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零一章 山中曲

第一零零一章 山中曲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黑虎鲨受到齐宁质问,却镇定自若,神情没有丝毫的慌乱,凝视齐宁眼睛道:“侯爷,在下有一个故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却不知道侯爷是否有兴趣听上一听?”

    “故事?”

    黑虎鲨点头道:“侯爷听完这个故事,应该会对许多事情赫然开朗。”

    齐宁见得黑虎鲨一脸诚恳,犹豫了一下,终于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里再说。”三人进入地下兵器库,虽然四周封闭,但难保会随时有人进来,最为紧要的是,田雪蓉还留在洞口外面,齐宁只担心她孤身一人会出现意外,如果田雪蓉落入鬼王手里,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三人当下收拾好箱子,令人无法看出问题,这才回到那洞口,依次进了洞内,黑虎鲨最后一个入内,将放在一边的那块岩石移过来堵在入口处,那岩石却与洞口契合无比,如果不仔细检查,根本看不出有问题,齐宁心知这是黑虎鲨一手设计出来,他对此自然是熟悉无比,看到黑虎鲨将那块岩石移动到洞口,心中暗想此人的力气倒着实不小。

    出了洞口,田雪蓉一直握着寒刃在洞口外等候,见到齐宁出来,美妇人才长出一口气,这才将那寒刃递还给齐宁,齐宁接过寒刃,冲着她微微一笑,那边秦月歌已经低声道:“侯爷,往前面不远还有一处地方,可容歇息,不知侯爷?”

    “带路就是。”齐宁吩咐道。

    秦月歌在前面带路,齐宁看向田雪蓉,轻声问道:“能不能走了?”

    他进去地下兵器库很有一些时间,田雪蓉已经恢复不少,微点螓首,齐宁微微一笑,伸手要去牵夫人的玉手,这若是没有外人,夫人绝不会有丝毫抗拒,他要牵也定然就让他牵了,但这种时候,还是十分矜持,轻瞪了齐宁一眼,齐宁做了个鬼脸,这才跟了上去,为了照顾田雪蓉,脚步很慢。

    顺着地下河往前行处一段路,岩壁有一处石洞,秦月歌领着几人进了去,田雪蓉犹豫一下,才轻声道:“侯爷,我我在外面等着?”

    黑虎鲨却已经道:“夫人倒也不必避讳,一起在这里歇歇就好。”

    田雪蓉看着齐宁,齐宁微微点头,两人这才到洞内坐下,里面十分昏暗,黑虎鲨点上了火折子,秦月歌却是在洞口处坐下,显然也是方便监视,虽然这里人迹罕至,但做大事的人,从来都会注意每一个小细节。

    黑虎鲨在齐宁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在下老家在衡阳,更为确切地说,就在衡山脚下。”

    “衡山?”齐宁一怔,他自然知道衡山乃是五岳之一,位于湘南境内,心想这黑虎鲨既然是衡阳人,怎地不辞辛苦跋山涉水跑到东海来做海盗?

    黑虎鲨点头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下曾经有一个名字,叫做莫岩柏,我们莫家在衡山脚下生息四代人,世代都是在衡山打猎为生。”

    齐宁心想江湖上也不知道有没有衡山派的存在,如果当真有衡山派,衡山是他们的地盘,要在山上打猎倒不容易。

    “莫家人丁不旺,自曾祖父到家父三代人,俱都是一脉单传,直到到了在下这一代,才生下兄弟三人,不过长兄在三岁的时候就患急症过世,所以只留下了二哥莫岩松和在下。”黑虎鲨神情说不出的淡然,连声音也是平静无比,宛若无风湖面,波澜不惊,倒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

    “那你曾经也是猎人?”

    黑虎鲨点点头,道:“四五岁的时候,家父就会给我们制作简单的弓箭,每日里都要练习拉弓,一直到十三岁,父亲会开始带我们进山打猎。”伸出一只手,亮在齐宁面前,他那只手粗糙却有力,厚厚的老茧证明他经过无数的沧桑:“这只手,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开两石硬弓,就算在山上遇上虎豹,也足以将它们射杀。”

    他说得很平静,但齐宁知道黑虎鲨这句话一定不假。

    两石硬弓,就已经非同小可,放眼军中,即使是久经训练的弓箭手,那也未必能够拉开两石硬弓。

    田雪蓉成熟漂亮的脸上一脸茫然,不明白黑虎鲨为何会突然说这些。

    但齐宁却明白,黑虎鲨绝不会闲来无事向自己诉说来历,他说这些,必有深意,所以平心静气,听黑虎鲨叙说。

    “二哥十九岁的时候,娶了宋伯伯的女儿。”黑虎鲨缓缓道:“宋伯伯与家父从小就是玩伴,宋莫两家也可以说是世交,在最艰难的时候,两家曾经互相照顾,就那样挺了下来。宋伯伯有三个孩子,前面两个都是男子,第三个便是我二嫂,村里的人叫她月娘,因为大家都觉得她笑起来的时候,嘴唇就像月亮一样弯起来,看到她笑容的人都很开心。”说到此处,黑虎鲨的唇角竟然也微微泛起一丝笑意,显然是想起了他那位二嫂。

    “月娘成了莫家的媳妇,与二哥相敬如宾,两家人和和睦睦,生活谈不上富足,但也是衣食无忧。”黑虎鲨目光深邃:“二嫂过门两年后,我已经十七岁,家父还张罗着为我娶亲,我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当时我和二哥两人上山,足可以保证家里的口粮,所以父亲只是留在家里种下小菜。”

    齐宁心想一家几口这样安安稳稳的生活,可算是十分幸福,却不知黑虎鲨后来为何会下海为匪?这黑虎鲨说那年他十七岁,但现在看上去,他皮肤黝黑,满脸沧桑,说他四十岁只怕都有人相信。

    “那年一场大雪过后,我和二哥从山里狩猎回来。”黑虎鲨道:“冬天猎物很少,打不到什么东西,好在我们每年秋天都会储存许多的食物,并不愁没有食物过冬,冬天进山,也无非是能打一点是一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回家的路上,我们就发现有一人一直跟着我们,我们走一步,他就走一步,我们停下,他也停下,而且笑呵呵地看着我们。”

    田雪蓉有些疑惑,看向齐宁,见齐宁也是微皱眉,脸上也是狐疑之色。

    “我年轻气盛,而且当时和二哥有两人,所以不怕他一人。”黑虎鲨道:“我责问那人为何一直跟着我们,他却只是笑着不说话,我当时就要上去揍他,被二哥拉着,二哥也不多说,拉着我直接回了村里。”

    “那人有没有一直跟着你们?”田雪蓉忍不住问道。

    黑虎鲨微微点头:“他一直跟到了村口,我就觉得很奇怪,又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也不说话,只是笑,于是我实在忍不住,冲上去!”淡淡一笑:“我打了十几拳,从头到尾连他衣服都没碰着,倒是他随便一个勾腿,便将我绊倒,我摔在雪地里,对他非但没有记恨,反倒是特别钦佩。”

    齐宁自始至终不插一言,只是仔细聆听,秦月歌坐在洞口那边,似乎对这些早就知道,却也还是凝神静气。

    “二哥当时就夸赞那人功夫了得,那人就问我们是不是真的能拉开二石硬弓。”黑虎鲨平静道:“他指着我背上的弓箭,问我是不是只是做个样子,我年纪轻轻,又如何能拉得开二石硬弓?”

    “你自然是亲自演示给他看了。”齐宁终于道:“他一路跟随你们回村,难道就是为了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拉开二石硬弓?”

    黑虎鲨点头道:“当时他的目的确实就是如此。我听他言语之中充满怀疑,当时便气不过,取了那二石硬弓,张弓搭箭,百米之外,射中了村边的一根竹子!”他语气不骄不躁,自始至终都很平静:“那人看到我的箭术,很是吃惊,当时就夸赞我箭术了得,还说我年少有为,以后定然是前途无量。”

    齐宁微微点头,心想你十六七岁年纪就能够拉动二石硬弓,而且百米之外射中目标,这箭术确实很是了得,民间藏龙卧虎,有些手段了得的百姓,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技法精湛。

    “那人取了一把刀递给我,说是要送我那把刀。”黑虎鲨道:“那把刀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刀具,我自然不会轻易手下那么贵重的礼物,而且楚国施行刀狩令,我们打猎的弓箭都要登记在册,如果家里莫名其妙多出一把刀来,一旦被人知道,那是要吃官司进大牢的。二哥当时就说我们不便收那把刀,可是那人说,就算被官府知道来查问,只要向官府告之那把刀的来历,报上他的名字,官府也不敢为难我们。”

    齐宁皱眉道:“那人是谁?”

    “虽然那人这样说,但无功不受禄,我们莫家从不轻易得人好处。”黑虎鲨道:“那人见我们执意不收,笑着说不收刀无妨,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学几招刀法,以后真要与人对招,定然有用。”他目光如夜色之中的寒星,声音却如无风湖面平静自如:“虽然我也没有想过与人拿刀子动手,但我知道那人武功很厉害,他既然要传我刀法,我又何必推辞,所以我当时就十分欢喜地答应了,就在村口外,那人当场教了我一套刀法,我记得很清楚,前前后后不过六招,但这六招当真是玄妙得很,就连二哥看到,也说这刀法厉害!”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