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四五章 迷雾重重

第九四五章 迷雾重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黑虎鲨是东海巨匪,从丐帮得到的消息,此人不但是一名海匪,而且还是能力极为出众的海匪。

    海上群匪都是一群亡命之徒,能够将一群亡命之徒在短时间内收归旗下,自然是有着过人的手段,而集合了海匪之力后,竟然明目张胆与东海水师为敌,无论原因为何,至少证明黑虎鲨有着过人的胆量。

    澹台炙麟在黑虎鲨手底下连受挫折,可说对澹台炙麟形成了致命的打击,而当前对于澹台炙麟自尽身亡的解释,最有可能的也是因为受到黑虎鲨的折辱,不堪澹台武名受到玷污,这才悬梁自尽。

    澹台炙麟自尽事件中,黑虎鲨当然算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物。

    齐宁在大街上遇到了算卦盲者,算卦盲者有意将自己引到了醉柳阁,而且找到了花脸香,一开始齐宁实在不明白在花脸香身上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这一瞬间,他终于明白了算卦盲者的用途,算卦盲者最终的目的,显然就是希望齐宁能够从花脸香身上挖掘出那位无名大哥的存在。

    齐宁当然无法直接判断花脸香所说的大哥就是黑虎鲨,但那张海景图再加上鲨鱼牙吊坠,显然已经透露出了一丝蛛丝马迹,齐宁看到鲨鱼牙吊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黑虎鲨。

    花脸香却是茫然不知,疑惑道:“大大爷,黑虎鲨黑虎鲨是什么?”

    齐宁心知那位大哥就算真的是黑虎鲨,也不会向花脸香透露真实身份。

    “听香姑娘,那位大哥可说过自己是做什么的?”齐宁知道这样的问题得到回答应该是希望渺茫,却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果然,花脸香摇头道:“他从不说自己是做什么的,不过不过他手上都是老茧,应该应该也是做苦力活的。”

    “你觉得他是做苦力活的?”齐宁若有所思:“如果只是做寻常苦力活的,应该也不会阔绰到经常来醉柳阁看你。普通人一个月挣下的银子,也只是够维持自家用度,应该不会有太多闲钱到这里来!”后面的话却没有继续说出来,心想就算那人每个月存些银子跑到醉柳阁来,却又只是在这里说说话,实在有些反常。

    手上有老茧,并不代表一定是做苦力活的,拿多了刀剑,手上同样也会有老茧。

    花脸香柳眉微蹙,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齐宁看在眼里,笑道:“你想说什么,尽管说来,咱们就当是聊天,出了这个门,咱们聊的事情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花脸香这才道:“大爷这样一说,我我也觉得大哥好像好像并不缺银子。”

    “哦?”齐宁笑道:“何以见得?”

    他刚才看到那鲨鱼牙吊坠第一眼,便即想到黑虎鲨,但毕竟只是凭空猜测,眼下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那位大哥就是黑虎鲨,而且黑虎鲨是东海海匪之首,也一直以来是东海水师的头号要犯,如此情势下,黑虎鲨当真敢每个月往古蔺城来一遭?他心中疑惑,此时只想从花脸香描叙的一些细节之中,来应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大哥每次过来,都会要上五六壶酒。”花脸香道:“他要的都是醉柳阁最好的酒,价钱都不便宜,五六壶酒加上要的那些酒菜,其实其实比许多人一个月挣的银子还要多。”

    齐宁微微颔首,沉吟片刻,才问道:“这串项链,他又是何时送给你?”

    “就是就是他最后一次过来的时候。”花脸香道:“就在十多天前。”

    齐宁奇道:“你认识他有一年多了,为何他不早将吊坠送给你?”

    花脸香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那天大哥和平日里不大相同,他说了一些以前都没有说过的话,而且而且看起来好像心事更重。”

    “你觉得他有很重的心事?”

    花脸香点点头,道:“他那天晚上有时候会轻声自语,我也听不明白他说些什么,后半夜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如果有一天能帮我找个好人家嫁了,问我愿不愿意。”

    “哦?”齐宁道:“这话他以前没说过?”

    花脸香摇头道:“从来没有说过。我那时也很奇怪,为他为何那样说,他沉默了好久,才说那是他的心愿,但是但是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

    齐宁凝视着花脸香,体会这番话的意思,想了一下,才道:“为何他说不知道能不能完成?”

    花脸香轻声道:“大哥没有为什么,但是他说他如果还能再过来,就会完成这桩心愿,帮我找个好人家,如果他无法再回来,让我让我自己好好活着。”说到这里,花脸香神情黯然起来,眉宇之间,满是担忧之色,喃喃道:“我我每天都在求菩萨保佑,能让大哥再回来。”

    “他似乎是要去做什么困难的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齐宁皱眉道:“他是否没有告诉你要去做什么?”

    “我我当时听到大哥这样说,也觉得事情不好,就哭着问大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花脸香眼圈泛红,“大哥瞧我哭了,第一次将我!”说到这里,却没说下去,齐宁看她眼角含泪,从袖中取出一只手帕,递了过去,神情温柔,花脸香将那手帕异常干净,却不敢接,忙摆摆手,才道:“大哥第一次抱我,劝我不要哭,还说没什么大事,他只是见一个人罢了。”

    齐宁身体一震,立刻问道:“他要见一个人?要见谁?”

    “我我不知道。”花脸香摇头道:“以前大哥都是都快天亮的时候才离开,但那天晚上子时的时候就出了门,离开之前,便将这串项链送给了我。他走之后,我一直都在担心,希望他不要有什么事情,我还能够看到他。”

    齐宁轻轻点头,花脸香看着齐宁,感激道:“谢谢你听我说这些,我我每天都在担心大哥,却又不能和别人说,也也没人愿意听我说这些闲话!”

    齐宁含笑道:“你不用担心,你大哥是个好人,他一定会平安无事,也一定会再来看你。是了,你不是说他每个月都要过来瞧你,那可有固定的时间?”

    花脸香摇头道:“大哥每次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准备的,只是最多相隔一个月,他便会来一遭。”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大爷大爷是个好人,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你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上忙,自然不会推辞。”

    花脸香眼眸中显出一丝喜色,忙道:“我知道我知道大爷你是个厉害的人,我出不了醉柳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大哥现在怎么样,如果如果您方便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我大哥现在是不是安好?”她眼眸中满是期盼之色,双手更是情不自禁合起来,向齐宁祈求。

    齐宁知道花脸香如果不是太过牵挂那位大哥,又自身无可奈何,绝不可能向自己提出这样的请求。

    但他更加清楚,不管花脸香那位大哥是不是黑虎鲨,想要打听到消息,都是困难无比。

    如果不是黑虎鲨,那么按照花脸香描述的外形,在东海这块地面上,外形酷似那位大哥的人不在少数,自己连对方的名姓身份都是一无所知,又如何能够打听到他是死是活,如果对方确实是黑虎鲨,那么连东海水师都无法寻觅到黑虎鲨的行踪,自己想要找到,更是难如登天。

    但他不忍让这个苦命的姑娘失去最后的希望,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打听他的消息,只要有他的消息,我也一定会告诉你。我相信他一定会安然无事,你不用太过担心。”

    花脸香听齐宁答允,欢喜无比,便要跪下叩谢,齐宁却是伸手拦住,柔声道:“如果我真的找到了他,你再谢我不迟,你那位大哥至情至性,如果我真的找到他,到时候你可要帮我,让他和我做朋友。”

    “大爷是好人,大哥大哥一定会愿意和你做朋友。”花脸香激动道,此时已经是喜极而泣。

    齐宁知道能从花脸香身上挖掘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么多,除此之外,花脸香知道的实在不多,当下安慰了花脸香一番,也并没有在醉柳阁多留,辞别花脸香之后,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返回了驿馆。

    今晚花脸香透露的信息不可谓不多,齐宁相信那位大哥一定是对花脸香产生了某种感情,未必是男女之情,也许正如花脸香所说,那位大哥一直将花脸香当做自己的妹妹,也正因如此,大哥才会时常前往醉柳阁看望花脸香,否则以花脸香那张损毁的容貌,很少有男人会因为花脸香的样貌而坚持近两年看望她。

    如果大哥真是因为念及兄妹之情才会看望花脸香,那么为何大哥不为花脸香赎身?若是真的不想为她赎身,为何会在十多天前,却又要说想为花脸香找一个好人家?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是为花脸香赎身,但为她找寻人家,自然就已经代表着要为她赎身。

    大哥要给花脸香找个好人家,显然不是临时起意,也许已经盘算多时,两人相识一年多,为何大哥不早些让花脸香脱离苦海,而是一直拖到今日?

    齐宁思来想去,想着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大哥一直都被某些事情缠住,又或者说,在大哥看来,花脸香留在醉柳阁,比之跟在他身边更要安全。

    综合花脸香透露出来的信息,那位大哥当然不会是一个普通人物,但齐宁却也并没有武断地确定那人就是黑虎鲨。

    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果如同自己所猜测,果真是黑虎鲨,那么最后一次告别花脸香之时,黑虎鲨透露要去见一个人,要见的那人又会是谁?为何黑虎鲨会觉得去见那人生死难测,既然存在极大的风险,黑虎鲨为何又偏偏要去见?而引导自己挖掘出这些线索的算卦盲者,又是何方神圣?

    在这东海,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