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八九章 暗助

第九八九章 暗助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狭窄的甬道之内,一片昏黑,好在距离不长,往前爬出一小段路,那边洞口就显出火光来,齐宁挪到洞口,微吸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探头看过去,只见到洞口出处却是一间极为空阔的石室,斜对面的角落里,竟然放着一只铁笼子,那铁笼子精铁打造而成,一看就牢固异常。

    齐宁此时已经瞧见,齐玉正背负双手站在那铁笼子外面,而铁笼之内,一人被锁在了岩壁之上,浑身上下俱是鉄镣。

    那人低着头,一头乱发披散下来,看不清楚面孔,但齐宁却知道那人便是暮野王。

    看到眼前这一幕,齐宁当真是大吃一惊。

    暮野王武功了得,大光明寺众僧也无法将他留下,却又怎能想到他如今竟然是被囚禁在这孤岛的密室之中。

    此时终于明白,为何齐玉敢在暮野王面前如此嚣张,这暮野王被锁成这般模样,便算是老虎,那也是被囚禁的老虎,难怪齐玉并无畏惧。

    齐玉心如电转,实在想不通暮野王为何会落成这般模样。

    齐玉说了半天,那暮野王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齐玉显然有些不耐烦,移步到边上,齐宁瞧见他拿了一根长矛,皱起眉头来,只见齐玉手持长矛走到铁笼子边上,笑道:“师傅应该知道,我也是出自锦衣齐家,锦衣齐家是军功世家,所以我从小也学了些枪术,说不上有多厉害,但好歹也能凑合着,师傅不如帮我瞧瞧我的枪法如何?”

    齐玉说完,猛地提枪而起。

    他毕竟是锦衣齐家的子嗣,在侯府的时候,倒也真是舞刀弄棒过,这花架子倒是有的,一杆长矛倒也是被他舞的有模有样,陡然之间,却见齐玉长枪猛然一个直刺,竟是朝笼子里面刺了过去,齐宁吃了一惊,那长矛竟是直直刺入了暮野王的大腿之上,没入其中,暮野王毕竟也是血肉之躯,被长矛扎中大腿,猛然抬头,发出一声怒吼,就宛若绝望的猛兽凄厉的嘶吼声一般。

    齐宁万没有想到齐玉竟然是如此狠辣,一面称呼暮野王为师傅,一面却又是对他下狠手。

    他一时也猜不透这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亦不知道为何这两人出现在这孤岛之上,便在此时,却听到齐玉哈哈大笑起来,得意洋洋道:“我以为师傅不会说话了,原来还能出声,既然如此,师傅对我的枪法有何评价?”话声落后,猛地将那长矛从暮野王腿上拔了出来。

    暮野王腿上顿时血流如注,抬起头来,怒吼道:“齐玉,你这个畜生,老夫瞎了眼,竟然将你带在身边!”

    “瞎了眼?”齐玉哈哈笑道:“你这话倒是没有说错,你练功走火入魔,岂不是已经瞎了眼?当时要不是我帮你,你现在连性命也没有了,你还不快谢谢我。”

    “锦衣齐家!”暮野王如同诅咒般道:“便算是死,老夫也会化作幽魂,永生永世缠绕你们锦衣齐家的每一个人,让你们不得好死。”

    齐玉手提长矛,洋洋得意地摆着姿势,不屑道:“你要缠绕锦衣齐家的人尽管去,我已经与锦衣齐家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瓜葛。你若是让锦衣齐家的人不得好死,我倒真要谢谢你,不过你千万别真的化作厉鬼害死他们,锦衣齐家的人,我要亲自收拾。”他猛地将长矛掷向岩壁,长矛顿时折成两段。

    齐宁心知这小子对自己的怨恨已经是深入骨髓,心中倒有些后悔,暗想自己在东鬼竹林的时候,还是有些妇人之仁,当时只觉得让齐玉在追捕之中心惊胆战度日比一刀砍了他更让人舒服,现在想想,当时直接将这小子解决了倒省得麻烦。

    此时他倒也有机会出手,不过担心惊动鬼王等人,倒也是压住了出手的冲动。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有的时间可以和你耗下去。”齐玉淡淡道:“你在大光明寺蹲了那么多年,不妨在这里再蹲下去,我现在还有耐心陪你玩下去。”

    暮野王忽然发出怪笑声,声音凄绝,齐玉听他笑的可怖,却有些害怕,不禁后退两步,问道:“你你笑什么?”

    齐宁看他的反应,知道齐玉骨子里对暮野王还是十分忌惮。

    “你死到临头,还有心思在这里和我说话!”暮野王嘶哑着嗓子道:“齐玉,你急功近利,老夫已经预料到你的下场,哈哈哈!”

    齐玉怒骂道:“你这条老狗,现在还在狂妄,你!”抬手指着暮野王:“我现在要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你现在就是一个废人!”

    “怀璧其罪的道理难道你不懂?”暮野王冷笑道:“你得了我的内功,除此之外,再无所长,这就等若你有了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刀,却对刀法一窍不通,嘿嘿,这把宝刀,迟早也是要被人夺了去,到那时候,你便死无葬身之地。”

    齐宁这时候隐隐明白过来,他一直奇怪齐玉的武功为何突飞猛进,现在却是明白,齐玉却是得了暮野王的内功。

    暮野王功力深厚,乃是当今天下顶尖高手,若是当真得到了暮野王一身内力,齐玉的内功甚至不在齐宁之下。

    “我我自然会练功。”齐玉语气虽然凶狠,但明显底气不足:“暮野王,你的大血手印神功确实了得,可是后继无人,也未免太过可惜,你你将大血手印神功传授给我,我不但会让你颐养天年,而且一定会将北宫连城的人头送到你面前。”

    “就凭你也配?”暮野王嘲讽笑道:“北宫连城虽然不是东西,但你比他好不了多少。他的武功已经进入化境,莫说这辈子,就算下辈子,你也不是他对手。嘿嘿,大血手印神功便算是就此断绝,也绝不可能传授到你这种人手里。”

    齐玉怒道:“我现在便取你狗命!”抬手成掌,暮野王毫无畏惧,厉声道:“你来!”

    齐玉却是缓缓放下手,冷笑道:“老东西,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无非就是想激怒我求死而已,不过我却不会让你如愿。”

    “求死?”暮野王冷笑道:“老夫若想求死,难道自己杀不了自己?”

    “你自然可以做到,可惜你没有勇气。”齐玉冷冷道:“倒不是说你不敢死,而是你还有心事未了,不甘心自尽而死,你若当真想死,在大光明寺被囚禁的时候早就死了,何必等到今日?你一直忍耐,无非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亲手杀死北宫连城。”冷哼一声,道:“莫以为我不知你现在的心思,你功力尽废,无力回天,心中想死,可是北宫连城未死在你手上,你又不甘,所以心中犹豫不决,若能让我将你杀了,也就一了百了,嘿嘿!”

    齐宁到今日为止,依然不知道这暮野王与北宫连城究竟有何仇恨,竟然结怨至此。

    暮野王只是发出怪笑,却不说话。

    “想死有时候也不是那般容易。”齐宁冷然道:“我便是要你这般熬下去,你不用着急,我的手段多得是,总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明日过来,让你试试我手段。”

    齐宁心知齐玉要离开,而离开这处石室也只能从自己所在的狭窄通道离开,这时候若是齐玉过来,正好要与自己碰见,当下屏住呼吸,迅速向后移动,他动作不慢,声音却不大,回头看了一眼,眼见便要退出洞口,却听那边传来声音:“那位玉公子应该就在这里了。”

    齐宁心下一凛,知道自己后方有人过来,心下暗暗叫苦,齐玉从那头过来,而身后又有人往这边来,前后都有人,自己无论从哪边洞口出去,都要被发现。

    他暗骂自己还是疏忽大意,心想事到如今,也只能出手,暴露行迹也是无可奈何,便在此时,忽听后面有声音道:“是谁他奶奶的!”

    齐宁一怔,不明所以,又听那声音道:“那边有人,是谁跑这里来?赶紧过去瞧瞧。”却听到脚步声由近及远,竟是离开。

    齐宁暗叫天助我也,迅速退出洞口,这时候也不管齐玉是否出来,迅速往回返,直走到那岔道处,却并不拐到石梯那边,而是往对面那条通道进去,隐入其中。

    刚刚进去,贴住岩壁,便将石梯那边传来声音:“真是古怪,难道是眼花了不成,分明看到有人。”

    “定是眼花了,哪里有鬼影子?”另一个声音道:“你是不是今天吓住了?”

    前面那声音道:“可是方才分明有人拿石子掷我,你瞧,这总不会有假?”

    “恐怕是从上面落下来的。”另一个声音道:“别耽搁了,鬼王令我们找玉公子过去,可不能耽搁。”

    齐宁这时候已经明白过来,方才这两人往那洞口过去的时候,却有人从背后投掷石子,两人发现怪异追了过去,而正因如此,才让自己有机会从容脱身。

    毫无疑问,这里面竟然是有人在暗中帮自己解围。 (https:)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