会没有缘故,想到之前种种,愈发觉得齐宁是因为看上自己这个人,脸上有些发烫,低声道:“侯爷,其实其实你真不用这样,你一直对我好,我我心里都明白!”

    齐宁看她成熟艳美的脸庞泛起绯红,艳若桃李,心下一荡,凑近到她耳边,低声问道:“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可是要最你的护花使者,你喜不喜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