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三九章 赏月

第九三九章 赏月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齐宁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轻声道:“我先带你离开这里,出去再说。”横抱着夫人,转身从后窗离开。

    夫人身躯丰腴柔美,但齐宁却感觉轻若鸿毛,夜色之下,迅速跑到花园后门,好在那陈老爷之前不让任何人进后花园,这花园后门也无人看守,齐宁打开后门,后面是一条小巷,抱着夫人出了门,直往自己先前拴马的地方去。

    月色幽幽,夫人被齐宁抱在怀中,除了方才熟悉的声音,却渐渐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那是之前她几次在齐宁身上闻到的味道,这时候再次闻到,竟是有着前所未有的亲切感,先前本来惶恐无比的心,这时候却渐渐平静下来,被齐宁抱在怀中,甚至感到说不出的踏实。

    齐宁抱着夫人柔软的香躯,这时候倒是没有太多想法,只是从夫人身上散发出来那种成熟妇人特有的气息,却也是让他偶尔心神悸动。

    他脚步飞快,徒步而行却宛若奔马,夫人一开始很是惊诧,但很快却是感觉说不出的刺激。

    拴马的地方不远,只是片刻间就赶到,接到一片死寂,齐宁将夫人小心翼翼放在马背上,夫人身上依然柔软无力,软软趴在马背上,齐宁过去解开马缰绳,这才回身过来,翻身上马,从后面伸手,一手轻搂住夫人的腰肢,一手拿住马缰绳,一抖马缰,催马便行。

    这时候在马背上,离陈宅远了,夫人的心才送下来,而齐宁这时候与夫人身体紧紧相贴,一只手臂更是搂着夫人的腰肢,骏马飞驰间,两人身体轻轻摩擦,竟是让小侯爷浑身有些发酥。

    忽听夫人问道:“咱们.....咱们要去哪里?”虽然种种迹象显示这人几乎就是齐宁,但那张脸完全不是一个人,夫人又不敢完全确定。

    齐宁勒住马,这才想起,自己竟然还不知道商会会馆所在,苦笑道:“忘了,夫人,会馆在何处?”

    夫人心想你不知道会馆在哪里,这般糊里糊涂要往哪里去, 只能说明了会馆位置所在,齐宁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走了反方向,有些尴尬,兜转马头,向会馆方向驰去。

    两人一路之上并无说话,齐宁搂着夫田雪蓉腰肢,田雪蓉显然有些不自在,时不时地扭动两下,但骑骑在马上,她又全身无力,自然是无法摆脱,将近会馆,田雪蓉终于道:“快.....快到了!”

    “我知道!”齐宁道,马匹依然向前,田雪蓉忍不住重复道:“我.....我快到会馆了。”

    齐宁心想你都说过,何必重复,但马上意识到什么,醒悟过来,那商会会馆自是古蔺城一处汇集各地商旅之地,许多来到东海的大商人可能都住在会馆,人多眼杂,虽然这时候天色已晚,但还没有到深夜,会馆内外必定还有不少人,自己在这个时候将田雪蓉送过去,自然会被人看见。

    田雪蓉自然是心存顾忌,她对名声素来看得很重,这个时候让一个男人送到会馆,哪怕外表看起来是一个老者,也总免不了会让人闲言闲语,有夫之妇对此十分禁忌,而一个孀居的妇人,其实对此更是禁忌。

    齐宁既然明白过来,便勒住了马,按照夫人所言,往前面过去往左折进一条长街,会馆便在那条街上。

    “你是不是还没有恢复气力?”齐宁轻声问道。

    田雪蓉其实一路上都在尝试自己是否恢复气力,但到了此时,兀自浑身软绵绵的,只能轻嗯一声,齐宁心想那老色鬼既然是有心要用药物让女人失去行动能力,尔后加以亵玩,那么药性的持续时间当然就不会短,田雪蓉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气力,那实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气力没有恢复,当然无法自己走回去。”齐宁想了一下,凑近夫人耳边低声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田雪蓉心想我现在又能知道怎么办,犹豫一下,才轻声道:“要不.....要不你将我放在路边,等我.....等我有了气力,我自己走回去.....!”

    齐宁轻叹道:“你不怕有坏人从路边经过,然后看到一个美貌的女人在这里动也不能动?”

    夫人脸一红,道:“我......我不知道怎么办。”其实她也明白,如果自己真的被丢在路边,万一这里真的有人经过,即使对方一开始没有坏心思,但看到一个美貌的妇人瘫坐在路边无法动弹,那么没有坏心思也会生出坏心思,知道自己是绝不能被单独留在这里。

    齐宁四下里看了看,忽然笑道:“今晚的月光还算不错,不如我请你赏月吧?”

    “赏月?”夫人一脸纳闷。

    齐宁却是一抖马缰绳,催马到得不远处的一处屋边,田雪蓉正不知齐宁意欲何为,却感觉身体一轻,竟是被齐宁横身抱起,齐宁却已经站在马背上,双足一蹬,整个人已经飘然而起,往边上那屋顶掠了过去。

    这处屋子本来就不算很高,此时齐宁又是站在马背上,距离屋顶更是甚近,田雪蓉感觉自己身体似乎一下失去重心,惊骇万分,轻呼一声,等他回过神来,齐宁已经横抱着她,站在了屋顶之上。

    田雪蓉只感觉一颗心似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齐宁却已经将他轻轻放在屋顶上,尔后坐在夫人身边,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屋顶上,一双眼睛望着夜色苍穹,悠然道:“现在就让我们静静看看月亮吧!”

    田雪蓉软坐在屋顶上,这时候兀自感觉心跳得厉害,扭头看着齐宁,见齐宁双臂枕头,还翘着二郎腿,他样貌虽然是老者,但这动作却绝非老者做出,柳眉微蹙,忍不住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齐宁扭过头来,眼眸中带着笑意,含笑问道:“你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谁?”

    “你的声音和.....和动作,好像.....好像一个人!”夫人轻咬了一下粉唇,才轻声道:“可是......!”

    “可是这张脸你却从未见过。”齐宁悠然道:“你一定在想,这老人家到底是哪路神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了你,而且吊儿郎当,也没有长者的庄重,是不是?”

    田雪蓉脸颊一热,被他说穿心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有时候你的胆子该变得大一些。”齐宁悠然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将我想成了哪个人?”

    “我.....!”

    “那人说话和动作,你是否熟悉?”齐宁凝视着田雪蓉眼睛,轻声问道:“如果你真的很有心,许多被假象所掩盖的事物,都能被你一眼看穿。”

    田雪蓉微微眨了眨眼睛,月光之下,恬静而娇美。

    “先前我在窗外听那老色鬼说,那位锦衣候是因为对你另有目的,才会出手相助,你却说锦衣候是发了恻隐之心,那是你心里话?”齐宁看着田雪蓉水波般的眼眸儿:“你心里真的当那锦衣候是好人?”

    田雪蓉眼眸之中立时显出警觉之色,身体微微后缩,盯着齐宁眼睛道:“锦.....锦衣候当然是好人!”

    “你言不由衷吧。”齐宁眼眸中似笑非笑:“那位陈会长有句话说的也不错,他是帝国侯爵,身份很高,你是一个商人,他便是再好,难道真的会毫无所求帮助你?你实话告诉我,他是不是对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图谋?”

    田雪蓉一开始还真是怀疑眼前这老者和齐宁有莫大关系,但这时候听他说话对齐宁很是不客气,俏脸便有些不好看,道:“你认识锦衣候?”

    “认不认识都不要紧,我就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怎样看他!”齐宁将目光重新转到苍穹:“每个人做事情,都不会是无缘无故。我相信你的话,他或许真的是个好人,也或许真的对你没有什么目的,但如果他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你觉得一个人会对一个全不在意的人真的会出手相助?”

    “你放我下去。”田雪蓉显然不想继续和齐宁谈论这个话题。

    齐宁轻轻一笑,道:“今晚我出手相救,难道你不觉得欠我一个天大的恩情?你便这般对你的恩人?”

    “我.....!”田雪蓉心想这话倒是没错,今晚如果不是眼前这人出手相救,自己被老色鬼毁了清白,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语气顿时柔和下来,道:“我.....谢谢你救命之恩,以后.....以后我会找机会报答你的恩德。”

    “我不求你报答,只想问你两个问题。”齐宁道:“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我这个老头就绝不会再多问你一句,而且以后也不会让你再见着我,今晚发生的一切,也当从无发生过,你看如何?”

    “你.....要问什么?”

    “问题很简单,你告诉我,锦衣候对你是不是很在意?”齐宁轻斜田雪蓉:“他对你是不是有好感?你只要老实回答,我也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田雪蓉低下头,并不言语。

    “你不想回答,是不是担心有人会对他不利?”齐宁再次问道。

    田雪蓉幽幽叹了口气,道:“你对我有恩,但.....我不愿意别人在背后议论小侯爷。”

    齐宁叹了口气,道:“第一个问题你就含含糊糊,看来你对我真是没有感恩之心。那好,咱们换一个问法,你对锦衣候可有男女之间的喜欢?”

    田雪蓉一怔,更是尴尬,别过脸不看齐宁,齐宁轻笑道:“看来你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既然如此,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嘿嘿,你瞧瞧我如何对付那位锦衣候。”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