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零零章 墨玉黑鲤

第一零零零章 墨玉黑鲤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黑影听齐宁称呼自己为黑虎鲨,眼眸中显出惊异之色,随即发出笑声,道:“秦兄,侯爷只此一句话,就证明你确实没有看错人。”抬起手,将脸上那蒙面巾去掉,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来。

    火折子暗淡的火光之下,却依然让黑影脸上的轮廓十分清晰,他皮肤黝黑,只看样貌,似乎只有三十四五岁年纪,但看眉宇间的沉稳,却又似乎四十出头,一双眼睛看上去十分犀利,精光满满,只看此人眼睛,便知是个精力极其旺盛的人物。

    齐宁叹道:“其实我很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秦月歌一时没有明白,显出狐疑之色,齐宁道:“黑虎鲨既然在这里,那么几天之前的捕鲨行动,自然是失败了。”

    黑影拱手道:“在下匪号黑虎鲨,货真价实!”

    “既然如此,那无名小岛上的人又是谁?”齐宁苦笑道:“沈将军亲自设计了捕鲨行动,而且行动顺利,一战成功,如今黑虎鲨的人头还在东海水师大营,请问这海上到底有几个黑虎鲨?”

    “侯爷放心,整个东海,能够让东海水师日夜不宁的黑虎鲨,只有一位。”黑影神情镇定:“在下在东海这些年,倒也没有听说过还有另外一个黑虎鲨。”

    齐宁盯着黑影眼睛问道:“听说真正的黑虎鲨身患隐疾,担心手底下的人趁机反叛,所以要找寻一处偏僻的岛屿养病,不知道是真是假?”

    黑影双手摊开,淡淡笑道:“侯爷觉得在下身上有什么不适吗?”

    “本侯还听说,黑虎鲨袭扰沿海之时,劫持了不少大夫。”齐宁缓缓道:“其中有一名姓胡的大夫,医术颇为高明,被黑虎鲨留在身边,作为贴身大夫,不知可有这回事?”

    “海上的兄弟要活下去,难免会对沿岸有所骚扰。”黑影道:“不过侯爷可以派人调查,这两年即使海上的兄弟登岸,是否有残杀无辜的行径?至若大夫,但凡有些能耐的也都是去往城中,岂会留在沿岸村落?在下却是劫持了几名行脚郎中,可以帮弟兄们治疗一些常见的疾病,至于医术高明的胡大夫,东海确实有这么一号人物,但在下却从无见过。”

    “如果一切如你所说,那我是不是做了一场梦?”齐宁叹息道:“几天之前,本侯亲自参与了捕鲨行动,而且亲眼看到了黑虎鲨和那位胡大夫的尸首。”

    “在下知道前几日东海水师有行动,却不想竟然发生此等事情。”黑影叹道:“原来在下已经死了!”

    齐宁道:“如果按照官方的说法,你确实已经死了。”

    “朝廷既然说在下死了,在下还真是不好解释。”黑影淡淡笑道:“我现在就算站出去告诉所有人,那位沈将军的计划并未成功,只怕朝廷和百姓也不相信。就算是海上的那些弟兄,也并非人人都见过我,所以东海水师放风出来,黑虎鲨已经死了,大家都会信以为真。”

    齐宁点头道:“没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黑虎鲨,所以沈将军精心策划的计划,杀死的就是黑虎鲨,朝廷很满意,百姓很欢喜,就连你手下那些兄弟也是人心惶惶你站出来告诉大家沈将军杀错了人,朝廷也只会觉得这是海匪拙劣的手段,无非是要安抚海上人心。”

    黑影叹道:“所以我只能是死了,想解释也没有办法。”盯着齐宁,问道:“既然如此,侯爷为何会相信在下就是黑虎鲨?”

    “我并非相信你是黑虎鲨,而是我相信上次捕鲨行动实在是太过顺利了。”齐宁叹道:“黑虎鲨刚好生病,在他身边刚好有沈将军的奸细,而且其中一名奸细恰好与那位胡大夫交好,因此而打探出黑虎鲨隐蔽孤岛养病的消息,就连最后行动的时候,本来可以作为人证的胡大夫也意外被杀虽说无巧不成书,但巧合太多了,总是让人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黑影道:“所以侯爷之前就怀疑那位沈将军的行动疑点重重?”

    “你如果真的死了,沈凉秋沈将军会是朝廷的功臣。”齐宁道:“他会受到朝廷的封赏,而且前途无量,可是如今你既然还活着,那沈将军该怎么办?那座小岛上为何有黑虎鲨和胡大夫的存在,难道这些都是你黑虎鲨设计好,故意让沈将军立下大功劳?莫非沈将军在稀里糊涂之中,就立下了大功?”

    “沈凉秋号称东海水师第一智将!”一旁的秦月歌忽然道:“澹台大都督对沈凉秋器重有加,实际上自从澹台大都督上任之后,东海水师的军略,一直都是沈凉秋在旁制定,但沈凉秋为人低调,朝野都知道澹台炙麟,但对沈凉秋所知却是极少,这也正是沈凉秋聪明之处。”

    齐宁“哦”了一声,秦月歌继续道:“所以卑职很难相信,以沈凉秋的为人,在没有掌握一项计划的所有细节之前,会轻举妄动。”

    齐宁笑道:“秦法曹,听你话的意思,竟似乎沈将军知道被斩杀的黑虎鲨是假的,我没有听错吧?”

    “侯爷也说过,捕鲨行动自始至终,不但是沈凉秋一手策划,而且顺利的匪夷所思,侯爷睿智,自然能够看出这中间的蹊跷。”秦月歌神情肃然。

    齐宁略一沉吟,才道:“先不提沈凉秋是否知道所杀的黑虎鲨是真是假。”看向黑影,问道:“如果你是黑虎鲨,那么在大都督自尽之前,你是否真的秘密约见过大都督?”

    黑影点头道:“大都督自尽前一夜,确实与在下见过面。”

    “大都督见过你之后,次日晚上就悬梁自尽,黑虎鲨,你到底对大都督说了些什么?”

    黑影拱手道:“侯爷,在下可以用人头担保,大都督绝不可能自尽。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现在的东海已经是另一番局面,只能说是在下低估了那伙人的手段,也高估了澹台大都督的能耐。”

    “这话是什么意思?”齐宁皱眉道:”你说的那伙人,又是指哪伙人?”

    黑虎鲨肃然道:“侯爷,在下冒昧问一句,澹台大都督过世,到目下为止,谁才是真正的受益者?”

    “只要是澹台大都督的敌人,都算是受益者。”齐宁看着黑虎鲨眼睛道:“甚至你黑虎鲨也不能说不是受益者。”

    黑虎鲨摇头道:“侯爷所言,恰恰相反,在下不但不是受益者,而且还是受害者。”目光深邃,缓缓道:“如果大都督没有死,那么在下和手底下许多兄弟,应该都已经顺利接受招安。”

    “招安?”齐宁皱眉道:“难道那天晚上你去见大都督,是为了招安之事?”他语气之中,略带怀疑。

    黑虎鲨正色道:“当晚所谈诸事之中,接受招安便是其中一项。而且大都督当晚就答应了在下的要求,接受我等的投诚。”说到这里,从怀中取出一只黑色小包裹,将那小包裹丢给齐宁,齐宁探手接过,从里面却是取出一只墨玉玉佩,那玉佩乃是鲤鱼形状,通体乌黑,乍一看去,却是一条黑鲤。

    “这是何物?”齐宁有些诧异。

    黑虎鲨道:“侯爷仔细看鱼尾,那里有一处记号,虽然很小,但以侯爷的眼力,很容易就看出来。”

    齐宁握住那墨玉黑鲤,秦月歌却已经重新亮起火折子,凑近到齐宁边上,齐宁仔细瞧了瞧,这才发现,在鱼尾的波纹之中,还真有一个极小的记号,明显是雕刻而成,只不过这墨玉黑鲤本就不大,那记号更是小的可怜,虽然肉眼勉强可以看出有印记,但到底刻的是什么,一时间还真是看不明吧。

    齐宁皱起眉头,看向黑虎鲨,眼中显出疑问,黑虎鲨已经解释道:“侯爷如果将此物送到皇宫造办监,相信造办监的人立马就能认出来。”

    “你是说这是宫中之物?”齐宁立刻明白过来。

    黑虎鲨道:“正是。这墨玉黑鲤是先皇帝赏赐给金刀老侯爷之物。鲤鱼对海上人来说,乃是祥润之物,金刀老侯爷当年立功受赏,这墨玉黑鲤便是其中一件赏赐之物。澹台炙麟接任大都督之职后,金刀老侯爷将这墨玉黑鲤赐给了澹台大都督,按照大都督的说法,这些年来,墨玉黑鲤从无离开他的身边。”

    “既然从无离开大都督身边,为何又到了你的手中?”齐宁皱眉道。

    “除了大都督亲手拿出来,谁又能从大都督身上得到此物?”黑虎鲨正色道:“侯爷,这是那天晚上大都督交给在下的东西,也是以此为信物,向在下保证绝不会失信于在下。”

    “大都督将如此重要的物事交给你,是为了向你保证不会失信于你?”齐宁凝视黑虎鲨眼睛,一字一句道:“黑虎鲨,你又有何能耐,能得到大都督的信任,甚至给你许下承诺?你既说要向朝廷投诚,接受招安,那么先前却为何屡次与东海水师为敌?据我所知,你手上可是沾了东海水兵的鲜血,大都督那般轻易就宽恕你?”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