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三章 绝密隐情

第九六三章 绝密隐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侯总管眉头微紧,点头道:“这里也没有别人,说说也是无妨。其实大都督成亲多年,夫人一直没有孩子,这也是老侯爷极为烦闷之事。”苦笑道:“这种事情,老侯爷也不好经常去问大都督,所以.....时常给老奴书信,询问情况。”

    齐宁微点头,忽然起身来,过去倒了一杯茶,递给了侯总管,侯总管一怔,受宠若惊,急忙双手接过,低声道:“谢侯爷。”

    齐宁问道:“成亲五年,却没有生下孩子,莫说是金刀澹台这样的家族,就算是普通人家,那也是心急如焚的事情。老总管,这到底是什么缘故?”

    “这.....!”侯总管欲言又止。

    齐宁肃然道:“老总管,我知道你和大都督的感情,老侯爷将你留在大都督身边,自然也是对你信任有加,大都督可以将都督府完全交给你,对你的信任也就不必多少,能够让老侯爷父子如此信任的人,我自然也是相信的。我今晚找你了解的这些事情,你老人家应该明白是为了什么,澹台大都督的死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但细细一想,蹊跷的地方太多了,我受皇上和老侯爷的嘱托,前来东海要调查事情的真相,自然不敢懈怠的。”

    侯总管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微微点头:“老奴也知道侯爷前来,是受了老侯爷的嘱托,所以.....刚才这些本不该说的话,还是告知了侯爷。”

    齐宁伸手轻拍侯总管手臂,温言道:“我知道老总管对大都督的死也是心存疑虑,但事实俱在,也找不出不对的地方,所以咱们现在尽力去找寻有没有其他可能,老总管如果能够帮我,定会让事情变的事半功倍。”

    侯总管双手捧着茶杯,想了一下,终于道:“侯爷,其实这几年为了夫人的事情,老侯爷也没有少操心,老奴这边....这边也是花了心思。开始两年倒也罢了,成亲三年时,老侯爷再也耐不住,派人送了.....送了药来!”

    “送药?”

    “据说是可以让人生孩子的灵丹妙药。”侯总管轻叹一声:“那药物看起来并无异样,老侯爷嘱咐老奴....老奴放入夫人的饭菜之中,夫人进餐之前,都有人试用,不过那种药物并不伤人,只对夫人有效用。老侯爷的吩咐,老奴只能照办,可是.....可是不知为何,夫人似乎发现了其中的蹊跷,有一次肝火大动,老奴刚将饭菜摆上,夫人就.....就全都打翻了,还....还让老奴好自为之....!”

    “夫人没有说其他的话?”

    “没有。”侯总管摇头苦笑道:“自那以后,也没有提起过那事儿,老奴....老奴见夫人察觉,于是....于是此后也就没有在饭菜里再放药。”

    “你确定夫人是发现饭菜之中有问题?”

    “当时的情形,老奴还记得,夫人的眼神和表情,明显是说饭菜里有问题。”侯总管皱眉道:“老奴肯定夫人当时已经察觉了此事。”

    “那.....此事除了老侯爷和老总管,可有别人知道?”

    侯总管想了一下,摇头道:“老奴这边做事小心,绝不会被人察觉,只是不知老侯爷是否告诉过别人。”

    “那大都督是否知道?”

    “毕竟是在夫人饭菜里放药,虽然我一开始也没有想过告诉大都督,但是.....但是心里总觉着瞒住大都督不太好,所以.....有一次向大都督提了一下。”侯总管叹道:“现在想来,当时并不该多话,老奴当时的心思,是想让大都督知道夫人服用过药物,可以.....可以多在一起同房。”

    齐宁知道侯总管这算是对自己坦诚相见,毕竟此等事情,确实摆不上台面,老总管能将这样的事情说出来,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出澹台炙麟自尽的线索。

    “这也是应该的。”齐宁道:“老总管也是为了他们好。”随即皱眉道:“此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夫人为何知道?老总管也说过,那药物无色无味,根本察觉不出来,夫人为何能察觉出来?是否.....有人暗地里告诉过她?”

    “可是除了老奴和大都督,也没有别人知道。”侯总管疑惑道:“大都督和夫人相敬如宾,平时对夫人很是尊重,这样的事情,明知道夫人知道以后一定会不开心,大都督应该不会告诉她。”

    齐宁想了一想,才道:“老侯爷定然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老总管这边也没有透露风声,大都督.....大都督也不可能对外人说,那么.....那么夫人从何知道,真是让人奇怪。”心里确实觉得这事儿有些离奇,想了一下,才道:“老总管,夫人半年前生下了小公子,那是否是因为药效所致?”

    “绝不可能。”侯总管立刻摇头道:“夫人服药不到一个月,此后两年多都没有服用过,即使当时有些药效,也不可能两年之后还没散去。”

    齐宁心知侯总管所言有理,若有所思,终是道:“夫人既然不是因为药效才生下小公子,那就证明无论是大都督还是夫人,身体本身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既然如此,为何成亲之后第五年才会生下孩子?”凝视着侯总管,低声道:“老总管,这其中的缘由,外人不会知道,但老总管应该知道一些情况。”

    “这.....!”侯总管眉头紧锁,眼角抽动,低下头去,一时没有说话。

    齐宁叹道:“我知道有些话老总管不好说,我觉无强迫之意,说到底,我到东海来,无非是想查出真相,回京之后能向老侯爷有个交代。老总管比我更清楚,老侯爷对大都督寄予厚望,甚至是将澹台家的未来都放在了大都督身上,而大都督却这样过世,说的难听一些,走得不明不白,如果不闹清楚真相,老侯爷又如何能够接受?”

    侯总管闻言,忽地抬头,一把抓住齐宁的手,有些激动道:“侯爷,老奴告诉你,可是.....可是你要答应老奴,接下来的话,绝不可对外透露一句。”

    “老总管放心,我只是为了查清真相,一旦涉及到澹台家的家名,我定是守口如瓶,绝不泄露一个字。”齐宁肃然道。

    侯总管闻言,这才微微松手,苦笑道:“侯爷,夫人自尽,是老奴万万没有想到的。上次老奴说过,夫人拿出了自己的首饰珍藏,让老奴分给大家,虽然举动奇怪,但.....但老奴那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夫人会追随大都督而去,就是到了今天,夫人为大都督而自尽,老奴.....老奴也是觉得惊讶。”

    齐宁问道:“大都督夫妇伉俪情深,大都督过世,夫人追随而去,同生共死,这也并非不可理解之事,只能说夫人在意与大都督的夫妻情分,为何老总管觉得此事.....不合常理?”

    “因为大都督和夫人的感情并不好。”侯总管轻叹一声,苦笑道:“两人面上相敬如宾,相处起来,也都将对方当做宾客一般,老奴这些年下来,从无感觉他们真的在意过对方。”

    齐宁身体一震,眉头微锁。

    “大都督接替水师都督之后,一门心思都在水军上面,成亲之前,这都督府就是个摆设,大都督有时候大半年年都没有回来一遭。”侯总管低声道:“老侯爷定了亲事,大都督不能违抗,五年前遵照老侯爷的吩咐,回京完婚,完婚过后不到三天,就带着夫人往东海返。自此之后,夫人就被安顿在都督府,而大都督依然在军营那边常住.....!”

    “你是说.....两人刚刚完婚,就等若是分居了?”齐宁吃惊道。

    侯总管道:“夫人性情低调,平日里也不多说话,她是都督夫人,自然也不好抛头露面,整日里都是待在都督府中,大都督没有回来,她也不会派人去请回来,侯爷,老奴说句心里话,那时候看大都督如此冷落夫人,心里都觉着大都督做的不该,但这种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做奴才的,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

    “如此说来,夫人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与大都督的冷落有关系?”齐宁低声问道。

    侯总管道:“头半年确实如此,完婚回到东海,半年之中,大都督只回来三次,而且每次都是匆匆而来,和夫人没说上几句话,便匆匆而去.....,这般相处,夫人没能怀上孩子,那也是理所当然。”顿了一下,才道:“老奴被老侯爷留下来,自然不能眼看着不管,老侯爷可是一直等着抱孙子,所以.....所以老奴给老侯爷去了一份密信,将这事儿告之了老侯爷。”

    “老侯爷如何处理?”

    “老侯爷想来是给大都督来了书信。”侯总管道:“此后半年,大都督每个月也会回来两次,不过.....也都只是待上一晚上就离开,每次回来,就在书房待着,直到深更半夜才会回夫人房里,天不亮又离开.....!”

    齐宁没有想到澹台炙麟夫妻关系竟然是如此的恶劣,他不知道澹台炙麟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但从侯总管描述的事实来看,这一对夫妻根本谈不上伉俪情深。

    一个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一个女人,恨不得每天都待在一起,就算军务繁忙,也会尽可能地抽时间与所爱的女人相处,可是澹台炙麟明明有此条件,却依然冷落澹台夫人,在老侯爷的干预下,依然只是一个月才能见上两次,如此冷淡,即使澹台夫人再是温顺,心里只怕也是不满。

    澹台炙麟虽然是几万水军的统帅,但东海水师近些年除了戒备海匪,并无经过什么战事,钱粮装备朝廷那边也从无断绝,再加上水师中有沈凉秋一干战将,根本不可能让澹台炙麟忙的连和夫人相处的时间都没有,一切只能表明,澹台炙麟确实没有将澹台夫人放在心上,又或者说,澹台夫人并非澹台炙麟所爱的女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