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零章 背后玄机

第九六零章 背后玄机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漫天起身笑道:“田东家,以后你们田家药行便是我东海商会的一员,东海商会的目的,就是要让东海的每一位商户能够顺顺利利的做生意,以后田家药行在东海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只要我能够帮忙,绝不推辞。”

    “多谢江会长,以后田家药行就有劳会长多多关照。”

    “田东家,那几份文书你只要签字按上手印就能生效。”江漫天微笑道:“签字过后,你自己保留便可,若是卢老爷子反悔,拿出文书来,官司打到哪里都不怕的。”

    卢飞航忙笑道:“不敢不敢。”

    江漫天又向齐宁道:“侯爷,寒舍今晚设宴,算是向侯爷和田东家的赔罪酒,不知侯爷能否赏光?”

    “江会长,今天你们的诚意我都看到了,晚饭就不用了。”齐宁笑道:“以后总还是有机会的。对了,听闻江会长与卓青阳卓先生是故交?”

    江漫天点头道:“曾经确实得到过卓先生的指点,卓先生不弃,也曾经常在寒舍小憩。”

    “卓先生也算是我的老师。”齐宁笑道:“不知最近江会长与卓先生可有书信往来?”

    江漫天摇头道:“半年前卓先生倒是来过一份书信,他是热心肠的人,向朝廷举荐了犬子,如此盛情,草民也不好拒绝,所以犬子也就去了京城,临行前,草民也让犬子带了一份书信过去,但此后卓先生也并无回信,到现在也都不曾接到过卓先生的书函。”顿了顿,才问道:“侯爷,犬子不久前倒是来了一封书信,据说卓先生不辞而别,已经不知去向,不知现在是否已经返京?”

    齐宁轻叹道:“先生闲云野鹤,我也想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错,卓先生文坛泰斗,但却又是个闲云野鹤的性情。”江漫天感慨道:“多年来他在京城授学,已经有许多年不曾相见,如今这一走,也不知道何时能够再见。”言辞之中,略带伤感。

    齐宁道:“先生与江会长是故交,如果哪天江会长知道了先生的下落,还请知会一声。”

    “侯爷有吩咐,自当从命。”江漫天起身来,拱手道:“侯爷日理万机,草民不敢多扰,改日等侯爷有空,再请侯爷光临寒舍,草民先请告辞。”

    “既然如此,本侯就不送了。”齐宁叫了一声:“来人,送客!”

    外面有人过来引着江漫天二人离开,等两人走后,田雪蓉才蹙眉道:“侯爷,卢家.....卢家转赠铺面,这.....这实在不妥,我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为好。”

    齐宁也不回答,走到夫人边上椅子坐下,打开另一只锦盒,亦是满满一盒子上等珍珠,含笑问道:“夫人,你之前还说珍珠粉敷面能够延缓衰老,如今他们就送了两盒子珍珠过来,看来这两位还真是有未卜先知的能耐。”两指捻起一颗珍珠,问道:“这两盒珠子,能不能让你再年轻十岁?”

    “别乱说。”田雪蓉白了齐宁一眼,如今他她和齐宁单独在一起,已经不似以前那般紧张,轻松许多,轻声道:“只是让人肌肤白嫩一些,又不是真的能返老还童。”蹙眉道:“可是.....这些东西也未免太过贵重,侯爷,这....也都是看你的面子送过来的。”

    “你说这两盒珍珠,真要花银子买,得多少银子?”

    夫人想了一下,才道:“我之前买过的珍珠,色泽远不及这些,而且比这还要小许多,一颗也有三四两银子。珍珠有些是自己养殖,有些则是从海里得到的天然珠子,这样大小的天然珍珠,在京城都很稀罕,即使是有,那都被达官贵人们取走,我们想买都找不见的。”估算了一下,才道:“少说也得七八两银子一颗。”

    “七八两?”齐宁目测了一下:“这一盒大概六十来颗,两盒加起来一百来颗,也就七八百两银子,倒也不算多贵重。”

    夫人无奈笑道:“侯爷,你出身富贵,银子对你自然不算什么。一般的百姓六口之家,二十两银子足够让他们殷实地过上一年,这里面随便取出两颗,就是他们一年的花销,你觉着还少吗?”

    齐宁笑了一笑,才指着那血珊瑚道:“那尊血珊瑚,又值多少银子?”

    “前些年在京城我也瞧过一尊血珊瑚,比这小得多,也远没有这尊精致,当时被人花了三千两银子买走。”夫人道:“你这尊,放到京城,开价一万两只怕都会有人买。”

    齐宁“哦”了一声,忽地伸手牵住夫人的手,夫人吃了一惊,第一反应是向门外瞧过去,见到门外无人,微宽心,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齐宁却是拉着走到自己先前的座位,打开江漫天送给自己的锦盒,指着那本东海地志笑问道:“夫人,你猜这本书又值多少银子?”

    夫人不动声色将柔荑抽出来,眨了眨眼睛,摇摇头,齐宁已经拿起书,轻叹道:“我估摸着也值个几千两银子吧。”

    夫人一怔,心想这小侯爷是不是发烧了,就算是绝版藏书,也不可能值那么多银子,却见齐宁翻开书,从里面抽出几张银票来,抖开了银票,夫人瞥了一眼,大吃一惊,这才明白,江漫天竟是在书中夹了银票,而齐宁竟似乎早就知道,齐宁将银票递给夫人,夫人一愣,不敢去接,齐宁已经道:“放在你那边,我要用时找你要。”

    夫人犹豫一下,这才接过,点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一万两。

    夫人心下有些骇然,她虽然知道官场上这样的事儿多如牛毛,但江漫天的出手着实豪阔,一尊血珊瑚加上这一万两银票,那就是近两万两银子,东海第一巨富,果然是名不虚传。

    “侯爷,这些东西,我们.....我们真的要收下?”夫人心中有些忐忑:“全部加起来,他们送了几万两银子过来,如果.....如果被人知道,会不会.....?”

    “你是担心有人告发我受贿?”齐宁含笑问道。

    夫人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但不好直说,也不接茬。

    齐宁神情渐渐变得冷峻起来,淡淡道:“这些礼物,非收不可!”他脸上在无先前与夫人调笑时的轻松表情,夫人察言观色,自然看出来,只觉得齐宁这句话不简单,低声道:“侯爷,你.....你怎么了?为何说非收不可?”

    “夫人觉得我方才的表现如何?”齐宁凝视夫人眼睛,没等夫人说话,加了一句道:“不要附和,更不要说假话。”

    夫人犹豫了一下,才道:“若是不知道侯爷性情,还以为....还以为侯爷是个贪财的人,而且方才侯爷有些话.....本用不着说的。”

    “你是说为你解释?”齐宁问道:“京城疫毒,你立下了功劳,所以太医院才会用了你们田家药行的药材?”

    夫人一怔,他本以为齐宁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却不想齐宁心知肚明,蹙眉道:“侯爷....侯爷既然知道,为何要说?你毕竟是.....毕竟是锦衣候,用不着向他们解释这些的。”

    齐宁点头道:“夫人说的不错,其实论理来说,我根本不必向他们做任何的解释。”

    “那.....那侯爷还是为了我?”夫人有些惭愧道:“侯爷为我做了许多,其实用不着再为我向他们解释的。”

    “那夫人是否觉得我向他们解释,会有些孩子气?”

    夫人一愣,想了一下,才轻声道:“是有一些,不过.....!”

    “如此说来,我做得到也不错。”齐宁淡淡一笑:“今日第一次见面,至少会让他们觉得我这个锦衣候不但贪财,而且稚气未脱,还存有孩子气。”

    夫人毕竟也是精明人,明白了什么,惊道:“侯爷,难道.....难道方才你是在演戏?”

    齐宁轻声道:“秦月歌刚刚说过,自从金刀候平定东海之后,韩家已经清除殆尽,而剩下的三大家族,互相之间已经很少往来,你可还记得?”

    “记得。”夫人点头道:“秦大人说他们之间已经不再联姻了。”

    “近日在观潮楼,你自然看的清楚,陈琨和卢子恒两人见面的时候,十分亲密,看起来似乎是在打招呼,但言辞之中,两家的关系并没有疏远。”齐宁若有所思,缓缓道:“今日江漫天和卢飞航一起过来,你可看出什么情况?”

    夫人想了一下,才道:“卢飞航似乎并不善言辞,而且看起来......看起来对江漫天唯命是从。”

    “夫人观察细微,确实如此。”齐宁轻笑道:“不过卢飞航身为卢家的家主,卢家在东海各行,只要挣钱的生意都会插手一脚,而且已然成为东海仅次于江家的第二大巨富之家,能够将卢家经营到这个份上,你觉得这卢飞航是一个不善言辞之人?夫人当年只是深居闺中,但为了撑起田家药行,亲自经营打理生意,如今与外人交谈,也能够进退有序不乱分寸,卢飞航这等人物,岂会不善言辞?”

    “侯爷,你是说.....卢飞航是故意的?”

    “他未必是故意。”齐宁道:“不过他们来这里之前,自然是商议好的。观其子可知其父,卢子恒飞扬跋扈,这卢飞航年纪虽大,但性情必然也是跋扈得很,这种人有一个最大的弱点,你可知道是什么?”

    “这种人自以为是,说话的时候,不会顾及他人感受。”夫人小心翼翼道。

    齐宁点头笑道:“我便说夫人慧眼如炬,说话都是一针见血,不错,卢飞航在东海有此实力,平日与人接触,自然也是专横跋扈,他本性如此,就算隐藏,有时候也会不小心漏出弱点来。”他托着下巴,轻声道:“今日之行,卢飞航不得不来,但江漫天陪他一同前来,卢飞航又谨言少语,无非是江漫天要帮他度过此关。”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