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肆章 疑点

第九六肆章 疑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都督府一片死寂,仆人们早已经歇息,除了侯总管屋里还亮着暗淡的灯火,便只有都督府那处停放澹台炙麟夫妇遗体的院子还亮着灯,这处院子戒备森严,里里外外都安排了人看守,就算是都督府里的人,也不得轻易靠近。

    整座都督府笼罩在暗夜之中,透着肃穆却又阴冷的气息。

    “老总管,如果说大都督夫妇的关系并不像人前看起来那般亲密,夫人为何会甘愿为大都督自尽?”齐宁凝视着老总管:“这从情理上其实说不通。”

    侯总管点头道:“正是。老奴也看多了世间人情世故,若是追随亡人而去,那已经是情分到了极深之处,但夫人对大都督,不会有那样的深情。”摇头叹道:“其实在老奴看来,大都督和他手下那些将士的情分更甚,特别是沈将军,大都督与沈将军生死兄弟,情深义重。”

    “是了,沈将军今夜可在都督府?”

    “沈将军黄昏之前便去了军营那边。”侯总管道:“大都督过世之后,沈将军日夜操劳,听说军营那边有些事情,沈将军就赶过去处理。”

    齐宁想了一下,才问道:“老总管,你觉着沈将军为人如何?”

    “侯爷,沈将军可是个好人。”侯总管立刻道:“自从跟随在大都督身边之后,沈将军兢兢业业,从旁协助,东海水军能有今天,与沈将军的辛苦是分不开的。而且沈将军对大都督也是尽了兄弟之义.....!”顿了一下,才道:“前年大都督生了一场大病,兴许是操劳过甚所致,足足躺了十天,都是沈将军亲自照顾。”

    “那夫人.....?”

    侯总管苦笑道:“方才我也说了,夫人和大都督感情不是很好,虽然当时夫人也在旁照料,但.....但两人几乎不怎么说话,等沈将军过来之后,大都督才谈笑起来,那些天大都督和沈将军谈笑风生,夫人.....夫人倒是被撇到了一旁。”压低声音道:“侯爷有所不知,您那天到了东海,验过大都督遗体之后,那天晚上,沈将军.....沈将军他一个人躲在屋里哭了半天.....!”

    “沈将军哭了?”

    侯总管点头道:“大都督过世后,沈将军妥善安排,唯恐消息泄露出去,自己亲自守在都督府。等侯爷来了,想是沈将军终于觉得轻松一些,那天晚上才痛哭失声,那晚是老奴有事情要去找他商量,刚巧碰上,其他人.....其他人都是不知。”叹了口气,道:“沈将军和大都督是生死兄弟,在一起那么多年,如今大都督去了,沈将军自然是悲痛无比。也亏他撑了十多天,只等到侯爷过来才发泄了一下.....!”

    “性情中人!”齐宁也是颔首轻叹,身体微微前倾,问道:“老总管,夫人去世的时候,留下了遗书,那份遗书你也是看过的,你确定那是夫人所留?有没有可能是别人盗笔?”

    侯总管摆手道:“侯爷,老奴可以担保,那份遗书定是夫人所留无疑。”

    “哦?”齐宁道:“老总管为何如此肯定?”

    “笔迹。”侯总管道:“夫人虽然是女人,但略通文墨,平时也喜欢字画,闲来无事的时候,自娱自乐,却又不愿意被别人看见,那些字画后来也都烧掉,除了她的贴身丫鬟,便只有我见过。而且夫人需要什么东西,也不是亲自开口,只列下清单,交给老奴采买。女人能写字的不多,所以夫人的字迹,老奴是记得一清二楚,别人没有瞧见,也是很难模仿。”

    齐宁手托着下巴,略微沉吟,才道:“也就是说,遗书确实是夫人所留,但遗书上的内容,却未必是夫人的真心话。夫人不过三十多岁,大好年岁,而且生下小公子不久,就算对大都督真的情谊深中,看在小公子的面子上,也不会轻生,更何况她与大都督夫妻感情冷淡,就更不会舍下小公子追随大都督而去.....!”

    侯总管点头道:“这道理虽然不能对外人说,但事实上就是这个道理。”

    “老总管,那你可知道,大都督是否另有别的女人?”齐宁犹豫一下,终于还是问道:“他是否另有喜欢的姑娘?”

    侯总管神色一紧,肃然道:“侯爷,大都督可不是那种人。老侯爷自小家教甚严,特别是对大都督寄予厚望,大都督除了喝点酒,并无其他嗜好,在女色之上更是如此。大都督最大的爱好便是读兵书,他很早就立下誓言,要尽忠大楚,帮助我大楚一统天下,为此一门心思都是放在军务之上的,平时与人来往都很少。”

    “哦?”

    “东海那几大家族的人,多年来几次邀请都督赴宴,可是大都督从无理会。”侯总管正色道:“当年江漫天几次登门拜见,大都督只说地方事务都归当地官府去管,他是军人,只管军务,几大家族的事情与军务全无干系,不必相见,所以江漫天那些人甚至都没有和大都督坐下说过话。”

    齐宁有些诧异,侯总管继续道:“江漫天的船队在海上贸易,早年还需要官船护航,大都督也只是交给沈将军去处理这些事情,从不与那些家族来往。”

    齐宁微微颔首,心想澹台炙麟倒还真是一个谨慎之人。

    毕竟朝廷当初下令东海水师不得干预地方政务,就是担心手握兵权的澹台家与地方上的商贾走得太近,有兵有粮,就算澹台家没有别的心思,但朝廷也必会存有戒备提防之心,任何一名臣子如果被皇帝生出提防之心,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好的结果,澹台家当然明白这一点,澹台炙麟在这水师都督的位置上多年,保持与东海地方豪绅的距离,自然也是为了保护澹台家的一种手段。

    见齐宁若有所思,侯总管小心翼翼道:“侯爷,如果大都督真是被人所害,老奴求您一定要找出真凶,否则.....否则大都督死不瞑目!”

    “老总管放心,我会尽力而为。”齐宁正要起身,忽地想到什么,问道:“老总管,还有一桩事情想问问你老。”

    “侯爷请讲!”

    “据说这次大都督从军营回来,是为了看小公子。”齐宁低声道:“不知大都督在府中待了几天?”

    “大都督确实是为了小公子回来。”侯总管道:“自从小公子出生后,大都督和夫人的关系比从前好了不少,以前大都督在我们面前,并无对夫人说过关怀之言,但小公子出生后,大都督偶尔对夫人嘘寒问暖。”顿了一顿,才继续道:“这半年大都督回来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一个月回来五六遭,虽然大都是过一夜便走,但和以前已经大是不同。这一次回来,大都督心情很好,说是要陪夫人和小公子三天,老奴看在眼里,也是心中欢喜。”

    “你是说这次大都督回来,心情很好?”齐宁神色一紧。

    侯总管点头道:“大都督回来的时候,老奴在大门迎候,大都督还和老奴说了不少话,看起来心情确实很好,而且还带了一箩筐各色贝壳回来,说是要给小公子玩耍。”

    “看来小公子的诞生,确实让大都督敞开了心扉。”齐宁似乎是在对侯总管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想了一下,才继续问道:“老总管那几天都是在大都督身边伺候吗?”

    侯总管点点头,齐宁立刻问道:“大都督回来到他自尽,那是几天?”

    “三天!”侯总管毫不犹豫道:“老奴记得,次日一早大都督就要回军营,所以那天晚上专门让厨房多烧些好菜,大都督在军营里和将士们吃的一样,每次回来,老奴都会让厨房用些心思。”苦笑道:“就是那天晚上,大都督忽然自尽,事先老奴根本没有想到。那天晚上用过晚饭,大都督去了书房,快到半夜,大都督还没有回屋,夫人让人过来传话,让老奴去叫大都督回房歇息。”

    “夫人为何不直接派其他人过去,而是要让人再劳烦老总管?”

    “大都督在书房的时候,不许别人打扰。”侯总管解释道:“除了老奴,别人也不敢过去,想必因为如此,夫人才会如此。”

    “所以老总管发现了情况不对?”

    “夫人主动派人请大都督回屋,老奴心里欢喜,立刻就去了书房。”侯总管回忆道:“书房里点着灯,老奴叫了几声,大都督一直没有应声,房门推不开,从里面反锁着,又无人应声,老奴就觉得事情不大对,所以立刻过去禀报了夫人,夫人就带了两名丫鬟过来,后来就......!”说到这里,眼圈再次泛红。

    齐宁神情愈发严峻,低声问道:”老总管,在那天以前,夫人可曾有过派人请大都督回房歇息的?”

    侯总管略一沉吟,摇头道:“好像是没有,大都督之前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回来住一晚,也都是半夜时候才回房歇息。”微眯起眼睛,沉默了一下,终是十分肯定道:“那是第一次,以前夫人从无让人催过大都督!”

    齐宁深吸一口气,目光瞧向油灯,眸中精光如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