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七四章 霸道

第九七四章 霸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落座之后,江易水才抬手含笑道:“沈将军,宁小兄,今日特地准备了一桌南洋的酒菜,南洋荒蛮之地,这些东西本不足以登上台面,今日也只是求个新鲜而已,两位请!”

    齐宁笑道:“江三少去往南洋挣多少银子倒是无关紧要,能够见识异域风情,也算是没有白活。”

    “宁小兄,这些酒菜可是出自正宗的南洋人之手。”江易水微笑道:“我花了五两银子,从南洋买来一名厨艺精湛的大厨,一直都是在船上伺候着,宁小兄要是喜欢这南洋酒菜,以后随时可以前来品尝。”

    齐宁哈哈笑道:“江三少常年往返在海上,能见到你的机会并不多,真要是嘴馋了,也只能等三少有空闲了。”

    江易水一怔,但马上笑道:“这事情好解决。宁小兄如果真的喜欢,那名大厨我就送给宁小兄,以后专门为宁小兄做菜就是。”看了沈凉秋一眼,含笑道:“我只担心东海水师军规森严,不会收受。”随即抬手道:“两位赏光,感激之至,来来来,快请尝尝!”

    三人当下动了筷子,齐宁品尝菜肴,倒也算是可口。

    忽见江易水拍了拍手,从屏风后面忽地鱼贯走出四名女子,身上的衣衫充满了异域风情,肤色泛宗,肌肤紧致充满弹性,细腰翘臀,身材都很是惹火性感,一看容貌,显然是从南洋而来。

    屏风后面这时候已经响起曲乐,四名南洋舞姬伸展双臂,摆动腰肢,一开始便是极为撩人的舞姿。

    “两位,这是南洋当地的舞蹈,很有风情。”江易水含笑道:“这四名女子在南洋也都算是绝色佳人,一共花了我一百二十两银子,但却是物有所值。”身体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到现在可都还是黄花处子之身,完璧如玉。”

    沈凉秋微皱眉头,齐宁却表现得兴致勃勃,问道:“江三少,这样的女人,难道只要三十两银子一位?这这也未免太便宜了。”

    “比起中原,南洋人的价码确实很便宜。”江易水哈哈笑道:“咱们这边要是有这等姿色的完璧姑娘,没有上百两可拿不下。”抬手捻着下巴一绺青须,轻声道:“宁小兄如果看中了哪一位,可以告诉我,我这边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绝不让你失望。这南洋女人的味道,和中原可是大不相同,不亲自试一试,可是不明白其中的味道。”

    沈凉秋这时候已经微咳嗽一声,江易水却是哈哈一笑,满不在乎道:“食色性也,沈将军,人不风流枉少年,宁小兄英雄年少,没有没人陪伴,总是缺少一些什么。”端起酒杯,笑道:“来,今日能够请到沈将军,而且还能认识宁小兄,真是三生有幸,我先干为敬。”端杯一饮而尽。

    齐宁和沈凉秋对视一眼,也都饮尽了杯中酒。

    齐宁在唐诺的帮助下,将幽寒珠注融入了自己的体内,自己的身体已经是百毒不侵,是以他也从不担心别人能够会用下毒的方式暗害自己,而且他相信这江易水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时候对自己和沈凉秋动手。

    四名舞姬体态妖娆,那性感柔软的身体如同蛇一般扭动着,非但如此,那眼眸儿也满是挑逗之色,是不是探出小丁香舌儿,勾魂摄魄,当真是魅惑得紧。

    猛听得江易水冲着那几名舞姬道:“快一些,快一些!”

    四名舞姬立刻加快了速度,全身抖动,波浪翻滚,江易水见状,哈哈大笑,挥手道:“来人,斟酒!”便从后方上来一名男仆从,齐宁这才发现,那仆从竟然也是南洋人,大概十七八岁样子,始终弯着身子,显得异常小心谨慎,手里端着酒灌,他刚靠近要为江易水斟酒,江易水却似乎看得兴起,猛地展开双手,却不料这突然一张开手臂,手臂刚巧打在那酒灌上。

    那仆从本就小心翼翼,突然被这一打,吃了一惊,手中酒灌亦是不稳,顿时就被打翻,酒水溅出,不少都溅到江易水袖上,那酒灌则是落在地上,虽然因为是木板没有摔碎,但酒灌中的酒却已经泼洒出大半。

    四名正在癫狂般舞动的南洋舞姬看到此景,都是花容失色,惊呼声中,都是停下了舞蹈,一脸惊恐地看着那南洋仆从。

    南洋仆从一脸呆滞,很快便瞳孔收缩,脸色煞白,噗通已经跪倒在地,叩头不止。

    江易水却从容淡定地从怀中取出一方丝帕,轻轻擦拭袖上的酒渍,轻叹道:“这件衣衫,从材料到做工师傅,都是经过细细挑选,足足花了十天的时间才制作出来,仅本钱就花了一百四十两银子,我在南洋的时候,一名南洋的官员出价四百两银子要买我这件衣衫,被我拒绝,因为我用过的东西,从来都不会送人的。”

    齐宁心想以江家的财大气粗,一件衣衫一百多两银子倒也不算奇怪。

    “这灌酒在南洋也算是极品,花了我十五两银子,如果在中原,卖出三十两银子都算是低价。”江易水叹道:“这个奴才只花了三两银子,一件衣衫足可以买五十个这样的奴才,一坛酒,也可以买上十个八个。”

    齐宁和沈凉秋对视一眼,只听江易水道:“他除了这条性命,身无长物,也赔不起了。”挥手高声道:“来人,带他下去!”

    从面外立时冲进两名劲衣大汉,二话不说,上前托着南洋奴便走,南洋奴惊恐万分,大声叫喊,虽然听不懂他语言,但齐宁却知道他一定是在乞饶。

    “江三少,你这是?”齐宁看了那南洋奴一眼,问道:“是要让他用性命赔偿?”

    江易水微笑道:“其实也不是让他赔偿。宁小兄有所不知,这南洋人还未开化,不懂规矩,我奖罚分明,也是让他们知道如何守规矩。”看向沈凉秋,含笑道:“就像沈将军治军,若有人触犯军法,人虽有情军法无情,一旦网开一面,这军法也就形同无物了。”

    说话之间,那南洋奴已经被拖出去,片刻之后,听到“噗通”一声响,似乎是有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齐宁不用多想,也知道定是那南洋奴被抛进了大海。

    这里地处空阔,深海之中,前无岛后无礁,就算不被鲨鱼吃了,南洋奴也活不了多久。

    江易水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斯斯文文,就像一个读书人,说话也是谦和的很,可是这出手确实狠毒无情。

    四名舞姬美丽的脸上都满是恐惧之色,齐宁看在眼中,忽然笑问道:“江三少,我瞧这些人对你都是害怕的紧,到底是因为她们在你船上所以害怕,还是因为南洋那边对我们中原人存有畏惧之心?”

    “问得好。”江易水竖起大拇指:“宁小兄,我交友甚广,可是却从无问过这样的问题。不瞒你说,莫说这些南洋奴才,就算是南洋那些达官贵人,见到我们大楚的船队,那也是战战兢兢,敬畏有加!”

    “哦?”

    “出了大海,江家商船队代表的就是大楚。”江易水肃然道:“身在海外,我们却从无忘记自己代表的是大楚帝国,所以从不敢在海外堕了我大楚的威风。”哈哈一笑,道:“国强则人强,我们如今出海贸易所到之处,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天朝上邦的船队,从不敢对我们稍加失礼。”身体前倾,不无得意道:“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到了那边,想怎样就怎样,他们要是不听话,让他们尝尝厉害就乖乖驯服了。”

    齐宁叹道:“江三少,常言道得好,恩威并施,如果只是以威势压服他们,他们表面和气,可是内心只怕怨恨的紧。”

    “只要他们听话就好。”江易水微笑道:“对他们无须客气,即使他们心中不甘,可是却又不敢如何。”

    齐宁淡淡笑道:“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让南洋人以为我们大楚霸道无理?如果有朝一日江家船队不再有今日的势力,无法再以武力震慑他们,却不知道江家与南洋的贸易是否还能继续下去?”

    江易水脸上微微变色,齐宁却已经端起酒杯,慢条斯理道:“恩威并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智慧,如果对方有心和我们和和气气互利互惠,当然是要施恩于他们,让双方能够持久,如果他们不守规矩甚至言而无信,大可以再用武力震慑一番,一味的武力,我总担心长久不留。”看了江易水一眼,微笑道:“江三少常年在海外,应该比我更清楚形势,你既然有心要代表大楚,还是不要太过狰狞为好,有时候也要改改你的臭毛病。”

    江易水脸色更是难看,便在此时,却听舱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随即听到声音传来:“三老爷,大事大事不好!”

    江易水背负双手,沉声道:“怎么了?天塌下来了不成?”

    “是是腾雾号!”外面上气不接下气:“腾雾号船舱着火了!”

    沈凉秋闻言,已经赫然站起,齐宁也是吃了一惊,江易水更是变色,二话不说,冲出船舱,齐宁和沈凉秋对视一眼,也跟着出了舱,到得船舷边,向后方望过去,只见到其中一艘船隐隐传来火光,腾起阵阵袅袅烟雾,竟果然是失火——

    ps:沙漠这两天连续不歇写了两个影视剧本,终于完成,耽搁了码字,第一更先送上,晚点再送上第二更!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