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零四章 十年磨剑

第一零零四章 十年磨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您。

    齐宁和田雪蓉都是十分聪明的人,两人其实已经猜到沈凉秋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此时黑虎鲨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两人都锁起眉头,田雪蓉更是忍不住道:“那个畜生!”

    秦月歌自始至终只是坐在洞口静静听着,一言不发,这时候脸上也颇为难看。

    黑虎鲨的这段往事,秦月歌自然是早就知道,否则身为执掌刑侦的法曹在对黑虎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当然不可能与黑虎鲨走到一起,而且两人显然都是对对方十分信任。

    “沈凉秋当年途经衡阳,遇上了我们兄弟,一开始或许真是看上我们的箭术,但到了村里,进了我们的家门,就打起了二嫂的主意。”黑虎鲨有始有终,继续道:“但此人心机深沉,隐藏心思,人虽然次日就走了,但对二嫂的心思却留了下来。后来让我们来到东海,就是为了得到二嫂,但他却想让二嫂乖顺地跟着他,所以费了心思。我们离开衡阳,其实就是往虎穴里去,可笑我们当时一无所知,还想着光宗耀祖。”

    齐宁知道当年澹台炙麒过世之后,与澹台炙麒结义为兄弟的沈凉秋孤身离开,周游天下,他一走就是三年,三年之后,才返回了京城,随即又到了东海,而那时候金刀世子刚好接替金刀老侯爷成为东海水师大都督,沈凉秋得到器重,跟在澹台炙麟身边成了东海水师副将。

    十三年前,也正是澹台炙麟接管东海水师不久,金刀老侯爷留下的一大摊子,真要接掌过来,自然也并非立马就能得心应手,沈凉秋才干自然是有的,在边上帮忙出谋划策,让澹台炙麟顺利完成东海水师大都督的新老更替,澹台炙麟稳坐将位,而沈凉秋当然也因为功绩获得澹台炙麟的信任,短时间内在东海水师形成了气候。

    “我们来到东海,一切都在沈凉秋的布局之中。”黑虎鲨道:“我们训练之时,无法出营,沈凉秋却有机会经常偷偷看望二嫂,时常送些礼物,二嫂只以为他是看中和我们兄弟的情谊,对他非但没有提防,反倒是心生感激。沈凉秋步步为营,取得二嫂信任之后,又欺骗二嫂说二哥犯了军规要被军法从事,二嫂慌了神,恳求沈凉秋相救,沈凉秋便说会尽力而为,接下来几天总是偷偷找到二嫂,说事情很麻烦,已经惊动了大都督,大都督执意要从严惩办!”

    田雪蓉苦笑道:“你二嫂从村子里出来,又如何知道军法军规,沈凉秋就算满嘴谎言,你二嫂又如何能知道真假?”

    二嫂的遭遇,同样作为女人的田雪蓉当然能够理解。

    她这些年独立支撑田家药行,觊觎她美色之徒不在少数,好在她洁身自好,那些人到也不能将她怎样,但莫家二嫂面对的却是位高权重又心机深沉的沈凉秋,那事态就凶险无比了。

    “沈凉秋故作烦闷,那天晚上在屋里喝酒,故意将自己喝得醉醺醺的,尔后霸占了二嫂,还哄骗二嫂说一定会想尽办法救出二哥。”黑虎鲨双手已经握拳:“二嫂为了二哥,只能受他玷污,这些委屈痛苦,也只能埋在心中。若非那天晚上我在后窗偷听到,二嫂又将沈凉秋这些恶事骂出来,个中真相,只怕就没有任何人能知道了。”

    “二嫂说已经在酒里下毒,她也算是为二哥报了仇,沈凉秋当时怒不可遏,竟然将二嫂踹倒,我听到屋里动静,便叫喊出声,拿起墙根下的一块石头,砸开了窗户,等我翻窗进去,沈凉秋已经冲出屋去。”黑虎鲨唇边泛起冷意:“他自然不是怕我,或许我砸窗户之时,他都不知道是我在屋后,他是担心有了响动,会惊动街坊,不敢留在那边。二嫂躺在地上,嘴里满是鲜血,我抱着她!”声音再次噶然而止,良久无声。

    此事发生在十多年前,但对黑虎鲨来说,那是刻骨铭心,也许就如同发生在昨天那般清晰异常。

    齐宁能够理解黑虎鲨现在的心境,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很淡定,但这件往事,就是他心中的伤,今日他将这段往事娓娓道来,其实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也许就如同刀子一般在扎着他的心。

    “我当时才知道,二嫂劝我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黑虎鲨眼眸中泛着泪光:“沈凉秋已经霸占了她,她一直逆来顺受,沈凉秋自然以为她很好掌控,对二嫂没有提防,二嫂便在酒中下毒,诱他饮下毒酒,如此便可为二哥报仇。她知道二哥死讯之后,已经存了必死之心,让我离开,就是想自己一个人解决了沈凉秋。我离开之后,她就买了耗子药,她不懂药物,也不敢乱买其它毒药,只有耗子药才好买到手,可是耗子药发作很慢,而且异常痛苦,她走的时候,真的很痛苦临死之前,她嘱咐我赶紧回老家,带着父母远避灾祸!”

    田雪蓉这时候也已经是眼角落泪,用手指拭去眼角泪水,但身子却是微微颤抖。

    “我当晚带着二嫂的遗体躲了起来,心想沈凉秋一死,必然惊动官府,只怕连东海水师也派人来搜找。”黑虎鲨恢复了平静:“可是次日城里却没有一丝动静,我一咬牙,租了一辆马车,将二嫂的遗体运出了城,然后找了地方将她火化,带着她的骨灰返乡。等我回到衡阳老家,发现家里的房子竟然被烧成残垣断壁,村里人告诉我说,我回来前两天,我家的房子找了火,火势太大,大伙儿将大火灭过之后,我爹娘已经被!”

    齐宁虽然自始至终表现的异常冷静,这时候确也已经握起拳头,双目泛出寒光。

    “我将爹娘和二嫂葬在了一起,然后再次告别了故乡,重新回到东海。”黑虎鲨身子挺直,看着齐宁:“那一把火,侯爷想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沈凉秋根本没有死,他烧死我爹娘,就是想要杀人灭口,抹去我们莫家一切与他有关的痕迹。”

    “你回到东海,便下海为寇?”齐宁问道。

    黑虎鲨点头道:“二嫂说的对,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在那些达官贵人的眼里,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头,我就死无葬身之地,我又如何能去和那位沈将军争斗?就算有人能为我做主,可是我又拿不出人证物证,打官司也是毫无胜算。”直视齐宁眼睛,问道:“侯爷可明白在下当时的处境?”

    齐宁微微点头,问道:“你十几年前就下海为寇,以你的能耐,为何近几年你才在海上声名鹊起?”

    “当年之事,让我学会了忍耐。”黑虎鲨道:“近十年时间,我不但苦练武艺,而且对东海海上环境了若指掌,海上众多势力的情况,我也都了然于胸,下海为寇的第一天,我就做好了计划,要报当年之仇,绝不只是杀了沈凉秋那般简单,我定要将他做过的那些禽兽之举大白天下,让他身败名裂,最后才赐他一死!”

    这番话说的很淡定,但齐宁却知道这股信念之下的仇恨又是多么的深。

    越是深入骨髓的仇恨,越是能够让人拥有足够的忍耐之心。

    口舌之争,立刻便会反唇相讥,但是血海深仇,却让人并不急在一时,越是忍耐之下的仇恨,爆发出来的威力往往越是恐怖。

    十三年前的惨剧,让当年在父兄羽翼保护之下的少年迅速成熟起来,如果当年意气用事,直接向要找沈凉秋报仇,也许黑虎鲨早在十几年前就尸骨无存。

    刻骨深仇,十年磨剑,待我羽翼丰满,还你致命一击!

    “你前两年收服了东海群寇,此后处处与东海水师为敌,就是冲着沈凉秋而去?”

    “也是为了澹台大都督。”黑虎鲨道:“要让沈凉秋的罪行公之于世,我一个海上匪寇又如何能够定他罪行?沈凉秋工于心计,有的是手段掩饰自己的罪行。只有让澹台大都督相信他是个人面兽心之徒,在下才能联手澹台大都督揭穿他的行径。”凝视齐宁,问道:“侯爷,如果我只是海上一个籍籍无名的海匪,澹台大都督会不会在意我?”

    齐宁摇摇头。

    堂堂金刀候世子,帝国水师大都督,岂会去在意一个籍籍无名之辈,既然是籍籍无名,澹台炙麟只怕连知道也不会知道。

    “如果我手底下有几十号兄弟,在海上自有一股势力,澹台大都督会不会在意我?”黑虎鲨继续问道。

    齐宁依然是摇头。

    “如果我手下有近千好号人手,想必澹台大都督应该会在意一些吧?”

    齐宁终于点头。

    海上海寇成群,但齐宁也有所了解,当年东海水师对海上群寇连番打击之后,海上群匪势力就是一盘散沙,多者上百众,少者几十众,但凡有一两艘船,就能在海上形成一股势力。

    东海水师对零零散散形不成威胁的海寇并不赶尽杀绝,养寇自重,可是一旦海上出现一股近千人的势力,那自然会引起东海水师的严重关注。

    “如果要让东海水师大都督愿意屈尊坐下来与我谈一谈,那该怎么办?”黑虎鲨淡淡道:“水师大都督手底下数万兵马,而且上百艘战船,就算真的有近千部下,想必澹台大都督也不会屈尊坐下来一谈吧?”

    齐宁明白过来,皱眉道:“你是说,你处处与东海水师为敌,让澹台大都督大伤脑筋,对你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其目的是为了能够与澹台大都督坐在一起?”

    “澹台大都督是个性情高傲之人,但也是条好汉子。”黑虎鲨道:“我花了多年时间对他细细调查,也算是对他略有了解。如果不能让他刮目相看,他又岂能屈尊和我坐在一起?如果不能坐在一起,又如何能让他听我说话甚至与我联手?”一字一句道:“想要让对方听你说话,至少要让他觉得你够资格!”om,。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