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五章 离别

第九一五章 离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田夫人跟着后面进了屋内,田芙立刻起身来,唐诺也已经冲着田夫人微微点头,道:“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她。”

    田夫人感激道:“唐姑娘,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也不必谢我。”唐诺冲齐宁那边使了个眼色:“这是锦衣侯府,你谢谢侯爷就好。”

    田夫人有些尴尬,看向齐宁,却见齐宁并没有往自己这边看,心里更是不安,还是向齐宁道:“侯爷,谢谢你。”

    齐宁只是轻嗯一声,显得十分冷淡,却是向唐诺笑道:“唐姑娘的伤势是否好全了?”

    唐诺前番被段清尘在腰间刺了一刀,而且中了毒药,幸亏齐宁及时帮她解毒,唐诺十分淡定,微微点头,道:“无碍了。”

    “那就好。”齐宁笑道:“明日我也要离京办差,可能要些日子才能回来,侯府这边,唐姑娘也多照看一些。”

    唐诺眼眸一转,诧异道:“你要离京?”

    齐宁微微点头,唐诺也不问齐宁去哪里,想了一下,才过去取了一只瓷瓶递给齐宁,齐宁心知从唐诺手里拿出来的东西都是灵丹妙药,也不推辞,大大方方接过揣进怀中,笑道:“唐姑娘如此大方,我就不客气了。”

    “我只希望你用不上它,带在身上以防万一而已。”唐诺声音柔和:“那是止血的金疮药,止血效果甚好,而且不会留下疤痕。”

    “多谢多谢。”齐宁点点头:“明日一早就会动身,我就不过来再向你告别了。”

    “好。”唐诺意简言骇:“一路顺风!”

    齐宁也不多言,又向田芙笑道:“田姑娘,你就安心在这里住着,需要什么只管向府里要,跟在唐姑娘身边,不但可以治好你的眼疾,只要你用心,说不定还能从唐姑娘那里学到一些医术,就算是皮毛,也能受益终生了。”

    唐诺唇边泛起一丝浅笑,向田芙道:“不要听他说,我没那么高明的医术。”

    田芙眼疾虽然尚未痊愈,但却早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对唐诺的医术那是心悦诚服,她以前性情暴躁,也都是因为眼疾所致,如今眼疾日渐好转,心情甚好,性情也是改变许多,向唐诺道:“侯爷说的是真的,唐姐姐,要不.....我拜你为师,跟你一起学医术吧?”

    唐诺一怔,齐宁却是来了兴趣,笑道:“唐姑娘,这可不是我撺掇的,田姑娘知道你医术高明,要拜你为师,这可是大好事。”

    田夫人此刻却也是激动万分。

    她当然知道唐诺医术之精湛,毕竟是药行出身,对于医药圈子还是十分了解,相比起宁,因为田芙的眼疾,田夫人与唐诺的接触反要多一些,她也知道以唐诺的医术,即使是在京城这个藏龙卧虎之地,那也是少有人及。

    她对唐诺不但心存感激,更多的却是钦佩,此时听田芙竟然有机会拜在唐诺门下,心中激动之情,那是溢于言表。

    若是田芙能够拜得唐诺为是,即使只是从唐诺身上学到皮毛,那也足以让田夫人心中自傲。

    屋内一时静下来,田芙睁大眼睛,满是期待看着唐诺,唐诺微一沉吟,终于道:“拜师倒也不急,你若喜欢学医,大可以跟在我身边先尝试一番,隔上一段时间,如果还能学下去,再提拜师也来得及。”

    田芙欢喜不已,田夫人也是激动非常,急忙道:“唐姑娘,真是多谢你,我......!”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心。

    齐宁却是笑道:“田姑娘,唐姑娘既然答应了你,你就好好用心。想要拜在唐姑娘门下,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若是太过疏怠,唐姑娘只怕不收的。”

    其实他知道唐诺没有轻易收徒,很有可能是要考察田芙一番,自己这样说,也是提醒田芙多多用心。

    田夫人自然听得出来齐宁话中意思,她也知道,如果没有齐宁的存在,自己的女儿也不可能有如此天大的机缘,心中固然对唐诺感激不已,对齐宁亦是感激万分。

    从唐诺院子离开后,齐宁还没走几步,田夫人已经从后面追上来,俏脸满是感激之色,见齐宁没有停下的意思,还是叫住道:“侯爷,你.....等一下!”

    齐宁停下步子,回过头来,面带微笑问道:“夫人有事?”

    “侯爷,刚才.....刚才可多谢你了。”夫人有些不自然道:“如果不是你,唐姑娘她......!”

    “不用谢我。”齐宁摇摇头:“这是田姑娘和唐姑娘的缘分,不过最后能不能收下田姑娘,我也不知道。”

    “不管怎样,都是侯爷帮忙。”夫人有些语无伦次:“没有你,糖姑娘不会......!”

    “夫人,明天一早还要赶路,我手头上还有些公务要办。”齐宁打断道:“夫人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田夫人“啊”了一声,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齐宁只是冲着她微微点头,也不多言,缓步而去,田夫人抬手想要叫住,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无奈看着齐宁离开,想着齐宁突然对自己态度有些改变,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

    齐宁此时却是心中暗笑。

    他自然明白,田夫人早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亲近她的意思,这一阵子一来,齐宁都表现的很主动,时不时地便流露出对田夫人的好感,但他更明白,要拿住一个女人,绝不能从头到尾都表现得太过主动。

    主动太多,就变得太过廉价。

    现在也到了该若即若离的时候,这种时候如果对田夫人表现得冷淡一些,效果反倒要比主动贴近好的多,其中的套路,他心知肚明,但田夫人何曾经历过男女之间这样的花花肠子,还真以为齐宁对自己有些不满,所以故意表现的冷淡,轻而易举便落入齐宁布下的感情陷阱。

    齐宁出行的行李,自有下人准备,他回到屋内,点上灯火,这才取出了田夫人誊写出来的曲谱。

    除了将那本地藏曲谱物归原主,田夫人将地藏曲谱之中夹含的两首曲子誊写了出来,齐宁对曲乐并不精通,但看到两首曲子完整地招录出来,心中暗赞田夫人之余,却又心存疑惑,暗想既然连田夫人都能发现出地藏曲谱藏着两首曲子,也便是说这地藏曲谱本身也就不算太过神秘。

    令狐煦曾说地藏曲谱之中藏有地藏天书的下落,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子虚乌有了。

    不过他心知确实有不少人想要得到这地藏曲谱而甘心,能够让他们牵肠挂肚的东西,当然不会太过简单,难道在这两首曲子之中,又另藏着玄机?

    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前往东海调查澹台炙麟之死,没有时间探索地藏曲谱中的玄妙,此时也只能等回来再找机会摸索。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齐宁便起身来,收拾妥当,刚出门,就瞧见顾清菡正走过来,齐宁迎上去,轻声道:“三娘怎么起的这样早?昨晚可睡好了?”

    顾清菡瞧见左右无人,伸出手来,替齐宁整理了一下衣衫,齐宁心中温暖,柔声道:“三娘,听说东海那边有不少特产,你喜欢什么东西和我说说,回来时候我给你带回来。是了,东海那边一定产珍珠,我看看能不能弄些上等的珍珠回来,听说珍珠粉末能让人永葆青春......!”

    顾清菡白了他一眼,低声道:“你是说我老了吗?”

    “没那个意思。”齐宁看着顾清菡俏美的脸庞,低声道:“三娘看起来就像十八岁的姑娘,青春貌美,谁也比不了。”心中却是想着,就算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那也及不上三娘诱人。

    顾清菡心下好笑,但她也习惯了齐宁的油嘴滑舌,低嗔道:“不要胡说。你也别为我花什么心思,侯府里什么都不缺,不用你带回来。你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就好,虽然是有公干在身,却也不要多惹事,更不要在那边闯祸。”

    齐宁并不闲顾清菡唠叨,反倒是觉得心中暖洋洋的,点点头,道:“三娘不用挂心,办完差事,我很快就回来。”

    “嗯!”顾清菡轻嗯一声,抬头看了看天色,道:“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早些动身吧,早去早回。”

    齐宁听着顾清菡声音温柔,忍不住低声问道:“三娘,你......你会不会想我?”

    “想你个大头鬼。”顾清菡瞪了他一眼,“别啰嗦了,还不快动身。”

    齐宁轻笑道:“三娘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一定会想我,就像我每天也都会想着你一样。”凑近过去,顾清菡只以为他又要不正经,便要闪躲,齐宁却低声道:“三娘,佛堂那边还是要注意着,切莫让人轻易靠近。”

    齐宁如今倒不担心太夫人,毕竟那老太婆服下了秋千易的毒药,变成了活死人,此生都不不可能恢复神智,但齐宁却并没有忘记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虽然死了,但这两人与大光明寺有牵涉,齐宁只担心暗中一直有人与这两人联系,如今这两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会不会有人暗中找寻他们的下落?虽然一切处理的都很干净,但如果有人非要找到牛头马面的下落,倒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顾清菡心下一凛,轻声道:“我不会让人靠近佛堂,你不用担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