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七六章 空降

第九七六章 空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齐宁看到辛赐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辛赐当年一定是一名骁勇的战将。

    辛赐的肤色黝黑,身材粗壮,只从外表看,甚至难以猜测他到底多大年纪,好在沈凉秋在进帐之前已经对辛赐略有介绍,此人看上去虽然孔武有力,但再过两年,便已经是半百之年,也许是因为常年锻炼的缘故,这位辛将军丝毫不显老态,肌肉结实,皮肤紧绷,没有一点松弛的迹象,让人一看就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力量感。

    金刀候澹台煌已经离开东海水军多年,而辛赐当年也随同回京,但金刀候对东海水师的影响渗透在水师的每一个角落,辛赐同样也成为水师将士口中的传奇。

    金刀老侯爷当年率部南征北战,麾下战将众多,早年辛赐年纪尚轻,但在老侯爷麾下已经立下了不少功劳,让辛赐真正成为水师传奇的却是在清剿东海海盗的战事中。

    澹台煌初建水师的目的,最主要是扫清东海韩氏一族的余党,东海王虽然自尽投降,但幸存的韩氏族人及其不少党羽却是下海为祸,严重威胁到东海海疆的安全。

    澹台煌的军队以陆军为主,并无几个懂得水军之人,要想扭转思想,却也并非容易的事情,澹台煌特地组织一批将领学习水战,辛赐便是从中脱颖而出,在接下来平定东海的战事之中,屡立战功,成为水军将领之中的佼佼者,而澹台煌赏罚分明,随着辛赐功劳卓著,最终成了金刀候的副将。

    齐宁听得沈凉秋简略的介绍,对辛赐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两人进帐之时,辛赐正站在案前观看海图,听到脚步声,抬头来看,一眼便认出齐宁,立刻上前,恭敬道:“辛赐参见侯爷!”

    齐宁含笑道:“辛将军鞍马劳顿,一路辛苦了。”心中却是突然想到,这种时候朝廷将辛赐派往东海,意欲何为?难不成澹台煌经过争取,竟然是让辛赐前来接替澹台炙麟的位置?

    辛赐是澹台煌的心腹战将,对澹台煌自然是忠心耿耿,而且此人在统领水军方面有着过人的才能,论起威望,此人亦曾是东海水师传奇人物,在东海水师将士的心中,其威望未必弱过沈凉秋。

    “辛将军!”沈凉秋虽然是现任东海水师副将,但对这位前辈却还是毕恭毕敬,拱手行礼。

    辛赐咧嘴笑道:“凉秋,咱们可有些年头没见了,一向可好?”

    沈凉秋和辛赐都是金刀澹台家的人,与澹台家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同出东海水师,互相之间熟识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切安好。”沈凉秋道:“不知老侯爷?”

    辛赐皱起眉头,神情黯然下来,道:“大都督过世,老侯爷自然是悲痛。”也不多说,直接道:“我奉了老侯爷之令,前来处理大都督的后事,之前我已经去过大都督府,大都督和少夫人都已经入殓,凉秋,你准备如何处理大都督的后事?”

    沈凉秋神情凝重,道:“辛将军,少夫人过世的时候,留有遗书,不知?”

    “侯总管已经交给我看过。”辛赐叹道:“难得少夫人对大都督一往情深,他夫妻二人自然是要葬在一起的。”

    “大都督生前有过话,说是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沈凉秋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他希望能够留在东海,遗骨与东海不离不弃。”

    辛赐微微颔首,并无说话。

    齐宁这时候才问道:“辛将军,不知老侯爷是什么意思?”

    辛赐苦笑道:“老侯爷这几日心情悲伤,连话也很少说,一心等着你们送去消息。凉秋飞鸽传书,将调查结果呈报了过去,经过刑部诸位大人的调查,证明大都督确实是自尽过世,老侯爷得知之后,更是难过,他老人家也没有精力再来处理这些后事,所以吩咐我前来东海。”抬手道:“侯爷请坐!”

    他毕竟出自东海水师,虽然多年不曾在这边,但一进军营,就如同回家一般,显得十分从容熟悉。

    齐宁落座之后,辛赐才道:“这次我过来,本是准备将大都督和少夫人的灵柩运回江夏,葬在故乡,不过老侯爷也是嘱咐过,大都督的后事,还是要与凉秋商量着办,毕竟东海也算是澹台家的第二故乡了,你和大都督私交甚好,能够了解大都督的心思,大都督自尽过世,也许事先对你留有什么嘱咐,人既然去了,大都督若有遗命,咱们就顺着大都督的意思就是。”

    沈凉秋微微点头,道:“辛将军,如果老侯爷的意思是要将大都督运回江夏,咱们自然是要照着老侯爷的吩咐去办,落叶归根,大都督年少之时就跟随老侯爷离开故乡南征北战,如今如今既然去了,能回到家乡,自然也是一个好结果。”微顿一顿,才继续道:“大都督自己的愿望,则是希望留在东海,过世之后,进行海葬,少夫人的遗书之中,也是这个意思。”

    辛赐叹了口气,道:“我能明白大都督的心意。我们这些人,终年与海为伍,骨子里的血液已经和大海分不开,血管里流淌的其实就已经是海水了。”一脸唏嘘道:“莫说大都督,便是我辛赐,也想过死后葬在大海。”终是向沈凉秋道:“如果大都督果真有此愿望,咱们就顺着大都督的意思去办吧。”

    沈凉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辛赐道:“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辛将军,大都督过世之后,老侯爷老侯爷还不曾见过大都督一面,若是若是就此海葬,是否!”

    辛赐颔首道:“你有此顾虑,也算是尽心了。其实我临来的时候,也向老侯爷提及过,毕竟大都督已经数年不曾回京,老侯爷也多年没有见到他,如今已是永别!”摇了摇头:“老侯爷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老人家的心意我也明白,既然已是永别,若是见上一面,反倒会更加悲伤。而且路途遥远,老侯爷也身体不好,也不能长途跋涉,所以咱们还是尽心将后事安排好就是。”

    沈凉秋神情凝重,微微点头。

    辛赐又道:“皇上赐下了旨意,为了表彰大都督的功勋,追封大都督为靖海侯,只是少夫人过世的消息没来得及呈报朝廷,回头皇上应该也有赐封。”停了一下,终于问道:“凉秋,你在呈报中说,大都督自尽的缘故,有大半是因为黑虎鲨?”

    沈凉秋点头道:“辛将军,黑虎鲨这两年的所为,你应该也略有所闻。大都督英雄一生,却被黑虎鲨几次三番折辱,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辛赐苦笑道:“大都督少年得志,是个极重颜面的人,被区区海贼几次折辱,确实难以承受。”握拳道:“那黑虎鲨如今又是怎样一个动静?”

    沈凉秋拱手道:“我已经带回了黑虎鲨的首级。”

    “首级?”辛赐一怔。

    沈凉秋这次行动异常隐秘,军中知道此事之人屈指可数,便是那些参加此次行动的兵士,在出发的时候,也并不知道是要抓捕黑虎鲨,辛赐刚到军营,自然对此事也是一无所知。

    “此番承蒙侯爷坐镇,我们查到了黑虎鲨的行踪,所以秘密实施了抓捕行动。”沈凉秋道:“托侯爷之福,这一次行动十分顺利,除掉了黑虎鲨,也解决了海疆一大重患。”

    辛赐向齐宁笑道:“侯爷此行东海,指挥除掉了黑虎鲨,真是可喜可贺。”

    齐宁摆手笑道:“辛将军可莫听沈将军之言,他这是谦逊之词。我可说明白,此次行动,从头至尾都是沈将军一手计划,便是抓捕黑虎鲨的时候,那也是沈将军亲自上阵的。”

    辛赐略有感慨道:“凉秋能够亲手除掉黑虎鲨,也算是给大都督报了仇,大都督泉下有知,也是欣慰了。”又问道:“凉秋,你准备何时让大都督落葬?”

    “我一直在等老侯爷的指示。”沈凉秋道:“既然老侯爷让辛将军前来,咱们就看个合适的日子,让大都督早日落葬为安,这边事情处理好,辛将军也能早日回京向老侯爷复命。”

    “那倒不急。”辛赐摇头道:“此番如果大都督的灵柩要运回江夏,我自然是要亲自护送过去,即使如此,在江夏处理完大都督的后事,我也是要返回东海的。既然大都督要在东海海葬,我也就不必去往江夏,处理好大都督和少夫人的后事之后,也就可以留在这边了。”

    沈凉秋一怔,辛赐解释道:“老侯爷是担心大都督过世之后,东海水师军心不稳。你也知道,北汉有变,朝廷已经开始筹划北伐事宜,在这当口,东海这边十万不能出一点差池。老侯爷已经向朝廷举荐你来统领东海水师,所以派了我前来,协助你处理水师军务,老侯爷的一番苦心,你要好生理会啊。”

    沈凉秋忙道:“辛将军,你德高望重,我怎能!”

    “你也不必多说,老侯爷既然举荐你,自然有他老人家的考虑,而且老侯爷看得人,也一定不会错。”辛赐肃然道:“你一门心思治理好东海水师便好,我在这边,如有差遣,随时可以吩咐下来,老侯爷既然让我协助你治理水师,我自当殚精竭虑,不会有丝毫的懈怠。”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