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八四章 鬼王

第九八四章 鬼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齐宁本以为这小喽啰很可能是之前村庄失踪的那些壮丁,但那喽啰却是道:“小人本来住在淮河边上,和一帮兄弟贩些私盐过活!”

    齐宁一怔,心想原来这家伙以前却是个盐贩子。

    “秦淮大战打起来,流民遍地,生意便不好做。”喽啰道:“我们一直从东齐人那边拿盐,后来后来那私盐商告诉我们说,有一桩好买卖稳赚不赔,问我们做不做。”

    “什么买卖?”

    “他说帮我们找了活计,一个月五两银子,吃住都不用愁,一年下来可以存下六十两银子。”喽啰道:“不过工期是五年,五年过后,还另外再多付一百两银子,五年下来就是四百两银子,就算是在京城,也能买栋房子了。私盐的活计我们做不下去,有这样的好事,我们我们自然欣然接受,于是我们一伙十来个人,在那私盐商的安排下,上了一条船,上去之后,那里已经有六七十号人,然后然后就一直到了这座岛上。”

    齐宁心下更是警觉,问道:“你是说,这岛上许多人,都是东齐的私盐商招揽过来?”

    “我那一船六七十号人,定然都是私盐商雇过来的。”喽啰道:“上岛之后,便被分开了,然后岛上的人告诫我们说,在这岛上不许多问,不许多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五年工期未到,谁也别想着离开。”眉宇之间显出一丝畏惧:“谁要是想擅自逃离,便会严惩不贷。隔了两个月,有两个人受不住岛上的生活,想要逃走,却被抓住,然后然后当着我们的面,那两人被砍了手脚,一直等到血流干了才死去,大伙儿这才知道厉害,便便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

    齐宁心中却是大为骇然,倒不是这岛上惩处的手段有多残忍,而是这座岛竟然与东齐人扯上了干系。

    他本以为喽啰是被劫掠而来的村民,现在看来,却是被骗到岛上,如果这座岛是江家控制,而岛上的这些喽啰却是东齐人提供,也便是说,东海江家私下里竟然与东齐人有勾连。

    事实如果当真如此,情况就十分严重了。

    那喽啰间齐宁沉思,壮着胆子低声道:“大爷,该说该说的小人都说了,还求您求您把解药给我!”

    齐宁冷哼一声,收回了寒刃,指了指趴在地上的那具尸首,淡淡道:“将他外面的衣衫扒下来。”

    喽啰一怔,不明齐宁意图,齐宁脸色一沉,那喽啰不敢违抗,只能过去将同伴的衣衫迅速扒了下来,这才回头看向齐宁,却发现齐宁已经如同幽灵般站在了他身后。

    “你只要听话,我保证你能活的很长。”齐宁低声道:“背起这具尸首,将他投进峡谷,你岂不是很擅长做这样的事情?”

    喽啰心下一凉,却还是老老实实背起了同伴尸首,径自往那峡谷边上过去,到得崖边,这才将同伴尸首推进了峡谷之内,这峡谷极深,尸首落下去,没有丝毫声息。

    等他回来,却发现齐宁已经换上了同伴那身衣衫,有些吃惊,看向齐宁的脸,却发现是一张四十岁上下的面孔,心下暗暗奇怪,刚听齐宁声音,也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却不想竟然已经这么大岁数,他自然不知,这片刻功夫,齐宁不但换上衣衫,而且戴上了面具,钟琊赠送的面具极其实用,而且用起来异常简单,深得齐宁之心。

    “你带路,我跟你进去看一看。”齐宁微微一笑:“若是一切顺利,四个时辰之内,我自然会给你解药。你若是觉得自己不想活了,我也没法子。”

    喽啰吃惊道:“你你要进去?”急道:“大爷,小的劝你还是早些离开为好,这岛上都是他们的人,一旦被发现,你想跑也跑不了了。”

    “你无非是担心我被他们抓住,你也受牵连。”齐宁冷笑一声:“所以你最好祈求我能够顺利走出来,不被他们发现。”

    喽啰无可奈何,心想这人真是胆大包天,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来路,见齐宁冲着自己努努嘴,只能过去在前面抬起担架,齐宁在后面抬起,沉声道:“走吧!”

    两人抬着担架,顺着小径前行,喽啰忐忑不安,齐宁倒是镇定异常。

    齐宁一边往前行,一边观察四周的动静,走了小片刻,拐到另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上,边上却是一道石壁,只走了不到二十来步,到得一块大岩石边,那喽啰停了下来,回头看了齐宁一眼,见到齐宁那双如同刀子般的眼睛正冷冰冰地盯着自己,不敢再犹豫,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对着那岩石猛敲了三下。

    三声过后,就听到嘎吱声响起,那块岩石竟然动了起来,如同推拉门一般向边上移开,很快就显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

    齐宁看在眼中,心下却也是颇为吃惊,他知道这定然是机关之术。

    机关之术绝对是一个极其精巧而复杂的技术,要在山体之内形成通道并布下机关,这绝非容易的事情,非但要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支持,而且还需要可遇而不可求的绝顶技术。

    能够在海凤岛修建如此庞大的工事,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当然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字数,而其中包藏的祸心,更是令人骇然。

    东海水师常年驻守在东海,而且时常派出战船在海上巡弋,却对此岛上的动静一无所知,齐宁实在不知道是说东海水师的无能,还是此岛背后的主人能耐实在太大。

    两人抬着担架,进了洞口,里面的甬道竟然颇为宽阔,每个数丈都点了盏燃油灯。

    油灯恍惚,映的影子也是飘忽不定,甬道内颇有些寒气,往里面足了一阵子,便出现了三条岔道,那喽啰看也不看其他两条甬道,径直左转,顺着这条甬道前行片刻,齐宁却又看到左右时不时地出现其他甬道,心下更是惊诧,这山体里面的通道看起来就如同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若是不熟悉路径之人,很容易就在这其中迷失了方向。

    又往前行片刻,忽地听到匆匆脚步声起,迎面过来数道人影,齐宁借着昏暗的灯火,发现来人都是身着短衫短裤,但面上却蒙上了黑布巾,微低下头,那几人靠近过来,当头那人已经冲着前面那喽啰道:“快些快些,鬼铃响了,赶紧去鬼王厅集合。”也不多啰嗦,几人匆匆过去。

    那喽啰一愣,齐宁正要询问,却从前面不远处的甬道里又出来数人,也都是蒙着面罩,脚步匆忙,正在此时,一阵“叮叮叮”的铃声响起,却是从上方传来,齐宁抬头看过去,这才发现,在前面不远处的上方,竟然悬挂着精致的铃铛,此时那铃铛正在轻轻抖动,发出的声音却十分清脆。

    那几人从边上又是匆匆而过,看也不看齐宁,显得十分匆忙。

    前面那喽啰加快了速度,往前行出一段路,拐进一条甬道,随即转进一件狭窄的石屋内,齐宁见到屋里有两张石床,十分简陋,上面铺着被褥,角落里点着一盏油灯,屋内散发出一股子腐霉气味,那喽啰放下担架,这才回头苦着脸道:“大爷,咱们咱们要去鬼王厅了,若是迟迟不到,那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鬼王厅?”齐宁皱眉道:“方才到底发生何事?”

    “小人也不知道,可可鬼铃一响,就是有大事发生。”喽啰压低声音:“只怕又要死人了!”

    “死人?”

    那喽啰却是从角落的箱子里取了两条蒙面巾过来,递给齐宁一条:“大爷先戴上,咱们赶紧过去,那里人多,只点人头数,你扮作黄冈,就是就是死了的那个家伙,没人会认出来的。”

    齐宁“哦”了一声,接过蒙面巾,也蒙了口鼻,低声问道:“是否所有人都要蒙面?”

    “小人先前说过,这里有七八支队伍,各司其职,平日里谁都不能互相打听,也不能凑在一起说话。”喽啰解释道:“集会的时候,都蒙上面,也是不让其他队伍的人看见面孔,鬼王既然这么吩咐,咱们听他的话就好。”

    “鬼王又是何人?”

    喽啰道:“就是这座岛的主人,不过平日里很少见到他,除非重大事情,他也不经常出现。”有些奇怪道:“这种时候,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敢耽搁,迅速出了石室,回头见齐宁若有所思,招呼了一声,齐宁这才跟了上去。

    从甬道经过之时,两边时不时地便有石室,齐宁心知这里应该就是那群人住宿之处,所经这条甬道左右加起来也有六七间石室,一室两人,也便是住了十多人。

    这里面气味浑浊,虽然每隔一段路就有油灯悬挂在上面,但依然显得昏暗不明,隔上五六步远,看对方的脸孔就会有些模糊。

    这岛上这群人,就宛若生活在地下的耗子一般,不见天日,齐宁心想也难怪曾经有人想要逃跑,这样的生活环境,确实让人很难忍受。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