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二章 夜潜

第九六二章 夜潜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漫天微微摇头,伸手从边上拿过一份卷宗,打开来,轻声道:“这一年来,此人先去西川,后使东齐,那可都是干了不少事儿,他所作所为,可不像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能够做出来。”将手中卷宗递给卢飞航,卢飞航并无接过,摇头道:“不用看,我也知道他干的那些事儿。所谓闻名不如见面,此前我听闻这小子的一些事情,也觉着不简单,不过今日一见,不过如此。”

    江漫天斜视卢飞航一眼,将卷宗放回去,才道:“如果今日他的表现,是故意演给我们看呢?”

    “演给我们看?”卢飞航一怔,随即笑道:“若果真如此,这小子的演技也未免太高明了。他在观潮楼动手打人,为了一个商妇大动干戈,见了宝物也不推辞,漫天,虽说不可轻视对手,但是将他们太高估,我看也没有必要,反倒会让自己畏手畏脚,错过许多机会。”

    江漫天并不言语,不置可否。

    卢飞航见状,低声道:“我倒是觉着,此人之前所作所为,不是高明,恰恰是鲁莽,无非是仗着锦衣齐家的名头横冲直闯而已。如今锦衣齐家已经被他带到悬崖边上,你自己想想,淮南王一死,司马家实力大增,满朝谁能与他相抗,可这小子就在这节骨眼上跳出来,成了司马家的眼中钉肉中刺,那朝中许多官员投奔他,无非是因为那些人无路可走而已,如今锦衣齐家成了出头的椽子,司马家接下来要对付的就是锦衣齐家。”

    江漫天目光深邃,依然不说话。

    卢飞航身体前倾,轻声道:“漫天,你其他的都没话说,可就是太过谨慎,凡事过犹不及,今天咱们去了一趟,打发了他,也就不会有什么大事。此人刚到东海,人生地不熟,什么事情都没有弄清楚,你又何必对他多虑?你要真的提防他,派人监视他的行踪就是,他对咱们的事情一无所知,咱们......!”

    他还没说完,江漫天猛地转过脸,目光如刀,盯住卢飞航眼睛。

    卢飞航身体一震,后面的话顿时止住,讪讪一笑,不敢多说。

    江漫天一只手放在车窗上,食指轻轻敲打窗沿,喃喃自语道:“让他早些平平安安离开东海就是,只要他不在东海生乱,也算不上是咱们的对手.....!”

    ——————————

    长夜漫漫,对许多人来说,只要闭上眼睛熟睡,一夜便会轻松过去,可是对其中一些人来说,漫漫长夜最是难熬,而东海水师都督府的侯总管一到夜里,就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侯总管在东海已经快二十年,金刀老侯爷坐镇东海的时候,侯总管就已经在都督府当差,等金刀世子澹台炙麟接替其父成为东海水师大都督之后,金刀老侯爷特地将侯总管留在澹台炙麟身边,一来是为了能够帮助澹台炙麟打理都督府大小事务,此外也是在澹台炙麟身边留下一个老成持重之人,随时督导澹台炙麟。

    多年下来,澹台炙麟与侯总管名为主仆,但关系却如同家人一般。

    澹台炙麟自尽,已经让侯总管伤心不已,而澹台夫人追随亡夫而去,更是让侯总管心中愈加沉痛,暗中将澹台炙麟的小公子送回京后,侯总管已经没有闲心去理会其他事情,整个人也筋疲力尽。

    因为在都督府特殊的地位,所以侯总管在都督府也有自己的一间单独小院,夜色幽深,侯总管躺在摇椅上,敞着衣襟,手里抱着酒坛,借酒消愁,人已经有了六七分醉意,摇椅边上的地面上,散落了三四只小酒坛。

    借酒消愁愁更愁,老侯爷当年嘱托自己要照顾好世子,可澹台炙麟落得如此下场,自己有负老侯爷嘱咐,实在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见老侯爷。

    侯总管将酒坛中最后一点酒底饮尽,将酒坛丢在脚边,左手伸过去摸新酒坛,却空空如也,他依稀记得至少还有还有好几坛酒,正要坐起身,忽地指尖碰到酒坛,立刻抓住,但马上就感觉不对,那就然是放在地上,但自己触碰到的酒坛高度不对,似乎是悬空,扭头瞧过去,却发现在自己边上,竟然站着一道身影,自己触碰到的酒坛,正是那人递过来。

    侯总管这一惊非同小可。

    他是都督府的总管,除了澹台炙麟夫妇,他在都督府可谓是最高的身份,底下人对他敬畏有加,没有他的吩咐和准许,莫说进他院子,就算是靠近他的院子,都督府下人也没有这个胆量,也正因如此,他在自己屋里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形象,这时候身边悄无声息多出一个人来,又如何让这老总管不惊。

    他背后发凉,一惊之下,酒醒了大半,赫然起身来,毕竟是老江湖,而且也曾是跟随老侯爷从刀山火海之中闯过来,胆量还是有的,并没有因为惊骇而放声大叫,等看清楚来人,侯总管更是惊讶万分,失声道:“候.....侯爷!”出现在他面前的,竟赫然是锦衣候齐宁。

    老总管万想不到半夜三更,这位小侯爷竟然如同幽灵一般进入自己屋内,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齐宁神色淡定,拉过一张椅子,就在侯总管边上坐下,身体端正,一双眼睛宛若星辰,静静看着老总管,侯总管呆了小片刻,终是回过神来,急忙起身,整理好衣衫,正要下拜,齐宁已经摇头道:“老总管请坐!”

    他意简言骇,没有多余的废话。

    侯总管也是经过风浪的人,齐宁堂堂锦衣候,半夜三更摸过来,当然不会是闲来无事。

    他自然已经反应过来,今晚齐宁进到自己屋里,定然是潜入进来,否则早有人会通传,按理来说,齐宁要见自己,只要随便派个人来传一声,自己便可以往驿馆去拜见,但齐宁并没有选择这样做,而是自己亲在深更半夜潜进都督府,这自然是不想让被人知道两人偷偷见过面。

    侯总管过去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又将桌上的油灯灯火调得更暗,这才低声道:“侯爷是有什么吩咐?”

    “侯总管,我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和你坦诚相见。”齐宁盯着侯总管眼睛:“我希望我们接下来的话,都不要有丝毫的隐瞒,这对你对我,都不会有坏处。”

    侯总管微微点头,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澹台都督的死,是否与你有关?”齐宁目光如刀,紧盯侯总管。

    侯总管身体一震,脸色骤变,立刻道:“侯爷,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老奴害了都督不成?”

    齐宁眼也不眨,始终盯着侯总管眼睛,片刻之后,终于道:“我相信你不会那样做,也没有道理那样做。”

    “侯爷,难道.....你真的以为都督是被人所害?”侯总管脸色愈发凝重:“可是案发现场....!”

    齐宁抬起手,止住侯总管话头,缓缓道:“老总管,据我所知,你曾经一直是跟在老侯爷身边效命,澹台都督接任之后,你也留在了都督府,至少在都督府发生的大小事情,你这位老总管都是清楚。”

    侯总管微微颔首,轻声道:“老侯爷将老奴留在都督府,这些年大都督多数时间都是在军营那边,夫人平时也很少理会府里的事情,所以大小杂事,几乎都是由老奴来打理。”

    “不知道夫人和大都督成亲多少年了?”

    侯总管沉吟一下,才道:“到现在是第五个年头了。”

    “第五年?”

    “大都督将心思都用在了水师之上,虽然早就到了成亲的年纪,但却迟迟没有娶亲。”侯总管低声道:“老侯爷早些年倒也没有多问,但大都督一年比一年长,老侯爷就等不住了,毕竟澹台家也要有后,所以五年前老侯爷亲自做主,给大都督完婚。”

    “完婚?”

    “侯爷知道,金刀澹台家的祖籍是在江夏,当年太祖皇帝在荆州起兵,老侯爷便是太祖皇帝倚重的战将。”侯总管缓缓道:“早年跟在太祖皇帝身边的主要将领,大都是出自荆州,而其中大半数又是出自江夏。”

    齐宁微微颔首。

    当年天下大乱,北堂一族攻取洛阳,征讨北方,而荆州长沙太守萧炎趁势起兵,率先拿下整个荆州,尔后与北堂一族争取时间,征伐南方,最终才形成了当今天南北对峙的格局。

    大楚帝国的龙兴之地便在荆州,所以立国功臣几乎也都是荆州系,无论是金刀澹台还是锦衣齐家,都是从荆州出来,只不过锦衣齐家属于荆州江陵,而澹台家则是荆州江夏人。

    “老侯爷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侯总管轻叹道:“当年天下还没有平定的时候,老侯爷就与一位姓马的将军定下了儿女亲家,后来那位马将军战死疆场,但老侯爷却依然遵守当年的承诺,夫人便是当年那位马将军的遗孤,马将军战死之时,夫人还在襁褓之中,所以大都督的亲事,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定下,只是迟迟不曾完婚。”

    “也就是说,大都督和夫人的亲事,实际上是先辈的约定,老侯爷一手促成?”齐宁问道。

    侯总管颔首道:“正是如此。”

    “大都督与夫人成亲五年,此前可有过孩子?”齐宁目光如炬:“我听说大都督是半年前才得了一位小公子,这应该没错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