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七五章 失火

第九七五章 失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腾雾号突然起火,船队顿时有些骚动,江易水脸色难看,这时候已经顾不得斯文,怒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起火?”

    边上有人道:“三爷,那边还没发来旗号,但肯定已经派人过来禀报,听那边的声音,这时候也应该在救火。”

    果然,片刻之后,已经有小舟靠近到船边,登船之后,那人匆匆过来,一脸惶恐,跪倒在地:“小的小的见过三爷!”

    “王福,你那艘船为何会起火?”江易水脸色异常难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齐宁知道这王福应该就是腾雾号的船长,只见王福脸色苍白,禀道:“三爷,事情闹清楚了,今晚有几名舵工在舱底学着南洋人吃烧烤,多喝了几杯,没有熄火,然后火势蔓延开来,等发现已经是来不及。好歹从里面活着冲出来两个人,还有几个生死未卜,现在都在救火,没有让火势蔓延。”

    “烧烤?”江易水怒道:“难道船上的规矩都不知道吗?他们好大的胆子。”

    “眼见快要到家,这些人松懈了下来,可能是途中疲惫,大家也都早早睡下,虽然留人巡卫,却却忘记去舱底看一看,那几名舵工舵工一时糊涂,犯了规矩,酿成大祸!”王福抬手擦额头冷汗:“小的回头一定重重责罚。”

    江易水却是怒不可遏,冲上去一脚踹在王福的脸上,王福惨叫一声,被踹翻在地,江易水怒骂道:“重重责罚?你可知道真要是出了事,那一船可就彻底毁了。咱们拢共才这几艘船能远涉南洋,少了一艘船,可知道要损失多少银子?我一直告诫你们,只要有一天不登岸,就一天不得马虎,时刻都要小心,我将腾雾号交给你,也是看你老成持重,你竟然给我闯下这么大的祸!”

    “是是小的糊涂,求三爷饶恕!”王福跪在地上,任由口中血水外流。

    “我不罚你,你知道,商队不只是我们江家的买卖,东海有许多世家都参与其中。”江易水冷笑一声:“这次有多少损失,回头好好盘算,等回去之后,再让那些东家们决定如何罚你。”

    沈凉秋终于道:“沈三少,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先解决麻烦,腾雾号上现在是否安全,绝不可让人死在上面。”

    江易水忙道:“沈将军所言极是。”向王福问道:“腾雾号现在情况如何,损失有多大?”

    “回三爷,货物并无多少损失,只是只是舱板被烧毁,往里面进水,眼下正在加紧处理。”王福道:“小的小的!”支支吾吾不敢说下去。

    江易水没好气道:“到底如何,你快说,别支支吾吾。”

    “小的以为,腾雾号暂时不便继续航行。”王福道:“现在加紧修补,如果抓紧时间的话,一天之内应该能修好,勉强航行的话,只怕!”

    江易水皱眉道:“你是说腾雾号无法继续航行?”

    “勉强可行,但可能会损失更大。”王福硬着头皮道:“所以小的建议停歇一天。”

    江易水冷笑道:“你说停一天就停一天?往来贸易,那都是有时间规定,而且许多货物根本不能在船上时间太长,必须尽快登岸妥善处理。”向腾雾号那边瞧了一眼,想了一下,才道:“这样吧,商队继续前行,你们腾雾号既然走不了,就留下来一天,修好之后,迅速跟上。”

    “可是可是如果只有腾雾号留下,会不会会不会有海匪袭击?”王福担心道。

    江易水骂道:“真要被海匪抢了,那也是你们活该。”知道自己这也是气话,加了一句道:“有我们江家商队的旗号,那帮狗崽子不敢乱来。”

    齐宁忽然笑道:“三少,如果一群饿狼发现一只兔子就在嘴边,你觉得他们还会在乎兔子是谁养的吗?”

    沈凉秋也颔首道:“确实如此。这里虽然距离海岸只有一天,但海匪未必不会游荡过来,到时候他们看到一艘商船孤零零在此,定会出手。”

    “这!”江易水微一沉吟,才道:“黑风号也一并留下作为护卫,给你们多留些人,你们修好之后,立刻出发,不得耽搁。”

    王福忙道:“小的谢过三爷。”不敢在这里多留,恭敬退下,江易水嘟囔几句,这才笑道:“沈将军,宁小兄,没什么大事,别被这等破事扰了兴致,咱们继续喝酒。”

    齐宁摇头笑道:“三少今日的盛情,已经领过,这已经很晚了,有些疲倦,今日先告辞,他日若有机会,咱们再聚。”看向沈凉秋,问道:“沈将军,你的意思?”

    “不错,天色已晚,就不多扰了。”沈凉秋言简意赅,拱手告辞。

    腾雾号着火,江易水的心情自然不会好,也并不挽留,送了二人下船,齐宁二人坐船回返,经过那腾雾号边上,瞧见腾雾号上的情况已经大致稳定了下来,这腾雾号和他后面一艘货船在船队众多船只中吃水最深,货物自然也是最多,失火之后,也许是因为有海水进入船底,此时吃水就变得更深。

    齐宁二人回到船上之后,商船队并无停留,依然继续航行,腾雾号则是留在了原地,其后一艘船留下来陪伴护卫,而其他船只则是绕过腾雾号,跟随主船继续前行。

    齐宁站在船舷边,瞧着那两艘船留在原地,目光深邃。

    接下里的行程依然是十分的顺利,第二天黄昏时分,已经靠近海岸线,江易水的商船队不能停靠在东海水师的码头,自有商船队的码头,两支队伍便即分开。

    这一次的捕鲨计划,行动十分的隐秘,东海水师中知道的人也是不多,将士们只以为三路人马果真是出海巡逻,其他两路船队在此之前已经返回,等到沈凉秋三艘船靠上码头,也并无掀起太大的波澜,这一次带回来的只不过是两具尸首,沈凉秋吩咐唐辉去与刺史府联系,将那位胡大夫的尸首连夜送往刺史府,交给那边,找寻胡大夫家眷归还尸首的事儿自然是着落在当地官府的身上。

    至若黑虎鲨的尸首,则是令祝硕派人看守。

    此番行动可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非但没有碰上海匪,而且极其顺利地拿到了黑虎鲨的脑袋,沈凉秋这几日一直凝重的脸色,也略见和缓。

    “侯爷,这几日辛累,好在行动顺利,没有辜负侯爷期望。”沈凉秋长出一口气:“天色已晚,侯爷用过晚饭之后,卑将亲自护卫您回城。”

    齐宁尚未说话,却见一名水军部将匆匆过来,看到沈凉秋和齐宁在一起,拱手行礼,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齐宁看他脸色,便知道定有急事。

    沈凉秋已经沉声道:“有事但讲无妨。”

    那部将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将军,辛将军到了!”

    “辛将军?”沈凉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哪位辛?”却并没有说下去,脸上就已经微变了颜色,齐宁见状,有些奇怪,那部将已经道:“辛将军知道将军回来,正在帐内等候,说将军如果有时间,想和您见一面。”

    沈凉秋似乎是在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微微点头,齐宁忍不住问道:“沈将军,这辛将军又是何许人也?”他知道澹台炙麟过世之后,东海水师最高的将领就是沈凉秋,如今这位突然出现的辛将军竟然在帐内等沈凉秋去见他,架子不小,如果是沈凉秋的部将,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侯爷,辛将军是老侯爷当年身边的副将。”沈凉秋神情肃然:“老侯爷离开水军的时候,将水师交给了大都督,辛将军也跟随老侯爷回京,一直在老侯爷身边伺候。”

    “哦?”齐宁一怔:“如此说来,这位辛将军是东海水师的老将?”

    沈凉秋点头道:“辛将军才干出众,当年是老侯爷亲手提拔起来,他对老侯爷忠心耿耿,老侯爷回京之时,辛将军主动要求跟随回京侍奉左右,老侯爷也是答应了。他离开军中已经多年,一直都不曾回来,想不到!”

    “也许是老侯爷一直在等候大都督的消息,迟迟没有结果,老侯爷心中焦急,这才派了辛将军前来问讯。”齐宁若有所思,问道:“是了,这位辛将军是否还有将职在身?”

    “辛将军有四品建威将军的爵位。”沈凉秋道:“他为人低调,很少与人交往,始终跟在老侯爷身边,京城里知道辛将军的人并不多。”

    齐宁心想这话倒不假,自己在京城也待了许久,有头有脸的人物也都见过,即使没有见过,但凡有些名声的自己也是有耳闻,但这位辛将军自己却从无听说过,那自然是极为低调之人,不过想想连金刀候澹台煌那般威震天下的人物如今在楚国也是低调至极,甚至让朝廷有时候遗忘金刀候的存在,作为金刀候身边的部将,不为人知也并不是稀罕的事情。

    “对了,这位辛将军大名如何称呼?”

    “辛赐!”沈凉秋道:“辛苦的辛,赏赐的赐!”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