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八六章 惊现

第九八六章 惊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乙字碑头领陡然对鬼王出手,在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只觉得匪夷所思。

    匕首单薄而锋利,出手时突兀异常,便是连齐宁也没有想到乙字碑头领会来这么一出,而且乙字碑头领显然是计算好了出手的距离,取信于鬼王之后,故意接近鬼王身边,在短距离内,突然暴起出手。

    先前还一脸惶恐的庚字碑头领这时候眼眸中却是显出兴奋之色。

    先前的一切,当然都是计划中的环节。

    乙字碑头领出手之际,脸上也显出狰狞之色,在这样的距离下对目标出手,他已经偷偷练习了上千遍,熟能生巧,对他而言,这一次出手,几乎是惯性使然,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达到了最佳状态,他相信绝没有失手的可能。

    鬼王没有动!

    他似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电光火石之间,匕首的锋刃已经戳在了鬼王的咽喉。

    乙字碑头领速度虽快,但在齐宁的眼中,却是清晰异常,他看到乙字碑头领的出手,也看到匕首的锋刃刺在了鬼王的咽喉处,却并没有看到锋刃刺穿鬼王的喉咙。

    台下有人惊呼,乙字碑头领自以为得手之际,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匕首竟似乎是刺在铜墙铁壁之上,竟然再无法向前推送半分。

    乙字碑头领瞳孔收缩,鬼王依然是背负着双手,扭过头来,面具下那一双如同毒蛇般的眼睛盯着乙字碑头领已经收缩的瞳孔,淡淡道:“原来是你要杀我!”

    鬼王的喉咙,竟然无法刺穿!

    齐宁看在眼中,心下颇为吃惊,他瞬间就明白了,这身材矮小的鬼王,却是一名身手了得的高手,咽喉无法刺穿,只能说明此人练过金钟罩一类的功夫,身体刀枪不入。

    他不知道鬼王仅仅是咽喉无法刺穿还是全身都如同铜墙铁壁,但仅仅是这一瞬间,已经宣告乙字碑头领的刺杀计划彻底落空。

    乙字碑头领似乎有些不甘心,手上使力往前戳,但鬼王身体连动也不曾动一下,宛若一尊雕像。

    便在此时,鬼王身后一道影子陡然一闪,齐宁却是看得清楚,正是那身材偏瘦的面具人欺身过来,此人脸上的面具狰狞可怖,倒真如厉鬼一般。

    鬼面人速度极快,欺身到得乙字碑头领边上,右手成掌,猛然拍出,台下庚字碑头领已经叫道:“小心!”但那鬼面人速度威势太快,庚字碑头领虽然出声提醒却也来不及,鬼面人一掌拍在乙字碑头领身上,乙字碑头领整个人就如同纸鸢般轻飘飘地飞了出去,尔后重重落在了台上,身体挣扎,一时却起不来声。

    齐宁双目如炬,却是看的异常清楚,那鬼面人的身法速度委实不弱,但出手的时候,却有些僵硬,这一招似乎练的并不是十分纯熟。

    那鬼面人一招得手,便即收手,转身往鬼王身后走过去,齐宁看着那鬼面人背影,身体陡然一震,就那么一瞬间,对那背影竟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熟悉感。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鬼面人便已经回到原地,齐宁远远盯着那张狰狞的鬼面具,那人长衫笼罩着身体,一时间也无法辨识出究竟是谁,但方才那突然一显的背影,却是让齐宁心下寻思起来,他确信自己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那背影,但不知为何,这时候却偏偏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乙字碑头领落地不起,庚字碑头领却是大声道:“兄弟们,动手!”便要向台上冲过去,他身后跟着冲出两三个人,那鬼王目光如刀瞥了过来,冷冷道:“谁敢?”

    这声音并不大,却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本来已经冲出去的几个人,一听鬼王声音,竟是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随即竟是缓缓往后退。

    “跳梁小丑,也要和我作对?”鬼王发出怪笑声:“不过我以前倒是小瞧了你们,你们并没有我想的那般愚蠢。”瞥了在地上挣扎不起的乙字碑头领一眼,淡淡道:“此次谋反,主谋是你,庚字碑头领只不过是你的棋子而已,我没有说错吧?”

    乙字碑头领眸中满是恐惧之色,脸色煞白,嘴唇张了张,却是不敢说出话来。

    “你向我密报有人要作乱,就是希望我召集所有人在此。”鬼王缓缓道:“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纠众作乱。你揭发庚字碑头领谋反,无非是想要取信于我,让我以为庚字碑头领才是主谋,将目标锁在他的身上,而你可以趁机接近我,趁我对你没有防备,突然出手!”双手抬起,轻轻拍掌:“不错不错,至少你还有些头脑。”

    乙字碑头领知道大势已去,却还是做着最后努力道:“你你骗我们上岛,等同是将我们囚禁在这岛上,终年不见天日,我们为何要任你摆布?”抬手指着台下人道:“你明知道岛上都是男人,缺不了女人,故意往岛上送来女人,这些人一个月五两银子的工钱,你问问他们又有几人存下了银子?”

    “如此说来,你觉得我送来女人是错的?”

    “你不安好心,我们躲在山洞里,不人不鬼,辛辛苦苦挣的银子,都丢到了那些女人的肚皮上,然后又回到了你们的口袋里。”乙字碑头领怒声道:“我们是工具,那些女人也是工具,你从无在意我们这些人的死活,那峡谷之中,每年有多少尸首丢进去,你比谁都清楚,哼哼,五年过后,我们依然是两手空空,既然如此,还不如杀了你,分了银子大家各奔前程。”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倒也颇具煽动性,本来寂然无声的台下,顿时起了一丝骚动。

    鬼王却是冷冷一笑,目光扫动,忽然抬手指着庚字碑头领身后一人,淡淡道:“你过来!”

    那喽啰方才差点冲上去,这时候见鬼王指着自己,身子一软,左右看了看,身体瑟瑟发抖,终是一步步往前走过去,登上台阶,费了小半天,这才登上黑石台,走到鬼王面前,噗通一声,已经跪倒在地,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鬼王叹道:“你跟着他们作乱,想要谋害我,我若不从严惩处,其他人又如何心服?“

    那喽啰一句话也说出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叩头,额头上鲜血直流也根本不在乎,其实深入骨髓的恐惧,已经让他无法感知到**上的疼痛。

    “我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鬼王道:“你过去捡起他的匕首,如果在一柱香的时间之内,将他的四肢都割下来,我便宽恕你这一回。”

    那喽啰一怔,鬼王背负双手,冲着乙字碑头领努了努嘴,发出怪笑:“一炷香时间,从现在开始算起,若是超过了时辰,那也怪不得我没给你机会。”

    乙字碑头领显出惊骇之色,那喽啰怔了片刻,忽听得鬼王身后一个声音道:“时间不等人,鬼王给你机会,你可别错过。”

    这声音别人听见倒也没有什么,可是听在齐宁的耳朵里,却宛若一道惊雷乍起,一双眼睛立时射向那说话之人。

    说话那人却正是跟随鬼王一道出现的另一人,那人身材高大,魁梧雄壮,一身裁剪极为合适的长衫,整个人看上去颇有气质,脸上一张面具不似鬼面人那般狰狞可怖,倒像是一个笑佛一般。

    面具下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孔,别人都不知道,可是齐宁却已经想象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并没有错,此人的声音他一直记忆犹新,听到那人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脑中瞬间便想到了那人。

    陆商鹤!

    影鹤山庄庄主陆商鹤,曾经与丐帮帮主向百影结为金兰兄弟,而且得到了与向百影青梅竹马的夙影。

    齐宁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东海的孤岛之上,竟然见到了陆商鹤。

    陆商鹤一度在西川威名赫赫,神侯府率领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一战之中,陆商鹤立下赫赫功劳,成为那一战无可争议的第一功臣。

    此人表面上宽厚仁义,但性情却是卑鄙狠辣,为了控制丐帮,一度与白虎狼狈为奸,甚至设下圈套加害向百影,当日若非自己挺身而出,向百影早已经死在了此人手底。

    丐帮青木大会之上,陆商鹤暴露出了真面目,联手白虎欲夺取丐帮帮主之位,却功亏一篑,白虎身死,陆商鹤也是被丐帮所囚禁。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丐帮弟子云集的古隆中,陆商鹤竟然在严密看守之下,为人所救,自此下落不明,丐帮和神侯府一直都在追寻陆商鹤的下落却不可得。

    谁能想到,陆商鹤竟然躲在东海的一座孤岛之上。

    齐宁脑中飞转,他凭借声音判断此人就是陆商鹤,而且因此而打量那人的身材,从体态上看去,此人确实与记忆之中的那位影鹤山庄庄主并无区别,身形和声音几乎可以确定此人就是陆商鹤,唯一无法完全确定的就是此人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脸庞。

    如果此人果真就是陆商鹤,那么此番在东海孤岛上发现的秘密实在是太过惊人。

    齐宁已经断定,海凤岛与东海江家必有牵连,仅这里有不少南洋女人,就可以证明此岛与东海江家脱不了干系。

    这里的许多喽啰,却是东齐人送过来,齐宁先前就想过东海江家与东齐人有牵扯,眼下陆商鹤竟然又突兀地出现,这让齐宁愈发觉得其后有一张无形的大网,错综复杂,却满是阴谋。

    东海江家,东齐人,陆商鹤,这些人明显是一套绳子上的蚂蚱,他们私下勾连,在这孤岛上设下如此隐秘之地,其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