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一七章 疯女人

第九一七章 疯女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齐宁站在窗口,心奇怪,他能够听的出来,那正在哭泣的明显是个女人,夜色幽幽,个女人的哭声传过来,而且显得十分凄惨,实在让人瘆得慌,沉默片刻,忽听得敲门声响起,齐宁猛地回头,缓步走到门边,轻声问道:“是谁?”

    “候.....侯爷,是我!”外面传来田夫人的声音,显得很不自在。

    “有事吗?”齐宁路上对她十分冷淡,始终保持距离,他也看出这招似乎对这美妇人有些效果,至少这美妇人已经露出焦躁不安的情绪。

    “没....没什么大事.....!”田夫人低声道:“就是....就是问你听到外面的哭声了吗?”

    齐宁也不开门,只是道:“听到了,你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哭了好阵子,十分可怜。”田夫人轻声道:“我.....我能过去看看吗?”

    齐宁有言在先,行人没有他的吩咐,绝不可单独擅自行动,田夫人显然是牢记了齐宁的话。

    齐宁心知田夫人定是生出同情之心,所以想要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犹豫下,终于打开了门,便瞧见田夫人正怯生生地站在门外,看到齐宁打开门,美妇人脸上显出丝喜色。

    “是不是哭声让你睡不好?”齐宁轻声问道。

    田夫人摇头道:“不是,就是.....就是觉得那女人有些可怜......!”犹豫下,才道:“她已经在那里好阵子了。”

    齐宁“嗯”了声,道:“你先回屋,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心知出门在外,凡事都要保持警惕,田夫人犹豫了下,终是轻点头离开,看上去有些落寞。

    齐宁出了门,下了楼来,便见到楼梯口边上的长凳上,两名兵士正坐在那里,自是吴达林安排的守卫。

    东阳县城客栈虽然不多,但客人更少,毕竟只是个小县城,往来的客人并不算多,齐宁行人直接将这家客栈都包了下来,沿途每住处客栈,吴达林都会派人守卫。

    看到齐宁下楼,两名守卫立刻站起来,齐宁微微点头,走过柜台,因为客栈已经被包下来,掌柜的也就不用再安排别人住进来,只留了名店伙计在堂内,若是有人进来住店也好拒绝。

    店伙计看到齐宁,也站起身来,齐宁走过去含笑问道:“外面的哭声是怎么回事?你可认识那人?”

    店伙计笑道:“客官不用理会,那是个疯子,个月以前就已经在这县城到处晃荡,到夜里总是啼哭,像女鬼样,往这边也来了两三遭。”

    “哦?”齐宁皱眉道:“女疯子?你可知道从何而来?”

    店伙计摇摇头,道:“小的不知。只听他们说,这女疯子是在找她的丈夫......!”压低声音道:“我还听人说,她本来带着个孩子,可是那孩子突发急病死了,她又寻不见丈夫,下子就疯了。”

    齐宁皱起眉头,如果当真如此,那女人的身世也实在是太过凄惨。

    “你去准备些饭菜,然后安排间房,如果可以的话,找个女人帮她洗下。”齐宁丢了块碎银子给店伙计:“让她吃饱饭,好好睡觉。”

    店伙计拿住银子,千恩万谢,道:“客官真是活菩萨,小的这就去安排。”得了实惠,店伙计办事便十分迅速,小跑着出门去。

    忽听脚步声像,齐宁回过头,却见到韦御江正从楼上下来,看到齐宁,忙向齐宁拱手,齐宁笑道:“是被吵醒的?”

    “卑职正在看书,听到外面哭了好阵子,心里奇怪,所以下来看看。”韦御江上前来,轻声道:“那女人哭声十分的凄惨,倒像是有什么冤情在身。”

    齐宁笑道:“你这是职业病,哭声凄惨,便想到冤情。”

    韦御江尴尬笑,道:“卑职见多了冤情在身的人,他们哭喊之时,与此相同,所以难免多想了些。”叹了口气,道:“若是世间没有冤情,那才是卑职所求。”

    “世间多些像你这样的干吏,秉公执法,为民伸冤,那冤情自然是越来越少了。”齐宁拍了拍韦御江肩头,这才道:“我听说那女人是为了找寻丈夫,看来她丈夫下落不明。”

    “哦?”韦御江怔,便在此时,那店伙计已经引着那疯女人往店里来,齐宁瞧过去,只见到那女人蓬头垢面,浑身上下已经结了层污垢,破衣烂衫,进到店内,那疯女人四周张望,双眼睛却是充满了恐惧。

    店伙计催促道:“快点跟我来,我给你弄吃的,你上辈子积了德,今天碰上了活菩萨,瞧你这身,啧啧......!”语气之满是嫌弃不屑。

    那女人弓着身子,梦呓般道:“菩萨.....呜呜呜,菩萨来了,在哪里,我要找菩萨.....!”

    店伙计向齐宁指,道:“喏,那就是活菩萨,你可要记着了,像这样的活菩萨可不多了。”

    那女人却是小跑上前,噗通跪在齐宁面前,齐宁倒是吃了惊,皱起眉头,韦御江也满脸错愕,却见那疯女人拼命磕头,口连声道:“菩萨救救大壮,求你救救大壮,我给你供香火,求你救救大壮......!”

    店伙计睁大眼睛,齐宁却缓缓蹲下,盯着那女人眼睛,虽然这女人满脸污垢,根本看不清楚长相,但看她年纪,也就二十出头年纪,绝不会超过三十岁。

    “大壮是谁?”齐宁问道。

    那疯女人抬起头,看着齐宁,她方才连连叩头,不管轻重,这时候额头已经磕破,渗出血来,齐宁取出块丝帕,伸手过去给她擦拭额头的血渍。

    “大壮是我男人......!”疯女人抬起手,向外指去:“他被抓走了,求你救救他......!”

    “被谁抓走了?”

    “鬼,被鬼抓走了。”疯女人急忙道:“好可怕的鬼,他们.....他们抓走了大壮,我怕他们抓走小福,躲在柴房里不敢出来,看到那些鬼抓走了大壮,你是菩萨,鬼怕菩萨,求你让大壮回来.....!”

    店伙计倒是害怕疯女人胡言乱语惹恼了齐宁,斥道:“你这疯子,胡说道什么,还不快跟我去后面.....!”便要过来扯走女疯子,齐宁却是抬手止住,依然盯着那疯女人问道:“小福是谁?”

    “小福......!”疯女人脸上先是阵呆滞,随即发疯般爬起身,向外冲去,大声叫道:“小福,小福,你在哪里?娘给你找爹爹,等你爹爹回来给你做风车,呜呜呜......你快出来,你爹回来见不着你,会打死我的......!”

    韦御江急忙上前,齐宁也是用手拦住,快步跟在那疯女人后面,那疯女人冲出客栈,跑到门前街道上,又哭又喊,疯疯癫癫,片刻之后,忽地委顿下去,屁股坐在地上,齐宁缓步走到她身边,只听那女人喃喃自语道:“你们都回来,我好害怕,你们都回来,大壮,我好害怕......!”

    韦御江走到齐宁身边,低声道:“侯爷,看来她的丈夫是被人抓走。”

    齐宁微微颔首,低声道:“可她为何说是被厉鬼抓走?是她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还是她丈夫死了,她才说被厉鬼抓走?”摇摇头,道:“不对,她亲眼看到她丈夫被抓走,而且当时她带着孩子躲在柴房之,不敢出来.......!”扭头看向韦御江问道:“你觉得她这番话是真是假?”

    韦御江神情凝重,道:“卑职也不敢确定,这女人确实已经神志不清,有些事情可能是她自己胡思乱想出来,未必是真的。”若有所思道:“侯爷,只有搞清楚这女人从何而来,再派人调查,或许能够查出些真相,此事可以交给当地官府。”

    “你觉得要不要惊动东阳县衙?”

    韦御江立刻道:“侯爷,也许这女人是在胡言乱语,但更有可能她果真有冤情在身。”神情肃然:“当官本就应该为民做主,如果她有冤在身,当地官府就应该责无旁贷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而且以她目前的情况,官府也该想办法好好安置才对。”

    齐宁微微点头,这时候又听得脚步声响,只见到吴达林已经领着几个人快步而来,自然是楼下的动静惊动了他们。

    “侯爷,出了何事?”吴达林靠近过来,见到疯女人坐在地上,时不明白状况,低声问道。

    齐宁吩咐道:“你带两个人,即刻往东阳县衙去趟,将东阳县令找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找他,最好不要惊动太多人。”

    吴达林立刻道:“卑职这就去。”也不废话,带了两个人去找寻东阳县令。

    那疯女人此刻兀自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依然是想着大壮和小福快些回来,齐宁这才向那店伙计使了个眼色,那店伙计倒也机灵,过来拉起了疯女人,疯女人此刻呆痴片,任由店伙计带到了客栈后面去。

    这时候齐宁却见到田夫人闪闪烁烁站在后面不远处,想靠近过来又不敢,心下好笑,缓步走过去,田夫人勉强笑,齐宁犹豫下,才轻声问道:“刚才那女人你看到了?”

    田夫人点点头,十分同情道:“她.....她看起来很可怜。”

    “她神智有些不清楚。”齐宁低声道:“听说是在找寻她的丈夫,她丈夫失踪,孩子......!”觉得有些残酷,摇头道:“没什么事,你先去休息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