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九九六章 情深意重

第九九六章 情深意重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齐宁想不到这底下另有洞天,他对这里的地形毫不熟悉,也不知道接下来往哪里去,举着火折子,顺着那条地下河往前行。

    火折子的光芒照射的范围有限,但齐宁四下观察,发现这地下石窟明显不是人工开凿出来,而是早就存在,便是这条河流,也似乎是显然形成。

    地下石窟怪石嶙峋,也唯独地下河两边稍微平坦一些,齐宁举着火折子往前行了片刻,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而且这条地下河也不知道是通向何方,又走了片刻,忽然之间,却听到隐约出来哭声,那声音似有若无,若非齐宁听力惊人,还真无法听到那声音。

    齐宁精神一紧,心想这地下石窟又为何会有哭声传来?取出寒刃,一手握寒刃,一手举着火折子,侧耳聆听,感觉那声音就在前面不远处,当下小心翼翼往前摸过去,走出一段路,却发现边上的岩壁下,竟然有一处最多能容两人的裂缝,就像是被古神用斧子劈开一般。

    他凑近过去,这时候听的清晰,那隐约传来的哭声正是从那里面传过来。

    这时候他甚至判断出,那哭声竟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心下好奇,随即想到这岛上有不少南洋女子,难不成自己竟是误打误撞来到了囚禁那群南洋女子的处所?

    他握紧刀,熄灭了火折子,侧身进到那条缝隙之内,往里面缓缓摸过去,这条缝隙也就四五米长,穿过缝隙,齐宁明显感觉自己似乎进了一处比较空阔之所,那女人的哭声就在耳边,虽然四下里一片昏黑,但齐宁还是利用自己出众的视力大致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一个身影。

    他屏住呼吸,平心静气,双目在昏暗之中扫动,发现这里面似乎就只有一个人,有些诧异,猛然之间,想到什么,低声道:“是....是夫人吗?”

    他声音一响,便隐约看到那身影往里面缩了缩,随即听到一个声音道:“你....你放我走,我和你....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为何要害我?”

    听到那声音,齐宁欢喜不已,长出一口气,立刻上前,道:“是我,夫人!”他却是已经听出来,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田家药行的东家田雪蓉。

    “你.....你是谁?”田夫人身处困境,在这不见天日之处被困,对一个柔弱妇人来说,自然是受到惊吓,一时间还没能认出齐宁声音。

    齐宁取出火折子,将其吹亮,火光亮起,齐宁一眼便看到缩在角落处的田雪蓉,火光亮起那一刻,田夫人却异常害怕,低下头去,不敢看齐宁这边,但齐宁从她的衣饰和身形轮廓,已经确定这是田雪蓉无疑,四下里看了一下,这里果然是一处小石窟,倒挂如尖刀的钟乳石悬挂在上方,怪石嶙峋,而且这石窟之内颇为阴冷。

    再看田雪蓉,只见到她双腿被绑着,两只手臂也被反绑在后面,在边上不远,却有两只水袋子。

    齐宁心知这一遭田夫人必定是受到前所未有的惊吓,缓步走过去,在田夫人身前蹲下,想到自己脸上还有面具,当下取了面巾,又摘下了面具,这才看着田雪蓉,柔声道:“夫人,是我,不要害怕,我是齐宁!”

    夫人娇躯瑟瑟发抖,听到齐宁声音,这才缓缓抬头,那张漂亮的脸庞便即显露出来,一双似秋水般的眼眸儿此时满是惊恐,等看清楚齐宁的脸庞,先是呆了一下,随即喃喃道:“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齐宁也不废话,先以寒刃割断了捆住她双腿的绳子,随即转到后面又割断了捆她双臂的绳子,这才到得夫人面前,看到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沾着污垢,发髻凌乱,便是衣衫也不整,而美妇人双眸滚动着泪水,齐宁心下怜惜,伸出手过去,用大拇指轻轻拭去妇人泪水,田夫人这时候再也控制不住,忽地扑到齐宁怀中,齐宁单手环抱住夫人,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

    “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夫人腴美柔软的娇躯依然在瑟瑟发抖,在如此地方见到齐宁,不但有绝处逢生的感觉,更有许多复杂的情感一时间汇集在一起,这时候也根本不去想什么顾忌,双臂抱着齐宁脖子,倒似乎是担心自己一松手齐宁便会消失一般。

    齐宁能够体会夫人现在的心境,轻拍夫人玉背,宽慰道:“我现在就在你面前,一切都过去了。”

    片刻之后,夫人似乎才意识到什么,松开手,有些尴尬,齐宁轻声问道:“身上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夫人动了一下,随即“哎哟”轻叫一声,蹙眉道:“我....我腿上好麻.....!”

    齐宁道:“你长时间未动,所以血流不畅,没什么大问题。”起身来,将那火折子插进岩壁的一处小缝隙,这才在夫人身边蹲下,轻声道:“我帮你顺顺血。”

    夫人看着齐宁,轻嗯一声,齐宁双手小心翼翼地抬起夫人一条腿,将那条腿顺直,又如法炮制将夫人另一条腿也顺直,这才看向夫人道:“得罪了!”当下双手圈住夫人的**,上下推拉,帮助夫人活血。

    夫人腿儿滚圆有弹性,被齐宁这般上下推拉,有些难为情,但齐宁这般一弄,却也让她感觉先前那种酸麻感却是好了不少。

    “侯爷,你.....你怎么到了这里?”夫人轻声道:“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齐宁知道夫人在这里长时间不动,虽然活血,但一时半刻倒未必能立刻行走,看向夫人道:“这是在东海的一座岛上。”

    “岛上?”夫人蹙起秀眉,明白过来:“是了,我.....我在船上的时候,听到了海浪的声音,原来.....原来真的是在岛上。”又道:“可是他们为何....为何要抓我到这里?是不是.....是不是卢家在背后所为?”

    她知道在东海药行商会上,自己与卢家发生了争端,齐宁更是当众痛殴卢子恒,卢家对自己和齐宁定是恨之入骨,他们不敢对齐宁动手,但自己一个柔弱妇人,自然成了他们报复的对象。

    齐宁摇头道:“按照我的判断,这一次应该不是他们做的,他们还没有那个胆量。”看着夫人的眼睛,轻声道:“这次是我连累了你,对方不是为了你,而是要利用你引诱我到这座岛上。他们知道如果你在他们手里,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你,故意留下线索,将我引到了这里。”

    田雪蓉花容微微失色:“侯爷,你....你是被他们骗到这里?”她不是寻常妇人,头脑精明得很,齐宁一说,她便明白其中的关窍,一只手不自禁抓住齐宁胳膊:“那.....那你带了多少人过来?”

    “除我之外,还有一人。”齐宁道:“我正准备过去和他碰头。”

    田雪蓉更是吃惊道:“就.....就你们两个人?侯爷,你.....你怎么能为了我以身犯险,这.....这要是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那如何是好?”

    齐宁见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心下一暖,柔声道:“且不说你是因我受到牵累,就算真的与我无关,我也不会置之不理。我对你说过,只要你遇到危险,我总会在你身边,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总不能不算数。莫说这只是一座小岛,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照来不误。”

    田雪蓉低下头,轻声道:“侯爷,你....你对我这样,我.....我又如何能够报答.....!”声音却已经因为感动而哽咽起来。

    田雪蓉对自己的位置一直有很清晰的认识,她知道自己与齐宁的地位悬殊太大,从察觉到齐宁对自己似乎有好感之时,她心里就笃定这小侯爷不过是看上自己颇有风韵的美色而已,这种事情她见的多了,心知在齐宁的眼中,自己无非只是一个玩物而已。

    虽然此后齐宁的所为让她大有改观,但却也从没有想过齐宁是真的对自己有什么精神的喜欢。

    但此番齐宁不顾自己身份尊贵,孤身犯险,这自然是让她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感动,毕竟不顾自己安危营救他人,便是普通人也未必能够做到,更何况是一位身份尊贵的侯爵。

    齐宁见她脸上沾着污垢,情不自禁伸手过去,想要拭去她脸上的污垢,快要碰上,却不知为何,还是停下手来,田雪蓉感觉到什么,微抬头,看到齐宁那只手就在自己的脸颊边上,却并没有碰上来,她美丽的眼睛微微睁大,眼眸中先前那恐惧之色渐渐消失,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忽然抬起手,握住齐宁的手,轻轻带过来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齐宁有些意外,但看到那雾蒙蒙迷人的眼眸,明白这妇人对自己的感激,露出一丝微笑,一根手指在夫人脸庞上轻轻抚动,虽然脸上沾有污渍,但夫人的肌肤依然紧致光滑,齐宁柔声道:“现在害怕不怕?”

    夫人轻摇头,低声道:“你在我身边,我.....我便什么都不怕了。”

    这妇人样容娇美,妩媚之间却偏偏又带着一丝楚楚动人,特别是那一双如同雾气般的迷人眼眸儿,天然就有一种勾人魂魄的魅力,虽然身处困境,但齐宁看着那迷人的眼眸,却还是情不自禁凑过去,吻在了夫人的香唇上,夫人这一次并没有丝毫抗拒,一只玉臂抬起,勾住了齐宁的脖子,回应着齐宁的轻吻。

    -----------------------------------------------------------

    ps:还有一更晚点送上!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