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六五章 飞马入营

第九六五章 飞马入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侯总管不是笨人,能够被老侯爷留在东海帮衬金刀世子,实际上侯总管算是一个比较精明的人。

    齐宁几句话一问,侯总管隐隐意识到什么,脸色有些泛白,神情不安,声音有些发颤:“侯爷,难道....难道您的意思是.....?”

    “老总管千万别多想。”齐宁立刻道:“真相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们所有的猜想都不成立。今晚来找老总管,只是尽可能地对当时的情况有更多的了解而已。”

    侯总管神情有些发怔,机械般点点头。

    “我记得你们好像说过,大都督自尽之前,心情并不好,似乎还很焦躁。”齐宁看着老总管:“但老总管方才又说大都督这次回来心情不错,这.....!”

    侯总管解释道:“侯爷,其实那段时间,大都督确实心情不好。”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道:“大都督在海匪手底下吃了亏,很是愤怒,那些时日总是心情烦闷,虽然回来之后,看到小公子会尽力掩饰,但老奴能看出来大都督心烦意乱,一直耿耿于怀。这一次大都督回来,和以前大是不同,老奴.....老奴只以为大都督是想通了.....!”

    齐宁并不言语,不错过侯总管所说的每一个字。

    “本来大都督回来之后,心情欢悦,可是.....就在出事的那天晚上.....!”侯总管仔细回忆,话一出口,立刻摇头道:“不对,应该是那一整天又变的不对劲。”

    “如何不对劲?”

    “前两天大都督都是陪着小公子一起戏耍,夫人也在一旁陪伴,他们一家三口很少会那样享受天伦之乐。”侯总管道:“老奴只以为一切都已经改变,心中还在欢喜,想着要给老侯爷去一封信,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大都督的脸色就变得不好,一整天沉默不言,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魂不守舍?”

    侯总管点点头:“那天中午用饭的时候,老奴就在他边上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有察觉,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一直喝酒,一个人喝了一个多时辰,老奴劝说才停下,那天下午他一个人坐在客厅,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坐到晚饭的时候,又是一个人喝闷酒,夫人也劝说了一句,但大都督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晚饭过后,就直接去了书房。”

    “原来如此。”齐宁若有所思,问道:“大都督一夜之间变了态度,老总管,大都督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可是一直待在府里?他....有没有去见什么人?”

    “没有。”侯总管道:“大都督当天陪着小公子玩了半天,晚饭过后,去了书房,老奴瞧见他书房的灯火一直亮着,快到子时时分,大都督是从书房出来,绝没有出去过。”

    “你亲眼看到大都督从书房出来?”

    “是。”侯总管道:“大都督之前最晚也是在子时之前就离开书房,那天晚上我看快到子时,只怕大都督忘记了,想要过去提醒,刚进院子,大都督就从书房里出来,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回屋去了。”

    齐宁身体向后,靠坐在椅子上,沉思良久,终于起身道:“老总管,已经很晚了,这些时日你日夜操劳,要多保重身体,还是早点歇息。”看了满地酒坛,摇头道:“这酒.....还是不要饮了。”

    侯总管也起身来,轻声道:“侯爷,只要能够查清楚大都督过世的真相,无论让老奴做什么,哪怕是拼上这条老命,老奴也在所不惜。”

    齐宁握着侯总管的手,温言道:“老总管的心情,我能理解,你放心,我会竭尽所能搞清楚事情真相,之后肯定还有地方需要老总管相助。”压低声音道:“只是今晚我们所说的每一个字,老总管千万要保密,莫对第三人说起来。”

    “侯爷这么晚过来,老奴已经明白意思。”侯总管神情肃然:“侯爷放心,今晚说的话,老奴只会带进棺材。”

    齐宁知道,澹台炙麟如果只是自尽那倒也罢了,可万一真的是被人有预谋所害,那么这件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澹台炙麟乃是金刀世子,更是东海水师大都督,可算是东海地面上头号的实权人物,要对这样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动手,势必要有极其周密的计划,否则一旦露出破绽,很难有人承受的起金刀澹台家的报复。

    齐宁初来乍到,知道要想轻易找寻到破绽,实在是异想天开。

    虽然澹台炙麟和澹台夫人自尽的现场确实无懈可击,但从京城动身之前,齐宁就知道这起案子十分的诡异,他相信金刀老侯爷的判断,直觉也告诉他澹台炙麟的死并不简单。

    直觉无法替代事实,他心知到东海若是大动干戈地调查此案,只会让事情变的越来越糟,从踏入东海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开始寻找关于此次事件的碎片,只有集齐这些支离破碎的碎片,方有可能还原事情的真相。

    次日齐宁倒是睡了一个大懒觉。

    越是面对大的挑战,越要保持精力和体力的充沛,而且更要保持一种平和冷静的心态。

    从京城带来的几名刑部官员,自第一天确定澹台炙麟是自尽过世后,也都变的百无聊懒无所事事,没有齐宁的吩咐,众人也不敢离开驿馆,他们只知道部堂大人领着他们来调查澹台炙麟自尽一案,但是什么时候返京,却一无所知,部堂大人不说。

    韦御江从一开始倒是对此案存有诸多疑虑,也有心想要深入调查,但澹台炙麟夫妇的遗体已经入棺,此外他掌握的可利用线索几乎没有,没有入手的突破口,要深入调查实在是困难重重。

    正午时分,齐宁派人叫了韦御江过去一同用餐,韦御江急忙收拾过去,进到小厅,见齐宁正在等候,正要行礼,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过头去,却见到吴达林匆匆而来。

    吴达林走路时候带风,从韦御江身边经过,也没来得及打招呼,径自向齐宁拱手道:“侯爷,沈将军派人有紧急事情禀报。”

    齐宁本想借中午吃饭的时间,瞧瞧韦御江是否还想到一些什么有用的线索,听得吴达林禀报,立刻想到什么,沉声道:“人在哪里?”

    “就在门外等候!”

    “让他进来!”

    吴达林出去叫了那人进来,那人一身轻便衣衫,似乎是有意要掩饰自己官兵的身份,进门之后,跪倒在地:“启禀侯爷,奉沈将军之令,有紧急军情禀报!”从怀中取出一份信函,双手呈上,韦御江立刻接过,转呈到了齐宁面前,齐宁伸手接过,迅速打开信函,扫了两眼,将那信函揣入怀中,起身道:“吴达林,备马!”

    韦御江本想询问书函内容,但一想侯爷没有主动说,自己还真不能多问,吴达林答应一声,便要退下,齐宁叫住道:“带上十名身手利索的兄弟随我一同前往,剩下的人留在驿馆这边。”

    吴达林拱手退下,韦御江心想侯爷这几日出门,无非是让吴达林带着两三个人跟随,此番却要调动十个人一同前往,看来事情非同小可,还没等他多问,齐宁已经道:“韦司审,你留在驿馆这边照顾,没我的允许,其他人不得踏出驿馆半步,详情我回来之后再与你说。”

    韦御江拱手称是,见到齐宁神情严峻,心中好生纳闷。

    吴达林点齐人手,齐宁已经出了驿馆,也不废话,翻身上马,令那名信使前面带路,领着吴达林等十名虎狼之士,秋风扫落叶般呼啸而出。

    一行人马不停蹄,从古蔺城东门而出,一路上健马如飞。

    东海水师大营在古蔺城以东二十多里地,快马也就是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远眺过去,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迎风招展的旌旗,旌旗之下,便是连绵不绝的军营,阳光之下,极其壮观。

    水师大营距离海边还有数里之遥,地面还是泥土,所以军营并非帐篷,而是修建的木质房舍,围绕军营四周都是倒刺木珊栏,军营里面的建筑分布的十分均匀有条,辕门处更是立着两根大旗杆,上面个飘扬着一面旗帜,一面是楚字旗,另一面则是一面金刀旗,普天之下,金刀旗唯有金刀澹台家打出,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院门外左右各有五名一身甲胄的守卫,一手持枪,一手按着佩刀,如同十尊石雕一般。

    齐宁尚未进营,便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心中暗暗赞许,不得不承认,澹台炙麟在统兵方面,确实有着过人的才干,不愧是大楚少壮派名将。

    虽然距离海边尚有数里,但是骑在马上,齐宁却是能够遥望见海面上战船的桅杆,无数的桅杆如同长枪般朝天而立,似乎是要刺破苍穹一般。

    到得营门前,齐宁等人放缓马速,领路的信使叫了一声,十名守卫立时都是单膝跪倒在地,齐宁牵着马缰绳,四下里扫视了一圈,这才一抖马缰绳,领着吴达林一行人飞马冲进了东海水师大营。

    --------------------------------------------------

    PS:今日第三更送上,我希望能有第四更献给诸位!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