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九五章 陷阱

第九九五章 陷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小兄弟,你在想什么?”暮野王眼睛瞧不见,没听到齐宁说话,顿时有些焦急。

    齐宁轻声道:“前辈,委屈你在这边继续留几天,我先出去摸清楚道路和岗哨。咱们既然要走,自然要做到万无一失,否则要是被抓到了,那可了不得。”

    “那一切就有劳小兄弟了。”暮野王声音充满掩饰不住的喜悦:“一有消息,你就过来告诉老夫。”

    “好,前辈,那我先走了。”齐宁道:“有了消息再来找你。”也不废话,顺着那条石道爬了出来,心中寻思如果想要找到仓库,绝不能在这地道之中四处乱窜,必须要找到一名知晓仓库所在的活口,而庚字碑头领负责带人搬运货物,他自然是知道仓库所在,所以要找到仓库,大可以先找到庚字碑头领。

    庚字碑头领今日在鬼王厅的表现,已经显示出此人贪生怕死,自己若能将其控制,很容易便能够从他口中逼问出仓库的所在,所以当务之急,除了要找到田雪蓉,亦要找机会控制庚字碑头领。

    但偌大的岛屿,地下通道复杂,田夫人究竟身在何处,实在是毫无头绪。

    齐宁倒是已经确定,田雪蓉如果当真被抓到这座岛上,那么出手的人还真未必是岛上这伙人,甚至与东海江家都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另有高人设下的局,至于那人这般做的目的,齐宁心中也有了数,她甚至怀疑田雪蓉未必真的被逮到这岛上来。

    此事之中,田夫人无非是一个引自己前来海凤岛的工具。

    他寻思着是否要先回到与秦月歌约定好的地点碰头,自己虽然没有寻摸到田雪蓉的踪迹,秦月歌就未必没有任何收获。

    齐宁领着秦月歌前来海凤岛,倒并非是看中秦月歌武功有多好,而是因为秦月歌擅长刑侦之事,这人能够得到东海刺史的信任,而且名声在外,当然不会是酒囊饭袋,在刑侦之上必然有着独到之处,此类人擅长发现蛛丝马迹,将其化为重要线索,而将他带在身边,便是为了增加找到田夫人的可能性。

    他寻思着回头去找寻领自己进来的那喽啰,从他口中问出庚字碑头领所在之处,到得那岔道处,正要转向石阶那边,却忽听到对面那石道之内传来响动,一消而过,齐宁唯恐被人发现,心下一凛,瞧过去,却发现那石道深处竟有一道身影一闪而过,齐宁正要找地方藏起来,却听到“叮”一声响,一件物事落在自己身前几步之遥。

    齐宁瞧了一眼,却发现地上竟是一只步摇,虽然只随意瞥了一眼,竟发现异常熟悉,忍不住走过去,拿起那步摇,心下一凛,这时候已经明白为何眼熟,这步摇分明是田雪蓉头上的首饰。

    田雪蓉此番前来东海,自然打扮的落落大方,每日都是收拾的干净利索,齐宁手握步摇,记得异常清楚,田雪蓉最近这些时日,发髻上都是插着这支步摇。

    他猛地抬起头,向石道深处望过去,先前那里分明有一道影子,但此时却已经消失不见,齐宁心知这步摇定然是方才那人丢出来。

    对方有这步摇在手,田夫人自然是被她控制在手里,齐宁脸色一紧,将那步摇揣进怀中,深吸一口气,将那寒刃握在手中,紧追过去。

    在这石道往前行处一段路,却又到了岔口处,齐宁停下步子,向左右两边瞧了瞧,发现右边的甬道之内,远处有一道身影正站在那边,这石道之内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嵌在岩壁上的油灯,灯火闪烁,齐宁目光锐利,瞧见那人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脸上蒙着面,正远远瞧着自己。

    齐宁既然知道此人便是挟持田夫人的黑手,自然不会放过。

    对方如果不是岛上的人,那么定然也像自己一样,不希望惊动岛上的人,他目光如刀,定在哪人身上,往那边走过去几步,那黑影却是迅速转身,速度极快,抬步便跑。

    齐宁足下生风,轻盈迅速,也跟了上去,前面那人的内力显然没有齐宁深厚,但他对着地道之中的环境显然要比齐宁熟悉太多,正是凭借地利优势,那人左拐西穿,始终将齐宁落在后面,齐宁倒是沉得住气,对方既然露面,却偏偏不停,他已经想到那人很可能是要带着自己往什么地方去。

    齐宁每次几乎都要追上的时候,那人就恰到好处拐到岔道之内,齐宁一开始还凭借过人的记忆记住道路,但东拐西拐,到后来连自己也有些糊涂,但那身影却也始终没有摆脱齐宁的视线,又或者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摆脱齐宁。

    忽然之间,只听到嗖嗖嗖之声响起,齐宁隐约瞧见前方寒星突起,立时身体后仰,躲过那几道寒星,也便在此时,足下却突然往下一沉,脚下的地面竟如同塌陷一般往下落去,齐宁大吃一惊,晓得这是机关,他反应极其迅速,在那地面下沉一瞬间,双足一蹬,借势而起,身体已经向后飘过去。

    也便在这时,又听得嗖嗖嗖之声响起,这一次竟是从前后同时出现。

    齐宁心下骇然,暗想那人难道是要故意将自己引入陷阱,致自己于死地,他此时恰好双足落地,身体再次后仰,可此时足下的地面再次往下塌陷,而且下落的速度快极,而此时机关发动之后的前后暗器已经同时袭来,齐宁若再行掠起,便要成为那暗器的把子,无奈之下,整个人已经随着那地面往下落去。

    齐宁身体下坠,却不知这下面到底是何处,立时将手中寒刃往边上狠狠一插,竟是插在了岩壁之上,那寒刃太过锋利,齐宁下坠之势不减,那寒刃也是划断岩壁一尺有余,这才定住,齐宁抬起头,却听得“嘎”一声响,头顶上的石板竟然在瞬间又合上。

    四下里一片漆黑,齐宁倒没有想到在这条石道之中竟然有如此精妙的陷阱。

    这陷阱的设计可说是异常了得,齐宁发现陷阱之后,立刻做出反应,但设下此陷阱之人竟似乎能够算到齐宁落入陷阱之后的反应,第一块石板塌陷并非真正的杀招,真正的陷阱是在第二块。

    第一块石板塌陷之时,齐宁绝不可能向前,毕竟前方刚刚有暗器袭来,为保万全,必然是向后躲闪,而一旦后撤,就落在后面第二块石板,不等齐宁有任何反应时间,第二块石板打开,前后又有暗器袭来,齐宁根本无路可走,唯一的选择就只能下落。

    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心境,虽然他视力了得,但这时候却根本看不清一丝东西,伸出一只脚往四周探了探,很快便大致判断出,四周也就一块石板大小,四四方方,他双足左右撑在岩壁,作为支点,往上爬了爬,一只手举起,很快就探到上面的那块石板,寻思着是否能够托起石板,手上运力,双足撑在岩壁上,往上托举,但那块石板竟是纹丝不动。

    齐宁皱起眉头,这时候心里也清楚,对方既然设下如此精妙的陷阱,当然会考虑到有人利用内功托起石板,所以在这块石板上一定是下了极大的功夫,想要轻易将它托起移开,几乎没有可能。

    他连续试了几下,那石板根本撼动不得,齐宁心知这块石板定然是又厚又结实,最为紧要的是就算自己真的能够托起移开,是否真的要从这里上去,还真要思量一番。

    刚才那黑影故意将自己引到此处,就是让自己落入陷阱,既然得逞,当然不可能让自己轻易从此处脱身,也许对方此时就守在外面,只要自己露出个脑袋,对方就会下狠手。

    上岛之后,处处诡异,齐宁知道有人挟持田夫人是故意引诱自己上岛,而刚才那黑影,分明就是那幕后之人,但对方是敌是友,眼下根本不能确定,凡事总是要小心为是。

    他深吸一口气,这种时候,齐宁反倒是异常冷静。

    他低下头,此时也不知道往下去到底有多深,而下面又是什么状况,如果只有上面这一处出口,即使冒险,自己当然也要想办法突围出去,不过在此之前,倒不妨往下面去探探,看看究竟是个怎样的情况。

    他也不耽搁,先收起寒刃,四肢张开,撑在两边,一点点往下挪动,小片刻之后,忽地听到哗哗水流声从下面传过来,齐宁心想难不成这下面竟是水池,想到自己身上还带着火折子,当下两腿撑好,取了火折子亮起火光。

    江湖险恶的道理齐宁自然是明白,所以他出门在外,如今有四件宝物都是随身携带,寒刃、面具、伤药和火折子,好在这四样东西都是十分简便,容易携带,并不显累赘。

    火光亮起,齐宁借着火光往下看了看,发现往下不过两三米就已经可以着地,却看不见水流,当下握紧火折子,双足一收,整个人便往下坠去,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地面上,再抬头看时,发现自己就如同从一条管道中出来一般,举起火折子四下里瞧了瞧,这才发现就在边上不远处,竟果真有一条地下河,而自己此时竟是置身于一处极为空阔的地下石窟之中。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