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三四章 花脸香

第九三四章 花脸香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男人好色,人之常情,齐宁知道这常二哥今天迟到,是因为昨晚去了青楼。

    男人聚在一起,女人总是永恒的话题,常二哥与这两人显然是老相识,关系不浅,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一开始只是夸赞身材好,到了后来,说的便有些不堪,齐宁也不去理会,自斟自饮,一边寻思着那首诗中的秘密。

    忽听得一人问道:“常二哥,满城都知道,身子最白的是百花楼的雪姑,你昨晚见到的那姐儿,身子比雪姑还要白?”

    “诓你作甚?”常二哥得意道:“张老三是个讲究人,那姐儿过来之后,还没有接客,只等着老子过去,昨晚那可真是舒坦,那姐儿衣衫一脱,身上比那剥了壳的鸡蛋还要白,摸上一把,滑不留手嘿嘿,今晚上你哥儿两可要去瞧瞧,免得自己后悔。”

    一人叹道:“今晚上是去不成了,我和我那相好的约好了,今晚上要去瞧她,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总不能不算话。”

    “老六,你说的相好是哪个?”常二哥打趣道:“你这小子,身上的银钱全都丢在这上头,三四个相好,也亏你吃得消,来来来,二哥给你夹块鸡肉,补补身子,可别到时候死在她们床上!”

    三人顿时都笑起来,那老六笑道:“前天去了醉柳阁,今晚要去红月坊,说好了的,二哥说的那姐儿,只能等明天再过去!”

    齐宁本来并无意去听他们废话,猛地听到“醉柳”二字,神色一紧,立刻瞧过去,那三人并无注意,依然是有说有笑,齐宁微一沉吟,忽地起身来,缓步走过去,只走到那常二哥身后,那常二哥依然是口沫横飞并无注意,倒是其他两人抬头看向齐宁。

    “三位请了!”齐宁拱手笑道:“听三位说话妙趣横生,小弟也想凑个份子,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常二哥回过头来,见到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打断自己言语,脸色顿时沉下去,一拍桌子,冷声道:“老子在说话,你打什么岔,知道老子是谁吗?”他话声刚落,齐宁已经放了一块银子在桌上,径自在空下的位置坐下,含笑道:“冒昧打扰,这顿饭小弟请了,想和三位交给朋友,还望三位不要拒人千里之外。”

    齐宁一脸笑容,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齐宁还拿出银子主动请客,三人的神色顿时缓和不少,常二哥上下打量齐宁几眼,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

    “小弟是外地人,喜欢周游四方。”齐宁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小弟没有别的嗜好,就是每到一地,喜欢!”他并没有说下去,却故意露出一个让人心领神会的表情,那三人互相瞧了瞧,也明白了齐宁的意思,都露出古怪笑容。

    常二哥已经笑道:“少年爱美人,情理之中,没什么大不了。这位小兄弟看来也是同道中人。”

    齐宁微微一笑,这才问道:“小弟之前听人说,这城里有个叫做醉柳阁的地方,不知道是真是假?”

    齐宁方才听到“醉柳阁”三字,便瞬间想起来,那算卦盲者留下的诗句之中,头两句的首字正是一醉一柳,一瞬间便恍然大悟,那首诗却是藏头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算卦盲者告诉自己的信息正是“醉柳听香”四字。

    齐宁之前从无听说过“醉柳阁”,所以也想不到醉柳听香能连在一起,这时候明白过来,便知道了究竟。

    只是那“醉柳阁”是个风月青楼,却不知算卦盲者为何要给自己透露一个青楼的讯息。

    “醉柳阁?”常二哥哈哈一笑,指着那老六道:“醉柳阁他最是熟悉,你问他就好。”

    人家主动请客,老六也就给了齐宁一张好脸:“小兄弟知道醉柳阁?这古蔺城内的青楼少说也有十来家,醉柳阁可是排在前头的,不但姑娘多,而且相貌也好,胖瘦皆有,就看你喜欢什么口味的了。”

    “原来如此。”齐宁含笑道:“小弟回头真要去看看了。对了,还有没有一个叫做听香唔,记不得那地方了,似乎有这两个字!”

    “听香?”常二哥三人都是想了想,随即都摇头,常二哥道:“古蔺城的窑子,每一家我都知道,你说的什么听香,倒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地方,老六,瘦狗,你们可曾听说过?”

    “连二哥都不知道的地方,我们哪里知道。”那瘦狗摇头道:“满城的楼子,也没听说过什么听香,嘿嘿,这听香倒像窑姐儿的名字。”

    其实齐宁一听他们说没有含有听香二字的青楼,便想到有没有可能是青楼姑娘的名字,这时候听瘦狗这般说,忙问道:“有叫听香的姑娘?”

    “六哥,你可听过听香?”瘦狗看向老六:“城里的姑娘多如牛毛,哪里能记得住她们的名字。”

    常二哥却是盯着齐宁,眉宇间显出狐疑之色,问道:“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人?”

    “确实是在找人。”齐宁叹道:“我有一位知交,不久前来过东海,回去之后,告诉我说在东海快活似神仙,只给我留下醉柳听香四个字,我便一直寻摸着到底是什么让他那般快活。”

    “原来如此。”常二哥听齐宁解释倒也算合理,笑道:“倒也不必这四个字,进了楼子里,谁都能让你快活似神仙。”嘿嘿一笑,道:“咱们兄弟对城里的情况很熟悉,你要是愿意请我们哥儿几个去楼里快活,我们给你找地方。”

    那老六却是想了片刻,摇头道:“没听过听香这人,只怕你是记错了。”

    齐宁心想白纸黑字写着“听香”二字,应该不会有错,又想自己既然解开了那首诗的秘密,倒也不必和这几人太多纠缠,自己回头顺着线索去找寻就好,拱手道:“多谢三位提点,看来那醉柳阁是真的要去一遭了。”起身道:“三位慢用,我就不多打扰了。”

    等他走出几步,那老六忽然道:“等一下!”

    齐宁回过头,那老六看着齐宁道:“小兄弟,你那位兄弟说的该不会是花脸香吧?”

    “花脸香?”

    老六笑道:“醉柳阁有一个窑姐儿外号叫花脸香,以前倒也红过一阵子,两年前得罪了一位客人,那客人喝醉了酒,用剪刀划破了花脸香的脸,她半边脸有两处刀痕,从那以后,也就没多少客人光顾了。”若有所思,回忆道:“让我想想,她以前叫什么来着,唔,好像就是叫做听香!”一拍桌子,道:“没错,就是叫听香,只不过那张脸被划花之后,都叫她花脸香,原来叫什么都让人记不得了。”

    “那花脸香以前叫听香?”齐宁笑道:“这就没错了。”

    “那花脸香脸上有疤痕,接不到什么客人。”老六笑道:“只是身材还成,蒙着脸也能将就,花脸香好像是在醉柳阁打杂,要是有特别嗜好的客人看上了,也能接客,嘿嘿,小兄弟,你那位朋友该不是找过那花脸香吧?”

    常二哥和瘦狗都笑起来,瘦狗道:“我也记起来了,醉柳阁是有那么号人,你要是不说,我都忘记她是死是活了。你那朋友定是拿你逗乐子,谁能看得上花脸香,哈哈哈!”三人顿时都一起放肆笑起来。

    齐宁冲着三人点点头,径自下了楼,结账出门,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如同洗过的湛蓝碧空,白云飘渺,幻化万变,就如同这世事变幻莫测,淡淡一笑,这才骑马而去。

    算卦盲者留下的线索,指向了醉柳阁的听香,齐宁虽然隐隐觉得这件事情或许与澹台炙麟有些干系,但又不能完全确定。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处境。

    此行东海,虽然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但镇国公司马岚却是偏偏知道,远离京城,身处东海,齐宁却从没有放松过对司马家的警惕,在赶来东海的途中,齐宁便一直想过,司马岚会不会在暗中在东海给自己使绊子。

    东海算得上是澹台家的势力范围,如果自己在东海境内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司马家完全可以撇清关系,而将责任丢在澹台家的头上,如此一来,甚至有可能引起锦衣齐家和金刀澹台两大势力的对立,这对司马家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今日突然出现的算卦盲者,究竟是要指引自己寻找什么真相,还是某些势力故意给自己布下的圈套,齐宁目下还不能准确作出判断,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谨慎,自己的对手实在太过狡猾,只要自己稍有差错,很有可能就会掉进对手设下的陷阱之中。

    夜色阑珊,天黑之后,古蔺城最热闹的地方就在后街。

    后街是东海人习惯的称呼,因为这条街处于城中的最南边,按方位来说属于古蔺城的后城,而后街便是这片区域最宽最长的一条街道。

    其实醉柳阁很好找,就算不去问人,顺着后街一家家的找,也能很快就找到醉柳阁的所在。

    齐宁来到醉柳阁的时候,身穿一件质料上好的绸衣,面上却戴了面具,看上去是个三十出头的精壮汉子,北梁南钟,天下两大易容世家,作为南派易容术的继承人,钟琊制作出来的面具精妙绝伦,绝非寻常人能够识破。 (https:)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