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二六章 奇耻大辱

第九二六章 奇耻大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大都督府前厅早已经点上了灯火,齐宁来到前厅之时,便瞧见一名身着官袍的中年官员正背负双手在厅内来回走动,显得有些焦躁,倒是一旁站着一名一身劲装的男子,挺拔如枪,十分镇定。

    听到脚步声响,那官员立刻转身过来,瞧见有人进门,快步迎上前来。

    沈凉秋在前领路,所以走在齐宁前面,那中年官员自然是识得沈凉秋,还没靠近,已经拱手笑道:“沈将军,冒昧叨扰,可不要怪罪,侯爷是否在这里?”

    沈凉秋脸色镇定,回身过来,齐宁已经笑道:“这位就是陈刺史吗?”

    那官员一怔,打量齐宁两眼,还有些不确定,沈凉秋已经道:“沈大人,这位就是锦衣候!”

    中年官员正是东海刺史陈庭,听得沈凉秋之言,神情一敛,整了整衣衫,上前恭敬行礼:“下官东海刺史陈庭,拜见侯爷!”

    齐宁笑道:“陈大人不必客气。”抬手道:“坐下说话吧。”

    “不敢!”陈庭谦恭道。

    齐宁却不理会,径自坐下,却是看向陈庭身后不远的那名男子,那男子身材瘦长,但目光锐利,面上棱角分明,眼眸漆黑,浓眉大眼,眉宇之间颇有英气。

    陈庭倒是善于察言观色,见齐宁目光,立刻道:“侯爷,这是东海法曹使秦月歌,负责署理东海的司法事务。”

    大楚刑名,中央设刑部,而地方各郡则设有法曹司,隶属于刑部之下,齐宁如今身为刑部尚书,这东海法曹使便算是齐宁的直系下属。

    秦月歌已经上前拜倒在地,恭敬道:“卑职拜见侯爷!”

    齐宁抬手道:“不必拘礼了。”心想这陈庭带着法曹使前来,就有些意味深长了,此人既然知道自己来到了东海,只怕也已经知晓了澹台炙麟的死讯。

    虽说沈凉秋极力控制澹台炙麟的死讯,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陈庭身为东海刺史,在他所辖的地面上,出了如此大事,未必一无所知。

    “侯爷屈尊前来东海,下官未能出城相迎,还望侯爷恕罪。”陈庭恭敬道:“下官已经置备了酒宴,为侯爷接风洗尘,还请侯爷和沈将军赏光。”

    沈凉秋站在一旁,神情冷峻,也不说话。

    齐宁微微一笑,问道:“陈大人,本侯今天傍晚刚刚入城,距离现在只怕还不过两个时辰,却不知你是何时知道本侯会来东海?”

    “回禀侯爷,其实下官也是今天正午时分才得到消息。”陈庭立刻道:“下官得知侯爷这两日就要抵达古蔺城,所以一直派人在城外等着侯爷大驾,却一直没有看到侯爷抵达。黄昏的时候,听说有一群人骑马入城,不同寻常,而且而且直接到了大都督府,下官猜测应该就是侯爷到了,所以前来拜见。”

    “正午时分得到消息?”齐宁笑道:“那是从何得来的消息?”

    陈庭也不废话,从袖中取出信笺,上前来,双手呈给齐宁,齐宁接过打开扫了一眼,才笑道:“原来是镇国公给你来了书信。”

    “老国公告之侯爷前来办案,担心人手不足,所以请旨,得到皇上允许,东海法曹司听从侯爷调派。”陈庭道:“下官这才将秦月歌带过来,侯爷有什么吩咐,尽管示下。”

    “信上倒是说本侯前来办案,让你们协助,却并无说是什么案子。”齐宁将书信递还回去:“陈大人可知东海发生何等案子?”

    陈庭摇头道:“下官不知。只是此案要劳动侯爷亲自前来,而且老国公还亲自派人送来书信,想必很不简单。”指着秦月歌道:“侯爷,秦法曹办案多年,经验十分丰富,而且对东海的状况十分的熟悉了解,他破了许多大案,才干出众,若能协助侯爷办理此案,实在是他的荣幸。”

    齐宁哈哈一笑,看向秦月歌,问道:“秦法曹,那你就猜一猜,这里出了什么案子?”

    “卑职不敢妄言。”秦月歌恭敬道。

    “本侯让你说,你就尽管猜。”齐宁道:“就算是猜错了,本侯也不会怪你。”

    秦月歌瞥了沈凉秋一眼,才道:“侯爷入城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到大都督府,此案自然是与东海水师有牵连。正如刺史大人所言,能够劳动侯爷亲自前来办理的案子,自然是非同小可。”

    齐宁只是凝视着秦月歌,并不说话。

    “按理来说,侯爷驾临,该是由澹台大都督亲自陪同,但眼下只是沈将军在旁,不见大都督身影,卑职斗胆推测,此案应该是发生在大都督的身上。”秦月歌声音不急不缓,慢条斯理,从他的语气之中,根本无法判断他的情绪。

    齐宁含笑道:“你能猜到这些,其实也不算意外。”

    “大都督府四周虽然看似平静,但却防卫严密。”秦月歌道:“卑职冒昧猜想,难道是大都督遭人行刺?”

    齐宁眉角微跳,问道:“行刺?秦法曹觉得会有人行刺大都督?”他盯着秦月歌眼睛,紧跟着问道:“那你觉得,如果是大都督遭人行刺,会是什么人敢如此胆大包天?”

    “卑职驽钝,胡言乱语,还请侯爷恕罪!”秦月歌急忙拱手弯腰。

    齐宁摇头道:“本侯说过,你就算说错了话,本侯也不会怪责你。”顿了顿,道:“我也不妨和你直言,此番前来,确实是调查与大都督有关的案子,你的猜想也差不多,本侯现在问你,你觉得在东海地面上,有谁敢行刺大都督?”

    方才齐宁入厅之时,韦御江等人并没有跟随入厅,此刻大厅之内,除了陈庭和秦月歌,也只有沈凉秋和齐宁四人而已。

    大厅点着灯火,火光闪动,沈凉秋神情冷峻,陈庭则是毕恭毕敬。

    秦月歌略一沉吟,才道:“大都督在东海威望过人,而且大都督府守卫严密,大都督又是武功了得,寻常人莫说敢行刺大都督,就是连生出这个心的胆子也不敢有。”微微一顿,才道:“卑职猜想,敢对大都督下手,只能是亡命之徒。”

    “哦?”齐宁气定神闲:“你说的亡命之徒,又是何方神圣?”

    秦月歌看向沈凉秋,问道:“沈将军,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黑虎鲨派人所为?”

    齐宁微皱眉头,也不急着询问,沈凉秋却是冷笑道:“黑虎鲨?一群乌合之众,岂有胆量动弹大都督,那不是自寻死路?”

    齐宁这才问道:“沈将军,黑虎鲨又是何方神圣?”

    “回禀侯爷,黑虎鲨是东海一支海盗的匪首。”沈凉秋道:“不过如今已经是丧家之犬,朝不保夕,水师也一直在找寻他们的老巢,要将他们彻底剿灭。”

    齐宁奇道:“如此说来,东海上的海盗尚未肃清?”

    沈凉秋解释道:“当年东海之上群盗为患,老侯爷重拳出击,将最为嚣张的几股海盗几乎都荡平,其他海盗见势不妙,都是往远海逃遁,虽然水师四处追剿,却还是有一些存活了下来。大都督坐镇水师之后,有几股海盗想要趁机回来为祸,又被大都督设计清剿,东海之上的海盗也就所剩无几。”

    “这黑虎鲨是海盗余患?”

    沈凉秋微微点头:“黑虎鲨十分狡猾,而且他们有几艘快船,几次都要抓住他们,都是功亏一篑。不过这些年他们也尝到了水师的厉害,损失惨重,倒也不敢往近海靠过来。”

    “既然如此,秦法曹为何会说黑虎鲨有行刺大都督之心?”齐宁转视秦月歌:“他们连近海都不敢靠近过来,何来胆量行刺大都督?”

    沈凉秋犹豫一下,才道:“不到半年前,在城中抓获了几名行踪诡异之人,经过审讯,原来是黑虎鲨偷派人上岸打探消息的探子,大都督为了震慑海匪,将那几人全都砍了脑袋,用高木悬挂在了海边足足一个月。”

    齐宁微微颔首,沈凉秋欲言又止,齐宁见他显出为难之色,问道:“沈将军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沈凉秋苦笑道:“有一天早上,巡逻的兵士忽然发现,悬挂在高木上的首级全都不见了踪迹,高木之上,竟然飘着旗子。”

    “旗子?”

    “黑鲨旗!”沈凉秋双手已经握拳,“那是黑虎鲨的旗号,看守首级的四名兵士,全都用尖木穿胸钉在了高木下面,而且全都是赤身**,腹部用刀子刻了字迹,写着以血还血四个字。”

    齐宁吃了一惊,这时候明白沈凉秋为何会面露为难之色。

    东海水师悬挂示众的海匪首级,本来就是为了震慑黑虎鲨,可是最后首级被取走,还挂上了黑虎鲨的旗帜,连看守首级的兵丁都被残杀,如此结果,非但没有震慑住海盗,反倒是对东海水师的士气造成了严重的打击。

    这对东海水师来说,当然是奇耻大辱!

    齐宁心知这等事情,东海水师这头当然是竭力隐瞒,不让此事张扬出去,否则不但是东海水师之耻,而且对金刀澹台家的武名来说,也是沉重的打击。

    沈凉秋于私是澹台炙麟的结义兄弟,于公亦是澹台炙麟的心腹战将,此等事情,沈凉秋当然不会主动说出来。 (https:)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