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二四章 密室

第九二四章 密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里先要向大家道歉,半个月没有更新,实在对不住。写过请假条,公众号也详细说明过,沙漠因病做了手术,住院十余天,刚刚出院两天,两处刀口还在恢复愈合中,实在是对不住大家了。这几天刀口还疼,因为手术地方不大好,愈合的速度也慢,所以这几天我能写多少就更多少,还请大家体谅,熬上几天,等病体恢复,一定疯狂码字弥补过来,再次向大家表示歉意!

    ------------------------------------------------------------------------------------------

    夕阳西下,庭院内颇为昏暗,四下里一片静怡,一阵风起,老槐树茂盛的枝叶随风轻动,几片老叶从枝头飘然而落。

    沈凉秋走到屋门前,停下脚步,齐宁背负双手跟在边上,盯着屋门。

    屋门很普通,并没有太多的雕饰,两块厚门板关闭着,齐宁扫了一眼,看到屋门已经上了锁,也不说话,只是看向沈凉秋。

    “事发当日,门上并无上锁。”沈凉秋自然明白齐宁的意思,立刻解释道:“侯总管说过,那天晚上房门是从里面拴起来,侯总管找了夫人过来,又唤了两个劳力才将屋门撞开。因为要保护现场,我们安置大都督的遗体之后,屋门就锁了起来,这段时日,没有任何人敢靠近过来。”

    “沈将军能够及时保护现场,对此案的帮助极大。”齐宁点头道。

    沈凉秋也不多言,上前去打开了门锁,推开了屋门,齐宁并不急着进去,向韦御江递了个眼色,韦御江心领神会,向沈凉秋一拱手,第一个进到了屋内。

    韦御江是刑部老手,接触刑事甚多,对于现场的勘查自然也是轻车熟路,齐宁知道这等事情,经验十分重要,自己并不抢先进去,而是让韦御江率先进入,也好勘察一下现场。

    其他几名刑部官员也都是心知肚明,等在门外,并不轻举妄动,沈凉秋似乎也明白缘故,站在门前,也不进去,片刻之后,才将韦御江走到门前来,向齐宁点点头,齐宁这才缓步进了门去。

    一进屋内,便感觉一股寒气铺面而来,与屋外的温度形成鲜明对比。

    屋内十分宽敞,但摆设却很简单,左侧靠窗户附近,摆放着一张书桌,桌上散乱地放着书籍,距离书桌不过几步远的地方,靠墙放着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放的书籍并不算多,此外在书房正中间,是一张小圆木桌,周边摆放着四张红木圆凳。

    桌子上有茶壶茶杯,亦有一盏油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物件。

    齐宁目光扫动,已经看到屋子中间摆放着一张椅子,那张椅子明显是与书桌匹配,常理而言,应该摆放在书桌后面,但此刻出现的位置却很不寻常,齐宁缓缓抬头,就看到在椅子上方,悬空一条绳子,绳子下端则是套成了绳环,毫无疑问,澹台炙麟便是用这条绳索悬梁自尽。

    几名刑部官吏跟在齐宁身后进到屋内,便已经四周打量,观察现场。

    这一次齐宁带来的刑部官员,也都是刑部的老手,在断案方面还都是有些水平,今次能够被小侯爷挑选前来东海调查如此重要的大案,众人都知道事情重大,不能有丝毫马虎,所以都是十分小心谨慎,但内心又希望这次能够在小侯爷眼皮底下立下功劳,所以也都很是积极。

    齐宁目光环顾一圈,终于落在了角落处。

    只见到角落处架设了一块板床,板床边上环绕着几只铁通,板床下方,亦有水渍溢开,板床上方用一块白色的麻布盖着,齐宁知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白麻布下面应该就是澹台炙麟。

    堂堂金刀候世子、东海水师大都督,如今却是静静地躺在这里,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侯爷,卑职检查过,如果这里确实不曾有任何的破坏,那么事发当日,绝不可能有人进入屋内。”韦御江在屋里检查了好一阵子,这时候已经走到齐宁身边禀报:“屋内总共有两扇窗户,但都是从里面栓死,从外面绝无可能打开。”

    “确定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进入?”

    韦御江摇头道:“这屋里并无什么机关暗道......!”抬头向上方望过去:“屋顶瓦片也没有移动过的痕迹。”看向沈凉秋问道:“沈将军,案发当夜你便迅速赶过来,这屋里的一切,都是保持当时的模样?”

    沈凉秋神情凝重,上前来道:“这一点侯爷和诸位大可放心,从发现大都督被害之后,这屋子一直都是在监看之下,我来到这里,也立刻将这屋里屋外细细检查过一遍,可以有很多人作证,屋里的窗户和摆设都没有动弹过。除了.....!”指了指悬空的绳环:“除了大都督的遗体,当时大都督遗体就在上面,侯总管和夫人破门而入之后,发现大都督身体冰凉,已经遇害多时,所以并不敢取下大都督的遗体,直到我赶过来,带人一同将大都督的遗体抱了下来。”

    “沈将军担心大都督遗体因为天气炎热而受破坏,所以......!”齐宁抬手指了指被白麻布掩盖的尸首,并无说下去。

    沈凉秋点头道:“回侯爷话,卑将看到大都督悬梁自尽,根本不相信这是事实,所以一心想着朝廷派人前来调查此案。大都督的遗体是此案最重要的线索,事关重大,卑将知道必定要全力保护好大都督的遗体,所以派人找寻了冰块,将大都督的遗体安置在此,用冰块保护遗体不至于受损。”

    齐宁微微颔首,这才看向手中提着包裹的那名吏部官员,吩咐道:“郑主事,大都督的遗体就交给你了。”

    那郑主事当年也是仵作出身,听齐宁吩咐,立刻往遗体那边过去,蹲了下去,放下包裹,向遗体拱手道:“大都督,得罪了!”伸手过去掀起白麻一角,齐宁和韦御江等人缓步靠近过去。

    屋内十分昏暗,白麻掀开,下面自然是一具尸首,首先露出了澹台炙麟的发髻来,这时候后面忽然灯火亮起来,却是沈凉秋已经点着了油灯,手托着油灯靠近过来。

    澹台炙麟的脸上盖着白纱,边缘露出黑须,齐宁知道面罩白纱也是对澹台炙麟的一种尊重,他目光往下移动,移动到澹台炙麟的脖子处,在脖子上有一道十分显眼的勒痕,一看就是悬梁之时绳套勒住所留下。

    “侯爷,沈将军,若要验尸,必然要冒犯大都督的遗体,甚至.....对皮肉有所切割损伤。”郑主事抬头看向齐宁,小心翼翼道:“不知.......?”

    “沈将军,皇上和金刀老侯爷差遣本侯前来调查此案,自然是要小心谨慎。”齐宁看着沈凉秋:“沈将军也在怀疑大都督之死另有蹊跷,那么咱们也不必早下定论,大都督究竟是自尽还是被人所害,咱们一步步调查清楚,拿事实说话才好。”

    沈凉秋道:“卑将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咱们第一步,自然是要确定大都督的真实死因。”齐宁神情肃然:“要确定死因,难免要仔细验尸,之前沈将军已经主动要求要验尸,那也是本侯的意思,所以接下来就由郑主事仔细验尸,如果有冒犯大都督的地方,那也是没有办法。”

    沈凉秋道:“不瞒侯爷,你们抵达之前,卑将已经请示过夫人的意思,夫人说过,只要能够将大都督被害查个水落石出,可以给大都督验尸。”目光看向郑主事,道:“有劳郑主事了!”

    郑主事得到齐宁和沈凉秋的应允,便无顾忌,打开包裹,从里面一件一件向外取出工具。

    沈凉秋微皱眉头,向齐宁道:“侯爷,恕卑将失礼,为大都督验尸,卑将......不想留在这里,只能出门去等候。”

    齐宁神情凝重,微微颔首,又向韦御江道:“韦司审,你留在这里协助郑主事,其他人都先离开这里,咱们在外面等候。”

    死者为大,今日形势所迫,要对澹台炙麟的遗体进行检查,众人当然不好在验尸的时候围观在旁边,所以齐宁主动提出让众人出门等候,沈凉秋闻言,眉宇间显出一丝感激之色,抬手请齐宁先行,齐宁留下了韦御江和郑主事,领着其他人出了门。

    或许是那棵老槐树的缘故,庭院内显得异常昏暗,甚至有一股阴森气息,齐宁背负双手瞧着那棵老槐树,忽然问道:“沈将军,这棵大树在院子里很有些年头吧?”

    沈凉秋一怔,随即摇头道:“卑将还真不知道这棵大树是什么时候种下。老侯爷当年坐镇东海的时候,府邸在城中的东南角,后来老侯爷回京,大公子......大都督奉旨镇守东海,便将府邸搬到了这里,这座宅子,最早是东海江家的产业,后来献给了朝廷。”

    “东海江家?”齐宁精神一紧。

    沈凉秋点头道:“正是,韩卢江陈,东海四族,也是东海地面上实力最强的四大家族,江家便是其中之一。”

    “沈将军可知道江随云?”齐宁转视沈凉秋。

    沈凉秋点头道:“那是江家的大公子,江漫天的嫡长子,听说如今已经在京中为官,侯爷自然知道这个人。”

    齐宁嘴角略带笑容,道:“他如今在兵部当差。”略一沉吟,才道:“据我所闻,这江家在东海势力极大,号称东海第一巨贾,不知是真是假?”

    “名副其实。”沈凉秋淡淡一笑:“三十年前,江家自然远不能与韩家和卢家相提并论,但今时今日,江家的实力绝不在韩家之下,江家手头上有一支船队,每年往来贸易,如今斗金,有人说江家富可敌国或许夸张了一些,但是东海第一巨贾,确实是名副其实。”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