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三六章 道貌岸然

第九三六章 道貌岸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那女人双手抬起抓住汉子手腕,哀声呻吟,齐宁脸色难看,没等那汉子出门来,已经走过去,一把抓住了那汉子的手臂。

    那汉子突然被抓住手臂,吃了一惊,扭头一看,一时也摸不清楚齐宁底细,冷声问道:“做什么?”

    “你在做什么?”齐宁手指划过去,不动声色在汉子手臂弹了一下,那汉子立时觉得手臂发麻,不由自主松开了那女人的头发。

    那女人松开手,立刻坐起,直往后缩,这时候转过脸来,齐宁却是看到,那女人的左脸有两道伤疤,显眼异常,狰狞可怖。

    齐宁一怔,立时便知道,眼前这女人,正是自己要找的花脸香。

    他右手还抓着那汉子手臂,那汉子一甩手,将齐宁手甩开,再次往花脸香走过去,齐宁身形一闪,已经挡在了汉子身前。

    汉子皱起眉头,沉声道:“朋友,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齐宁神色冷淡:“你是男人,她是女人,男人打女人,我看不惯。”

    “哟呵。”汉子后退一步,打量齐宁两眼,笑道:“如此说来,你是要找事?”慢慢撸起袖子来。

    这时候不少人已经发现这边闹出事来,这种地方,惹事的不少,看热闹的更多,一群人已经挤在门前看热闹,看到那汉子撸起袖子,有人已经叫嚷道:“打呀打呀,让他瞧瞧厉害。”却也不知道是让齐宁动手还是让汉子动手。

    听得外面起哄,那汉子却是来了精神,齐宁虽然戴了面罩,但身体却无法改变,比起这汉子瘦弱不少,这汉子自持强壮,卷着袖子道:“现在跪下给赵爷叩三个响头,赵爷还能让你走着出去,否则就只能让你躺着出去了。”

    齐宁淡淡一笑,唇角满是不屑之色。

    外面一阵起哄,那汉子再不犹豫,提起拳头,照着齐宁一拳打了过去,齐宁只是微微一闪,那汉子一拳便打空,齐宁足下一挡,一只手往那汉子背后轻轻一挥,那汉子冲劲本就向前,再加上齐宁在背后助力,脚下拌蒜,强壮的身体如同狗熊般扑倒在地。

    看热闹的众人顿时发出一阵哄笑,便在这时听得声音道:“都让开,都让开!”几名汉子强行分开人群,先前那老鸨已经从人群中挤进来,看到屋内情形,脸色一沉,问道:“到底是怎么了?诸位大爷好生生过来找乐子,为何要动手?”

    那汉子这时候已经爬起身来,火冒三丈,回身便要再往齐宁冲过来,那老鸨急忙上前道:“赵爷,这是怎么了?干嘛要发这么大的火。”

    先前那妖艳姑娘一直缩在后面不敢上来,这时候急忙上前,向老鸨道:“妈妈,不是两位客人的错,都是这丑八怪闹出来的事。”一脸厌恶指着花脸香道:“赵爷晚上没吃东西,叫了一碗莲子粥过来,这丑八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将粥打翻,沾在了赵爷的身上,人家赵爷是花了大价钱卖的衣衫,被这丑八怪弄脏,赵爷这才着恼了!”

    “又是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老鸨一听是花脸香生出来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她对客人笑脸相迎,这时候却是凶神恶煞,一边走一边从头上取下簪子,凶狠道:“看来老娘是平日里教训的少了,赵爷是咱们这里的贵客,你敢惹恼赵爷,看老娘怎么收你!”

    她走到花脸香边上,花脸香双臂环抱,缩成一团,一脸惊恐,老鸨毫无同情之心,手中簪子便往那花脸香扎过去,那簪尖眼见得便要扎在花脸香头上,边上却多出一只手臂,手掌托着一块银子,老鸨一愣,扭头看过去,正是齐宁。

    老鸨那张脸说变就变,立刻堆满笑,问道:“这位爷,您这是?”

    “今晚她归我了。”齐宁淡淡道:“从现在开始,她属于我的人,谁要是动他一根毫毛,就是和我过不去。”说到这里,目光如刀,犀利非常。

    “好得很,她是你的人,那我这件衣衫怎么算?”赵爷怒气冲冲道。

    齐宁回过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这件衣衫,五两银子都是绰绰有余,在这里摆什么大爷。她弄脏你衣衫,确实是她的错,不过你打了她,医药费该如何算?”

    “一个臭婊子,我想打就打。”赵爷冷笑道。

    齐宁往后退了一步,指着花脸香道:“她现在就在这里,你要动她,不妨过来试一试。”

    赵爷二话不说,往前冲出几步,提起拳头,快要靠近齐宁边上,忽地停下了步子,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寒,瞥向齐宁,碰上齐宁目光,只觉得那一双锐利的眼睛如同刀子般盯在自己身上。

    他握起的拳头微微松了松,这时候四下里一片寂静,那赵爷看了看瑟瑟发抖的花脸香,又瞅了瞅齐宁,冷笑一声,道:“你给我等着。”竟是转身便往门外去。

    齐宁等赵爷出了门,这才看向老鸨,吩咐道:“让她洗个热水澡,吃点东西,晚一点我过来。”加了一句:“我回来之后,若是她身上有任何伤痕,可莫怪我不客气。”

    老鸨拿了银子,眉开眼笑,道:“这位爷放心,等你回来,我保管将她收拾的好好的,绝不让你失望。”齐宁付的银子,足够让醉柳阁五六个红牌陪他一夜,如今只是要让一个低贱不值钱的花脸香陪着,当真是天外横财。

    齐宁心中挂念着田夫人,也不耽搁,出了醉柳阁,在街头找人询问那位商会副会长陈老爷宅子所在,东海四大家族,韩卢江陈,那陈老爷是古蔺城名人,陈宅许多人都知道,问明了所在,齐宁驰马直往陈宅去。

    陈宅位于城中的富人区,这里道路宽阔,但行人却是不多,毕竟富贵之人永远都是少数。

    齐宁按照先前所问路径,骑马经过了陈宅,从陈宅门前的道路经过时,发现陈宅大门关闭,只担心自己来得太迟,驰马奔出一段路,将马匹拴在一棵大树下,摘下面具,换上一张老者的脸庞,这才回头往陈宅过去。

    他自然不能正大光明敲门而入,绕到陈宅侧面,轻而易举地翻上了高墙,又如同鹰隼般从墙头飘然而落,这陈宅不小,一时间也不知道田夫人在何处用宴,贴着墙壁往里面摸,很快便瞅见不远处有一名小丫鬟正经过,齐宁瞧见四周无人,如同幽灵般悄无声息靠近过去,从后面捂住了那丫鬟的嘴巴。

    那丫鬟惊恐交加,齐宁已经低声道:“我问你话,你老实回答,若是乱叫,扭断你脖子。”

    那丫鬟“嗯嗯”两声,齐宁才轻声问道:“你们陈老爷今晚是不是有客人?”微松开手,让那丫鬟可以说话。

    “是!”丫鬟心中害怕至极,老实道:“是外地来的一个客客商,老爷请她晚上晚上来用宴。”

    “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到不久。”丫鬟道:“饭菜刚刚刚刚送了过去。”

    齐宁一听,微松口气,饭菜既然是刚送去,那么自己也算是来得及时,那陈老爷,田夫人不可能想到那陈老爷居心叵测,很容易就落入那陈老爷设下的圈套,今日若不是去了醉柳阁从那月香姑娘口中得知此事,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齐宁心有余悸,又是暗暗庆幸,心想今日在醉柳阁的巧合,只怕是救了夫人的性命。

    以夫人的性情,若当真被那陈老爷下药迷晕而失了身子,即使还活着,只怕也是生不如死。

    “他们现在在哪里?”

    那丫鬟忙道:“在后花园,老爷老爷说有事要和那和那客商商议,谁也不得靠近过去。”

    “后花园?”

    “后花园有一间屋子,是老爷平平时独自歇息的地方,到了后花园,就能就能看见!”丫鬟身体瑟瑟发抖。

    齐宁问明了去往后花园的路径,这才抬手在丫鬟脑后用力一拍,那丫鬟顿时便昏厥过去,齐宁抱起她,将她放到墙根边上的一处花圃后面,这里十分偏僻,不容易被发现,丫鬟个把时辰内也无法醒过来。

    他按照丫鬟所说的道路,幽魂般往后花园去,今时今日的齐宁,武功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莫说只是区区陈府,便算是潜入皇宫禁苑,那也不会被轻易发现,悄无声息之中,便已经摸到了后花园。

    实际上陈府的后花园并不多,到得后花园,果真便瞧见了一处精舍修在后花园东南角,屋内亮着灯火,齐宁轻手轻脚摸了过去,绕到那精舍后面,精舍后窗敞开,灯火从里面投射出来,齐宁贴着墙壁到得窗户边上,已经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笑声,随即听到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道:“田东家不用担心,只要老夫一句话,在东海地面上,田东家要办什么事定然是畅通无阻,不会有任何问题。”

    齐宁听那声音,便知道应该是陈老爷,而且年纪应该不小,心想这老家伙一大把年纪,仗着身份,私下里干着那龌龊无耻之事,为老不尊,实在是一个大大的人渣。

    “若得老会长相助,晚辈感激不尽。”屋里响起田夫人柔美声音,语气带着敬意:“田家药行在东海的生意,日后便全都要仰仗老会长的帮助了。”

    陈老爷虽然是东海商会副会长,但田雪蓉要称呼他,自然不能在前面带个“副”字。

    齐宁听田雪蓉语气之中带着尊敬,心中暗叹,看来田夫人果真是对这老家伙没有丝毫的提防,不过这陈老爷是东海有名的人物,而且身兼商会副会长,能坐到这个位置,除了背景,自然是在外人眼中也德高望重。

    面对一位德高望重的长着,田雪蓉没有防备,也是人之常情,若是不知底细,谁能想到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表面上,私底下却是一个卑鄙好色之徒——

    ps:其实我知道大家心里都知道东海有一个大局,这个局关乎本书的大框架,这是几方势力的博弈,所以沙漠也是几条线索往前推,还请大家和我一起耐心地慢慢揭开谜底,而且此番东海之行,不知大家会不会期待小侯爷和夫人发生些什么?哈哈哈!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