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六章 夜半哭声

第九一六章 夜半哭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此番前往东海,并没有让齐峰等人跟随,毕竟侯府这边需要护卫照看,二来也是让齐峰等人继续找寻卓仙儿的下落,他知道丐帮耳目灵通,是以让齐峰去找白圣浩,也请丐帮的弟兄起帮忙打听下落。

    离府的时候,齐宁只带了驾车的车夫,在顾清菡等人的目送下,天不亮便即动身。

    此番跟随齐宁前往东海的除了刑部的数名官员,亦从黑鳞营抽调了二十名精锐随行,亲自点名由吴达林率领护卫。

    这次前往东海,并非是以钦差的身份前往,虽然已经得到了可以秘密调兵的密旨,但在明面之上,只是以刑部尚书的身份前往调查澹台炙麟之死,而澹台炙麟自尽事,如今还并未对外公布,属于机密事件,齐宁前往也只是秘密调查而已,自然不好大张旗鼓。

    带上二十名精兵随行,低调行事,如此就算到了东海,也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马车自南城门出城,齐宁掀开车窗帘子,也不知道田夫人是否已经抵达,只行出里地,便瞧见路边辆马车停在那边,人站在马车边上,正瞧着自己这辆马车。

    那人披着件薄薄的大氅,头上戴着顶帽子,齐宁马车出现时,那人不自禁往这边靠近过来,齐宁扫了眼,便即认出正是田夫人。

    只是今日田夫人的装束与往日大不相同,大氅之内,却是穿着浅蓝色的长衫,腰间系着宝蓝色的腰带,身打扮,看上去倒像个富家公子哥儿,眉清目秀,眼角下面那颗美人痣却让这公子哥儿略显妩媚。

    齐宁知道田夫人是按照自己昨日的嘱咐,男扮女装,他不自禁将目光往夫人胸脯看过去,或许是里面的长衫太过宽松,倒也看不见往日的波涛汹涌,齐宁心疑惑,暗想难不成田夫人就像顾清菡当初男扮女装样,也是用带子勒住了那里,若果真如此,以她之丰硕,勒起来只怕很是难受。

    田夫人看到窗帘后的齐宁,露出笑容,正要说话,齐宁却已经淡淡道:“车子跟上我就好。”也不多说,放下了车帘子。

    田夫人愣,瞧见齐宁马车继续向前,只觉得有些委屈,咬下嘴唇,瞪了齐宁马车眼,但还是迅速上了马车,跟在了齐宁马车后面。

    往前行处不过五六里地,蒙蒙亮的天幕之下,只瞧见路边群人正在等候,齐宁尚未靠近,众人已经迎了上来。

    马车停下,齐宁下了马车来,眼便瞧见吴达林正站在马车边上,含笑向吴达林点了点头,吴达林却是深深躬,并不说话。

    吴达林在皇陵之变前,被调到了黑鳞营,开始黑鳞营段沧海等人对他还是颇为戒备,但段时间下来,众人相处的也还算不错,吴达林本身就是极有能耐之辈,进了黑鳞营,每日里都是用心的训练兵士,兢兢业业,段沧海等人对他更是心生好感。

    吴达林虽然在行伍多年,但对黑鳞营来说,他只是个新人,所以在黑鳞营也是十分的谦逊,此番齐宁出行,从黑鳞营调兵,黑鳞营多是齐宁的心腹,齐宁却点名让吴达林随行,吴达林意外之余,心却是大为感激。

    几名刑部的官员早早就出城等候,自从达奚冲和曹森被处决之后,刑部上下对齐宁是敬畏有加,天还没亮,随行的四名刑部官员就在等候,其秋审处司审韦御江也是被齐宁带了出来,这时候几名官员都过来在马车边上等候。

    包括韦御江和吴达林在内,众人都知道小侯爷此番要出京公干,但是到底去往何方,齐宁却并未透露风声,心直都是很为好奇。

    无论吴达林和黑鳞营的骑兵还是刑部官员,都是便服在身,黑鳞营的骑兵们都是身穿灰色劲装,只从外表服饰,看不出众人身份来历,这也是齐宁事先嘱咐,众人遵命行事。

    齐宁见得人都到齐,才含笑道:“此番有劳诸位通行,奉皇上旨意,咱们要去往东海办桩差事,不过这桩事儿不宜对外张扬,咱们此行东海,也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所以才让诸位穿上便服。”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此行的目标竟然是东海,只是出去办皇差,却要隐瞒身份,着实让众人感到奇怪,但也敏锐地感觉到此行必不简单,毕竟从刑部衙门调集数名官员前往,发生在东海的案子就定是非同小可。

    这时候众人也看到随在齐宁后面的马车,但谁也不敢多问什么。

    刑部几名官员都是骑马而行,齐宁也不耽搁时间,挥手示意众人起行,刑部几名官员翻身上马,吴达林则是挥手,二十名黑鳞营骑兵几乎是在同时间翻身上马,在朝霞出来之前,已经向南而行。

    路上马不停蹄,距离京城也是越来越远,途不止日,过了京畿地带,又行了天,就进入了东海境内。

    东海地处楚国东南沿海带,早年隶属于会稽郡境内,但后来朝廷却是将会稽郡分为二,东边设为东海郡,西边则是设为会稽郡,如今的会稽郡比之分割前,面积要缩小近半。

    东海下设十三县,以古蔺城为府城,因为东海水师驻扎在东海,当初为了让东海水师便于控制住府城,将东海郡东南部的古蔺城设为府城,古蔺城距离东海水师不过三十多里形成,城的居民甚至能够感受到海风的到来。

    东海水师的存在,其实直都是与东齐水师相提并论,也直期望在实力上超过东齐水师。

    前朝四分五裂,东齐自成国,其主战力便是东齐水师,而东齐水师的前身,其实就是前朝最强大的水师军团,军多的是擅长水战的将士,东齐水师大都督申屠罗如今是东齐的柱梁,但其父却曾经是前朝的水军大将,今日之东齐水师与前朝水师脉相承,所以底蕴极深。

    楚国东海水师却是不同,当年楚国征伐东海,东海王韩静霆伏诛之后,东海却依旧是片混乱,许多东海王的余党并不甘心受楚国统治,下海逃到了东海之上,甚至联络了东海上的海盗,频繁骚扰东海沿岸。

    楚国太宗皇帝下令筹建了东海水师,却也是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只不过当时楚国刚立,百废待兴,用于组建东海水师的银子实在不算多,金刀候澹台煌也只能就近取材,征集了些大型渔船为水师所用,但渔船与战船相去甚远,再大的渔船比及战船,也只是弱小不堪。

    好在金刀候用兵了得,花费了数年时间,凭借实力薄弱的东海水师,还是稳定了东海沿岸的局面,不至于让百姓遭受海寇的侵扰。

    但彼时的东海水师,与东齐水师的实力实在是相去甚远,东海之上最强大的依然是东齐水师。

    但楚国毕竟国土辽阔,朝廷也直警惕着东齐水师的存在,对于东海水师的建设从来没有放慢过脚步,多年下来,如今的东海水师已经具备了相当强悍的实力,大小战船近两百艘,另有久经训练的水师官兵三万人,是楚国极为强大的军团之。

    早年东齐水师还度侵入到楚国海境之内,占据了海境内诸多岛屿,但是随着东海水师的逐步扩大,双方时有摩擦,东齐为了不至于因为海境而与楚国发生更大的摩擦,开始撤回东海北部,到如今两国已经十分默契地达成了海上的势力范围,东齐占据着东海北部大片区域,而楚国占据着东海南部以及南海区域。

    东海上的海盗被重创之后,如今东海水师唯的劲敌也就是东齐水师,所以东海水师的主力也就是驻扎在东海沿岸,时不时地派出几艘战船游弋在南海带。

    齐宁行人虽然马不停蹄花了三天时间就进入了东海境内,但是要距离古蔺城却还是有段路途。

    途众人也并不去打扰地方官府,只找客店住宿,路上田夫人虽然随行,但却没有机会和齐宁说上话,随行人员虽然自然也见到田夫人,虽然觉得多出这样个人很有些奇怪,但谁也不敢多议论句。

    有几次田夫人找到机会本想和齐宁说上几句,奈何齐宁却故意视而不见,不等田夫人靠近,便即走开,这让夫人路上心情郁闷至极,愁容满面,心忐忑不安,便是连饭也吃不好,睡觉也睡不好。

    这日黄昏时分,行人赶到了东阳县城,距离古蔺城也不过日路途,齐宁也知道连续几天赶路,黑鳞营兵士倒也罢了,但刑部几名官员和田夫人必然是疲惫得很,有心想让众人缓缓,所以天还没黑之前就入城找了地方歇息,并不继续赶路。

    齐宁知道抵达古蔺城之后,接下来便要调查澹台炙麟之死,未必有多少歇息的时间,所以用过晚饭,便早早回屋歇息,养精蓄锐。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地被阵哭声惊醒,睁开眼来,屋内片漆黑,却已经是到了夜里,这时候隐隐听到那哭声兀自传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楼下的街道颇为冷清,接着悬挂在外面的灯笼,依稀看到长街对面的墙根下,人躺在那里,哭声正是从那里传过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